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政忠:您的孩子「適性」、「揚才」了嗎?(下篇)


王政忠:您的孩子「適性」、「揚才」了嗎?(下篇)

王政忠

欣賞他的亮點,並鼓勵他培養挫折容忍度及同理關懷心,人外有人,能接受自己不是的那麼完美的,真正的熱情不是超越誰誰誰,而是一次又一次的證明自己,並請能夠同理周遭較為不足的人。成就自己是快樂的,成就他人是100倍的快樂,因為成就自己是填平自己的不足,是一個minus到zero的過程,成就他人是墊高自己的視野,是一個從zero到plus的過程,解決了他人的問題,增加的是自己的能力。

關於上提到的一篇文章適性、揚才引起很多朋友的關注,我想我有必要再深入的論述。

關於「適性」的部分,我的想法是:(請見附圖) 

區塊一:當孩子想去,也有能力去的時候:欣賞和鼓勵

欣賞他的亮點,並鼓勵他培養挫折容忍度及同理關懷心。人外有人,能接受自己不是那麼完美的,真正的熱情不是超越誰誰誰,而是一次又一次的證明自己,並請能夠同理周遭較為不足的人。

成就自己是快樂的,成就他人是100倍的快樂,因為成就自己是填平自己的不足,是一個minus 到zero 的過程,成就他人是墊高自己的視野,是一個從zero 到plus 的過程,解決了他人的問題,增加的是自己的能力。

這個區塊受到選填志願及超額比序項目比重制度設計不周全衝擊最大,也就是想去、能去卻去不了的孩子,雖然這樣孩子的比例不是整個會考考生母群體的最大族群,但因為相較之下是最菁英的區塊,所以出現在媒體上的抗議聲音也最大。

制度設計者及決策者應該重視這樣的反彈,不是因為聲音最大,也不因為是頂端族群,而是每個學生都不應該因為制度的設計被剝奪了教育選擇權,作文的比重或者志願序的問題都應該檢討改進修正,主管機關不能置身事外袖手旁觀。

但在檢討修正改進之前,大人們(包括家長及老師們),是不是可以先告訴孩子,明星高中不是因為學校的名稱而明星,而是因為學生的表現而明星。

區塊二:當孩子想去,卻沒有能力去的時候:陪伴和引導

陪伴他做最大的努力及嘗試,並且在陪伴的過程引導他認清真正的性向,考不上一中美術班沒有關係,社區高中美術班也可以,考不上台中高工汽修科沒關係,草屯商工汽修科也可以,重點不是一中或高工,重點是美術及汽修,讓孩子發光發亮的不是明星高中職,讓孩子發光發亮的是天賦得以適性。

大人們是不是可以告訴孩子,影響你未來是否會發光發亮的原因,不會是因為你去了或去不了「第一志願」的汽修科,而是因為你在「汽修科」發揮所長,不論是哪一個學校的汽修科。

區塊三:當孩子有能力去卻不想去的時候:尊重和支持

尊重他的選擇及興趣,支持他在喜歡的領域敬業,付出且投入,因為敬業就會專業,因為付出就會傑出,因為投入就會深入,不要強迫每個孩子都去到學術領域成為愛因斯坦,但尊重及支持孩子在不同領域成為那個領域的愛因斯坦。

這個區塊的孩子最大的壓力及痛苦來源就是家長,大人們是不是能更信任自己的孩子,願意放手讓魚在水裡游,讓鳥在天上飛,而不是要求他們通通爬上那棵叫做「第一志願」的樹?

區塊四:當孩子沒有能力去也不想去時候:陪伴、欣賞和引導

欣賞孩子在學科或技職這兩條路之外的天賦,陪伴他繼續探索還未發掘的興趣,不是每一個孩子天生都是那麼會讀書的,也不是每一個孩子天生都是那麼愛讀書的。

每個孩子都擁有多元智慧、都擁有優勢智能,看見優勢智能便是看見舞台,看見舞台便能激發學習的熱情。除了國英自數社,我們能不能在校園內創造更多的舞台?除了傳統的講述教學,我們能不能在課堂內創造更多舞台?老師及學校創造越多舞台,才能看見越多人才;學生看見舞台,才會相信自己是人才。為了上舞台,不用老師家長推拖拉,孩子們就會想盡一切辦法證明自己是人才,不想去,才會變成想去;不能去,才有機會變成能去。

老師們,特別是偏鄉的老師們,這個區塊我們責無旁貸,不論是學習動機缺乏的「不想去」,或者基本能力低落的「不能去」,我們是不是盡了諸般手段?是不是願意在該做的1之外,多一些0.1的付出與堅持?這多出來的0.1就是翻轉,就是活化。

關於「揚才」的部分:

所有的孩子都必須是也應該是學習的主人,這四年近300場學校演講下來,我的觀察是,越是偏鄉越是弱勢的孩子越需要老師引導,引導成為學習的主人,偏偏越是偏鄉越是弱勢的地區,教學活化的越少,翻轉的更少。

都市的孩子在家庭支持及文化刺激之下,學習的起點較早較高,加上都市地區師資及教學資源較為充裕,早早就開始進行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教學活化及翻轉,但偏鄉地區卻仍大部分重複著以教學者為主體的課堂模式。

爽文國中在四年前開始,從國文領域開始嘗試活化及翻轉,接著在其他領域也或多或少或大或小開始跟進,會考成績顯示,我們的孩子在每一科拿到A的比例都達到全國平均值,甚至在國文及英文部分還超過全國平均值,英聽全對的比例達到24%,錯兩題以內達到44%,但每一科拿到C的個別比例也都超過全國平均值,而且5C的比例來到27%。

我試著分析數字的結果如下:

(一)我們的翻轉活化讓1/4孩子在個別科目有能力拿到A。

(二)拿到C的孩子根據答對題數顯示大部分都接近B,但他們的國一入學測驗離B很遙遠。

(三)原本外界預期英聽在偏鄉出現的城鄉差距,在本校似乎狀況不嚴重。

(四)5C的比例雖然接近1/3,但應該是偏鄉最小的差距。

不得不說,我們努力翻轉活化了,但還是有接近1/3的5C,我們能不繼續翻轉嗎?還沒有翻轉活化的偏鄉學校,能不開始嗎?

最需要翻轉的是偏鄉,但偏偏翻轉最少的是偏鄉,最需要翻轉的是國中小,但偏偏翻轉的最少的是國中小,偏鄉國小最需要翻轉的是學習態度,翻轉了嗎?偏鄉國中最需要翻轉的是學習方式,翻轉了嗎?
     
結論:

如果家長不甘不願「適」孩子的「性」、如果老師無心無力「揚」孩子的「才」,制度如何、志願序如何、作文比重如何、都不會是影響教育的最重要因素。

延伸閱讀:王政忠:孩子想要的才叫第一志願(上篇)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爽文國中老師 王政忠

南投縣爽文國中教導主任,曾獲Super 教師、Power 教師與師鐸獎肯定,十六年前便透過行政策略翻轉偏鄉學習,近年更聚焦於課堂內的國語文教學翻轉。

+ 追蹤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6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