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線上課程 【 薩提爾的對話練習】 限時8折優惠中 !

不只成績,我們教孩子面對人生


不只成績,我們教孩子面對人生

麥克‧芬柏格 提供

我們讓孩子知道,「我們相信你,對你有很高的期待,我們會逼你用功,也會幫助你。」全美最成功、最大特許學校體系KIPP(知識就是力量計畫),用規模和堅持,打破全世界對弱勢孩子學習困境的成見。

專訪全美最大特許學校創辦人麥克‧芬柏格:

不只成績,我們教孩子面對人生

全美最成功、最大特許學校體系KIPP (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知識就是力量計畫)的「另類模式」,剛好跟台灣風行的強調快樂、體驗生活的「另類學習」,呈現兩個極端。

台灣的另類教育和自學,因為沒有政府的補助,多數學費高昂,多半學生來自中產家庭,家長都願意接受新的教育理念和實驗。

但美國公辦民營的特許學校,卻是用來幫助公立學校已經無法應付、資源特別缺乏的弱勢學區。這些學校多數設在充滿犯罪、破敗的都市邊陲,學校家長絕大多數是低收入戶;學區孩子的高中中輟率經常超過五成,念大學更是稀有夢想。

KIPP兩位創辦人從德州休士頓一所公立中學的一間教室開始改變,二十年來,已在全美二十州,成立一百四十所KIPP中小學和高中,幫助了五萬五千名低收入家庭學生(九成以上是非洲裔與拉丁美洲裔),九成三的KIPP畢業生進入大學。

KIPP的成功,在於強調「絕不放棄」這群弱勢學生。KIPP發展出一套「嚴勤管教」的學習文化,以「進大學」、「讀完大學」為目標,教導孩子扎實的學習基本功,以及認真、勇氣、毅力、樂觀等品格特質,藉此幫助弱勢孩子擺脫家族惡性循環的命運,走出自己的成功人生。

KIPP用規模和堅持,打破全世界對弱勢孩子學習困境的成見,也著手訓練以色列、南非、印度等國的老師,期待複製這個教育奇蹟。

十二月初,KIPP創辦人之一麥克‧芬柏格(Mike Feinberg)將應天下雜誌教育基金會邀請,來台參加十二月初的「國際閱讀教育論壇」。芬柏格接受《親子天下》越洋專訪時表示,「每個孩子都不一樣,我們對孩子做什麼、學什麼應該只有一種高期待,但要如何幫助孩子達到那個期待,卻可以有很多方式。」以下是專訪內容。(2013國際教育論壇 12 / 05 新竹場報名倒數中!

Q:KIPP孩子中有八成,入學時的閱讀能力低於學年標準,但每所KIPP學校都培養出一種學習文化,讓孩子以學習為榮、為樂,如何做到的?

A:我們讓孩子知道,「我們相信你,對你有很高的期待,我們會逼你用功,也會幫助你。」我訓練新老師時,常用美國黑人作家鮑德溫(James Baldwin)說過的那句話,「孩子永遠不會乖乖聽大人的話,但他們一定會模仿大人。」KIPP的座右銘是「用功學習、友善待人」(work hard, be nice),我們並不是嘴裡說說而已,而是每天示範。你不能期待孩子把功課寫完,自己卻沒有好好備課;你不能期待孩子在遊樂園友善對待彼此,自己卻在教師休息室竊竊私語別人的長短。我們要求孩子做到的,我們自己必須不斷示範出來。

我們最常要求的就是「坐直、看和聽、提問、點頭、眼光跟隨老師」,真的沒什麼特別的道理,就是教孩子「專心」學習每件你期待他們的事、對別人說話時該注意的事,做到了才會獲得信任。我們將人生最重要的原則,分成幾個小部分,並不是要孩子像機器人一樣的遵守,而是教會孩子那代表什麼意思。

KIPP的校長每天早上都教導本日、本週、本月最重要的品格,我們一個個教、每天示範,而不是說,把A項背下來,把B項背下來,他們就是要去做。我們要教孩子不僅通過考試,更教導他們面對人生。

Q:KIPP的老師校長「不惜代價」、「沒有藉口」的教導,如何在學業、人格上影響這些弱勢的學生?

A:在低收入學區,孩子沒有一般中產家庭或社區的資源,但他們的父母並非比較不愛、不關心自己的孩子,而是他們必須兼兩、三份工作,才能付得起房租、飯錢,多半父母晚上得兼差,孩子做功課時,不能陪伴在身邊。這時有個缺口、有個變數,KIPP就和家庭併肩、看看可以做什麼。

我們大人要成為孩子人生中那個維持恆常、不變的因素,提供孩子人生成功必需的結構和系統。我們的責任不是去逃避,而是去克服這些挑戰。因此我們要求孩子延長在校時間,參與由學校提供的各種課內、課外活動(中產家庭會自己安排);所有老師公開手機號碼,告訴孩子,功課有問題先找朋友詢問,但是他們知道,如果朋友也無法解決,永遠可以找到老師幫忙。若在晚上九點以後打電話,他們必須要有很好的理由。

孩子上大學需要一模一樣的技巧。大學生要找教授談,必須配合談話時間。我們從孩子十歲起,就教導他如何成為一個大學生,而不是等到他二十歲。在做這些承諾和執行時,我們告訴自己,沒有藉口不做。

「沒有藉口」當然在某種程度也針對學生,例如當他說:「我不想寫功課,我不想學這個。」我們告訴他,我們對你有高期待,你沒有理由不好好學。

Q:KIPP從提供「升大學」準備,到「協助大學畢業計畫」,為什麼?

A:每個孩子入學時,都會以進大學為目標。例如,今年KIPP幼稚園的孩子,會在二○二八年上大學,五年級學生就是二○二一年的大學新生。我們今天所做的工作,就是為了孩子十五年後的成就。剛開始我們很專注的協助孩子進入大學,從八年級開始追蹤,不管孩子繼續念KIPP高中,或進入其他高中,我們都會持續提供額外的協助,如升學輔導等。九成KIPP畢業生會進大學。

但很快的我們發現這裡產生一個成就落差:低收入家庭孩子的大學中輟率為七五%,比高中中輟率五○%還高!這是一個悲劇。因為這些進大學的孩子,是我們的「搖滾巨星」,他們是十三、四年來聽老師、父母的話,努力學習、取得好成績的孩子,好不容易進了大學,卻因兩、三科沒修完,不能畢業,這真的很慘。如果KIPP孩子不能完成這個軌道,我們的工作就沒有結束。進大學只是你爬山的一小步而已,五年級孩子最終的目標不僅是二○二一年進大學,而且還要把大學念完。

我們努力和孩子、家長建立一個穩定的長期關係,當孩子從KIPP畢業,我們不只是他們的老師,也是他們的朋友。你不會在友誼中設定一個時限,這種友誼有時是一輩子的,當你人生遇挫,打電話給朋友求助,你不會說這人從六年級開始是我朋友,十二年級以後就不是了。

Q:弱勢孩子要讀完大學,挑戰是什麼?你們如何協助他們預備?

A:弱勢孩子大學畢業有五個挑戰:

1. 嚴謹的學習:他們是否準備好面對大學的學業?

2. 理財能力:付得起學費嗎?(有孩子每週花四十小時打工賺錢,無法念書,成績就低落)是否懂得申請獎學金、尋求財務援助?家庭是否有儲蓄教育費?

3. 好的升學輔導:我們提供一切資訊,幫助孩子選擇最適合自己的大學。

4. 終身的諮商:當孩子遇到生命中的危機,如學業、財務、情感、家庭等,都可以來找我們。第一代上大學的低收入家庭孩子,沒有家長的支持,不是因為父母不要,而是因為他們自己也沒爬過這座山。

5. 學習的七大品格:毅力、復原力、自我控制、熱誠、好奇、感激、樂觀,這些就像數學英文一樣,沒人是天生就有的,你必須要學習得來。

我們強調的「用功學習、友善待人」,就是所謂的品格或非認知技巧,不是為了要考試,而是孩子不僅在學校需要這些技巧,在人生也受用。這些不是在每週二下午一點「品格課」裡學習,而是必須融入在每件事情上,任何機會、場合都可以教導,像是遊樂場、實驗室、教室。我們直到遇見賓州大學正向心理學教授賽利格曼(Martin Seligman)和他的學生達克沃斯(Angela Duckworth),才知道KIPP一直在做的,就是教導非認知技巧。所以我們合作,執行一連串實驗計畫,讓我們不但可以教導這些技巧,還可以評估學習的成果。

Q:但不是每個孩子都適合念大學……

A:我同意,大學不一定適合每一個孩子,但是,為了上大學教導的各種技巧,卻是每個孩子都需要的。

我們不應該決定誰該進大學、誰不該,我們的目標是,幫助所有孩子做好繼續學習的準備,等到有一天他們真的進了四年制大學,就知道如何面對大學生活。他們想進兩年制大學、軍校,想跟比爾蓋茲一樣去創業,或想躺在沙發上享受什麼都不做,都可以。但每道門、每個決定都應該是開放的,孩子有自由選擇要做什麼的權利和能力。

如果你去問一年級的孩子將來要做什麼,大部分會回答「我要上大學學新知」,他們要進大學實踐自己的夢想。公立學校的目標和責任應該是,幫助孩子得到更多技巧,讓他們有更多自由選擇的機會。

Q:你認為KIPP成功的關鍵為何?

A:KIPP有兩個基本關鍵成分,一為好的教學(great teaching),二為,更多好的教學(more of it)。這不是什麼祕密想法,全世界很棒的學校都會給你同樣答案。如果學校和學生、家長、老師合作,形成一種文化,讓老師們都相信而且願意承諾,教學就會成功。

我們很慎重的選擇老師。老師會來應徵,已經有很高的教學動機。我們期待老師必須在專業科目上精進,要對教學和自己的專業有熱忱,如果他們熱愛歷史,孩子就會愛上歷史。

其次,他們要能將腦袋裡的知識和熱情,帶到心裡,將它轉化為打動五歲、九歲、十五歲孩子學習動機的內容。對某些人來說,這是一個天賦的禮物,對大多數人來說,卻需要數年的學習。

第三,他們必須要有一種不惜一切代價、協助孩子學習的態度。

第四、他們是KIPP團隊的一分子,相信並分享同樣的核心信仰、價值。

Q:KIPP現在面對最大的挑戰?

A:每一天、每一刻的最大挑戰就是,如何有效的教孩子。教很簡單,但教得有效,就很困難。就像父母,生小孩很容易,但教養小孩很困難。

第二個挑戰是如何找到足夠的好老師、好校長,讓這個體系不斷成長,影響更多孩子和學校。

第三也是最大的挑戰,不管我們做得多好,我們的社會都還不完全相信,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同樣可以在學校成功、擁有成功人生,像富裕家庭的孩子一樣。

我一直這樣比較,想像一所台灣最精英的高中,和一所典型低收入學區的高中,前者的每位畢業生都進大學,大家覺得「理所當然」,如果一個孩子從學校中輟,所有人都會悄悄問:「真的嗎?怎麼可能?發生了什麼事?」但那所低收入學區的高中有學生中輟,大部分人的反應會是「我就知道他念不下去」。如果有孩子畢業並進入名校,就變成一個大新聞,連電視台都來採訪,或拍成勵志電影。整個社會還是在用一個孩子的出身來論斷、期待他的成就。

我們真心相信,來自每個社區、每種家庭的每個孩子,都可以好好學習,可以擁有成功的人生。只有相信這個可能性,校長、老師才會努力、用各種創意,去協助孩子做出改變,否則這件事就不可能達成。

Q:多元選擇/形式的學校,對創新教育有何影響?

A:教育的創新不能用從上而下的方式解決,我們不能要求以一種形式去辦學,然後要千萬種不同的孩子用同一種方式回應。政府應該主導,建立結構和系統、並監督,但應允許不同型態的學校、老師團體、家長、社區,用適當的方式,從下而上去設立學校幫助孩子學習。我們對孩子做什麼、學什麼應該只有一種穩定的期待,但要如何幫助孩子達到那個期待,卻可以有很多方式。

KIPP也對公立學校產生兩個意義:

1.當我們不斷擴大,我們用這樣的規模證明,所有孩子都有學習的能力,也都願意學習。

2.當我們規模夠大,我們也打破那種公立學校壟斷的思考:公立學校沒有競爭。但我們告訴他們,孩子和家長才是你的顧客,如果你沒有做好,他們可以選擇別的學校。當然,我們要向出資的政府負責,但是那是第二層的信用,第一層的信用,應該是對孩子和家長。

Q:你認為數位科技,對KIPP實踐的教育有哪些優劣勢?

A:很久以來,我們期待科技去修補公立教育的挑戰。就像星際大戰一樣,好像你有了那把光劍,就會變成好老師,教育就完成了。但就像任何其他的工具,科技被有智慧的人、以對的方式使用,會發生偉大的事情。但被沒有技巧的人、用錯的方式使用,不但不會發生任何事、甚至會發生壞事。現在大家都在談混合式學習(blended learning),雖然我不喜歡這樣的名詞,但這是個對的觀念,因為我們將科技混合到教室裡面,所以用科技來協助老師,而不是取代老師的教學。一個好老師加上科技、會成為更好的老師、接觸到更多孩子,在教學工作上會更有效率。

但我們還沒搞清楚要怎樣好好使用科技。目前九五%的教學軟體是垃圾,所以你要像淘金一樣,你要實驗各種軟體,找到那些真正有用的。所謂有用的軟體,不是那種設計精美、孩子愛玩的伎倆,而是幫助老師、家長蒐集更多資訊,知道孩子學得如何。資訊是科技提供最重要的成分,允許老師在有限時間內更有策略,因為你不再需要讓三十個學生坐在你面前學整數,如果你知道二十五個孩子了解了、但五個孩子不懂,你可以讓那二十五個孩子到電腦前自己練習,但你可以有十分鐘跟那五個個別講解。透過科技獲得的學習資訊,幫助老師更能針對個別孩子的需求,更個別的給予他需要的指導。

麥克·芬伯格 小檔案

學歷:賓州大學畢業

經歷:1995年和大衛李文(Dave Levin)在德州休士頓創立第一所KIPP學校,現任KIPP董事,協助KIPP拓展國際合作和交流。

榮譽:「為美國而教計畫」(Teach for America)老師、耶魯大學榮譽博士學位、美國總統公民獎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5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