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王月:為了將來在天上和國修同班


王月:為了將來在天上和國修同班

呂恩賜

「國修一走,我就是一個失戀的人,每天都在度過我的情傷。」喪夫之痛超乎想像,但王月一分一秒也沒有浪費,所做的一切,是為了以後能在天上和深愛的李國修同班。

王月穿著拖鞋「啪啪啪」輕快地現身,精神奕奕,眼神堅定而溫暖。踏在寫著「看戲修心,演戲修行」大字的屏風表演班大廳地板上,背後看板中的丈夫─屏風表演班創辦人、劇場大師李國修比著「讚」手勢,彷彿他一直在她身邊,從沒離開過。

自從李國修2013年7月2日因大腸癌病逝,屏風表演班也宣布從2014年起無限期暫停演出,令許多劇迷不捨。

不過,演出並沒有中斷,而是換了另一種更快速、影響更廣泛的呈現方式與大眾見面。

「電影《極光之愛》是屏風表演班的一次轉身,」王月沒有陷入悲傷的泥淖太久,她一分一秒也不想浪費,帶著兒子李思源成立「屏風特攻有限公司」,將李國修的經典劇作《北極之光》改編成電影,王月親自擔任監製,李思源編導,「這是一個很特別的任務,我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在2014年國修老師生日(12月30日)前送給他這份禮物。」

「喪偶」是人生中沉重的負荷,李國修剛走時,很多人擔心,平時「愛夫成癡」的王月往後該怎麼度過?

回首這一年多,王月不否認:「國修一走,我就是一個失戀的人,我在度過我的情傷,因為活生生就一個這麼愛我的人、我愛的人,他就這樣走了,」淚水從大眼睛滾落,「或許人家會說:『情傷是指你有被傷害。』可是國修給我的不是這個,他充滿了感謝,他肯定我所做的一切。」

才23歲卻個性沉穩的李思源總會安慰母親:「因為爸爸的成績單已經寫完啦!當然提早交卷,那我們的成績單呢?我們要怎麼寫出來,將來才能和爸爸在同一班?」

正如李思源的比喻,李國修留給王月的並非無盡的哀傷,而是更多的生命功課。

往生=往「生」

第一份功課是「坦然面對死亡」。

或許是劇場界出身,就連談及「死亡」這樣嚴肅又讓人畏懼的議題,李國修與王月一家人的態度仍可以是幽默的、哲學的,並饒富想像力。

在與病魔對抗的那段日子,李國修從不怨懟,他在病榻上曾告訴李思源:「不要難過,我這就要去見我爸爸,這是一樁『喜事』。」

李國修的離開,也讓王月認識到,死亡是生命的一部份。「我真的不怕死,因為我知道有一個最愛我的人跟我最愛的人在那邊等我,所以我很安詳。」

王月經常讚嘆中國語言真好,「中國人說死者為往生者,先人們早知生死之事。因國修的帶領,我才真正體會到所謂『死』真的是往『生』之路。國修的生命教育帶給我的是另一種提升。」

拍片期間,王月和李思源經常一起開車去不同的片場,這讓王月覺得似曾相識。以前是李國修開車,王月坐副駕駛座;現在換成王月開車,李思源坐在旁邊,「心情是相同的,我們為了完成一件事而共同努力。我們不會問:『為什麼爸爸不在?』我們反而覺得正一步一步地接近他。」

李國修教會家人的不僅是如何正視死亡,他還留下第二份功課──「正向生活的態度」。

俗語說「戲如人生,人生如戲」,李國修認為演戲是一種「品」,他教的不是演技,而是角色扮演與生活態度。演員必須先搞懂為人處事的道理,像偵探抽絲剝繭,挖掘自己的生命經驗,才能自然融入地詮釋角色,除了向觀眾傳遞正向生活的態度,演員同時也在向角色學習。李國修常說:「看戲修心,演戲修行,」這樣的精神也深深影響著兒子。

李思源在編導《極光之愛》的過程中,曾因一個橋段和演員 宥勝 抱在一起感動落淚。「有一場戲的第一個take我們都覺得非常好,沒想到摩托車經過,聲音很大聲,因為我們都是現場收音,所以這個take不能用, 宥勝當下非常沮喪,」王月描述當時的情景。

第二個take, 宥勝 沒有表現好,他靜靜地待在一旁。李思源問宥勝怎麼了?宥勝想了一下,回答:「沒有,我只是在排除我的負面情緒。」李思源聽完後直點頭說「很好」,說著說著自己就哭了。「我覺得這就是屏風人面對表演的態度,宥勝只要有任何負面的情緒,就無法擁抱角色,他正在匯集他的正面能量;當下我終於了解,原來我父親宣揚的精神在這裡,」後來宥勝第三次take,表現得竟比第一次好。

王月的使命:點明自己,照亮他人

「人,一輩子能做好一件事情,就功德圓滿了。」這句李國修的座右銘被廣為傳誦,他生前專心將編、導、演做為一生的志業,並到各學校演講、開課,為的是能「多救到一個人」。

王月舉例,李國修曾花260萬元在高雄設立屏風表演班分團,「後來只教出了一個徐譽庭(《光陰的故事》編劇、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得主),但他覺得好值得;他看到曾國城也會說:『你對表演有興趣,不會演?我教你。』這些都是他的使命。」

「使命」是李國修給家人的第三份生命功課。

王月學生時代一直是校園風雲人物,並以榜首成績考進國立藝術學院(今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曾經,她覺得自己是個才女,「可是當我遇到國修,我就把那個收起來了。」

但是王月不感到惋惜,李國修走後,她再度思索自己的使命。她說,每個人都有上天安排好的「天職」,「我上半輩子不斷在說著國修的作品有多好,我下半輩子可能會一直說著我兒子的作品有多好,我會為我心愛的男人做這些事情,一個夫,一個子,我很喜歡相夫教子。」

無論是丈夫還是兒女,他們是家人,也同時是工作夥伴。將自己的才氣與家人的才華結合在一起是王月的天職,也是下半輩子的使命。

有別於前陣子在媒體所見,每看一次,觀眾就跟著一起淚崩的淚人兒;這回的王月溫柔而堅毅,因為她很清楚自己即將要去哪裡。

今後,王月會努力完成李國修交給她的3樣生命功課,將來在天上,能再和親密愛人在同一班共同演出。

*本文轉載自「康健雜誌」,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李國修、王月夫妻 小題大作,滋養愛、幽默感與想像力

做對6件事,不被壓力荷爾蒙打垮

快樂的十五個習慣

這7件事,中年不做、老會後悔

婚姻裡的界線在哪裡?

外遇、偷情,要不要原諒?楊雀、杜明翰:讓我們再牽一次手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