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慶祝正式開課!線上課程8折優惠中

【跨國教養】德國人的人際關係


【跨國教養】德國人的人際關係

天下資料(黃建賓 攝)

德國人喜歡安靜,所以不但給自己安靜的空間,也儘量不打擾別人。德國人的人際關係用最簡單的詞語來形容,就是平等,人人有尊嚴,不卑不亢。只有「親疏」之差,沒有「長幼輩份」之分。

0717 11:30 am 作者來函更新說明  

我從不認為,德國人的方式比儒家中國式的好,只是個人生活在兩種價值文化中,都理解他們的善意,但是溝通起來,實在迷惘。 

這篇文章談「忍耐」,作為整篇「德國人的人際關係」的引子。編輯之前為我加的標題,把重點弄到「忍耐是否對與不對」,這並不是要辯論的價值,一般來說,德國人重紀律,基督教精神又講「愛」,遵守紀律及對人的兼愛應該就是儒家講的忍耐和寬容吧。只是一個文化基於「長幼有序」,另一個文化基於「平等」。這篇文章在抒發夾在兩種文化中教育孩子的難處和感想。 

記得兒子小的時候在高速公路上急著要上廁所,卻沒有休息站,我總是唱高凌風的歌「忍耐、追求幸福你要學習忍耐」給他們聽。這次,他長大了,自己有自己的想法,我說什麼,總是愛跟我辯,就問我「忍耐出來的和諧是什麼和諧」?說實在的,我也一愣,忍尿和忍「無聊」是兩回事吧?

✽ ✽ ✽

莊祖欣

名聲樂家范宇文長女,長年旅居德國,目前擔任德國兩個合唱團的老師,聲樂家,家庭主婦

✽ ✽ ✽

「忍耐」是人際關係中的美德?

我跟兒子說,在台灣跟家中長輩聚餐,第一,要會叫人,態度要好。第二,有話問你就面帶笑容、可愛和善地回答,大人講話你就聽,不要亂插嘴。第三,大人話夾子一開暫時停不下來,不許老喊「無聊!」,老問「什麼時候走?」要學會忍耐!

「忍耐」是什麼?兒子問我。

我一時語塞。

德文中有「耐心Geduld」一字,也有「忍受ertragen」一字,耐心是美德,用在工作、學習和修煉上;忍受呢?總是痛苦和折磨,談不上美德,只是無可奈何。忍受和耐心加起來叫忍耐,德文裡我找不到相對應的字,好像沒這種美德......

我跟兒子說,「忍耐」是人與人之間維持和諧必要的,他跟我辯論,「忍耐的和諧是什麼和諧?」我又語塞。

像樹一樣的、執著做自己愛做的事、沈默自主的日耳曼性格,不懂為什麼「忍耐」是人際關係中的美德。他們人和人的距離本來就拉得較遠,跟自然的接觸也許比跟人還多,跟狗狗貓貓講的親熱話比跟人還貼心。人與人之間本來不外乎理解和溝通,而不是一方咬著牙忍耐另一方,因為......

無「輩份」之分的人際關係

德國人的人際關係用最簡單的詞語來形容,就是平等,人人有尊嚴,不卑不亢。只有「親疏」之差,沒有「長幼輩份」之分。

所謂「疏」,大家彬彬有禮,講話「您」來「您」往,稱謂都是姓氏;所謂「親」,就以「你」相待,直呼前名,某些家庭裡孩子對父母親亦然。我聽在耳裡:兒子喚老子,「喂,查理」很不順耳,但他們說,這是哥兒們、平等。

大部分的小孩叫父母親都是「爸比Papi」、「媽咪Mami」,但是一旦長大成熟就自動改口叫「父親Vater」、「母親Mutter」,我覺得聽起來怪正經八百的,怎能這樣叫從小哄你、叨念你的爸媽呢?又不是寫聯考作文。但是他們說,長大了就不能再「把鼻、馬迷」地叫了,「父親、母親」的正式稱謂表示尊重,但也提醒父母親:尊重長大的孩子。

習慣不打擾別人的德國人

德國人喜歡安靜,所以不但給自己安靜的空間,也儘量不打擾別人。

初到德國時覺得他們冷冷的,不怎麼主動招呼新來乍到的我,他們自己講自己的,少有人過來問你、 你的國家、語言怎麼樣。我想到念大學的時候,在學校的「文化交流中心」時常接待外國學生,帶他們逛夜市、吃小吃、參觀故宮博物院......,而今自己離鄉背井,德國人可沒用我當年招待外國友人的友善和熱情來報答我......

二十二年前我第一次到安德烈父母家做客,席間除了我還有另一對夫妻檔朋友。他們聊得起勁,我一個字也聽不懂,心想,作為晚輩,只能微笑、忍耐,並期待他父母給個信號,准許我下桌離席、回房間看自己的書。可是,足足四、五個鐘頭,沒人說一句「妳吃飽的話可以先下桌請便」之類的話。我坐在那兒保持微笑當傻瓜簡直累壞了。

事後,我禁不住怪安德烈的父母沒有及時開釋我,他卻說,「我父母才覺得妳奇怪哩,妳一個有自主權的成人,自己可以決定要留坐還是要離席,怎麼妳甘願聽不懂犯無聊卻坐那兒麼久?」

不擅自為客人點食、夾菜

德國人極度尊重每個人的自主權。自主權包括,上餐廳各人自己點餐飲。懂事的主人絕對不會擅自為客人點食的,更不會猛給人夾菜、勸酒的。餐館服務生會走到每個人跟前,一個個地逐條記錄。這經常造成,跟德國人上中餐館,十個人就點了十道宮保雞丁。

以前,我還煞費唇舌地解釋一氣,什麼中式餐飲重在分食,請大家多點些不一樣的分著吃;但日子久了,我就不干與他們了,愛叫十個宮保雞還是十隻北京鴨,就隨便他們吧。

近年來連我們鄉下森林小鎮也流行起吃「蒙古烤肉」,相當受德國人歡迎。我看他們配菜,把魚、肉、菜、飯、薯條、壽司全炒在一起,最恐怖的,是大加特加餐館調配的、唬爛德國人的、鹹的要命的醬汁,最後炒出來的菜色都是一團黑烏烏、溼答答的泥鰍色。但是,誰也別說什麼,他們玩得很高興,而且100% 實施被尊重的選擇主權!

非同小可的「朋友」

講到親、疏,德文字彙中嚴格地把「朋友Freund」和「熟識Bekannte」分開。有些人做了一輩子的「熟識」,永遠無法進階到「朋友」之級。一旦誰把你晉升為「朋友」,那表示信任與情誼可是非同小可了。

事隔多年,想起我當年老外一個,抱著娃兒去參加小鎮的「哺乳媽媽教養班」,二十幾個媽媽都是咱小鎮生、小鎮長的地頭母蛇,他們聚在一起,方圓百里之內的三姑六婆誰不認識?我一句也插不進去,落寞極了,只好專心致志地哺乳、學Baby按摩術和哼唱娃娃歌......

想不到,十五年後,介紹新學生給我的畫畫班、請我去教堂獻詩的......都是當年哺乳班的媽媽們,他們到處跟人說,「當年Cindy一來就覺得她特別熱情,跟我們不一樣,所以,是少數能和我這麼快就成為朋友的。」「跟她學畫一定好玩!」或「她當年在哺乳班娃娃歌就唱得很好聽,去婚禮或受洗禮演唱一定沒問題!」

奇怪,當年我怎麼一點都不覺得大家那麼挺我呢?德國人的喜愛真是含蓄的可以。也難怪我家兒子回台灣過癮的要命,每天要聽多少人稱他們為「帥哥」!

在德國,覺得你好、你美的人只會默默地看你,需要以很敏感的心去感受他人的讚許和愛慕。正因為如此,德國的流行歌都是英文情歌,因為用德文唱情歌大概會讓德國人被掉不完的雞皮疙瘩噎死、嗆死......

德國不似英、法、西等國,在歐洲擴充海權的年代到處有殖民地,那個年代,日耳曼民族還是一個個分離的城邦。這些城邦各有其主導城市和文化特色,誰也沒資格說「我比較偉大或重要」,所以,德國沒有像英國倫敦或法國巴黎這樣的,集經濟、文化、政治為一身的超級大城,他喜歡「把雞蛋分在不同的籃子裡放」,不但分擔風險,而且公平公正,每個城市都分到一點羹。

比如說,匯集所有歌舞劇於一條街的百老匯Braodway到了德國就原地解散、各奔前程去了──你要看「獅子王」就去漢堡,要看「孤雛淚」就去杜亦思堡(Duisburg),要看「吸血鬼之舞」得去司徒佳,要看「媽媽咪呀」就去柏林......絕不可能在一個城市內看完所有時興的劇碼。

人與人的關係也是這樣:沒什麼人是高高在上、眾星拱月的,政治人物不是、明星不是、大老闆也不是......大家不過都是一個個蘿蔔坑裡蹲著的一根根蘿蔔──各司其職、各有其貢獻,沒有鞠躬哈腰、不用諂媚阿諛,沒什麼偶像、粉絲俱樂部;主公奴僕的關係大概只存在于愛侶間的情趣角色扮演吧......

除此之外就是強烈的個人主義,喜歡凸顯個人差異,孩子們最晚長到五歲就努力掙脫「乖」及「可愛」的形象,講的極端一點,「乖」和「可愛」的孩子不太吃得開。日本的「卡哇伊」,美國的「cute」, 在德文裡雖然找得到對應的字,多半只能形容小動物或花花草草,用在「人」的身上,就極不受歡迎。

我不擾你、你不煩我,活出自我風格

大家都不想被貼上「乖」和「可愛」的標籤,又不想因為人人耍「酷」或「獨特」過得一團混亂,而且為了愛安靜,德國人發現紀律和遵守規範是首當其衝的重要。只有在公共生活秩序穩定後,個人才有空間,我不擾你、你不煩我地,活出自己的風格。

可是,並不是全部的德國人都長得高頭大馬,碰到嬌小玲瓏的德國人,我通常就會不由自主地期待自問,他/她 也會跟我眨眨眼、嘟嘟嘴地說撒嬌話嗎?但結果99%事與願違──個子矮小的德國人為爭取威嚴信任和擁有獨特個人氣質,通常言行舉止更為果斷堅毅。

我時常幻想,變成一隻小蟲,躲在他們啃著指甲抱著泰迪熊的絨毛裡,偷偷聆聽他/她 內心的憧憬、猶豫和期待,會聽到什麼?他們極少泄露私人感情給他人,一大堆人的臉書版面只分享座右銘和世界美景照片,他們覺得,即使是美好的情緒,還是放在心裡就好,一講出來美好就打折了。而表露出來的,都是「禁得起寂寞、沈得住安靜的超人」。

兒子來台灣上了兩週多的中文密集班了,週末回外公外婆家,也和親戚家人們相聚。老大長大了,問了我好多──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的文化差異問題,我幾番答不出來,講到最後,我連「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都搬出來了。我說,「別問我為什麼了,這是孔聖人說的。」他說,「媽,那妳真的不容易,待我們那麼『平等』,那麼『尊重』!」

他,拍拍我的肩,我,愣了許久......

(本文作者莊祖欣長年旅居德國,隨先生定居在德國拉得佛森林小鎮,目前擔任德國兩個合唱團的老師,聲樂家,家庭主婦)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