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破除2大迷思 教養會考小孩


破除2大迷思   教養會考小孩

iamct

這個月十七、十八日將舉行首次會考,對只經歷過聯考的聯考父母來說,這是一條不同的路,爸媽可能要了解幾個改變、行動策略,最重要的是得先破除迷思換腦袋。

十二年國教真的來了!

第一屆的國中九年級生,在五月十七、十八日參加第一次舉辦的教育會考。這是台灣歷史上,十二年國教的第一代「會考小孩」。

現在正為十二年國教焦慮的父母們,百分之百都是「聯考世代」的產物。共同經歷過分分計較,垂直排序,差一分差一個志願和前途的競爭環境。十二年國教改變了升學的遊戲規則,少子化的推波助瀾,學校供過於求的生態,即將大幅翻轉升學和競爭的典範。

須多留意升學資訊與政策動態

「我覺得這一代的父母特別難為,你要帶孩子走一條不同的路,是你自己完全沒有經歷過的,」誠品書店前任通路營運督導葉青華,正在陪著大女兒申請甄試入學,二兒子今年高一,她仔細的陪伴兩個孩子討論他們的長處和特質,希望為孩子選擇最適合的升學環境,但是不論升高中或大學,遊戲規則和管道都比「聯考世代」複雜多元,不確定性更高,葉青華戰戰兢兢的說,如果父母要從眾,用以前靠分數排序的邏輯應對那也就算了,但想要珍惜孩子的特質,為他選適合的方向,就必須跟孩子一起認真面對這場「資訊戰」。

新的遊戲規則讓聯考父母焦慮,但同時也開啟了會考小孩無窮的可能。因為和上一代不同,他們眼前不只一條路。

曾擔任高雄市教育局局長、現任文藻外語大學副校長蔡清華,因熟悉十二年國教政策,近來常常被身邊朋友諮詢該如何選高中職?他發現,父母們對於新的升學動態知道太少,升學訊息又變化太快,連他過去是政策制訂者都得隨時更新訊息。蔡清華最近遇到一位朋友,苦惱孩子成績無法上理想高中,蔡清華分析後發現,這個小孩中英文能力特別突出,建議她挑戰文藻的五專雙外語精英班,考上五專就等於保障進入文藻外語大學。

學生愈來愈少、但學校愈來愈多、升學方式變革,更讓所有舊經驗快速被淘汰。

會考時代,必知三個重要改變

十二年國教原則上鼓勵免試入學,但遇到入學申請人數大於招生人數時,就須超額比序,超額比序總分將取代過去基測的PR值,成為同分時勝出的判斷基準。會考打破分分計較的邏輯,大區塊的分為精熟、基礎、待加強三個等第。會考在多數學區超額比序總分中,佔比約為三成左右。

除了會考是比序關鍵,許多學區志願序的分數也影響很大。比方說在基北、竹苗、中投、高雄區志願序的佔比就高達三0%。

過去以分數決定階級的高中職生態,踏進十二年國教時代,將會重新洗牌,聯考父母們,必須認識三個重要的變化:

改變1明星高中社區化。關於學校排名,聯考父母必須重新認識。現在,踏出基北區,多數地區傳統的第一志願地位仍舊穩固,但是許多地區第一志願也不再是獨尊一校,而是第一志願「群」。各縣市普遍的現象是第一志願以下,第二志願的學校都在地化、社區化。也就是說,多數地區的學生除非考上公認的第一志願學校,否則都寧願就近入學。

傳統明星高中的光環快速的消失中。以招收學術傾向精英學生為訴求的特色招生,一直在十二年國教政策形成中是爭議關鍵。但是其實今年全台特招比率不到八%,扣除藝才班、體育班和職業類科等甄選入學特招名額,考試分發學術類的特色招生名額更只有四.七九%。甚至今年初,彰化高中因為擔心特招招不滿,還向教育部申請把特招班級數從九班降為四班,但是教育部沒有核准。未來在少子化的趨勢下,明星高中的光環保存期限已經快要屆期,沒有端出實質的特色課程吸引學生,很快會被其他學校超越。

改變2職校興起。以前是考不上高中才會考慮念職校。但是這幾年職校急起直追,以最低錄取分數來比,許多地區的高職某些類科,分數都超過傳統的地區明星高中。高雄區文藻外語大學的五專精英班錄取分數超過有指標性的明星高中雄女。在宜花東地區,很多普通高中預計今年招生根本用不到超額比序,幾乎是只要想念就可以進去。但反而職校的某些熱門類科因申請者眾,需要超額比序。

去年兩次的選填志願試模擬初探結果,教育部統計有四二%學生傾向升高職、高於傾向升高中的三五%。台北市參與試模擬的一位高中主任驚訝的發現:「大安高工的排名,從來沒有這麼高!」?

「其實,PR七十到八十成績屬於中上的學生,若對特定職業類科有興趣,念職校一定如魚得水,念得非常有成就感,」位在新北市和基隆市邊界上,今年技職繁星出了全國榜首的瑞芳高工校長林清南說。林清南自己一兒一女也都念技職學校,親身見證。

高職興起的這股趨勢,主要是因為高職升大學的路徑已經暢通無阻,被喻為升學的「第二國道」。國立科大在就業市場愈來愈受歡迎,更讓高職變得搶手。

而且擅長動手實作的學生,在技職體系的課程中更能獲得成就感,透過實習和實作參加競賽和取得證照,也能累積進入理想大學的籌碼。

改變3「先公後私」鐵律鬆動。愈來愈多家長考慮在中小學階段選擇私校,私校在台灣不再只是優渥家庭專屬,已經是中產家庭的選擇之一。

近五年,私校中小學學生人數佔比逆勢成長。國中生中每九個學生就有一個讀私校。六年一貫中學,甚至十二年一貫從小學到高中的私校愈來愈多,也讓部分升學型私立高中搶手度甚至超越公立明星高中,打破了過去考不上公立高中才選私立的鐵律。

譬如,在雲林區成績好的學生心目中第一志願就是當地以升學著名的私立正心中學。苗栗區也因距離竹中、竹女較遠,第一志願學生會選擇私立建台中學。基北區的升學型精英私中,更是從小學入學就一位難求,自成生態。

這三個變化對家有國中小學生的父母來說非常陌生,因為升學的邏輯,和聯考世代截然不同,而且未來幾年將愈來愈明顯。

聯考父母必須破除2大迷思

少子化的趨勢、學校供過於求的生態,讓家長和孩子未來必然會面對更多「選擇」,再也不能單靠「分數落點」決定學校。要為孩子做好「最適」的升學選擇,聯考世代的父母,得先要「換腦袋」。一頭鑽進升學資訊之前,必須先打破兩大價值迷思:

破除迷思1沒有「高分低就」,只有「適性輔導」。聯考時代,學生人數眾多、學校少,學校排名的次序是一種極端嚴格、無法撼動的階級制度。一九八?年代的北區聯考,男女生各只有八所公立高中可選填,公立高中的錄取率大約只有三成,第一到第八志願階級分明。

聯考時代的父母也一直相信:拚出好成績,沒選擇最高分的學校叫做「高分低就」,是不可思議,也不可原諒的浪費。

但現在的孩子不這樣想!

這幾個月彰化縣彰興國中校長蔣秉芳,為了認真準備教育處對十二年國教元年國中端適性輔導的督導,不時抽看學生的「小藍本」(適性輔導手冊)。她很驚訝的發現,今年有許多平常在校排名前四十名,明明可穩上彰中、彰女的學生,卻把高職填第一志願。願意「高分低就」的學生愈來愈多,蔣秉芳好奇詢問輔導主任,輔導主任回答:「校長你這種心態是『落點分析』,不是『適性輔導』。這是不對的喔!」?

九年級的小芬(化名)這一年內,三次試模擬選填,都棄明星高中選高商的應用外語科。理由是因為自己個性外向活潑,性向測驗也印證這樣的特質。國中八年級和九年級都曾到學區不同的高中職參訪,對於高商的應用外語課程特別感興趣。小芬自己不愛數學,希望高中以後可以更加強外語能力,未來往觀光相關工作發展。

但小芬父母三次性向輔導問卷填答時,描述對孩子的期待,卻都是一致的「公務人員」,理由是工作穩定。

蔣秉芳覺得很震撼:「其實,今年看到試模擬填志願時,學生並沒有在掙扎啊!對於生涯探索,掙扎的不是孩子,而是校長、老師和父母。」?

校長掙扎的是放榜後校門口圍牆上的紅色榜單夠不夠亮眼;老師掙扎的是班上學生考上第一志願的人數;家長掙扎的是孩子念明星高中的光環......

破除迷思2學歷貶值,名校不再是工作保證。聯考父母國中時,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可以進公立高中,但現在是人人都有一個以上的入學機會。

今年,競爭最激烈的基北區開出的所有公私立高中職的名額,預估比國中畢業生人數整整多出了近兩萬個名額。兩年後,台北市的國中畢業生總數,就逼近「公立」高中職招生總額。換句話說,如果沒有任何改變,兩年後的台北市國中畢業生,幾乎躺著都可以進公立學校。

「今年五個C(會考成績五科都是待加強)的學生,應該都能進來,」一位地理位置邊陲的台北市公立高中校長,眼前最大的擔心是招生不足。

以前是把分數拚高,才能確保有學校念,現在則是選擇太多,學校的排名快速模糊化。過去那種嚴密的學校排名階級制度,早已經重新洗牌。高中職也在新的生態中,積極發展特色課程、特色學習。當明星學校的學歷貶值,排名不該再是選校的唯一標準,適不適合才是關鍵。

去年,台南市一所綜合高中夜補校要徵代課老師,錄取的正是一位台大畢業的老師。看見台大學歷的高材生來應徵夜補校,又是代課老師,校長語重心長的形容心情的矛盾:「我們學校歷年來,只有鳳毛麟角的學生能考上台大,學生考上台大,學校一定會大貼紅榜,昭告鄰里。」學生考上台大,校長和學校增光,但這位校長卻愈來愈清楚,這場升學考試的勝利,和學生的前途可能關係不大。「人才嚴重供過於求,只有台大學位並不能保證什麼......」校長唏噓。

過去透過高中職聯考、大學聯考,一層又一層篩選出精英,企業用人時,履歷表上系出名門的大學學歷,往往就是最好的就業保證書。也因此,寒窗苦讀考上「好學校」是許多聯考父母共同的青春回憶。那是一個學歷至上的時代。

現在,大學錄取率超過九成五、碩士和博士班學生也找不到工作,學歷嚴重貶值。不獨是台灣,全世界都在討論,我們將進入一個「能力取代學歷」的未來。去年,美國《紐約時報》專訪Google資深人資副總裁拉斯洛˙柏克(Laszlo Bock),柏克率直的說:「Google發現,學位和考試成績與工作能力無關。Google有些部門的人員,高達一四%沒有大學學位。」(見一八四頁)

《Cheers雜誌》連續十八年針對台灣大型企業調查「企業最愛的大學生」,二○一四年的調查結果也印證同樣結論:「學歷不再是求職關鍵,實作能力才吃香。」二○一四年調查,企業最愛的大學畢業生前三十名中,科技大學佔三分之一,排名普遍上揚,技職體系的台科大更躍進前五名,傳統頂尖國立大學也被擠出排行榜。

從「學歷」到「能力」,大環境已經典範轉移,聯考世代的父母們,也必須轉軌洗腦,認真思考:眼前執著於分數、校排和明星學校的努力,是不是值得?該採取什麼樣的調整?

三個行動,教養會考小孩

行動1改變學習策略:從追求標準答案到培養獨立思考力。從聯考、基測到會考,從「極端升學主義」走向「檢測基本學力」。傳統的記憶、反覆練習、不斷考試,是新時代的學習殺手。

長期研究基測成績和學習關係的台師大心測中心主任宋曜廷感嘆,過去整個體制高度競爭,大家要爭取資源,過程中忽視真正重要的能力。

會考的方式會降低考試的競爭性,探問、統整、批判、獨立思考等,這些過去被打壓的能力,有餘裕來養成。這些才是學生二十年後,真正需要的能力。

「父母要勇敢一點,不要一直受到外界影響—別人家小孩都去補習,我的小孩怎麼沒去補習?盲目的補習,反而學生很倚賴,不需要知道自己哪裡不懂,」宋曜廷說。要增進整合和高層次思考能力,學生必須有空白時間,知道自己哪裡不會。把做考古題一半的時間拿來思考,這會比一直練習題目來得有用多了。

行動2填對志願:找亮點、生涯探索,才是國中小關鍵任務。以前考完聯考或基測,拿到成績單後,只要依照前一年高中職各校最低率取門檻分排名,花幾個小時,從頭填到尾。宜蘭縣宜蘭國中校長康興國說:「學生從羅東高中、宜蘭高中、羅東高工資訊科、宜蘭高商應外科、羅東高商資訊科一路填下來,滿滿填完八十個志願,但是完全沒有邏輯。康興國形容:「這像不像有人找工作,一下子應徵IBM工程師、一下子應徵老師、一下子應徵麵包師傅......」?

在十二年國教時代「填對志願」將是一個新興專業,因為舊的經驗再也不能適用。對老師、家長和學生都是挑戰。大人必須幫助孩子,用國中三年的時間摸索和學習,家長和孩子之間也應該要不斷對話和討論。

行動3不做直升機父母,學做老鼠媽媽。許多關於二十一世紀學習的研究告訴父母,會考小孩這一代最關鍵的能力,其實是學習知識以外,品格和態度的能力和特質。

《孩子如何成功》作者保羅˙塔夫(Paul Tough)是《紐約時報雜誌》資深記者,從哥倫比亞大學輟學後一直擔任記者,關心品格教育、成就落差、教育和親子教養等議題。

這本書要回答他自己當父親後,心裡一直有的疑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艾靈頓(兒子)快樂又成功?」深入的研究和採訪,他得到的簡單結論是,要「製造」出一個勇敢、富有好奇心、友善又睿智的成人,必須從嬰幼兒開始,不用施展魔法。首先要儘量避免孩子受到嚴重打擊和嚴重壓力。接著更重要的是親密的親子關係、細心呵護孩子。「這或許不是成功祕訣,卻是至關重大的細節,」塔夫說。

如何建立親密的親子關係?和直升機父母最大不同,不是一直盤旋在孩子身邊,過度焦慮又過度呵護,也不會無時無刻都在幫孩子做這個、做那個。塔夫介紹了加拿大的神經科學家麥克˙米尼(Michael Meaney)關於教養與壓力的研究,老鼠媽媽總是在研究人員把小老鼠抓出去檢查完放回籠時,匆忙趕過去舔拭小老鼠數分鐘,這不起眼的動作對小老鼠產生明顯生理穩定效應。老鼠媽媽在每次小老鼠焦慮時,過去舔拭,如同父母在孩子挫折的陪伴,這會教給小孩一項珍貴的技能:調節壓力,讓情緒回穩。讓他未來有勇氣學習面對失敗和願意挑戰困難的任務。

所有父母都希望傳授自己的人生經驗給孩子,幫助孩子走比較輕鬆的捷徑,少繞路、少跌跤。但每一個時代也都有每一個時代的艱困和機會,或許,對聯考父母最不能釋懷的是,自己熟悉的成功公式,可能不適合孩子的未來。學著陪伴孩子創造和發掘自己獨一無二的成功公式,才是做為父母最重要的挑戰。

立即前往【翻轉教育2.0】網路專輯,從世界到台灣,翻轉教育,從一間教室,一位老師開始!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8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