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親子天下X博客來電子書專門店開幕慶!

蕭敬騰:那溫暖,讓我想變成好一點的人

作者: 李翠卿(親子天下雜誌 46期)
蕭敬騰:那溫暖,讓我想變成好一點的人
黃建賓攝

二○○七年,剛滿二十歲的蕭敬騰,參加《超級星光大道》PK賽,以一曲唱腔濃郁渾厚、渲染力十足的〈背叛〉,擊敗當年人氣極旺的星光資優生楊宗緯,從此變成了家喻戶曉的大明星。這樣一個眉清目秀,會畫畫、會打鼓、會彈琴、會唱歌的男孩,他的成長過程應該是怎麼樣的?

一個眉清目秀,會畫畫、會打鼓、會彈琴、會唱歌,同時還是運動健將的男孩,他的成長過程應該是怎麼樣的?

被呵護、被肯定、被讚美、被鼓勵、被追捧?

不,並沒有。相反的,他的年少歲月充滿挫折,甚至還差點誤入歧途。這個男孩是蕭敬騰。

在智育掛帥的台灣教育體系裡,有閱讀障礙的他,永遠被劃歸為不及格的「壞學生」。他無法透過文字理解這個世界,而在那個時間點,他所處的世界也不能理解他的困境。這個「缺陷」,幾乎抵銷了他所有的才華。

在荷爾蒙狂飆的叛逆期,在萬華長大的蕭敬騰,把自己的青春弄得跟電影《艋舺》一樣。他蹺課逃家,打架尋釁,按照他自己的說法,變成了一個「討人厭的」、「很壞很壞的孩子」;只有在打鼓、彈琴的時候,才會覺得心情比較寧定。

但是,這些喜悅,可能很快就湮滅在混亂、浮躁的生活中。他接受對岸電子媒體訪問時,曾經這麼說:「我經常忘記我會這些東西,離開音樂教室以後,又回到原來的日子。」

幸運的是,少年輔導組的志工,在他站在人生懸崖邊的時候,拉了他一把,用溫暖的愛心、用他最愛的音樂,救贖了這個徬徨的靈魂。若不是這些人,今天的華人流行音樂圈,就不會有這位「洛克先生」。

二○○七年,剛滿二十歲的蕭敬騰,參加歌唱節目《超級星光大道》PK賽,以一曲唱腔濃郁渾厚、渲染力十足的〈背叛〉,擊敗當年人氣極旺的「星光班資優生」楊宗緯,一戰成名,踢館素人從此變成了家喻戶曉的大明星。

早就該給這個男孩的掌聲,終於如雷響起來。

或許是不習慣突然被萬人擁戴,也或許是不習慣對世界剖露自己,舞台上充滿爆發力的蕭敬騰,下了台卻安靜沉默、惜話如金,「省話一哥」的外號不脛而走。

六年過去了,不少媒體說,蕭敬騰變了,從「省話一哥」變成「微笑老蕭」。不過,就算是「微笑老蕭」,基本上還是個靦腆慢熱的人,整個訪問「暖身」了好一陣子,他才比較放心的打開話匣子。

曾在學校體制裡受過傷的蕭敬騰,還夢想要「辦學校」,但不是那種教人讀書的學校,而是幫助年輕人早點找到出路的學校。

儘管如今身價驚人,但蕭敬騰生活簡單依舊,不過,對於公益,天王出手十分闊綽,一年以數百萬元計;對於與兒童、青少年福利相關的公益活動,尤其積極參與。

他的邏輯是,他運氣比較好,有音樂、有遇到少輔組的志工,所以沒有墮落;但是,並不是每個像他一樣處境的小孩,都有這麼好的運氣。當年,別人給他機會救他脫困;現在,他希望自己也能做個提供別人機會的人。

問他如果現在能夠與十年前那個逞強、叛逆的自己相遇,會怎麼看待這個男孩?會覺得這個青少年很討厭嗎?

蕭敬騰笑了,幾乎不假思索的回答:「不,我想我會覺得他很可愛。」

Q:你年少時,是怎麼樣的一個孩子?

A:我是一個……不讀書的小孩。普通人說一個小朋友「不讀書」,是說他功課不好;但我「不讀書」的程度,是一般人完全無法想像的。我是「沒有辦法讀書」,我連最基本、最簡單的字詞,都沒有辦法理解。這些東西,是每一個人都會的,可是我就是不會,認識我的人,都覺得很誇張。

我覺得這樣非常不好,但是學校教給我的東西,無論我怎麼專心努力,我都無法吸收進去。

我不是沒有努力過,我試了,但不行。我那時候有交過女朋友,女生都希望跟功課好一點的男生在一起,我也曾經因為愛情的力量,很努力的嘗試過。但是,我真的沒有辦法克服,不懂,就是不懂。

Q:你身邊的人,像老師或爸媽,知道你的困境嗎?他們的反應是什麼?

A:他們就是一直逼迫我啊,有時候,可能會用一些「字眼」來講我,什麼字眼……我實在不想講。

後來,其實也不是逼功課了,因為,我後來就變得很壞,真的很壞很壞。在學校很不開心,我就不上課、抽菸、逃家、打架、混撞球間……反正就是變成不良少年,我爸媽一直很擔心我總有一天會出事,會變成社會的負擔。

Q:你一直強調你「很壞」,那時候的你,內心深處真的覺得自己是一個「壞孩子」嗎?

A:我心裡知道,我其實不壞,但是我「必須」這麼壞。

因為如果我不這麼壞,我就會被欺負;我不霸凌別人,別人就會來霸凌我,在我的世界是這樣。我想這是「命」吧?我的臉就長得很欠揍,一副討人厭的樣子。

Q:看你以前的照片,是很白淨纖細的孩子,為什麼說自己長得很欠揍、討人厭?

A:你們女生不了解國中男生的世界,我這種臉的人,就是會被討厭。而且,你們現在覺得我不欠揍,是因為我現在很正常,可是我那時候的行為、言語都很刺激別人。這樣說好了,如果上課的時候,有人拿打火機燒你的頭髮,你會不會覺得這個人很討厭、很想揍他?我以前就會做這一類的事,為什麼要做?說起來就只是幼稚、好玩而已。因為這樣,常跟人起衝突,有時候跟別人打,有時候跟自己朋友也會打,一天到晚都有打不完的架。

Q:你相當瘦欸,打架打得贏嗎(笑)?

A:我那時候比現在更瘦,但我還是打得贏(認真)。而且,打架有時憑的是一口氣,你要「敢」,就算打不過,志氣也不能輸。我從小就很喜歡運動,籃球、乒乓球……什麼球我都會打,體能不錯,而且,我們人多啊,又常打,打久了經驗豐富就不太會輸。

Q:幸好你年少輕狂的時候,沒有被吸收進可怕的幫派……

A:我自己就組織幫派了呀,幹麼還要等別人來「吸收」?我跟我好幾個「不乖的」朋友一起,就像開公司一樣,把組織「經營」起來。

Q:你是因為行為偏差才進少輔組嗎?

A:我不是被「送去」少輔組的,會因為做壞事被「送去」的那種地方是感化院。少輔組不是這樣,他們會主動來親近、陪伴他們轄區的問題少年。

少輔單位不像警察,也不像少年感化院,會把你「抓進去」,用各種手段「糾正」你的行為;他們對我們做的,就是去我們常出沒的地方,像是撞球間、某一條巷子,陪我們去做我們喜歡做的事。比如說,我沒去上課,去撞球間打撞球,他就陪在我身邊跟我一起打。

一般正常的大人對我們這種行為偏差小孩的反應就是:你不讀書,我就逼你讀書;你要打電動、打撞球,我就逼你不要做。但少輔組的志工不是,他們不是來教育你、矯正你的,他們只是來陪伴你、親近你,跟你講話、給你溫暖,不知不覺中引導你。

我後來,是自己主動走進少輔單位的,因為,我覺得那裡有溫暖,那種溫暖,讓我想變成一個好一點的人。

Q:可是你當時不會覺得這些「外人」常在旁邊黏著很礙事嗎?

A:他們又沒有像其他大人一樣,強迫我們去做他們覺得我們「應該」做的事,他們只是陪我們玩而已,那就讓他陪啊。

而且,因為他們跟我們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我有機會可以在他們面前表現自己。比如說打撞球好了,我們在朋友面前,通常不會講自己有多厲害,因為我們都一樣厲害,講誰厲害說不定就有人不爽,吵起來甚至打起來。可是他們跟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我可以在他們面前展現我有多厲害,青少年有時候想要的,就是認同而已。

少輔組的人認識我的時候,本來不知道我會打爵士鼓,但我信任他們,所以我有告訴他們。他們知道以後,就跟他們上級單位要了一些經費,買了一套爵士鼓放在那裡,讓我在裡面教一些小朋友、大朋友打鼓,還連續兩屆幫我報名「善心人士獎」,我後來真的因為這樣被市政府表揚。

少輔組的人一直丟東西給我,製造很多的機會給我,讓我覺得我是有用的人,原來,我不是社會的負擔,還可以幫社會做很多事情。

我覺得,青少年可以做的事情其實很多,只是他們自己可能也不知道,加上沒有遇到一個可以引導他們的人。現在,只要有跟兒童、青少年有關的活動,如果許可,我都很願意親自參加,站在他們面前。你親自到他們身邊,跟只是接受訪問或是拍拍VCR,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

對青少年,特別是問題青少年來說,像少輔組這樣「跟他們不同世界」,但是又不帶偏見、願意走入他們世界的人,是很重要的。小孩如果已經到了拒絕回家的地步,一定有他的理由,老師父母來強力管教,經常只會讓他們跑更遠。我自己就是這樣,如果那時候去撞球間找我的是我爸媽,我應該會立刻逃跑吧?可是,那些大哥哥來陪我,我就覺得很溫暖,很有安全感。

Q:除了少輔組提供的溫暖,音樂也是你人生的重要救贖,你曾說過「如果沒有音樂,你可能會變成流氓」,你是怎麼開始接觸音樂的?

A:我從小就非常非常喜歡音樂,我很愛聽、很想了解,一直吵著要學,但是我家裡環境很辛苦,一直沒有辦法讓我學。

那時候,最想學的是打擊樂。我很愛聽以前的西洋搖滾專輯,很喜歡那種強烈的節奏,有人說搖滾很叛逆,可是我聽起來,那不是叛逆,而是一種很正面、很有能量的音樂。

吵了很久,到我國中以後,我媽媽收入稍微穩定一點,才讓我去音樂教室學了三個月。至於鋼琴,則是自己摸索的,沒有花錢學。要彈出旋律,對我來說是很簡單的事,可是,之後想再進步,就會遇到瓶頸,我就上網去看影片啊,不斷問人啊,慢慢的,一步一步學會的。

我那時候,常常就住在音樂教室裡沒回家,可能看我真的很熱愛音樂吧,音樂教室的老闆很喜歡我,沒有趕我走,還讓我留在裡面,免費嘗試任何我想要嘗試的樂器。因為那裡有很多我喜歡的東西,我心就比較定,對我爸媽來說,留在那裡當然也好,總比在外面亂跑打架鬧事好。

Q:你這麼喜歡音樂,為什麼高中、大專時沒選擇念音樂?反而去念了室內設計、化妝品管理之類的科系?

A:我選這些科系,是因為除了音樂以外,我也很喜歡畫畫,對顏色、線條很敏感。我國中時,還有去參加一個全台灣的畫畫比賽,如果沒記錯,我得了佳作。

我誤以為進去就可以一直畫畫,才會去念這些科。結果,跟我想像的不一樣,還是要一直讀書,像室內設計,要學比例尺、學工程製圖;化妝品管理也是,並不是讓你化妝,你要學化學、學製作化妝品的過程,讀書不是我的強項,上課好痛苦。

高二升高三的暑假,我曾經去考過華岡藝校的表演藝術科,我沒有過,當時是有一點沮喪,但後來,我非常慶幸我沒考上。我從小就很討厭學校裡的競爭,要我拿音樂去跟人競爭,我更討厭。音樂是我的最愛,我為什麼要拿一個我這麼喜愛的東西去跟人考試?變得像「功課」一樣?

念高中時,我在學校裡很出鋒頭,會唱歌、會打鼓,又會彈琴,因為有音樂,我活得很開心;如果我念華岡藝校,把我鍾愛的音樂拿去跟同學比來比去,那個快樂就會變得不單純。

Q:當初為什麼會到西餐廳駐唱?音樂變成工作以後,「感覺」有變得不單純嗎?

A:講實話,是因為錢。我十七歲以後,父母就不給我零用錢了,我必須要想辦法賺錢,但是,我絕對不要做我不喜歡做的事情來賺錢。

我在想,世界上應該存在一種行業,可以靠音樂來賺錢吧?我上網去找,找到了在西餐廳演奏鋼琴的工作,本來是只彈琴,不唱歌的,後來那家餐廳不在了,我到天秤座,才開始駐唱。

一開始收入非常少,一週只有一個班,一個班兩百三十元,可是,我真的很開心耶,做我自己喜歡做的事,上班就是練習,又可以領錢,多好啊!後來,因為老闆、客人喜歡我,就開始加我的班次,我沒有仔細算過最多有幾班,我只知道,我十八歲時,一個月就有十幾萬收入了。

我在餐廳駐唱時間只有兩年,二十歲去星光大道PK完就出道了。雖然,我現在做的音樂,還是要考慮市場,跟我夢想中想做的自由的、單純的音樂還是有一點距離,但至少,工作是快樂的;至於理想,沒關係,時間還很多,我相信我有一天會一步一步達成的。

延伸閱讀

吳慷仁給15歲的自己:當年你最擔心的,都沒發生

金鐘獎最佳男配角巫建和: 如果當年沒有那位生教組長,我不會是現在的我

方文山:閱讀幫我一圓人生夢

您覺得這篇文章...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14則留言/看更多留言

我想留言

  • 雲淡風清

    小火龍有啟發!小火龍便利商店
           有啟發

    2017-07-10 檢舉
  • 雲淡風清

    小火龍給讚,小火龍棒球隊
           讚

    2017-07-10 檢舉
  • 鄭涵文

    小火龍歡呼大推啊!小火龍便利商店
           大推

    2017-03-09 檢舉
選校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選校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