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小屁孩的悔改


小屁孩的悔改

《在白天做夢的人》商周出版

自從我由倒數第三名進步到第一名後,便持續保持在全班前三名,並且以議長獎的成績自後埔國小畢業,而不懂得謙虛為何物的我也開始變得頗臭屁。進入重慶國中音樂班以後,大部分的同學更專注在術科能力的提升,再加上數學、自然科比國小更難,因此在這兩個科目的學習上常常遇到問題。

「這題這麼簡單,」我輕佻地應付著同學,「真正在流動的是電子,而不是質子。」

同學把理化講義蓋了起來,勉強擠出一聲「謝謝」,轉身快步離開。

「不是還有幾題要問嗎?」我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自從我由倒數第三名進步到第一名後,便持續保持在全班前三名,並且以議長獎❶的成績自後埔國小畢業,而不懂得謙虛為何物的我也開始變得頗臭屁。進入重慶國中音樂班以後,大部分的同學更專注在術科能力的提升,再加上數學、自然科比國小更難,因此在這兩個科目的學習上常常遇到問題。我國小畢業時已經決定高中以後不再走音樂的路,會繼續讀國中音樂班,是考量到學習環境較為單純,所以我比班上大部分同學多花了一些時間在課業上,也因為對於數理科的興趣與投入,在數學、生物和理化的表現特別好。

升上國二,自然科從生物變成了理化,數學則從二元一次方程式變成一元二次方程式,整體課業難度有不小的提升,因此同學在作業、小考上往往遇到卡關的情形。由於班上能請益的對象不多,許多同學常會在下課時問我問題。而在為同學解惑的過程中,我越來越自我感覺良好,自認為是同學課業的救世主,每每在回答問題時,態度就好像在施捨同學。

「這題一元二次多項式一眼就可以因式分解了,你看得出來是(2x-3)(x+1)嗎?」

「唔,看不出來耶。」同學洩氣地說。

「這麼簡單!不然你用十字交乘法慢慢湊,我懶得在這邊解釋了,先去算一算再說吧。」我露出不屑的表情,好像同學欠我諮詢費。

一段時間後,幾位同學受不了我這種囂張的行徑,加上我常常跟老師打小報告,便聯合其他同學排擠我,並給我取了個「導師之子」的綽號,見到我就對我擠眉弄眼做鬼臉;經過我的桌子時,還常會「不小心」撞一下,尤其是在下課時間,當我想提早完成作業時,大家「不小心」的頻率總會大幅提升。

我們班有一位主修低音大提琴的女孩,她的身高超過一百七十三公分,能夠駕馭這種需要站著演奏的巨大弦樂器。國二上學期,她恰巧坐在我的後面,由於她對我也是積怨已久,便經常會在上課時踢我的椅子。

即便受到如此排擠,我依舊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錯,只覺得同學怎麼不珍惜我這個理科小天才。這種與同學交惡的狀況持續惡化,直到二年級下學期某個星期四上午,事情才有了轉變的契機。

病痛總是發生在意料之外

那天早上,我與同學、國三學長姊、國一學弟妹一起上合奏課。我拉小提琴第二部,坐在距離首席有一點遙遠的最後一兩排,所以對我來說,合奏課是堂輕鬆的課,反正大家都在拉,我只要輕巧地控制我的弓,不要發出太多聲音就好,活像是現代版的濫竽充數。

沒想到拉到一半,我的肚子突然痛了起來,感覺像是有人把我的腸子打結、拉扯、扭轉,我痛到幾乎在地上打滾。音樂班主任看我臉色慘白,連忙把我帶去辦公室休息。然而,我越躺,肚子越疼,嘗試把身子蜷縮起來,頭都快碰到膝蓋了,疼痛才略微舒緩。但很快地,這個方法也失效了,主任看情況不對,趕緊撥電話給我母親。

媽媽在接到電話後,急忙趕到重慶國中,帶我去就醫。到了附近的地區醫院,醫師幫我做腹部超音波,但是因為我一直把肚子縮起來,醫師也只能簡單地掃一下。拿了一些腸胃藥後,我回家倒在床上,昏了過去。

不久,我再次被強烈的腹痛給弄醒,在床上翻滾哀號,好像在戰場上被炸傷的戰士,已經顧不得平常的形象。傍晚時分,父母親把我送到板橋亞東醫院掛急診。經過初步評估,醫師也無法確定問題出在哪裡,只幫我打了點滴,給了些塞劑,卻似乎完全無法舒緩疼痛。後來在急診與內科醫師的協調下,我被轉入病房,安排隔天早上做胃鏡❷。

晚上,教會的弟兄姊妹、牧師、傳道人都趕到醫院來關心我。大家圍著我,為我禱告,我知道大家充滿好意,但顯然在那個時刻,禱告並沒有發揮什麼神奇的效果。晚上十點多,由於隔天星期五還要上班上課,大夥陸續離開病房,而父母親經過協調,決定由父親留下來陪我過夜。

臨走前,媽媽對我說:「冠緯,你星期天要受洗,想想看有沒有什麼不討上帝喜悅的事情,如果有,就在禱告裡面跟上帝說,向祂悔改。」

近一整天沒有吃飯的我,只能用一聲「噢」,表達我的同意。

事實上,那個星期天恰好是復活節,那一年上半年的受洗正是安排在那一天。對基督徒而言,一般認定一個人十二歲以後才足夠成熟到可以宣告自己的信仰,因此我國二時,我的輔導便問我要不要受洗。而對一個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孩子來說,受洗好像是一定要的,再說哥兒們都受洗了,哪有不一起洗一洗的道理?你問我聖經的真理是什麼,我可以把在兒童主日學學習到的標準答案跟你分享,但這個信仰與我的生活到底有什麼相干,在決定受洗時,我並沒有這麼確定。

時間來到半夜十二點,我已經翻來覆去一個小時了,但我的肚子依舊在跟我抗議,完全沒有要休息的跡象。我想了想母親的話,決定試著做個「悔改禱告」看看。

「親愛的上帝,祢好。我是冠緯,我現在肚子好痛,而且人又很累,但是媽媽要我跟祢禱告,所以我決定試著跟祢說話。媽媽要我『悔改』,可是我不知道要悔改什麼。總之,祢可不可以讓我的肚子不要痛?」

就在我禱告到一半時,突然想起跟同學發生的那些摩擦,在意識略微模糊之際,腦海中浮現同學們問我問題的畫面,而我變成一個第三者在一旁觀看。在那個時刻,我才發現自己的表情是多麼地跩、口氣是多麼地不耐煩,也開始感覺到自己內心有一個很強的「驕傲」,覺得別人都不如我。當下我明白過來,或許這就是所謂「不討上帝喜悅的事情」吧。

「親愛的上帝,我為我的臭屁、驕傲向祢認錯,如果在我回答同學問題的過程中,傷害了別人,請祢原諒我、赦免我。」禱告到這,我的胃霎時感覺像是整個要翻了過來,我開始狂吐,吐出一坨坨黃色黏液。

「上帝原諒我……」我邊禱告邊吐。身體裡面好像有一股能量需要被宣洩出來,我繼續作嘔,甚至開始吐出墨綠色的膽汁。

那一晚,我就在禱告與嘔吐間度過。印象中,我最後一次看到時鐘,顯示清晨五點,之後我整個人就昏了過去……

問題來得快,去得也快

「冠緯弟弟,起床囉,要去做檢查了!」
我微微地睜開眼,原來是護士阿姨要送我去做胃鏡檢查。我坐了起來,手扶在肚子上,突然間整個人醒了過來,因為我意識到我的肚子一點都不會感到不舒服。伸伸懶腰,我感覺自己好輕盈,大概是真的脫了太多水吧。

進了檢查室,醫師先叫我吞了一些消化道適用的麻醉藥,以減輕待會兒胃鏡粗管進入口腔、食道與胃部的不適。有趣的是,醫師好像知道我未來要考醫學系,竟然讓一個十四歲小孩看著自己映在螢幕裡的消化道,並且向我一一解釋畫面上的內容。

「小弟弟,你看,這就是你的胃,有沒有看到上面很多皺褶?所以當你吃進很多東西時,胃才能夠被撐得大大的噢,你看看這裡,有一點點發炎的跡象,不過不是很嚴重。」

「喔、喔。」我一邊盯著螢幕,一邊維持嘴巴張開的姿勢,只能嘗試發出一點聲音回應醫師。

「沒什麼問題,你等一下就可以出院了。」

我睜大眼睛看著醫師,好像一個嫌疑犯突然被宣判無罪釋放,應該要開心,卻一時反應不過來。

幾小時後,我與母親在社區樓下新開的涮涮鍋店咀嚼牛肉片,重新享受熱食下肚的滿足感,但我依舊不明白先前肚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有為什麼我一禱告就會吐。

信仰成了最重要的動力與幫助

出院的那一天晚上,我到教會參加受難日崇拜,紀念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為我們的罪而死。唱完詩歌後,牧師拿起聖經念了一段,「以賽亞書五十三章五節這邊說道:『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親愛的朋友,你們要知道……」

瞬間,我突然明白了過來,在將近二千年前的這一天,耶穌替我受苦,「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這句經文,不再是主日學背誦的每日金句,而是發生在我生命當中的真實故事。雖然我沒有直接聽到上帝、耶穌對我說話,但是透過這件事情,我好像隱約地感覺到祂垂聽了我的禱告,讓我把那些驕傲都吐掉。

復活節那一天,我快快樂樂地受洗了。

後來回想,我覺得上帝好像不想讓我不明不白地受洗,一定要我知道祂是存在的,而且會跟我互動。此後,信仰成了我生活最重要的動力與幫助。

星期一回到學校後,同學對我的討厭依舊沒有改變,不時還是會聽到「導師之子」之類的言論。不過因為緊接著要理化小考,所以還是有同學拿問題來問我。

「嗯,你哪裡不懂呢?」

「這個莫耳的定義,我怎麼也搞不清楚。」

「那你先試著說說看你對莫耳的理解……」

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自己比平常更有耐心,雖然花了比較多時間解釋,但同學在聽完講解後都很滿意,還對我說了聲許久未聽見的「謝謝」。

接下來幾個星期,大家發現呂冠緯好像變了一個人,竟然不會在解答問題時嘲笑同學,還會主動做延伸的解釋。

回想起來,我並沒有刻意要做什麼改變,只是覺得嘲弄人有點無聊罷了。從此,我跟同學的關係開始有所突破,甚有同學在問完問題後,還會去福利社買小點心來答謝我。

學會謙卑這門功課

同年的聖誕節,我打算邀請全班同學到教會參加活動。那時我們已經升上國三,為了準備升高中的基本學力測驗,同學們的假日活動越來越少,大多在家讀書。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當我在聖誕節前幾天,在班會上邀請大家自由參加這個活動時,臺下一陣歡聲雷動,「我要去」的聲音此起彼落。

聖誕節當天,全班二十八位同學竟然來了二十六位,給了我莫大的鼓勵。

活動結束以後,我把同學們送離教會,心中的滿足感難以言喻。半年多前,我還無法想像什麼叫做跟同學和平共處,如今同學們竟然願意參加我所邀請的活動,這真的是一份最棒的聖誕禮物。

「上帝,謝謝祢教導我謙卑這個功課。」我仰望昏暗的天空,看著幾顆閃爍的星子,呢喃自語。

--------------------

❶在臺北縣(現升格為新北市),第一名畢業的領取「縣長獎」,第二名則是「議長獎」。

❷胃鏡的全名是「泛上消化道內視鏡」,是將一根黑色塑膠包裹的導光及目視纖維,由口腔放入胃內,用以檢查食道、胃與十二指腸是否有潰瘍、出血、腫瘤等問題。

本文摘自《在白天做夢的人》商周出版,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翻轉教育!老師是課堂「主持人和追問者」,讓「學」變最大

呂冠緯:脫掉醫師袍,當「藏鏡老師」

翻轉研習 老師也要課前預習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4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