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柯文哲:獅子張嘴,別只看白森森的牙


柯文哲:獅子張嘴,別只看白森森的牙

王建棟

有人說連勝文無法理解窮人,柯文哲無法理解比他笨的人,所以兩個人都沒有朋友,」這段話,是台北市長當選人柯文哲主動說的。而且,他的臉上還頗有得意之色。

有人說連勝文無法理解窮人,柯文哲無法理解比他笨的人,所以兩個人都沒有朋友,」這段話,是台北市長當選人柯文哲主動說的。而且,他的臉上還頗有得意之色。

十二月五日早上,《天下雜誌》在松江路競選辦公室專訪柯文哲。問題來到「你覺得自己最大的缺點是什麼?」他不假思索回應,「喜歡嘲笑別人,很難改掉這個缺點。」說得那麼自然,好像是在說自己的優點。

柯文哲說,自己一生幾乎每戰必勝,所以「柯語錄」第一句話是:「獅子無法了解狗的悲哀」。這當然是自我感覺良好及狂妄。但當他強調,「我後來會有同理心,因為當醫生三十年,而且是急診,每天都在看生離死別,每天在感受。」你又確實能夠理解,他在傲慢之下的真心。

拜網路狂潮之賜,這位以「素人參政」、「白色力量」快速崛起的無黨籍新科首都市長,已經成為年輕世代大力按讚的偶像。柯P的一言一行,都像是在嘲諷藍綠政客的虛矯與無能。

選戰大勝二十多萬票後,他的行事風格與快人快語不變,家庭互動也沒有任何改變。「三個小孩對我當選市長都沒什麼反應,我是缺席的父親,他們很習慣成長裡沒有爸爸,」他說。

這是真的。專訪結束後,大女兒的同學為了交作業來找柯P拍照,柯P不但欣然接受,還趁機探聽,「我好久沒看到女兒了,她最近在做什麼?」

然而,有些重大改變正在醞釀。柯P強調,台北市將是「藍綠的非軍事區」,要打造「對就對、錯就錯,回歸理性討論的公義社會」。台北市民必須開始習慣這位凡事講究SOP(標準作業流程)的市長,公務員必須開始適應這位以「暴君」、「酷吏」自居的市長。

而柯P自己,則必須逐漸體認「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接受民意(尤其是年輕網友)的嚴格監督與檢驗。他將把台北帶往何方,各界正拭目以待。以下為專訪摘要:

問:選戰大勝在你的預期之中,沒有意外?

答:沒有啊,一切都按照SOP啊,預計贏幾趴,完全按照預定計劃。因為那個民調做超過二十次了,每一次的分析,都很清楚了。事實上姚立明是講實話(柯文哲會拿到八十萬票),只是沒有人叫他把實話講出來而已。

● 選戰比外科手術輕鬆多了

我來自台大醫院,台灣最進步的地方是台大醫院,全台灣最聰明的人在那裡搞,雖然裡面互鬥也鬥得滿厲害的,但是我在那個地方訓練出了最強的鬥爭技術。

這場選戰對我來講太輕鬆了,比在外科加護病房輕鬆多了。所以我從頭到尾都很輕鬆啊,血壓、心跳都沒有上升。

問:現在你講的每一句話,外界都會拿放大鏡來解讀,你會開始特別小心?

答:沒有,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開始重塑台灣的文化。我相信從明年,整個從政治學、社會學、新聞學,這個「柯文哲現象」都是一個很熱門的題目,對整個社會文化產生的衝擊。

這是二十一世紀的甲午戰爭,一個人走出台大醫院,然後以獨木舟殲滅「大連艦隊」,這在歷史上簡直無法想像。這就是Windows打敗DOS,一個很成功的政治創投業。

問:台灣近年是律師治國。這次你、賴清德、涂醒哲三個醫生當選縣市長,醫生治國的時代來了嗎?

答:沒有,我倒不覺得。我倒覺得大家要去思考一個問題,台灣從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過去二十年,八○%來自同一個學校、同一個系。就多元生態的概念來講,這一定是不對的。

我是很喜歡讀歷史的人。過去二十年,中國的政治領導人,就是國家主席跟總理,只有一個李克強是法律系,其他全部是工學院的。我們這邊,除了李登輝是農學院,其他全部是法律系,造成這兩個國家二十年發展下來的差別。

問:你希望台北八年後超越新加坡,但有人認為不應學新加坡?

答:新加坡只是隨便舉的例子,當然新加坡有它的缺點。新加坡有民主、沒自由;香港有自由、沒民主;台灣有自由民主,但不完全;中國沒有自由,也沒有民主。

我想是這樣啦,獅子咧嘴笑,但大家都只看到白森森的牙齒,大家不要過度解讀。

每個城市有它的優缺點,要有努力的目標。比如說,都市更新,我每次看台北都覺得很ugly(醜);新加坡就是漂漂亮亮的,很乾淨啊。新加坡的都市就贏我們,GDP也贏我們。

問:四年後想給台北什麼改變?

答:就是我的六大願景:公義社會、文化城市、健康安全、關懷分享、社區營造、公開透明。我倒覺得不只是硬體,而是軟體要改變。

公義社會就是要建立一個可以「做對的事情」的社會。

▲未來如何面對外界嚴格監督?柯文哲的六字箴言是:「深呼吸,放輕鬆。」(攝影:王建棟)

● 「做對的事情」的文化

像你看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我就是要建立一種文化、態度。郝龍斌說,「看過資料,說不定可以不拆。」我就說,「好,我先看你的資料,看了之後,再決定拆不拆。」可是媒體就說,「你不是說要拆嗎?」這文化不對呀。我說要拆,但如果你給我數據,決定說不拆,這都是文化嘛。但我如果為了「我之前說過要拆,所以一定得拆」,這就叫意識形態。

這社會就很奇怪,我希望建立公義社會,因為現在對的事情不能做,錯的事情每天在做。公義社會的精神就是,回歸理性討論,對就對、錯就錯。對的事如果不能每件都做,至少錯的事要少做。

所以你看,派出所要裁撤,這是可以討論的題目。蔣經國也是,我那時候就很氣,如果死了二十六年的總統都不能評論,我們要怎麼去討論一個還活著、在監獄的總統?這社會已經到了一種到處幫人貼標籤的地步,從蔣經國、公車專用道,到派出所裁撤,讓我看到,台灣是一個不能討論的社會。

問:外界都在看,你能否跟新北市長朱立倫合作,你說要成立「雙北論壇」,這樣就可以合作?

答:很簡單啊,第一個我又不選總統。合作是一種態度,我跟朱立倫講,你跟郝龍斌、連勝文合作,都比跟我合作還困難啦,因為你們黨內要競爭,我跟你又沒有競爭。

我還說,你是工商管理學院的教授,我是外科醫生,我們兩個都很講究效率啊,那就一起合作。

你知道,朱立倫在討論淡水河整治計劃要拍個影片,他跟郝龍斌兩個划獨木舟,誰坐前面、誰坐後面,連這個都要吵架,後來只好把獨木舟變得很大,兩個人並排。以我絕對不會做這種事,因為我為人民服務,不會注重這種小細節。

問:你曾說,你跟民進黨主席蔡英文都沒話講,這樣要怎麼合作?

答:沒話講也可以合作啊。

問:那台灣跟中國的合作呢?

答:馬照跑、舞照跳。

問:「台北上海城市論壇」會是你第十九次去中國嗎?去中國會特別講中華民國嗎?

答:我覺得不一定啊,也可能去旅遊,自然就好嘛,對不對?

我不會故意不講,也不會不講中華民國,就是自然就好。那人家問說要叫你什麼,我說叫我柯P就可以,那我也叫你名字。是人使名字有意義,而不是名字使人有意義。

問:這次選舉,網路力量和年輕人都很支持你,可是年輕人也會用高規格監督你,你如何面對?

答:怎麼面對?六字箴言:「深呼吸,放輕鬆」,繼續前進。就像股票每天都會漲跌,你看大盤走勢就好,你緊張什麼,奇怪。所以人活在世界上能不能easy(輕鬆)一點,人家講一點,每天都上網看PTT(BBS網站),神經病。為什麼不看大盤走勢就好,你們這樣活在世間上不會快樂。

這是亞斯伯格症的優點,ignore(忽略),對天下的毀譽完全不放在心上,終於發現亞斯伯格症的優點了。(大笑)

問:這次選舉民進黨暗助你那麼多,兩年後你會不會全力幫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助選?

答:不會。你覺得有暗助我嗎?人家說,柯文哲這場選戰,是浪人組成的部隊打贏的,浪人部隊,全部都是邊緣人。

● 兩年後不會替民進黨助選

這場選戰很重要的目標,是讓台北市成為「藍綠的非軍事區」,這是一個訴求與口號,讓台灣有機會暫時脫離藍綠惡鬥的泥沼。讓大家有一個示範,生活品質、社會正義、行政效率可以看得到。

我覺得,把這場選舉定位成台灣社會的重開機,當機了要重開機,或許二十年後回到兩黨政治。但現在當機怎麼辦,重開機就好。(杜易寰.劉光瑩.鄧凱元整理)

*本文轉載自「天下雜誌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