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孕婦的科學 募資62折優惠中

蹲下,夢想停格;起身,夢想前進


蹲下,夢想停格;起身,夢想前進

《夢想,零極限》

突如其來的咽喉癌警訊,無法將極地超馬選手陳彥博打倒,反讓他對生命、對夢想有更深刻的體驗。2013年台灣十大傑出青年陳彥博,用他的故事鼓勵你:夢你所夢,做你所想,夢想零極限!

※本文摘自《夢想,零極限 - 極地超馬選手陳彥博的熱血人生》 陳彥博 著/親子天下出版

手術後,主治醫師對我下禁足令:閉關兩個月好好休養身體,因為傷口需要時間癒合。

我每個禮拜都要回醫院檢查,長長的管子從鼻孔進入喉嚨,每次都難過到噴淚,我還幽默地說是被主治醫師「深喉嚨」。

我不能大聲講話,不能運動,連跑鞋都不得碰,只好把每一雙跑鞋都洗過一遍,看著底部被磨掉的角度與痕跡,算一算到現在所累積跑過的距離與公里數應該很可觀。

這段休養的日子,我才知道什麼叫生活,慢活,快活,注意到生活中從未在意的部分,進入家人生活的時間與步調,看到平時忽略的細節,正常的三餐作息,生活沒有緊張感。靜下來後,一切都在安然中慢慢度過,是安定,是穩定,也是愜意。但是,我知道我依然會穿上跑鞋,繼續跑下去。

-

日本跑者安田先生先前捎來訊息,邀請我一個月後一起參加希臘奧林匹斯高山馬拉松賽,我馬上就答應了,也好讓自己設下目標,給自己時間恢復體力。經過討論,訂好時間後,我們相約希臘,再一同前往參賽。

三十六歲的安田先生是我二○一○年赴北海道雪地訓練時認識的選手,在日本相當照顧我,也指導我許多雪地技巧。

我休養快一個月後,按耐不住性子,腳也癢了,在徵求主治醫師同意下,我試著開始回復訓練,從基礎的慢跑開始。然而,這是一條漫長辛苦的旅程,一切從零開始,光是慢跑三十分鐘就已經精疲力盡,喘氣時,傷口更是疼痛不已,每次吞口水更是刺痛。當停下來休息時,我都會看著自己的雙腳想著:「還能跑嗎?還能和以前一樣嗎?」

我訂下一個月的目標,每天規律的生活,補充營養,回復訓練表循序漸進,把身心狀況調整好回復六○%,準備參加希臘的奧林匹斯高山馬拉松賽來測試體能。

-

飛到義大利羅馬過境旅館一天,交通時間漫長我早已憋不住小號,衝到廁所門一打開我都慌張了,「怎麼會有兩個馬桶!?大小便要分開?另一個是洗臉台?」且慢!大家可別亂來,詢問之下才知道歐洲廁所常見有兩個馬桶,一個是大小號用的,另一個沒有蓋子則是洗屁屁的,可不要誤會啦!我差點就誤以為要用洗屁屁的馬桶拿來刷牙洗臉,差點沒嚇死,不過聽說還有不知道的人還在上面大號,結果全部都塞住……

抵達神聖又浪漫的希臘,這歷史悠久的城市,可有說不盡的故事,西元前四九○年希臘聯軍打敗波斯軍隊,一名受傷的士兵從戰場跑回雅典宣布勝利後便力竭而死,這距離便是馬拉松的由來、一八九六年雅典舉辦第一屆奧林匹克運動會、特洛伊木馬屠城記、希臘神話、雅典娜、卡通聖鬥士等。奧林匹斯山(Olympus),是雅典神話裡神的山,主神宙斯、眾神、半神人都居住在這裡,又稱「光之處」,據當地居們所說,只要能夠完成這場四十四公里山徑馬拉松賽,橫越三千二百公尺山頂,限時十小時內就會受到眾神的眷顧與祝福,也是最接近神的地方,所以大會名稱又叫做「Running With The Gods」。

說來奇妙、何其幸運,二○○九年我前往東方神民佛陀的住所,西藏移地訓練,前往布達拉宮朝拜,二○一一年我來到西方眾神的住所,奧林匹斯山參賽,前往宙斯宮殿禱告,我是受到四方神民眷顧的幸運孩子。

也正好,希臘的這場馬拉松賽,我當做為自己安排的復出測試賽。這一趟,我的最大目標就是:完賽,回復平均配速水準,也是在參加非洲賽之前,給自己的訓練,期許眾神們給我力量放下一切重新開始。

-

早晨看著前方海拔三千二百公尺的聖山,閉上眼想像著,踏上山徑,翻越它,完成賽程;這裡將是我重新出發的考驗,好久沒這麼緊張了。

起跑大約十分鐘後,喉嚨開刀傷口有點卡卡乾乾的,我喝了口水潤潤喉,心想也許是空氣太乾燥的關係,不適感還是存在。隨著速度增加,換氣頻率愈來愈快,沒多久,頭突然暈了一下,鼻子流出東西來,我以為是鼻涕,沒想到一擦,是血!而且愈流愈多,愈流愈快,像水龍頭一樣不斷,我被迫停下來。

山田先生嚇了一大跳,馬上停下來陪我。但是我不想拖累他,便揮著手說:「沒關係,我不要緊,你儘管往前跑吧,很抱歉不能與你跑一起。我休息一下,咱們待會見。」

我低頭蹲在路邊止血,沒有衛生紙,只好用手指頭緊壓著鼻頭,十分鐘後,全部的選手都已經往前跑光了,只剩下我一個蹲在路邊,看著從鼻子裡慢慢流出來的血,滴滴答答在地上濺起,人行道磁磚已經流成一攤紅色,雙手、臉頰、脖子與衣服上全被自己的血染紅,我很怕傷口裂開止不了血,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試著先緩慢呼吸,把心跳降下來,祈禱血小板趕快起作用。

十五分鐘後,鼻子裡的血應該凝固了,我慢慢起身往前走要回到賽道。但是,不到十步,血又再度從鼻子流出來,第一次,我有了棄賽的念頭:「傷口不知道有沒有裂開, 看樣子, 應該不能跑了……回去飯店吧……」

「好歹也試一試,都花那麼多錢來到這裡了,再休息一下看看也許就好了。」

「血還在流,要怎麼跑,反正是最後一名了,何必強求自已……」

「混蛋!這場比賽是你給自己重新開始的機會,給我站起來!」

內心劇烈的拉扯著,最後,我終究說服自己繼續下去。等待止血後,我慢慢往前走,到了山腳下,醫護人員看見我,馬上過來幫我檢查:「發生什麼事,你被車撞到了嗎?怎麼會有血跡?」我不敢說是之前開刀的傷口,因為這會讓我無法繼續參賽,只說是跌倒。

「山頂海拔三千二百多公尺,傷口有可能會因為壓力裂開出血,你確定要繼續?」工作人員問。

夢想零極限我知道這場比賽對我來說有多麼重要,也相信能夠跑完,便簽署同意書,開始進入陡峭的山徑,往山頂邁進。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夢想,零極限 - 極地超馬選手陳彥博的熱血人生》 陳彥博 著/親子天下出版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7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