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線上課程 【 薩提爾的對話練習】 限時8折優惠中 !

王浩威:原來我一路逃避那耿耿於懷的傷害


王浩威:原來我一路逃避那耿耿於懷的傷害

黃建賓攝

每次在公開場所,有人介紹我是台灣的傑出精神科醫師之類的,我都不免會不自覺的有點尷尬。

王浩威

精神科醫師、作家。熱愛精神醫療工作,也是全方位作家。

寫作結合精神醫學專業和知識分子的人文關懷,兼具知性與抒情,洋溢獨特個人風格。

***

每次在公開場所,有人介紹我是台灣的傑出精神科醫師之類的,我都不免會不自覺的有點尷尬。
真的傑出嗎?

大部分的我,覺得這樣的形容是還可以的。畢竟這只是社會性的禮貌,而自己在專業裡也確實是認真的。然而,還是有一小部分的我,是心虛的,好像一個做錯了事而躲在陰暗角落的小孩,很想衝出來大聲說:「沒有,我其實是不怎麼樣的!」

這樣的心虛不是因為自己哪一方能力的侷限。我自己是搞心理的,知道每個人都有的自戀,總誘惑著自己去否認不夠完美的部分,繼續躲進完美的形象。然而,如何突破這樣的自戀情結,去擁抱自己的瑕疵,甚至進一步的可以欣賞這種不同的美麗,在專業訓練的過程中已經逐漸的努力了。

那天,一位頗挑戰的個案,因為療程進展而激發出的不安全感,潛意識開始攻擊。他在會談中開始討論十分專業的精神藥理,大概是一般精神科住院醫師都感覺困難的知識。他在不斷質問我後,十分不屑的說:「你怎麼連這些精神科藥物的藥理學原理都沒搞清楚?」

我知道這是這一類個案經常有的自戀性攻擊,是他們忽然意識到自己對治療師的信任,竟然已經到達他們過去都沒有過的程度,反而陷入一股不安,不自覺的想要攻擊這位治療師。透過言語的攻擊,他們想要激怒治療師,一方面是要證明這一切未曾有過的信任感覺,其實是和過去一樣,都是暫時的錯覺,不久就會被拋棄或傷害了;一方面也是再三的確認,這股新的信任經驗,是不會改變的。

因為這樣的理解,我可以繼續維持著自在的聲調,彷彿一點也不在意的回答說:「關於精神科藥理學,我真的不懂。」

為什麼說到傑出,我會心虛?

隨著年紀增長,不知是四十五歲或更大年紀以後,我已不容易掉入自己對完美形象的執著而帶來的陷阱。我就是我,一個小小心理治療師或精神科醫師。但,真的傑出嗎?為什麼說到傑出,我的內心深處還有些許的心虛呢?

在我們才剛剛起步學習精神醫學的那個時代,台灣精神科醫師的訓練開始制度化。除了三年具體安排的住院醫師訓練,還要先通過一場筆試,然後再一場口試。這樣,一年一次的考試,成為許多人不可避免的緊張。而我卻是不在意的。現在回想,我當時是十分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我表面看似謙卑,內心其實不僅認為自己的臨床能力強,甚至也認為自己專業的學問已經十分淵博。

如此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我,卻在根本沒有放在眼裡的專科醫師筆試中,是科裡四個人中唯一的失敗者。我還記得自己筆試的成績,考了五十八分。

這一次的傷害,我到現在其實都還是耿耿於懷的。每次想到這裡,總是不斷的告訴自己說:﹁那一次的考試最高分七十分不到,最低分五十五分左右,辨識率其實是很低的。﹂直到今天,一想到這次失敗,我內心還是會浮現這樣憤恨不平的辯駁和獨白。

那是我十分失意的一年,甚至在結束訓練的送別餐會喝得酩酊大醉,做出人生的唯一一次全場鬧酒行徑。而這次鬧酒,又成為一個自己無法接受的汙點。

多年後某天,我回台大精神科,剛好在走廊遇到退休許久的林憲教授,兩個人站著聊天時,他忽然搔搔頭,用他日本腔調的國語說:﹁你好像很會喝酒呀。﹂我知道他指的是當年鬧酒的那件事。我的內心其實是十分抓狂的,但面對自己敬重的老教授,還是壓抑下去了。然而向來很少主動找老師的我,也就沒再找過他了。

我總是在逃避,而且是振振有辭的逃避,逃離開那些讓我回憶起來還是不堪的事件現場。

當年結束了台大醫院住院醫師的訓練,我選擇到台灣東部新成立的醫學中心。當年花東十分缺少精神科醫師,願意投身到那裡簡直就像年輕的史懷哲一樣。我果真也秉持著這樣的心態,抱持著一生要留在這裡的心態,從此積極的投入東部地區最基層的心理衛生建設。

在花蓮兩、三年後,在進行一位個案心理治療時,我指出他一生的理想追求,其實是在逃避前一個失敗,一個不願意面對的自戀挫折。在診療室裡,我自己一時恍神,忽然沉默。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其實也是一樣。來到花蓮,不就是在逃避自己所不願意面對的挫折嗎?

領會到這個事實的那天,我既是激動又是不安。想了一整晚的我,更意識到:問題不是在逃避,而是在何時才能結束這慣性,願意去面對任何挫折而繼續做下去。

追求理想是逃避面對自己困難的最佳藉口,直到現在,我都還是這樣的繼續警惕著自己。

精彩內容線上看《100個學會幸福的祕方》網路專輯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精神科醫師 王浩威

現任精神科醫師,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執行長,心靈工坊文化公司發行人。

高雄醫學院醫學系畢業,曾任台大醫院、和信醫院及花蓮慈濟醫院精神部主治醫師。熱愛精神醫療工作,也是全方位的作家。寫作結合了精神醫學的專業和知識份子的人文關懷,兼具知性與抒情,洋溢獨特個人風格。著有《我的青春,施工中》、《憂鬱的醫生,想飛》、《好父母是後天學來的》、《晚熟世代》、《沉思的旅步:王浩威的心靈遊記》等書。

+ 追蹤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9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