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丙成:讓孩子「餓」,他學得愈多


葉丙成:讓孩子「餓」,他學得愈多

親子天下資料

最近幾年,葉丙成的感染力為「ㄍㄧㄥ」很久的教育界注入了鮮明活力。才兩三年的光景,他已經全台走透透趕了好幾百場演講,儼然成了創新教育及翻轉教室代言人。

「老師們,現在開始不用擔心時間不夠、進度落後、學生不懂、作業亂做。而且,學生還會預習、發問!這世間竟然會有如此好康?有!那就是翻轉教室。」今年四十歲、綁著馬尾、留著小鬍子的台大電機系副教授葉丙成,演講風格猶如電視購物一路high到底的主持人。

最近幾年,葉丙成的感染力為「ㄍㄧㄥ」很久的教育界注入了鮮明活力。在去年十月到年底,他全台走透透趕了六十多場演講,儼然成了創新教育及翻轉教室代言人(翻轉教室是指學生回家看教師預錄的課程內容,在課堂上做討論或做作業)。

學生也是我的孩子

「他是個廣義的老師!」這是台大電機系三年級學生鄭子宇的詮釋,因為,葉丙成不只是個大學教授,更是創新教育的實踐者。他本身是一個平台,串聯台灣所有熱血的教育工作者,鼓勵經驗分享,致力翻轉教育。

接受《親子天下》訪問前幾天,葉丙成收到一篇文章,內容是批評男人為了成就自己,忽略在家庭中應該擔負的責任。這篇文章是他太太轉寄的。

「她沒有抱怨啦……」葉丙成解釋,在演講台上一向光芒四射、雄辯滔滔的他此刻支吾了起來。講到學校與家庭角色的取捨,葉丙成陷入糾結,並跟自己辯論:「做爸爸的應不應該多花時間在孩子身上?應該。但問題是,你又是老師……當老師,顧的也是人,也是別人的孩子……」左右都是自己的孩子,葉丙成覺得很兩難。

葉丙成稱自己離「愛妻好男人」的稱號很遙遠,但是對學校裡的那些孩子,他的關懷無微不至。

他在乎學生的能力甚於知識,例如教授簡報課,讓學生挑戰向小學生及老人家簡報。「讓學生經此一役後,未來即使碰到程度不好的客戶、老闆,也能充滿自信:『小學生我都搞得定了,更何況是大人!』」葉丙成在接受《天下雜誌》訪問時說。他在網路課程平台Coursera開機率課,講「有柯南在,會死人的機率」,清楚風趣的講述,吸引了兩萬名海內外學生。

葉丙成在臉書上必追蹤的,是每一個他教過的學生,有學生親人過世、沉迷網路、對未來感到茫然,他都不厭其煩開導,並聯合其他同學一起關心卡關的孩子。此外,像他這樣忙碌的行程,卻仍擠出時間幫台大杜鵑花節系所博覽會站攤;在電機之夜,也客串學生宣傳短片,並坐在第一排捧學生的場。

傳承人師的血液

在遠企百貨紅豆食府,優雅的葉爸爸葉勝年、葉媽媽陳富美,聊起了他們最引以為傲的兒子。葉爸爸指著笑咪咪的葉媽媽說:「她是葉丙成的粉絲,每天早晚都要看他臉書。」葉爸爸是葉丙成的同行前輩、台科大電機系的退休教授,也是開啟葉丙成師路的關鍵。

從小,葉丙成看爸爸把學生抓回家改論文;過年時,又帶學生回家圍爐。學生結婚前,帶著女朋友給老師看;生子後,又帶寶寶來探望老師。葉勝年退休時,學生幫他辦餐會,並上台講述老師對他們的影響。在當下,葉丙成覺得「父親真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

葉勝年跟葉丙成的相處其實很拘謹,要靠著葉媽媽當中間人。葉丙成的教學影片上傳到網路後,葉爸爸看了之後,請葉媽媽傳話給他:「這樣教太快。」葉丙成不服氣,透過媽媽反駁:「我的學生都還要快轉咧!」

葉勝年講到葉丙成當年上建中成績高達六百五十多分:「非常厲害,應該是前幾名的!」隨即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說自己兒子厲害好像怪怪的。」其實葉勝年以兒子為榮是不言而喻的,否則,也不會鼓勵自己台科大的研究生,跨校去修葉丙成的課。

也許是因為家裡就有個教授,葉丙成從小就毫不畏懼老師的權威。建中時期的同學、也是資誠企業管理顧問執行董事林一帆回憶,葉丙成從學生時代就扮演著意見領袖的角色。他聯合全班送匾額給數學老師,也發動連署撤換了教不好的英文老師。

當初罷免老師的孩子,如今踏上師途也十多年了。身為人師,葉丙成最鮮明的記憶,就是學生畢業致詞時提到了他的名字:「就像葉丙成老師教我們的……」

「聽到這,我的雞皮疙瘩從尾椎、後背到頭皮整個發麻,」葉丙成形容當時的感動。後來一位老師經過,拍拍他肩膀說:「值得了。」這正是葉丙成的心聲。

為了把這樣的感動分享給所有教育工作者,他走出校園,凝聚教育界的每滴熱血,賦予他們改變的動力。或許,所有的革新,在縝密、理性的思維外,更需要一點信仰、衝動。而葉丙成,就是這股感性的驅力,是改變前關鍵的臨門一腳。

✽ ✽ ✽

Q:這幾年你除了教學,還到處演講、參與工作坊,推動翻轉教學,請問你如何定位自己在教育界扮演的角色?

A:我希望能透過自己的教學,讓大家感覺到,原來教學是有很多可能性的;透過演講的分享,讓更多老師願意開始思考自己的教學是否有其他可能性。老師的教學一旦跨出第一步開始改變,之後就會習於改變,勇於嘗試自己的想法,而走出自己的路。

另一方面,我希望我能扮演Messenger(傳達者)的角色,透過演講和寫作,將這些教學的新思維傳達給社會大眾。希望能讓更多的家長,了解在第一線的中小學熱血老師們是多麼的用心、努力,以減少這些熱血老師在努力創新時,被不了解的家長誤會。這也是我想扮演的角色。

未來我希望在階段性任務達成以後,繼續在教學上開發創新的教學模式、方法、平台。期許自己有朝一日能像臉書改變人類的社交方式一樣,也能開發出真正影響人類的教學設計。

Q:很多老師數年來都採用一樣的教學方式,害怕若改變會失敗或受到家長的壓力,該如何說服他們踏出第一步?

A:一個老師如果不是自發的想要當個好老師,你怎麼強迫他都沒有用。讓老師願意改變、願意提升教學品質,唯一方法就是感動他。

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在做這種教學相關的演講,希望透過演講能讓老師重拾教學的感動,讓他們發自內心覺得這件事很重要。

我也想鼓勵老師們多分享。「分享」這件事,讓很多老師擔心,做得不好,當然不想讓人知道;做得好,又怕被人說很高調。也因此,老師的經驗都很難散播出去。我覺得老師要改變這樣的想法,不要怕被人說高調,不管好不好都要分享,這樣大家可借用經驗,整體才會進步。

Q:隨著社會趨勢的變化,你覺得現在的年輕學子需要什麼樣的能力?

A:政府、學校都很鼓勵年輕人創業,如果我們覺得這是重要的趨勢,就要來看創業需要什麼能力?

首先,創造力當然重要,但除了想到好點子,還要說服別人放下年薪百萬的大企業穩定工作,跟你一起賣命。因此,說服力和溝通能力都很重要。但是這兩者不太一樣,溝通只是把想法講給對方聽,但說服是更積極的說動你去做某件事情。

Q:你從小如何被培養溝通與說服的能力?

A:我念的台北市公館國小及民族國中都不是大學校,雖然在課堂上並不是很有系統的培養我這些能力,但相對比較有機會可以扮演領導者的角色。透過參加比賽、活動,才有機會磨練這些能力。

國一的時候,我代表學校參加台北市的話劇表演比賽。那齣劇的主題很傳統,叫做《春風化雨》,講的是兩個不良少年離家出走,在外面受苦後,才發現家人、老師多關愛他們。

試鏡時,學校本來想找真正後段班學生來演主角,比較逼真。但沒想到真正「大尾的」試鏡時太緊張,反而我特別放得開,結果就變成我這個全校第一名的去演不良少年了。

那對我來說是很棒的經驗。戲裡有一段是我們兩個在外挨餓受凍,回家後阿嬤就給我一根雞腿。我不確定是老師特別照顧我,還是我們的彩排特別逼真,每次排演我都有真的滷雞腿可以吃。

那次比賽我們學校名列前茅,我還得了個人表演優等獎。後來聽說蘭陵劇坊對我有興趣,問校長怎麼跟我聯絡,但被校長擋下來,因為我們學校一年才五個學生有機會上建中,如果我去演戲,升學率就差很多。不然,搞不好我有機會可以成為李立群第二啊。

Q:你一路走來念建中、保送台大,又留學拿到博士,很好奇你有挫折的經驗嗎?

A:如果說沒有挫折,這樣講好像怪怪的。

我在建中念資優班時,總覺得我在班上算聰明的。後來參加數學奧林匹亞選訓,遇到幾個反應特別快的同學,之後保送台大數學系時,又碰到他們。這幾個同學真的很厲害,老師在敘述定理時,那幾個同學連怎麼證明都知道了。

在高中以前,我沒碰過比我聰明的人,但一進大學就碰到三個,那時候覺得很震撼。但後來我觀察到,這些同學也不是樣樣強。我發現了一個結論,就是人的能力有很多不同的面向。

我們玩電動遊戲選角色時,不都有個五角形的能力分布圖嗎?高中以前,大家都在追求正五角形,但大學以後要找出自己的五角形能力分布,哪個角比較凸出來;而且,要在這四年讓這個角愈來愈凸出去,淬鍊成全系最厲害的。比方說,讓自己成為大學同屆中最會籌劃活動的人,或是最會簡報演說的人。

找到自己真正有天分的面向、發掘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情,這才是大學四年要追求的目標。

Q:如果可以重新回到學生時代,你會想增加哪些經驗?

A:我在念高中、大學時沒參加社團,因為我太在乎成績,擔心花時間在別的事情上會耽誤課業。我想若重新回到學生時代,我會看更多專業知識以外的書,希望可以更博學一點。

我常建議學生,多探索專業以外的事物,因為我曾經覺得自己非常貧乏。

我在美國密西根大學留學時,是個成績很好的學生。有次同學開派對邀請我,我很興奮,很好奇美國人的派對是怎樣的。一到現場,看到大家愉快的交談,但談的話題我都插不上嘴,所以只得站在一旁默默的聽。終於,有個同學走向我,我很開心。於是我開口了,你知道我說什麼嗎?我竟然跟他說:「今天教授教的真的很難......」後來,這個唯一願意跟我說話的人,也找個藉口飄走了。

這是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很貧乏,我只知道課業上的事,真是可悲。就算你沒話聊,只要會喝啤酒,也能多少交些朋友。問題是,我也不會喝酒,因為我媽說學生不應該喝酒,而且我也對啤酒過敏。每次有人要來跟我乾杯,我就回說:「對不起,我對酒過敏。」真是太遜了。我想講的是,除了學業,還有很多事情值得探索,只憑著學術表現是很難生存的。

Q:很多人說「高學歷等於高失業率」,念博士的人也愈來愈少了。請問對你來說念博士的意義為何?

A:念博士對我來說是件快樂的事。博士有四年時間可以探索自己,相對在業界,你如果覺得現在工作已經很上手了,想嘗試別的職務,老闆不一定會給你機會。要碰到一個願意為你冒險、讓你成長的老闆,是很不容易的事。

我要先強調,每個人對念博士的動機不一樣。有人覺得念博士就是要做世界第一的研究,但我覺得念博士的學生應該趁這四、五年,好好探索自己、經營自己。

從國小到大學一、二年級,我們想學什麼都任人擺布,好不容易在博士班可以安排自己想學的。不一定跟課業有關,也可以是雜學,比方說你想學品酒的知識,以後進入商場跟別人有更多話題。但如果沒有好好把握這四、五年好好發展,下一次等你有機會想學什麼就學什麼,就是得等你退休以後了。

很多學生跑來問我,念博士對我找工作有什麼幫助?應該要這樣想,我在念博士這四年,增加了哪些能力與實力,而不是單靠「博士」這張紙,就想衣食無缺。

Q:你在TEDxTaipei演講上提到,教育孩子時要「starve them, don't stuff them.」(讓他們餓,不要填塞他們),你如何實踐這樣的教養哲學?

A:我很少買玩具給小孩,因為覺得買玩具沒有什麼意義。花大錢買的玩具,孩子頭一個星期抱著玩具睡,第二個星期就把它當狗屎了。

我大兒子念幼稚園時,常吵著要變形金剛,因為幼稚園每週有一天玩具日,他覺得沒有變形金剛就沒辦法打進人家的圈子。他愈吵,我的牛脾氣就愈上來:「不買就是不買,再講也沒用。」後來,他就自己拿了樂高積木組成機器人。雖然很粗糙,但是個不錯的開始。

兒子有陣子也非常喜歡「閃電麥坤」(動畫電影《汽車總動員》的車子),我不讓他買,他就自己拿積木組成麥坤,還有眼睛喔!還有,我不讓他買手機,他用樂高做成手機的樣子,雖然不能講話,但就是望梅止渴。雖然,有時候看他也覺得很可憐,但是當初如果買給他,他可能就不會去做這些東西。

這種飢餓式教育的意義,在於不要一味的滿足孩子的各種要求,試著餓他一陣子,並提供他更多有創造性的素材,就會發現孩子有超乎想像的創造力。

金石堂2015年十大影響力好書

《為未來而教-葉丙成的 BTS 教育新思維》

《為未來而教-葉丙成的 BTS 教育新思維》

《我的成功,我決定》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