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線上課程 【 薩提爾的對話練習】 限時8折優惠中 !

無效研習,如何促進有效教學?


無效研習,如何促進有效教學?

因應十二年國教,教育部推出有效教學、差異化教學、補救教學等研習,地方政府也推廣學習共同體、閱讀理解研習,上下都湧入動能,期待一場教學革新。老師的研習時數的確遽增,但是教學專業呢?

因應十二年國教,教育當局意識到升學制度的改變不是唯一,教學品質的提升才是根本。從中央到地方,紛紛開增研習為教師增能,期望做為改善教師素質的第一個跨步。

最有名的必修研習是十二年國教五堂十八小時的課(以下簡稱「五一八」),包含十二年國教基本理念、有效教學、差異化教學、多元評量、適性輔導等。除此之外,還有八小時的補救教學研習、每個學校都要有人參與的分組合作學習計畫等。

地方政府也有自己的發展方向。嘉義市全市推動「學習共同體」、新北市和台北市也以計畫激勵學校推「學習共同體」;高雄市投入許多資源推動閱讀理解、PISA的批閱及出題增能等。

但一堆「由上而下」、沿用傳統教學方式、忽略教師和教學現場需求,同時又要檢核「達成率」,期望短期內造成大改變的密集研習,動機良善卻造成負面效應,讓第一線教師聞「研習」色變。

「研習實在太多太雜了,」宜蘭縣國教輔導團輔導員吳月鈴曾為了研習氣氛的改變,在部落格痛心寫下:「十二年國教開始後,不斷看到老師參加研習後發出嘆息或咒罵聲,感覺研習氣氛改變了!我知道罵人的老師都是很認真、很上進的老師,他們不是排斥研習,只是厭惡浪費生命的研習!」

現行研習的4大痛點

從上到下,從政府到地方,沸沸揚揚的辦起研習,每個人都使出渾身解數,為了在這一波教育改革中改變教學現場。但是品質還沒看到,卻聽見哀號遍野,問題何在?

痛點1:必修過多,不夠還要補

中央的、地方的、學校的、議題宣導的……老師要應付的「必修研習」很多。很多受訪老師坦承「真的是應付」,例如某些研習要求一定要觀看指定的影片,偏偏影片不一定回應研習主軸,「我就在休息時間放影片,請老師們坐好讓我拍照,好做檔案交代,」一位常到各處演講的老師坦承。

在苗栗任教的方依瑋(化名)攤開這一年的教師研習時數,包含線上研習總共兩百四十二小時,其中五十二小時是「必修」。以一年十二個月來算,平均每個月有二十小時的研習,其中超過四小時是被規定的必修課。

吳月鈴很能同理老師們的抗拒,「規定的、沒規定的,統統湊在一起,好多。搞得現場老師很焦躁,一直在算自己時數夠不夠。有時候因為排課關係,不夠也沒辦法補。所以我們自然科的多元評量研習,會出現國文科老師,來補時數。」

痛點2:類別太雜,和教學脫鉤

因應政策而生的、課綱規定要的、各種法令要求的、各地方或各校發展教育特色的……研習的名目多如牛毛。任教國中國文科的方依瑋今年必修研習五十二小時中,有七小時的書法課,記者睜大眼睛:「寫書法?」「我也很納悶,國中生已經不寫書法了,可是課綱好像還有,」方依瑋說。

痛點3:由上而下,忽略現場需求

「研習很多,但是裡頭我需要的研習不多,」曾在英國劍橋大學ESOL考試院「全球英語教師徵文比賽」中,入選全球前五名的桃園縣潛龍國小英語教師蔡佩錦舉例,「國小英語教久了,每天用的都是寶寶式的英語,英文能力急遽退化。我們的研習不注重語言精進,只要求教學實務,但是語言專業精進對備課是很重要的。」她會另尋語言專業精進的課程,雖然不一定有研習時數,卻對教學有直接幫助。

在台北市國中任教的李晨棻(化名)也覺得,十二年國教推動後,研習變多了,「對已經在做教學革新的老師來說,有些研習真的是干擾。」她和學校老師會共同備課、一起做行動研究,都不是真正的研習,卻對她的專業幫助更大。

「我們對十二年國教有許多想法,學校也因為我們的推動動起來了,老師們因此教學更有效、發展多元評量、看見學生差異。我問教育部:『這些可以轉化為五一八研習的時數嗎?』他們說不行,所以我們只好再挪時段、講師,來應付這『五一八災難』,」一個地方教育局處承辦人說得激動。

痛點4:急就章,為政策趕進度

因為多數研習都有「達標率」做為政策的成績單,而反出現因倉促而帶來的低研習品質。

例如中部某國中老師,一個月前就開半小時車去另一個國中參加多元評量「線上研習」,「因為教育處來不及將影片掛上網或燒光碟給各校,所以我們所有的人去一個學校看影片,」他解釋。

研習「達成率」,是中央稽核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稽核學校的指標之一,有些地方政府甚至會公告達成率低的學校。「所以組長會一直拜託我們去上課,大家都是同事,也不會讓他難做人,就儘量去上,」高雄市教師林育蓮(化名)說。

短時間內要完成大量研習,也讓學校教務系統疲於奔命。假設這個時段是數學科的多元評量研習,全校的數學老師要去研習,整個下午所有有課的數學老師都要排代課。中部某國中這學期就常常上課鐘打了,沒有老師到教室,學生到教務處問:「老師,我們這一節是誰上?沒有老師。」教學組也搞不清楚,忙亂中找不到老師,因為同一時段代課太多了。

「因為十二年國教,大家會期待國中教學改變,有活水注進來,」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科長林祝里解釋這一系列研習的規劃初衷,但她也強調:「這些本來就是老師應具備的基本知能,我們只是再去提醒而已。」

教育部為了這一系列研習,幫地方訓練種子教師、給經費、提供影片,並且訂下「今年底前六○%以上教師參與研習、明年七月底百分之百參與」做為「達標值」。但是執行單位是縣市政府,短時間要求高達標,使得各縣市政府很難兼顧研習品質。

淡江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研究所教授潘慧玲分析,這波研習時間太倉促,短時間找不到好的講師,線上研習也常因為人太多無法連上網。「真的不能急就章,要求短時間要達到什麼成績,」潘慧玲說。

有效研習的4項特點

回到研習初衷,無非是希望可以協助教師專業成長。已經取得「教師專業發展評鑑初階研習」(以下簡稱「教專研習」)資格的林育蓮認為,教學久了總是會有盲點而不自覺,「教專研習是檢核自己教學很好的機會,」雖然這一年研習有些過多,但她認為研習的確可以刺激、改變教學。

歸總參與研習的教師們的回饋,好的研習具備以下特點:

用思考取代宣導。「現在不缺研習,但少了價值論證,」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副理事長吳忠泰認為,教育價值需要辯論,教師不要「說服型」的研習,而需要有挑戰性的。蔡佩錦也認為,現在的研習太多宣導、太少思考,讓接受研習的老師沒有機會去想「為什麼現在要做這件事」。

用感動取代說服。吳月鈴每場研習都會邀請五位仍在教學現場的老師,分享五到十分鐘自己的教學,做為研習的「小菜」。她認為,「真正還在做教學的老師,就是最好的講師。他不用厲害、能言善道,但是台下老師看見台上這個人,環境沒有比較好,卻一直在成長、那麼有熱情,一定會被感染。」

用系統取代零散。台北市民生國中校長孫明峯認為,目前教師研習欠缺統籌,「研習應該有統籌規劃,要不然說運動重要就一週三天要跑步,說閱讀重要就一週三天來閱讀,後來聽說英聽也很重要,撥個兩天來英聽。一週也沒幾天!」據他觀察,老師最在乎的還是與同儕的討論,以及專業科目的精進,「我建議,共同議題的研習應該在一定比例以下,例如三○%就好,讓老師有時間顧到自己的學科。」

顧及教師差異。蔡佩錦認為,新手教師,任教三、五年的教師,和資深教師,在專業成長上的需求不同,大拜拜式的大場研習,沒有分級,講師無法對症下藥。她的解決之道是,和同區的國小英語教師定期聚會,討論彼此教學上的挑戰、學生學習卡在哪裡等。

而教育主管機關,應該把規劃研習細節的力氣,轉化來建構較完整的教育專業發展環境,釐清「教師專業」應包含哪些內涵,根據這個內涵為教師研習拉出架構,整合目前多而紛亂的方案,並給各地區更多的自主權。

這一波課堂的教學改革倡導「以學生為主體」學習,並從提升教師素質著手,教育當局似乎也該發展出一個「以老師為主體」的教師專業成長模式。

【專家觀點】

別用舊的方式談新的教學

文|潘慧玲(淡江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研究所教授)

對於目前令出多門的教師研習,曾經擔任教育部教師專業發展評鑑計畫負責人的潘慧玲認為,國家教師專業發展規劃,應該有系統性思考,而非因應政策而做。政府也應該下放權力,讓學校成為教學專業的基地。

- - -

  教師研習是為提升教學專業,我覺得,教學專業應該以學校為基地來做。新的政策概念宣導當然可以,但政府要意識到,教師研習要奏效,不可能是外加的,一定要落在教學血液中。與教學相關的增能,都應該回到學校,才可能回應老師的需要,解決老師在教育脈絡中產生的問題。目前這麼多的專業研習,需要轉變專業發展的典範。換句話說,必須從老師的教學實踐、從老師的行動中做增能。我們不太能用舊的方式告訴老師:你應該有新的教學。例如十二年國教,政府很有責任,覺得課程與教學要做改變,所以推有效教學、多元評量、差異化教學等,當然這些是可以談,重點是你怎樣呈現這些概念?不是找人來講講話、看看影片,目的就能達成。

  當我們今天告訴老師什麼是有效教學時,研習方式是無效的。這是很諷刺的一件事。所以,在新一波的教育改革裡,讓學校成為一個「創生系統」很重要。如果學校是一個創生系統,老師會源源不絕的嘗試突破自己的教學,去思考要如何改變。

  過去老師也有專業學習社群,但沒有落到教學實踐裡。所以在做學習共同體時,我們希望老師以3部曲來做「課堂教學研究」:1.研究、備課;2.公開授課、觀課;3.公開議課。老師討論透過什麼樣的方式幫助學生有效學習,討論之後打開教室門,去試試看這方式有沒有幫助學生學習?彼此觀課,然後議課:你觀察到孩子如何學習?哪些迷思概念?我們可以如何搭鷹架?這就是一個研習的、專業發展的方式,會使老師的研習很貼近現場。他們在這裡頭,不斷會有新想法。

  有人會問:「沒有新的概念進來,怎麼會知道『差異化教學』是什麼?」這時教學研究會可以請人談差異化教學,談的東西必須落在教學實踐裡,必須對學生有幫助,成為真正教學中的一部分。

  教學形態、教學策略的轉變不應該由政府來規範;政府的角色,是去保障學校的健康運作、制度的完整。例如解決學校行政沒人願意當、校長有責無權的問題,去正視校園內代理代課教師過多的問題、健全國教輔導團功能、用激勵型的計畫鼓勵學校發展特色等,讓教師專業可以在一個健全的教育環境中發展。政府要做的是打通經脈、健全體制,經脈通了,教師專業的血肉,就會在教學現場長出來。(採訪整理|張瀞文)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4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