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如何用 「蒙特梭利」教養法培養孩子?

我是羅珊,因為「收養」,從台灣來到荷蘭


我是羅珊,因為「收養」,從台灣來到荷蘭

愛,無國界-台灣孩子.荷蘭父母的收養故事

羅珊,23年前因為家人無法負擔唇顎裂的醫藥費用而被出養,從台灣來到荷蘭家庭。她看到荷蘭報紙媒體上對「收養」有負面報導,於是下定決心動筆寫自己的故事……

 

感性羅珊 (摘自《愛,無國界 - 台灣孩子.荷蘭父母的收養故事》 作者:王美恩)

羅珊有位遠親姑姑經營道教廟宇,她會投入討論台灣民間信仰與宗教,是我認識的孩子中,唯一會在農曆年跑去阿姆斯特丹華人街,參與舞龍舞獅遊行等慶典活動的人。她用文化觀察的角度,把所思所感寫在用心經營的部落格,當中還有很多她對荷蘭文化的感觸,以及文學、電影、音樂、文化觀察的分析觀點。羅珊還會繪畫、素描、攝影,不時把水準之上的作品展現在部落格。如果在台灣,我們會稱她為「文青」吧。不光如此,由於大學修的是設計,上班之餘羅珊還接案做平面設計,「手巧」的她,自己縫製手提袋,鈎織披肩、毛衣,真是多才多藝。

21 歲以前的羅珊為了調整縫合嘴型,總共動了7 次手術。當年,她因為原生家庭無法負擔唇顎裂的醫藥費用而被安排收養,她笑著說「醫院這回事,我可是熟悉得很!」住院、開刀、療養、出院的程序,長大後的羅珊可以自己去辦所有手續,看起來是個獨立的女生。

羅珊也是虔誠基督徒,積極參與教會活動。這次我到荷蘭,她才剛從羅馬參加教會活動回來,碰到我還是不忘跟我討論WDGX(Wo DeGu Xiang,《我的故鄉》)的季刊內容。這本由羅珊擔任總編輯的季刊,專門提供台灣的相關訊息、文化歷史、旅遊景點等,讀者都是收養台灣孩子的荷蘭家庭。透過季刊中,收養父母可以認識孩子的「祖國」,一旦收養孩子想了解台灣,季刊就成為實用的素材。

製作刊物正是羅珊擅長的事,她說是養父鼓勵她成為季刊的編輯,「I am so enjoying it !」羅珊帶著慣有的甜美又溫柔的笑容說。她曾經說過想寫書,寫有關自己成長的故事,很正向地看待自己擁有「兩個家」的狀況,也很滿足命運中有收養的安排。

2013 年4 月羅珊告訴我,她看到荷蘭報紙媒體上對「收養」有負面報導(在荷蘭有些輿論是反對國際收養),於是她下定決心動筆寫自己的故事了,她想陳述「收養」對她的正面影響比負面多太多了。我邀請她為此書先寫些真實的心路歷程。

✽ ✽ ✽

  我成長於荷蘭,就像一般的荷蘭女孩。因為收養,我從台灣來到荷蘭家庭。我的父母非常開放,收養這件事在我家是完全公開的,每當我們( 包括我弟弟妹妹也來自台灣) 對身世有任何問題,父母沒有任何忌諱,一定正面回答,這也讓我學會如何面對他人好奇的詢問。外出度假時,總有孩子跑來問我「你從哪個國家來的?」我就說「荷蘭!」當然,我很清楚知道這不是他們真正想問的,所以通常還會補上一句「但我出生於台灣。」

  11 歲的時候,父母開始與我討論和原生家庭碰面的事,他們給我看多年來的聯繫信件及相片,這時才發現我在原生家庭中有四個姐妹、一個弟弟。我曾好奇有關生父母的背景,卻是第一次意識到我還有親生的手足,覺得好有趣。

  15 歲那年,養父母帶我回到台灣,大家說這是尋「根」,但我在情感上很難認同眼前環境是我的「根」。路上招牌都是我看不懂的中文字,更聽不懂人們講的語言,寺廟、壅塞的交通,還有商店在夜間、假日都是活躍熱鬧,跟我的「家鄉」完全不一樣,有點被異國文化震撼的感覺!

  到了和原生家庭碰面交談的時刻,在機構工作人員引導下,我們卸下了不熟悉的彆扭,開始談話,過程中掉了許多眼淚。現在回憶起來,那天有種很美的感受,可以列入我「一生最快樂事情」的清單中。

  現在我23 歲,回到台灣四次了。對照第一次的陌生感,現在飛機一降落桃園機場,我就有種「回家」的感覺。因為我知道,在這裡有家人和朋友等著我。經過多年來的相處、與手足的電子通訊,我真的有與原生家人產生連結的感覺。特別是我的動作和笑聲跟姐妹都好像,眼睛跟台灣的爸爸、姐姐也一模一樣,這些都讓我感到好興奮!而我最覺得最有趣的是,就是我的創作天分和寫作習慣原來也是來自台灣的父親,因為我荷蘭的父母都沒有畫畫和記事寫作的習慣。

  在台灣,我父母親都很樂意把我介紹給親友鄰居認識。每當我們整個家庭一起外出吃飯,真可用聲勢浩大來形容啊!每次在外面,總因為笑聲連連而引起旁人注視,加上姐妹們忙著翻譯讓我融入,旁人都好奇我有著華人的外表卻只能講英文。逛街時,店員驚訝我聽不懂國語,姐姐會幫忙解釋來自荷蘭的妹妹不會中文,店員用無法理解的表情看著我……。

  我滿習慣類似的狀況,在荷蘭我跟家人外出,也常有人看我們。然而,畢竟台灣對「收養」的開放度不像荷蘭,所以我很感佩台灣家人如此坦然面對外人好奇的問題與眼神,並很幽默地看待收養這件事。

  另外一個讓我對台灣產生「家」的感覺,是因為我會認路了,知道哪裡有好玩的地方,以及逐漸了解文化習俗。語言也進步了,倒不是我學會了中文,而是懂得用感受和情境脈絡來「理解」意思。現在已經懂些日常用語,也能掌握父母跟我表達的意思,這種感覺就好像我在巴黎傳統市場去「理解」法文一般,有趣。

  這麼多年來,我在荷蘭體認到我的外表跟多數人是不一樣的,儘管荷蘭是多元文化融合的國家,亞洲人的外表還是會引來注視的目光。在台北就不會,搭捷運時的自在,再也不被視為外國人或是觀光客,就是一個台灣人。有時在等公車,還會有人來跟我問路,我通常會說「可以說英文嗎?」反而讓路人感到困惑,通常會再用中文確認我真的不懂中文。其實在荷蘭我也有類似的經驗,人們會以為我是觀光客而跟我說英文,當我說荷語時總也換來驚訝的表情。

  整體比較台灣和荷蘭,我認為自己「比較荷蘭」,畢竟我在荷蘭文化中長大、說荷語。我在台灣是訪客,待久了便會開始懷念我的腳踏車。雖然我不像台灣女孩怕曬黑,但也感覺到自己內在有台灣的元素,例如喜歡享受食物,每次回到荷蘭對台灣的整體記憶就是食物與歡樂,而台灣人總在各種場合享受美食。另外也發現在台灣時皮膚比較不乾燥,頭髮比較柔順自然,指甲長得比較快……,這些都不禁讓我聯想起自己的身體是不是比較適合台灣氣候?

  因為「收養」,我很感謝自己有了兩種文化的綜合。這綜合或許會成為問題,就如主流媒體總是要強調跨國收養的文化衝突、跨國收養會成為問題。每當有人問我收養對我是個問題嗎?人們總是期待我回答,「是,它造成我許多困擾」。

  我並不逃避有些跨國收養演變文化種族認同的問題,但就我自己的例子,我是一個快樂正向的收養孩子,因為我很清楚當年生父母為了我的未來,下了很困難、不捨、又需要勇氣的決定,把我給了另一個家庭扶養我,我並沒有失去原生父母的聯繫,我深信他們為我做了一個很正確的決定。同時,我也要感謝我的養父母,他們開放的態度,讓我自在尋根,這是一種「恩賜」,使我能接納自己的一切,讓23 歲的我非常滿意自己的人生。收養給了我很多,多過「失去」,雖然沒有機會與原生家庭在台灣成長,但我的唇顎裂得到醫治,並且受到良好教育。現在,我擁有兩個家庭的愛,兩個地方都是我的家。

✽ ✽ ✽

 

羅珊說,她感謝自己所擁有的現狀,希望荷蘭社會對於「收養」的觀點不要以偏概全,忽略背後良善的念頭,甚至全面推翻收養的價值。

收養家庭和原生家庭的坦然自在,讓收養的「美感」展露無遺,讓羅珊能接納並欣賞自己與眾不同的收養身分。在這裡,每個人都沒有忠誠背叛或是遺棄的罪惡感,真的很美。(摘自《愛,無國界 - 台灣孩子.荷蘭父母的收養故事》)

2015線上國際書展,閱讀經典99元,立即購買《愛,無國界 - 台灣孩子.荷蘭父母的收養故事》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4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