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楊力州:賺錢不能凌駕於孩子之上


【專訪】楊力州:賺錢不能凌駕於孩子之上

黃慧雯

楊力州,可說是台灣紀錄片作品產量最為穩定、豐沛的一位導演,儘管楊導也接拍商業廣告,但真正讓他鍾愛的,仍是紀錄片,因為「我真的非常非常相信,紀錄片可以改變世界。我相信影像的能力,這就是我的信仰。」

楊力州,可說是台灣紀錄片作品產量最為穩定、豐沛的一位導演,儘管楊導也接拍商業廣告,但真正讓他鍾愛的,仍是紀錄片,因為「我真的非常非常相信,紀錄片可以改變世界。我相信影像的能力,這就是我的信仰。」也因此,無論是《水蜜桃阿嬤》、《被遺忘的時光》到《拔一條河》,每一次我們都被楊導的作品給征服,從這些紀錄片的視角中看見了一個過去所沒有察覺的世界。

楊力州認為「有一天我們都會老」而特別關注老年人,拍攝了許多有關老年人的紀錄片;成為父親之後,更開始關心孩童,想要拍有關孩童的紀錄片,最近導演完成了以台北市社子島為主題的紀錄片,期望不只為社子島發聲,更為島上孩子們的未來發聲。

要用最甜蜜的名字來稱呼她

楊導的第一個孩子「乃糖」出生時,儘管足月,卻被發現患有「軟喉症」,「乃糖出生那一天,就讓我流掉了大概一年份的眼淚,哭到口罩都擋不住!」所幸熬過了那段日子,如今五歲的乃糖非常健康,但也因為這起事件,儘管「楊乃糖」只是女兒的小名,「可是我堅持以後都要用這個最甜蜜的名字來叫她。」

而快滿一歲的兒子小名則喚為「樂多」,「就是希望他快樂很多,結果他真的好愛笑喔!愛笑到我們還跑去問醫生他這樣是否正常。」楊力州夫婦用兩個甜蜜快樂的名字稱呼自己的一雙兒女,呈現出每個父母最單純的願望: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快樂。

我的爸爸是「拔河隊」的

由於工作的關係,有時楊力州得長時間不在家,因此老婆朱詩倩導演提議楊導寫信給女兒,「結果我就一直寫,大約一兩週一篇,持續寫了快兩年,沒想到這樣也寫了七、八萬個字。」接著老婆更提議將這些文字集結成書,「我一開始沒有強烈意願要出版成書,我覺得這誰要看哪?而且這會暴露出,原來『我很愛哭』這件事情。」

然而後來有一次,楊導的女兒學校有門課在探討各種職業,老師問到乃糖的父母從事什麼行業,乃糖說媽媽是開電影公司的,爸爸則是「拔河隊」的(那時楊力州導演正在拍攝《拔一條河》,記錄甲仙學子拔河隊的故事),「我好難過喔,我怎麼會是拔河隊的?後來想一想也就釋懷了,但這使我決定出版這本書,讓大家知道拍紀錄片的導演在做什麼,也希望孩子可以知道他們的爸爸在做什麼、又為什麼爸爸選擇拍紀錄片,而非偶像劇、商業電影……。」

在女兒學校的活動中,楊力州用鏡頭記錄女兒的一舉一動。

當父母  學習好好跟孩子「說話」

然而無論是寫信給女兒、或是拍紀錄片,都不是現階段的乃糖可以完全理解的事情,尤其是紀錄片,多半是拍給大人看的,如此楊力州會否更希望拍孩子看得懂的紀錄片呢?楊導說得好:「我超想拍給小孩看的!可是這有點困難,因為有了小孩,不代表我有能力跟小孩說話。」

女兒乃糖喜愛跳舞。

楊導繼續說:「有了小孩之後,我們只要可以好好跟自己的小孩說話、或者我們說的話孩子聽得懂,就已經很厲害了;更何況還要說給所有的小孩聽,這絕對會是一門要準備很久的功課。所以如果哪天我真的可以拍出一部給小孩看、他們看得懂、也喜愛看的紀錄片,或許那時我的孩子都已經長大了。所以我才寫信給女兒,這就是一篇一篇爸爸給女兒的情書,告訴他的女兒,挫折是什麼、憤怒是什麼……。」

錢財不能凌駕於兒女之上

楊力州最近的體會是,不能用「賺錢」這件事情當做讓爸爸外出工作的理由。楊導才從上海回家,第二天又要外出演講,小小的乃糖哭著不讓楊導出門,嚷著說「爸比你去到哪裡、我就要跟到哪裡!」一開始楊導還哄著乃糖,說「爸比要去賺錢啊!」楊導的老婆在一旁提醒:不要再提賺錢這件事情,當下楊導才意識到:「的確,沒有任何事情可以讓我們離開一個人,而如果我們告訴孩子是為了『賺錢』而離開他,只會讓小孩認為賺錢是凌駕一切的。所以我就轉個說法,我告訴乃糖,有三百個人在等爸比,只要我去講一下話,這三百個人就會好高興。」這麼一說,乃糖反而接受了,她想到爸比可以帶給人高興,她也樂意。

照片提供/楊力州

「我們當然必須工作賺錢,但是也追求夢想,我們也希望讓我們的孩子知道,『夢想』也是你人生中應該要認識的,而不只是『賺錢』。」楊導笑著說,「不然有一段時間乃糖也會說讓阿公去賺錢,我覺得阿公好可憐喔(笑)。」

告訴孩子  生命被安頓的故事

其實楊力州拍紀錄片,不只是拍給這個社會看的,同樣也是拍給自己的孩子看的,「我想透過紀錄片中的故事,告訴我的孩子及每個父母,這些身在『邊陲』的人們,儘管生活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中,他們的生命卻還是被安頓的;那麼,楊乃糖,妳更該照顧好妳自己的心靈。我希望有一天當我的女兒長大了,可能失戀、遭遇挫折的時候,她看到這些故事,儘管這些人離她非常遙遠,但是她卻從中得到共鳴、從中獲得力量。」

這也是為什麼楊導夫婦選擇讓女兒念公托、以及在高雄甲仙拍片到後期時,帶女兒去拍片現場的原因,因為他們從不想要過度保護女兒:「打從幼兒園開始,我們都不覺得應該把她放在『無菌室』中,而是該放在一個『正常的』社會。私立學校的同學及家庭,是非常『片面』的,唯有讓她讀公托,才能接觸到最像這個社會的面向及社群,有原住民的小朋友、新住民的小朋友,學校也有多元文化的教育,我覺得讓我的孩子在『正常』的社會是重要的;把乃糖帶去災區、有許多新住民小孩的甲仙,也是這麼回事。楊乃糖長大後所交往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我真的不曉得──搞不好就是新住民的小孩。」生命有許多種樣貌,我們不能一味捂著眼、選擇性的觀看,忽視那些與我們共存的少數生命、甚至將他們排擠到「邊陲」。

社子島  一個在台北市的「邊陲」

這個「邊陲」的概念,不見得是地理位置上的邊陲,而是心理、文化空間上的邊陲。
楊力州剛製作完畢的紀錄片《看不見的島》,即將在電視上播映,說的是台北市社子島的故事。楊導提起社子島,難掩激動的講述給我們聽:「就在台北市士林旁邊,但是進去之後,別說是台北了,連鄉下都稱不上,竟像是五十年前的台灣的某個農村,整個時空好像被凝結了,讓人覺得非常不可思議,連在甲仙的農村,都沒有台北市社子地區這麼『邊陲』。」

於是楊導開始尋找社子背後的故事,這才發現,原來五十多年前的一場風災,就此改變社子地區之後五十年的命運。

那場風災讓台北市淹水了,政府為了保全首都的安危,因此在台北市及社子島地區之間蓋了一道防波堤,將社子島地區劃為「洪氾區」,「總要有個地方是用來犧牲的,那裡就是拿來淹水用的;可是那裡有一萬多個居民耶!」後來社子島經常淹水,當地居民便陳情、希望政府能協助改善,因此政府雖在社子島與河道間也加蓋了防波堤,但同時又加高了社子島與台北市間的防波堤,直到如今,被禁建的社子島還是台北市中的「化外之邦」。

社子島的故事   歷屆市長之恥

但讓楊力州更訝異的事情還在後頭:「五十年前的那場風災,社子島死了六十幾人,可是到底是六十一還是六十九,我找不到任何資料,因為那個年代這不是太重要的事情,但居然被我查到這些人的死因;他們真的不是因為一場颱風淹水而死的,而是那一年,石門水庫剛剛蓋好,水太滿了,所以無預警洩洪;滾滾而下的洪水,就這麼將位在河川最末端的社子島上的六十幾條人命捲走。」在這之後,社子島好像被我們拿一條布蓋起來一樣,再也看不到。

「可能我當爸爸了,對小孩特別敏感,開始關注這些社子島的小孩未來的生活;通常他們國中畢業就得到外地求學或工作,而原本一個在社子島當地國中充滿自信的孩子,到外地讀書後卻非常自卑,這自卑不是因為遭遇什麼挫折,而是感受到自己來自一個五十多年來都被漠視的地區,那裡的孩子看不見未來。城市中有個地方長期被漠視,絕對是市長之恥。」楊力州為社子島所拍的紀錄片,就是要揭去長期蓋著社子島的帕巾,「我希望透過紀錄片,讓我們瞭解為什麼我們的社會發生過這樣的事情,而我們不能再去犯一樣的覆轍,甚至我們必須要為這些人說一點點話,或是做一點點事。」

支持你去冒險

愛看漫畫的楊力州,最推薦的一套漫畫《神之山嶺》,講述一群人如何挑戰重重困難奮力登上聖母峰,因為拍攝林義傑的紀錄片而去過北極的導演,對漫畫中這種挑戰極限的故事感同身受;然而如果將來有一天,一對寶貝兒女也說要挑戰極限,導演敢於放手讓他們冒險嗎?

照片提供/楊力州

「我會讓他們去耶,可是我也會告訴他們,『冒險』這兩個字代表的意義不是『冒生命危險』,所以有的冒險都必須先通過非常充足的準備,我會和他們分享當時我為了去北極拍片,花了半年的時間鍛練體能、準備器材、學習雪地技能……,所有都準備好了,才能支持自己來一場生命的壯遊。能夠認識世界的長相,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不會阻止他們去壯遊。」

我們再打趣的問道,那麼如果女兒說是要和男朋友出國旅遊呢?「這個……,我會考慮清楚。好可怕喔。」

【完整文章請見《BabyHome》網站

延伸閱讀:

幫台北背44年十字架的小島

【專訪】折翼天使郭韋齊:我很幸運,有勇氣翅膀!

【專訪】殷悅:要了解,要聆聽,要觀察孩子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6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