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go!好多好聽的故事都在這

紐約時報最佳教師楊筱薇:英文,讓我脫掉隱形斗篷


紐約時報最佳教師楊筱薇:英文,讓我脫掉隱形斗篷

黃建賓

小學成績經常「吊車尾」,在班上像穿著「隱形斗篷」沒人看見的楊筱薇,如何成為英文好到「嚇嚇叫」、連美國人都要頒獎給她的英文老師?

你可能去過補習班、請家教或用app學英文,但你叫過「英語外賣」嗎?今年四十五歲、二○一○年獲得美國《紐約時報》「年度非英文母語教師榮譽獎」(ESOL Teacher of the Year Award)的楊筱薇,去年因環遊世界教英文的計畫回到台灣,這一年來透過「以物易物」方式,環島做英文外賣。你可以用技能交換、提供一晚住宿或載她一程......只要不是用錢,楊筱薇就教你英文。

在美國教新移民英文的楊筱薇,是第一位得到《紐約時報》這項榮譽的華人。既不是「ABC」,英文也不是她的母語,只是個土生土長的南台灣女孩。儘管後來去英國念大學和研究所,但在台灣的最高學歷金甌商職,更常被報導放大。沒有顯赫的家世,沒念雙語幼兒園,也沒有補習,第一次接觸英文已是國中生的楊筱薇,如何成為連美國人都要頒獎給她的英文老師?

倒數第二名,

沒人看見她的光

雖然是從美國紅回台灣的英文名師,但諷刺的是,楊筱薇在台灣求學的過程之中,幾乎沒有人看見這道未來的「台灣之光」。以世俗眼光來看,楊筱薇離「好學生」的距離就像天和地一樣遙遠,因為她從小成績全班倒數,不被老師看好。直到國中,英文這門新學科的出現,就像大海中的一根浮木,讓她從長期成績不好、被忽視的陰影中看到一線生機。英文,讓聚燈光終於照到她身上。

在那個小學幾乎沒人在補英文的年代,她和同學都是到國一才開始學英文。這個陌生的語言給了她跟別人「公平競爭」的機會,讓她「重生」,擺脫吊車尾的形象。

為了讓不常回家的職業軍人爸爸高興,楊筱薇學起英文特別用心。她不但發明了許多英文學習遊戲,還自己錄一卷又一卷的英文有聲書練習發音,更要求自己每天找出生活中三樣事物的英文,比對《中國郵報》和台灣報紙的頭條......努力為自己營造雙語環境。她像黑馬一樣竄起,被同學和老師認可,當上英文小老師。

會做家庭訪問的英文小老師

雖是以黑馬之姿崛起,但因自己曾是被老師和全班同學遺忘的倒數第二名,她更能了解成績不好、像隱形人一樣的難受感覺。楊筱薇不想一個人不停的跑在前面,把其他人遠拋在後。懷著「大家一起好」的使命感,她將自己九十八分的考卷逐題扣分到只剩下二十分,用這樣的方式釐清:只拿二十分的同學,不會、卡住的地方在哪裡?

為了研究英文落後同學的學習狀況,她比老師還熱心,主動到同學家拜訪、做家庭訪問,找出不利他們學習的原因,再想盡辦法幫他們一把。那時她已意識到,當老師需要診斷學生的「學習動機」,於是,她的教學天賦開始萌芽。

儘管念高職時,連續三年參加英文演講比賽都沒得獎,陪著她苦練、準備每場比賽的父母,卻從沒給過她任何壓力,甚至完全隱藏他們的期待,讓她不曾對自己失望。

但熱愛英文、想當老師的楊筱薇從高職畢業後不久,就嘗到學歷不夠漂亮而求職碰壁的痛苦。她應徵雙語幼兒園助教,還沒離開就看到人家把她的履歷表撕掉丟垃圾桶,那殘酷的一幕激勵她「換戰場」。

台灣關上一扇門,英國卻為她打開另一扇窗。十九歲那年,她跟父母借學費,到英國念書。她咬牙撐過獨自一人從城市到荒郊野外到處找學校、面試的過程。英國提供她當老師與探索各種教育的可能,除了攻讀小學教育,她也念藝術教育,研究特殊教育、華德福教育,接受英語教師訓練,爭取到許多實習、教書的機會,還去美國哈佛大學學習多元智能。

在英國,楊筱薇所受的訓練都要求「不能只站在台前講課」,那是不及格的教學。到了美國,她延續中學自創遊戲學英文的精神,繼續給自己下戰帖:同樣內容的課程,每次要想出三種不同教法,一年兩百天的課就會發展出六百種教法。

即使從國中畢業二十年後,站在紐約非營利機構的英文教室裡,楊筱薇仍繼續貫徹當年「一個都不放棄」的初心。她依然做家庭訪問,為了注意到每個孩子,她要求自己兩分鐘內要記得全班的名字,要在一週內找出新來學生的亮點,了解他們想學什麼。

十年來,楊筱薇教過兩千五百個十二到二十一歲、來自世界各地的新移民,九成的人是低收入戶。他們是被人拒絕到「無路可退」教育體系中的流浪兒:有中輟生、有文盲,有的從少年觀護、幫派過來,甚至沒有居留身分、沒有家」不像台灣的學生,擁有學英文像在學才藝的奢侈,她的學生學英文是「急迫的必須」,不會開口點菜就等著挨餓。楊筱薇從小跟著軍人爸爸的部隊環島遷徙,又一個人在英國、美國生活,在英國時也嘗過為了賺生活費得早上五點到咖啡廳洗廁所,下課後還到酒吧工作到深夜的辛苦。相較本地老師,她更能體會新移民的處境與需要。

多數新移民要花很多時間解決家庭生計;來上學,家長會來學校罵老師。「如果老師沒有社會責任,就無法幫學生解決問題,學生的問題沒解決,他們的英文就無法進步。」有時比起練習聽說讀寫,更迫切的是幫他們找到住的地方、遠離暴力和毒品。

設計課程,從體貼開始

身處異地,連笑話或罵人的話都聽不懂的新移民,在美國的第一堂英文課該學什麼?楊筱薇感慨的反思:「學了那麼多教育理論,卻無法讓學生的人生經營下去,我念那些東西又有何用?」因此她決定從體貼學生的需要著手。她一反常態,沒有選某科或文法時態來教,而是設想學生在不懂英文的情況下,怎麼安全的走在街上?

她帶著學生,一起讀「交通標誌」。在英國有注意牛的標誌,在加拿大有注意熊出沒,注意各種標誌本身就是一種體貼。學生讀靜音標誌,學到超過十點不能按喇叭,這些不分程度都「全體適用」的內容,綜合起來,就不只是教標誌而已,也是在教孩子避免危險,不會造成別人的不便,成為融入社會、體貼他人的一分子。

楊筱薇永遠都在自問:「要怎麼教,才能對學生的生活有幫助?」她把所有對學生的體貼,轉換成英文課的內容。除了教單字、文法、學科,她也讓孩子感受如何關心、善待別人、與他人合作。教過的東西,她不會說第二次,讓已經會的學生,去教還不會的。她讓每個孩子有舞台當老師,把每個人最厲害的本事、專業融入課程,不僅擴充專業領域的字彙和知識,也讓大家學習多元技能。她和學生的關係就像「延伸家人」,看著有些學生剛開始連ABC都不會,在短短幾年間順利升學或就業,她的心情就像母親一樣欣慰。

在美國,楊筱薇是備受肯定的優秀老師、被需要的人才。但過去在台灣,楊筱薇看不見社會對她的「需求」。當年她從英國帶著豐富的教學經驗回台灣暑期打工,卻仍因與教學能力無關的條件受阻,業者看重的竟是膚色與護照,而不是能力和經驗。畢業後,她去了「需要她」的地方,落腳紐約。

二○一二年末,已在海外居住超過二十五年的楊筱薇,決定走出教室,給自己全新的在職進修挑戰──帶不同學生環遊世界做「英語外賣」,觀察各地不同學習者,因地制宜設計適用的教學。行程全由學生安排規劃,她則學習「放心交託」,這更讓楊筱薇深刻感受到:「每個學生都是我的未來,當我訓練他們,就是要把自己的未來放在他們手裡。」

楊筱薇(45歲)

‧學歷:英國德蒙福特大學(De Montfort University)藝術教育碩士

‧經歷:英國華德福小學教育訓練客座講師、英文師資訓練老師、藝術課程講師,美國非營利組織英文老師

‧得獎紀錄:2010年獲得《紐約時報》「年度非英文母語教師榮譽獎」

◎活動資訊:紐約時報最佳教師楊筱薇  一堂課翻轉孩子英語力!

◎延伸閱讀:英語達人廖彩杏《用有聲書輕鬆聽出英語力》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7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