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迺毓:幫父母增能的教育政策


黃迺毓:幫父母增能的教育政策

仔細看了《親子天下》十一月的專文,編輯用心的為讀者整理且分析了二十二縣市候選人的教育政策。我感嘆那些「菜單」看起來沒什麼營養,有部分根本做不到,多數是枝枝葉葉,我們只能勸勉自己「莊敬自強,處變不驚」。

寫此文時,選戰正如火如荼進行;此文刊出時,大勢底定。

仔細看了《親子天下》十一月的專文,編輯用心的為讀者整理且分析了二十二縣市候選人的教育政策。我感嘆那些「菜單」看起來沒什麼營養,有部分根本做不到,多數是枝枝葉葉,我們只能勸勉自己「莊敬自強,處變不驚」。選情的緊繃已經持續一段時間,此時開始,我們該將熱情轉移到政策如何落實。落選者好好反省,開始預備下一次的政見;當選者更要善用人才,更新選舉前匆促開出的支票,好好規劃並執行家庭/教育政策來回報選民。

首先,一般談「教育政策」,往往專談學校教育,因此在林林總總的教育政策白皮書中,不見家庭教育;也就是說,我們的教育政策是狹義的。在這次的專文中,我看到分為零到六歲托育和六到十八歲教育兩類,使得候選人比較能從「家長」的角度考量,這真是大突破。

然而,托育的部分,似乎還是透過補助方式,以減輕家長的經濟負擔為主,對於如何幫助家長成為更有自信和能力的父母,讓父母在孩子的教育上能和老師攜手合作,幾乎沒有任何想法。我相信,父母要被增能(empower),才能真正幫助孩子,缺了這部分的教育政策,任何改變都會造成家長的恐慌,逼家長成為改革的阻力。

全人、全民的教育思維,應該是「Raising Our Kids in Taiwan」。政府要積極有效的幫助父母成為孩子學習的夥伴,一點金錢補助可能無濟於事,許多家長與孩子因缺乏相處機會,造成能力與自信的缺乏,反而花更多的錢將孩子往家庭之外送,讓孩子花很多時間跟著外人學些雕蟲小技,卻稀釋了他們最需要的家庭生活和家人關係的培養。

其次,很多人都同意教育改革不是學校單獨可以竟其功,當學者專家從理念上提出一套理想或觀念時,通常都需要從「實驗學校」開始做做看,而實驗學校之所以可以讓「嘗試改變」落實,是因為那些家長是「自願」讓孩子成為實驗對象,對於可能的「冒險性」有些評估和預備,也比較願意配合,因為這些家長也是實驗者。

但是在一般學校,家長可能沒有那麼足夠的自知,將孩子交給學校,又希望學校能符合自己的期待,就像心裡想一幅畫,卻希望別人畫出來一樣不可能,所以對「改變」既期待又怕受傷害,這些矛盾惶恐的心情若只靠幾場親職講座就想頓悟,那是不可能的。

期待下回看到教育政策時,可以看到比較整全的藍圖。目前把「教育」等同「教學工作」,而孩子們的福祉(well being)等同福利(welfare)的想法,應該有很大的調整空間。

愛有多強,力量就有多大。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師大教授 黃迺毓

素有童書界教母之稱,曾任幼教老師,托兒所所長,輔仁大學家政系畢業,美國南伊利諾大學碩士、博士。現任台灣師範大學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教授,善用深入淺出的方式談兒童教育與家庭生活,積極推廣親子共讀。著有多本暢銷書籍。對家庭親職教育的推廣不遺餘力。

 

+ 追蹤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6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