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go!好多好聽的故事都在這

眼盲教師 徐薇雅─攜手走過黑暗中的每一天


眼盲教師 徐薇雅─攜手走過黑暗中的每一天

楊煥世

今年獲得師鐸獎的教師徐薇雅,其實已度過近10年黑暗世界,也曾自暴自棄,所幸恪守誓言的先生一路扶持,讓她在黑暗中找回溫暖與希望。

◎更多精彩文章請看親子天下雜誌12月號>>

當我們都還青春正盛時,享受著愛情的喜悅,和所愛的人締結婚約,很容易心甘情願的信誓旦旦:「不論生病或健康,會忠於彼此到最後。」

不過,當另一半真的罹患重病,你有自信可以承受,可以不離不棄嗎?又或是當你成為被照顧的那方,你能堅強接受自己的軟弱,接受對方繼續照顧你嗎?

今年獲得師鐸獎、目前在宜蘭縣蘇澳國小任教的老師徐薇雅,在三十五歲時,因家族遺傳的「色素性視網膜炎病變」發作,視力急遽退化。目前四十六歲的她,已幾乎看不見。

「當醫生宣判我三年後就會全盲,這宣判就好像一個緊箍咒......」本來只有夜盲的徐薇雅,完全沒料到自己連白天都會失明,一開始真的難以接受。

失去活著的勇氣

病發時,徐薇雅教書滿十年,正逢巔峰時期,在充滿自信的時候,突然失去自己最喜歡的角色,就像骨牌效應,連帶她生活裡的其他角色也跟著一一崩盤。

她自嘲:「當老婆、當媳婦好像都沒什麼成就感。老師是我逃離自己的不完美又很享受的角色,最滿意的角色被剝奪後,很失落,曾絕望到想從海邊跳下去。」

但她既沒勇氣跳海,也沒有勇氣活著,每天就是大哭、發飆、把自己關起來。她形容自己像受傷的小狗,誰靠近她就一直吼。她跟先生「番」,不停的問:「為什麼是我?」先生洪文言怎麼安撫都沒用,最後只好火大撂下:「你要不要回去問你媽媽?」

儘管徐薇雅有段時間處於自暴自棄的狀態,沒自信到主動跟先生說:「如果你遇到更好的人,可以去追求。」但洪文言從沒想過要放棄她,反而逗著她說:「一旦恢復單身,我條件會更好喔!」希望激起太太的鬥志。

同時,他默默的接觸視障機構,為太太尋求維持生活如常的方法和資源,透過「職務再設計」計畫申請輔具、視力協助員來報讀,讓徐薇雅還是能備課和批改作業。

全家人共同承擔與扶持

為了讓媽媽振作起來,當時只有七年級的女兒握著徐薇雅的手說:「媽,你可不可以為我保重眼睛,我希望你能看著我戴方帽畢業、披白紗結婚。」

二兒子說:「不要那麼絕望,我認真念書當醫生來醫你。」孩子的真心話讓徐薇雅稍微清醒,意識到失明的打擊不是只有她在承受,全家人都一起難過。

徐薇雅坦承,自己打起精神想學獨立,有部分是為了先生,「不希望整個人都癱瘓在他身上,甚至覺得如果我能照顧自己,他是不是能放心去追求他的人生。」

人生不乏驚濤駭浪,曾被瘋狗浪捲入兩次卻幸運全身而退的洪文言,遇到突發狀況反而愈冷靜。面對太太的失明,他不慌張也不恐懼,也從沒想過要離開。因為「她是我孩子的媽媽,這關係是切不斷的,一想到孩子的感受,我會希望家庭是完整的,永遠不要破碎。」

徐薇雅大學時和大她兩歲的洪文言,因一起分租公寓相識。洪文言知道徐薇雅有夜盲症,特別關照她,還盯她念書,把她當自己的女兒對待。

「約會永遠都是從圖書館開始,讀完書才能出去玩,」徐薇雅笑說交往後,她第一次拿到獎學金。

在徐薇雅眼中,洪文言就像太陽般耀眼,讓不是那麼開朗的她想去追逐。從小備受家人寵愛,充滿自信長大的洪文言,反而很想照顧別人,決定跟徐薇雅在一起時,他許下心願:「他願意照顧她一輩子,祈求上天能因為他的誠心,讓他們的孩子不要再遺傳這種眼疾」。

雖然結婚的時候,就已經在這樣的陰影想像下生活著,但是真的面對時,對夫妻仍是個很大的挑戰。但洪文言仍舊像一個暖暖的太陽,引領著走入黑暗的徐薇雅。

在宜蘭南方澳長大、喜歡往大自然跑的洪文言,如今特別珍惜和太太出遊的時光,一有空就會帶著徐薇雅去「儲存回憶」,「以後她完全看不見了,我還會再帶她來,告訴她景色有什麼變化。」

除了先生和孩子的支持,更讓徐薇雅暖心的是公婆不變的疼愛,他們從來沒說過一句讓她喪氣難過的話,總是隨時準備好要寵愛或支援他們,「嫁給我先生,還多賺到一對超好的爸爸媽媽。」

信仰也分擔了徐薇雅內心的重擔,她受洗成為基督徒,在傳統漁村長大的洪文言和公婆則是尊重她,「我每次阿門,他都在三太子。」兩人原本的教養觀也是天南地北,徐薇雅對小孩比較嚴厲,從小受父母寵愛的洪文言則是承襲父母的愛,繼續寵三個孩子,「一個小時五千元的鋼琴課他可以帶寶貝女兒去上,但我可能只是去燙個頭,就被罵臭頭,」徐薇雅忍不住「告狀」。

「看不見」的收穫

失去視力後,徐薇雅對孩子的尺度愈來愈鬆,「可以感受到比處罰和規定更重要的事」

一般家庭常有的家事戰爭,也隨著徐薇雅的「看不見」而停戰。「明眼時,我都邊收拾邊罵人。看不見了,不得不接納大大小小的不完美,就會學到那個彈性。」洪文言笑著虧太太:「現在她的東西好像比我還亂。」從家務中解放,兩個人都更快樂。

這幾年,他們也各自發展出新的興趣,徐薇雅到台灣師大念研究所,洪文言則是開始挑戰超馬。兩人好像又回到當年大學的室友時光,彼此都期待回家能和對方聊天。「孩子都大了,如今我們不用再聊家事、育兒或經濟的事,他講跑步,我分享在研究所的見聞,好像回到戀愛的原點。」

更奇妙的改變是夫妻彼此都在不同的人生境遇中,透過不同的角度,看到了對方的巨大與渺小。

多年來,在兩人關係中,洪文言一直扮演著引領的角色,徐薇雅則比較像是「被調教的弟子」,對先生有更多仰慕。但隨著徐薇雅走出人生低谷後,原來的仰慕關係有了意外的翻轉。有一回,洪文言送太太搭車北上就學,看著太太用手杖探路、弱小孤單的背影,他才驚覺,向來自豪的強韌,相較於太太的堅忍,竟顯得微不足道。

二十幾年前,兩人還是戀人時,洪文言曾握著徐薇雅的手,對她說:「請你放心把手交給我,我會用一輩子的時間讓你幸福。」今年教師節前夕,洪文言在臉書上寫了一封公開情書祝福太太。隔天他告訴徐薇雅:「那個誓言都還在。」

在信裡洪文言寫道:「夫妻本是同林鳥,當大難來襲的時候,我沒想過要單飛,只乞求上天能賜給我可以牢牢將你抓緊的力量,不讓狂風把我倆吹散。縱使有朝一日上天終究要關閉你的窗眼,請你不必傷悲,至少還有我守護在你身旁。」二十多年過去了,這對夫妻依舊實踐、守護著當年的真心與誓言。

◎更多精彩文章請看親子天下雜誌12月號>>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6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