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親子天下X博客來電子書專門店開幕慶!

紀錄片導演楊力州:參與,才能改變最壞的年代

作者: 賓靜蓀(親子天下雜誌 50期)
紀錄片導演楊力州:參與,才能改變最壞的年代
鄒保祥 攝

在充滿「按讚的正義感」的今天,紀錄片導演楊力州說:「參與,才能把最壞的時代改變成最好的時代。」而紀錄片就是他的參與方式,更是他給子女最好、最深情的人生筆記。。

《記憶空了,愛滿了+奶奶的記憶森林》獨家450再贈【被遺忘的時光DVD】

九月,政爭的負面情緒籠罩台灣天空;記錄高雄甲仙居民試圖從天災創傷中再站起來的紀錄片《拔一條河》,上映至截稿日(九月二十八日),全台票房已破千萬。許多人走進戲院,讓眼淚大膽有理的滑落,讓浮動的心被甲仙人的故事洗滌,然後又充滿希望和能量,回到日常,繼續跟自己的人生「拔河」。

導演楊力州擅長將本質上容易吸引小眾的沉重議題,轉化成引起大眾共鳴的故事。因為他相信,要藉紀錄片改變社會,必須吸引更多人來看。

近七年他拍了六部紀錄片,一部比一部感人,也帶動台灣社會相關議題的熱烈討論。他在以憤怒為基調的紀錄片中,加入幽默、情感的元素;也嘗試和NGO、企業合作,除將票房盈餘捐做公益,還有募款、甚至政策效應。

在充滿「按讚的正義感」的今天,他說:「參與,才能把最壞的時代改變成最好的時代。」而紀錄片就是他的參與方式。

爸爸楊力州中年得女,愛女兒愛到了「不小心就會太寵」的地步;兒子也將在十一月誕生。紀錄片,就是他給子女最好、最深情的人生筆記。

- - -

Q:你來自彰化溪湖,「農村」在成長過程中對你有哪些意義?

A:我念幼稚園時就跟著爸媽來台北,對農村的記憶很淺,都來自爸媽的講說。那時爸爸在五股當工人、媽媽替人縫衣服,我們住過中和、永和、板橋。偶爾爸媽提到剛來台北的那段苦日子,對我和弟弟而言都很遙遠、覺得那「與我何干」?到國中,甚至已經不想聽「爸爸因為繳不出三百元學費,無法上初中」這樣的故事了。故鄉,只是逢年過節擠火車、擠公車要回去的地方。

記得從小學到中學每次要填家庭調查時,我都很掙扎,因為我不想在父母學歷欄上寫「小學畢業」。你說自卑也對,就是對自己的DNA(基因)非常沒有認同感。我努力學標準國語,想成為一個台北小孩,曾經好長一段時間,我不敢告訴別人、甚至自己,我身上流著農民的血液。

直到在南陽街補習、準備重考大學那年(一九八八年),我常會走到附近的新公園(現為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散步,那裡通常都很安靜,但某天突然多了好多農民(後來才知道是五二○農民運動)。我當時不了解為何這群跟家鄉親人長得那麼像的人,會出現在這裡?看到他們抗議的牌子,對照每次回鄉時的印象,隱約知道他們的困境。沒過幾分鐘,警察開始抓人,老農夫開始跑,我怕被抓走也跟著跑,邊跑邊看著旁邊長得和自己的阿公、叔叔、伯伯、堂兄弟那麼像的這群人,還被水柱噴到。那時沒有即時新聞,後來看報導,竟然說是「一群暴民在作亂」。但我在現場,看到的不是暴民,而是我的「阿公、叔叔、伯伯」們。那次事件對我撞擊很大,在我心裡種下不一樣的東西。

我到現在一直都還很堅持:要把自己放在邊陲的位置,也容易被邊陲的人事物感動,這個價值觀和我的農村出身有關。現在我自己有一家影像公司,從在中和成立、搬到板橋、又搬到現址(新店),我一直很抗拒把公司開在繁華的市區裡;即使為了同事上班方便要有捷運可到,也要在終點站。可能因為自己在做紀錄片,覺得應該站在最邊緣;或許也想用這樣的方式向父親致敬,他年輕時就帶著妻小來台北闖天下,一輩子都無法進到城市裡,都在邊陲。但我想用這種「沒有道理的堅持」告訴父親,邊陲也有它的價值。

Q:你和父親之間的關係怎樣影響你?

A:我爸媽保守傳統,情感不會表達出來,但做為孩子我可以理解。他們不是用語言、也不是用表情,就是用一種感覺跟你生活相處。

印象很深的是國三那年被老師體罰的記憶。我國中時期非常不快樂,功課很差不說,還常血氣方剛跟同學打架。學生打架沒什麼,但最糟的是有次有人帶扁鑽來。記得上國文課時管理組長來找我,當場把我書包的東西全部嘩啦啦倒出來,我站在那裡好像裸體一樣,但他沒找到什麼武器。我被帶到訓導處,訓導主任拿起學生椅子上的木板就打我屁股,打到木板斷掉,就叫我罰站。

接下來就是人間煉獄了,我們兩班同學一批批被抓進來打。我從下午一點半站到六點,旁邊罰站的人愈來愈多。訓導處旁邊是保健室,有的同學直接被帶到保健室打腳底板,那是以前少年隊打不良少年的方式——很痛但不易留傷口。我那時頭都不敢抬,就聽到從保健室傳來哀嚎聲,我站的地方旁邊有個三角形的洗手台,上面有扇小窗,我一直看著旁邊洗手台上的光影慢慢在移動。

六點多,爸爸被叫來接小孩。那個時代老師可以直接訓家長,聽到訓導主任罵我爸:「孩子怎麼教的?」沒罵幾句,拿剃刀從我頭上推過去,就在我爸面前,推一條在頭中間,再挖個洞,叫「高速公路」,那是推給我爸看的。髮絲飄下來,我透過髮絲看父親,他頭就低低的,不知道是不忍還是羞愧,我永遠記得那一幕。後來爸爸載我回家,沒有打我也沒有罵我,因為他知道,我這樣被對待是受委屈了,還叫媽媽拿錢給我去理髮店把頭髮全剃光。那之後我就有點醒過來了。

高中進了復興美工,高二時我畫了一張八十號(畫布尺寸)的超大油畫,還得全省美展第二名,那是非常巨大的鼓勵,我告訴自己一定要當畫家。後來,考進了輔大應用美術系。大一那年我的水彩畫參加全國美展得第一名,拿到一筆八萬元的獎金!那真的是一筆很大的財富,我竟然去買了人生第一台上肩的攝影機,更不可思議的,我爸竟然沒有阻止我,沒有勸我應該存起來。他怕我上當受騙,還陪我到台北博愛路去買。這影響我很深,我現在自己做父親,就不會用自己的立場去否定孩子、否定我們不了解的事情。例如,孩子長大後的行業有六?%還沒有發明出來,所以,只要孩子不做壞事,我不會阻止。

Q:你四十歲才有女兒乃糖,對自己身為父親的期待?

A:乃糖真的是我們的天使,從她還在媽媽肚子裡,我們就這樣叫她,我希望我一輩子都可以這樣甜滋滋的叫她。我爸爸從不會把「愛」掛在嘴上,但我女兒把他融化了。前陣子很忙,把女兒托給爸媽兩、三天,後來接她回家時,聽到我爸抱著楊乃糖說:「阿公好愛你喔!」我爸到七、八十歲才敢講這個字。

一般拍片時間我都可以回家,最長一次是去北極拍林義傑跑馬拉松,整整一個月沒回家。拍《拔一條河》得在甲仙蹲點,拍到末段時,如果情況許可,都會把女兒帶去甲仙,讓她看到爸爸為何在這裡;看到一群很棒的哥哥、姊姊,過著跟她完全不一樣的生活。

每次拍片空檔我回台北,太太擔心我們父女情感生變,都安排我接送乃糖的一切活動。我送她去小雲門上舞蹈課,看她跟其他小朋友跳舞、一起玩,腦海閃過的都是甲仙的小朋友。我女兒很幸福,我們有寬裕的環境和條件,可以給她更好的東西;但是甲仙小朋友的競爭力在哪裡?我希望女兒不要變成公主,因為我一不小心就會太寵她,只有把她帶到真正的世界裡,讓她看到不同的人。就像她今年上幼兒園,我們刻意把她放在公立幼兒園,那區有很多新住民、原住民的小朋友,我要她認識這世界的樣子,讓她真正參與。

Q:七年內拍了六部紀錄片,你如何將一般被視為邊陲的故事,轉成被大家討論的議題?

A:我是僥倖考上台南藝術大學研究所後,才開始學拍紀錄片。那時系上老師都很左派,認為紀錄片是改造社會的「武器」;我也很左。

畢業後我帶著我的紀錄片去大學放映、座談,有一次只有五位觀眾,而且都是工作人員,因為同一時間大學辦舞會。那天,我在回台北的巴士上一直想:「紀錄片怎麼了?觀眾怎麼了?我要如何讓紀錄片被更多人看到?」

那時我並沒有答案,但我知道要改變說故事的方法。我看自己、同學、老師的作品,發現只有一種語言:憤怒。我們很憤怒的拿起一把斧頭,從這個人身上劈下去,把皮膚、肌肉組織扒開,讓你看到骨頭,告訴你這件事就像他一樣,病入膏肓了。但我發現這樣的紀錄片沒人想看,就算講的是事實,沒人看,紀錄片就不可能「改造」社會;不過我真的認為,紀錄片能「改變」社會就已經很棒了。

多年來我不斷的在每部片子中做不同嘗試,在憤怒之外加上一點幽默的元素,這跟我的性格有關。拍了一、兩部後發現,看的人變多了,紀錄片要傳達的訊息出去了,影響力就發生,改變才可能產生。這幾年一直在這樣的思維下調整,有時憤怒多一點、有時幽默多一點;有時情感豐沛一點、有時冷靜一點,按照不同的議題,去抓不同的比例。

Q:哪些議題吸引你?哪部片子對你意義最重大?

A:會打動我的題材是老老跟小小,都是庶民的故事,跟我的生命、跟我在農田工作的阿伯或阿妗長相一樣的故事。他們都是事件中相對邊陲、被忽略的人,例如《被遺忘的時光》中在醫療及孝道中痛苦掙扎的老人故事、《拔一條河》中的新住民媽媽和孩子們。

自己想拍的題材就義無反顧的去拍,但我們也不拒絕那種有好的資源(預算、更多在拍片上的協助等)、也有好故事的可能。

《被遺忘的時光》就是接受失智老人基金會委託所拍攝的,本來我很抗拒,因為我不要拍出一部很「科普」、旁邊有3D腦結構在旋轉的那種紀錄片。

但老天真的會做奇妙的事。那天正當護理長在跟我解釋海馬迴是怎麼回事的時候,看到一對父子要住進養護機構,六十幾歲的老人家帶著他九十幾歲的爸爸來。天啊!怎麼會老人帶老人來?那個畫面印象很深刻。接下來就看到那種掙扎和拉扯,老爸爸覺得自己被騙,大吼大叫,被護理師抓著手在掙扎,我記得連替代役男都衝出來,要幫忙鎮住這位老伯伯。老爸爸瞪著六十幾歲的兒子,大喊說:「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老爸爸覺得自己被拋棄了,兒子兩行淚就流下來,他把護理師的手撥開,再挽起爸爸的手,就離開了。

好震撼喔!當下我就決定要拍了,就算是委製,就算是別人跟你講故事,但我找到跟我的關係和意義,就能打開自己有限的視野和關注。我不從疾病的角度去拍失智症,每個人都會老,早晚而已;我們其實在拍自己的故事,這種跟自己很貼切的故事會吸引人。

失智是又老又病的故事,但還有八成的老人是健康的,所以我自己去找題材,拍出《青春啦啦隊》。這兩部片子是同時拍的,一部分為了平衡自己,更重要的是,我知道作品丟出來後會引起一些討論。但我不想讓關於老人的討論只往老跟病的方向走,我希望還有另一種主張——關於健康老人。

《被遺忘的時光》宣傳超難做,無法吸引年輕人。當時我在政大廣電系講課,就請系上幫忙安排一場試映會。系上老師要求每個學生都要來看,還要雙點名(電影放映前、後都要點名),所以你看到每個學生進來臉都很臭、很怨恨,大家都擠在後面。隨著電影放映,那些同學本來採取一個最舒服的姿勢準備睡覺,慢慢就醒過來,沒有人中途離開。看完後要座談,工作人員準備去開燈,一個女生大喊:「拜託,不要開燈!」其他人也附和。於是我有生第一次在烏漆抹黑中走上台進行問答,也不知要將麥克風遞給誰。

第一個女生沒有問問題,在講感受。她說,雖然家中沒有人得失智症,但在看這部電影時不知為何一直想到媽媽。她邊講邊哭,說自己上高中後就沒有擁抱過媽媽,甚至在記憶中,也沒有跟媽媽說過「我愛你」。她說今天一定要回家,不管多晚,都要抱抱媽媽、跟媽媽說「我愛你」。她講完後就不得了了,好多學生一個個在哽咽中、在黑暗中發表自己的感想。還好沒開燈,因為我自己早就兩行淚了。

那個對我好震撼,他們這麼討厭今晚被迫來看電影,看完後他們竟然有這樣的感動。我想起二十幾年前在輔大美術系三○八教室,我也跟他們一樣,因為人情,不得已站在最後一排看我人生第一部紀錄片《月亮的小孩》,本想隨時落跑,最後卻因感動而看完。我看到紀錄片的魅力好有意思,它跟劇情片不一樣,最大的困難在於不具有讓大家立刻想看的吸引力,可是它有更大的力量,當你看完後,心裡會被它重重的打到,你的生命或別人的生命都會有一點點改變。

Q:你近年幾部片子都接受委託,你如何在公益、現實中取得紀錄片導演應有的平衡?

A:不管接受NGO委託或和企業合作,都會簽合約,我會堅持一條很重要的條文:導演擁有這部片子的剪接權。這意思是,導演有權決定要說一個怎樣的故事,任何人都不能干涉,我要掌控敘事的主軸和核心想法。看到這條條文,九九%的單位就不跟我合作了。同樣的,我也不干涉電影如何行銷。這是我一路以來創作上最關鍵的掌握,我必須用這種方式讓紀錄片飛得更高、跑得更遠。就像《拔一條河》的故事,除了孩子拔河,還有新住民媽媽,儘管在行銷上,新住民媽媽完全無法吸引觀眾,但我一定要放進去。

我嘗試用不同的合作模式,例如《被遺忘的時光》跟失智老人基金會、《青春啦啦隊》跟聯合勸募合作。拍片是我的事,票房盈餘捐給NGO,片子讓他們徹底的使用。票房總共幾百萬而已,但影片帶來對議題的討論和關心,周邊效應更長遠。我曾受邀參加失智老人基金會的募款餐會,記得到第二道菜甜湯時,我就被介紹、站起來揮揮手;坐下去甜湯還沒喝完,就聽到司儀說:「我們現在的募款已經到兩千萬了。」我當場差點沒把湯圓吐出來。我很驚訝也很開心,原來為NGO所用不僅是票房而已,一部電影可以成為最有影響力的話題,我非常有信心。

這次《拔一條河》直接跟企業(統一企業)合作,票房扣除成本後,要幫甲仙國小設置一間圖書室。因為只有透過閱讀,偏鄉孩子才能翻身。我是到高三重考那年,才開竅愛上閱讀,那時發狂似的超迷戀詩詞,愛看古典文學,甚至去讀《資治通鑑》,我知道閱讀多重要。甲仙國小本來就有圖書館,但是在二樓,使用率非常低,也沒有管理辦法;通常是大門深鎖,裡面的書很老舊,很多是我小時候讀過的。我們想把圖書館移到樓下,讓甲仙的親子可以進來閱讀,讓社區的人可以來此聚會。目前找到全台星巴克咖啡門市的設計師來重新設計,我不知道能否成功,但要試試看。

Q:你如何保持客觀,又深入拍攝者的人生?

A:拍攝紀錄片,是用一種「蚊香式」的拍法,跟被攝者聊天,從外面慢慢繞到故事核心去。每部紀錄片的過程絕對是參與,攝影機如此大,絕對無法偷拍,然而透過剪輯,可以顯示出參與或保持距離。

在《拔一條河》裡,我卻要凸顯參與。我一直不認同「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這句話,直到拍這部片子,才終於明白:最壞的年代,要慢慢變成最好的年代,中間要加入「參與」這個元素。對我而言,此片是我的參與;在甲仙大橋迎接拔河隊返鄉的翻轉之夜,是甲仙爸媽的參與;我們攝影助理阿元太受到甲仙孩子和媽媽們的喜愛,所以把他剪進來,也是一種參與的元素。

我明白電影能夠引起的話題、討論,最多三個月,熱潮有限;但這次不同,有書、小旅行,有橫向各類型的組合。若說小鎮人因這部紀錄片被改變,是最大的謊言,我們只是將他們改變的過程記錄下來。我很喜歡看宮崎駿的電影,因為都是小朋友提醒大人;沒想到,在甲仙竟然看到一群小孩在影響大人。台灣這幾年災難太多,若一條繩子可以拉起一個鄉,可不可以用一部電影,拉起台灣?

楊力州小檔案:

後場音像紀錄工作室導演,1969年生,輔大應用美術系、台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與影像維護研究所畢業。2006年曾以《奇蹟的夏天》獲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近期作品包括《被遺忘的時光》、《青春啦啦隊》、《拔一條河》等。

《記憶空了,愛滿了+奶奶的記憶森林》獨家450再贈【被遺忘的時光DVD】

您覺得這篇文章...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7則留言/看更多留言

我想留言

  • emily g

    好棒的文章,真的很值得分享!

    2016-03-31 檢舉
  • Vicky Chen

    收藏

    2015-09-13 檢舉
  • 陳宏彰

    好文

    2015-09-11 檢舉
選校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選校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