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童書大冒險,體驗童書創作從無到有的奇妙歷程!

黃裕翔媽媽:我能給的,只有「笨笨」的愛


黃裕翔媽媽:我能給的,只有「笨笨」的愛

取材自《在愛裡,我逆著光飛翔》何紹齊 攝

如果可以,許月桂真的打從心裡願意,把自己健康的好眼睛,換給生來失明的獨子黃裕翔。但是,她沒有辦法跟老天爺討價還價,她只能選擇,把自己的人生,完完全全奉獻給這個看不見的愛子。

◎音樂夢想家黃裕翔的成長故事──《在愛裡,我逆著光飛翔》

如果可以,許月桂真的打從心裡願意,把自己健康的好眼睛,換給生來失明的獨子黃裕翔。

但是,她沒有辦法跟老天爺討價還價,她只能選擇,把自己的人生,完完全全奉獻給這個看不見的愛子。

盲人鋼琴師黃裕翔,因為在《逆光飛翔》中飾演他自己而聲名大噪,精湛的琴藝,令人驚豔。記者到黃家採訪時,常問許月桂:「你是怎麼栽培兒子的?」

許月桂說:「記者先生小姐都以為我很有一套規劃,但我其實完全不懂該怎麼『栽培』裕翔,我只會笨笨的愛他而已。」

許月桂為黃裕翔做的一切,動機都極其單純:「希望他快樂」,除此以外,再無其他。

她為兒子鋪墊了一個非常幸福的童年。還沒上學以前,除非是下雨天,不然許月桂每天都會帶黃裕翔姊弟出門玩耍,每逢假日,更是全家出遊,到處踏青。

或許有人會想問,黃裕翔看不見,出不出門,有什麼差別嗎?

許月桂正色說:「當然有差,他只是失明而已,又不是失去所有感官。」

在許月桂心目中,裕翔跟明眼孩子的差別只是:他們認識世界的方式不一樣,她是怎麼養姊姊鈺純的,就怎麼養裕翔。

看不見燭火,也能享受吹蠟燭的幸福

鈺純、裕翔姊弟倆的生日很近,但許月桂還是幫他們分開過,姊姊有蛋糕,裕翔也有;姊姊的蛋糕上有插蠟燭,裕翔的蛋糕自然也有 。

幫失明的孩子準備有蠟燭的生日蛋糕,在旁人看起來,或許有點傻氣,但她深信,就算裕翔眼睛看不到搖曳的燭火,但他內心絕對能感受到,這是一個歡樂、甜蜜、溫暖的時刻。

每一次唱完生日快樂歌,大人引導裕翔吹蠟燭時,裕翔那滿臉的興奮期待,跟其他等著要吹生日蛋糕蠟燭的明眼小孩相比,並無二致。

蠟燭吹滅後,家人歡呼,室內飄散著淡淡的燭煙味,大家歡喜分享蛋糕,許月桂深信,這些聲音、這些氣味與滋味,都會在裕翔的腦海裡,建立一個與「幸福」相關的連結。

身障者的人生,總是比常人艱難些,許月桂希望,在孩子內心深處,植入這些幸福的連結,就算他將來遇到挫折,還是能記住,自己是被深深愛著的。

許月桂讓黃裕翔學琴,也是基於同一個單純的理由:希望他快樂。

黃裕翔三歲時,許月桂帶他到親戚家作客,當時在山葉學琴的小表姊,在客人面前彈奏了她在音樂班剛學會的兒歌,從沒學過音樂的小裕翔爬上琴椅躍躍欲試,沒想到,竟然精準的複製了剛剛小表姊彈奏的旋律!

大人們嘖嘖稱奇,迭聲稱讚他「怎麼這麼厲害」,小裕翔看不見他們驚奇的表情,但聽到有人誇獎他,便開心的笑了。

從那一天開始,許月桂便傾盡所有,讓黃裕翔學鋼琴。她的初衷,並不是為了把黃裕翔栽培成一個音樂職人,她只是心疼兒子看不見,沒辦法像其他小孩那樣自由行動,心中未免寂寞,既然他有天分,又這麼喜歡音樂,就讓他學琴,讓鋼琴做為他情感的寄託。

因暖暖的愛,他彈出少有的自由與溫柔

只是這個「情感的寄託」,對許月桂來說,代價是有點沉重的。黃家並不是寬裕的人家,鋼琴課鐘點費動輒數百甚至上千,許月桂得省吃儉用,才能攢到學費。

而且,也不是有了學費,就能順利找到老師。儘管許月桂切切保證兒子「不是難教的孩子」,大多數的鋼琴老師還是不願意收盲生,有些人會明著拒絕,有些人則是故意開一個遠超出行情的高價,讓許月桂「知難而退」。黃裕翔從小到大,光是找老師,就讓許月桂操了不少心。

在黃裕翔學琴過程中,幾位願意指導他的老師,其實一開始也都有點遲疑,但因為不忍心拒絕這個殷勤懇求的母親,所以才願意姑且一試。而黃裕翔的音樂天賦確實過人,不但音感奇佳,而且記譜能力超強,老師們一開始擔心的無法視奏的問題,完全不構成障礙。

在黃裕翔國小、國中階段,許月桂也努力想幫兒子報名音樂班,奈何校方都以「盲生無法視奏」為由,拒絕讓他進音樂班,他只能在家自學。不過事後回想,許月桂覺得「這樣也好」,音樂班學生從小就活在各種檢定與比賽的競爭下,彈琴反而會變成一種壓力。

「科班出身」的孩子,對音樂常是又愛又恨的;相較之下,黃裕翔對音樂的情感,比較接近是一種「純愛」。而且,因為不受傳統訓練框架,黃裕翔擁有少見的即興演奏能力,他的大學同學張凱奕曾這麼評論過他:「雖然在生理上,他被失明所限制,但在音樂裡,他真的是完全自由的。」

黃裕翔的音樂夥伴馬場克樹則說,在音樂圈,黃裕翔的彈奏技巧或許不是最頂尖的,但他的音樂,有一種溫暖、療癒的穿透力,這種魅力是很少有的。

許月桂從沒想過,她那「笨笨」的愛,不知不覺已經浸透了他的生命,只有一個被充分深愛與包容的人,才能彈出這麼自由與溫柔的琴音。至於過程中的辛苦與心酸,許月桂說,她其實已經不太記得,只要孩子快樂,她就滿足了。

延伸閱讀:

影音|黃裕翔在愛裡,逆著光飛翔
黃裕翔媽媽:別人的眼光,媽媽不在乎
這個家庭,傾注了所有,用來成全裕翔的音樂才華

在愛裡,我逆著光飛翔》 ─ 音樂夢想家黃裕翔的成長故事

作者:李翠卿 出版:親子天下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8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