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故事有聲書APP 經典專輯優惠中!

改革趨勢:看見「人」而非「成績」


改革趨勢:看見「人」而非「成績」

美、韓、愛爾蘭不約而同積極的推動評量的改革,為什麼改變變得這麼刻不容緩?走到十二年國教時代的台灣,有沒有機會超越「背多分」時代,給孩子真實的評量?

南港國小主任許育健七年級的女兒國文課上《背影》,回到家卻埋首背註釋:「長袍,舊時男子所穿長及腳跟的棉袍或夾袍。馬褂,騎馬時所穿長袍外面的對襟短掛……」許育健忍不住跟女兒說:「《背影》文章寫得這麼美,重點是字裡行間父子互動的感情,註釋不重要啦!」但正在專心背書的女兒回他:「你不懂啦!註釋背錯一個字扣兩分喔!」教育學博士、長期擔任推動閱讀理解輔導團老師、並在學校推動段考改革的許育健,也無法說服女兒改變她面對的現實。

  台灣危機     評量不對,教學就不會好

在過度重視升學與成績的台灣,考試不只「領導」教學,更「取代」教學。考題與評量的質量和內涵,嚴重影響教學方向。學生在校習得了什麼樣的能力與知識,從考題中,或可窺見全貌。

「最近我看到全縣各校段考統計,國小六年級的國語段考,居然有高達九成一的比率只考字、詞、語,包括國字、注音、改錯、填充等題目。閱讀相關題目只佔段考九分。大家都覺得非常重要的作文,怕不公平,反而不考。我的女兒現在也念六年級,看到她在這樣的環境中考試和學習,我非常擔心,」一位縣市輔導團資深老師描述她的震驚。當評量只檢驗背誦和反覆練習的成果,學生真正需要的能力:歸納分析、判讀思考、書寫表達等,就顯少有發展的空間。
在十二年國教啟動教學革新的氣氛中,評量的改革,更是刻不容緩的重點。基北區的特色招生考試,將從二○一四年起,採用PISA題型:多數非選擇題,強調思考歷程而非記憶性的資訊,開了改革的第一槍。

新北市教育局,今年將推動全市七十九所國中的段考改革,要求段考必須增加非選擇題比率到兩成。「三月開始宣導、六月試辦模擬考、九月全面實施。每一科都會增加仿PISA考試的非選擇題型,」新北市教育局教研科輔導員、候用校長陳春男說。

台北市雖然沒有由上而下規定,但是從去年暑假起,就已強力推展老師的調訓。今年寒假台北市的校長會議中,北政國中校長高松景在報告時就直言:「評量不對,就會引導不好的教學。」

「很多學校已開始改變段考題型,來自家長的壓力很大,學校不得不改,」台北市教育局中教科課程督學邱淑娟分析。

  世界趨勢     記憶能力不再是唯一重點

「評量的改變是教育改革的核心,」教學設計發展與評量哲學博士、新竹教育大學教育學院院長張美玉指出核心。

不僅僅在台灣,全世界都在推動評量的革命。因為資訊爆炸的google時代,「記憶資料的能力」,不再是基礎教育該強調的唯一重點。強調與生活連結、解決問題、思考判讀、邏輯推理與表達的能力,才是關鍵。這樣的能力,也必須透過不同的評量方式導引和檢驗。「真實的學習和真實的評量」,是世界各國努力改革的目標。

美國總統歐巴馬投入四十三.五億的「奔向卓越」(Racing to the top)中小學教改計畫,預計在二○一四年起,全面推動中小學學力評量的改革。目的是希望引導高品質的學習,讓中小學生的學習更貼近真實的世界,並能及早準備好未來的能力。這項評量的變革,是「奔向卓越」教改計畫中,除了教師增能和州政府改革執行外,美國教育部最重視的改革關鍵。

二○一四年正式啟動的評量改革,最重要的兩個改變:一個是用更多的開放題目取代傳統的選擇題。另外則是增加專題研究(project learning)的作業,評量學生的報告或是做實驗的技術,協助學生發展問題解決能力,取代期末一次性的紙筆考試。

「這項改變,對社會和下一代而言,都是大好機會,」瓊安‧赫曼(Joan Herman),美國學生評量國家研究中心主任說。

愛爾蘭的教育部長也在去年十月宣布,將進行二十年來最「激進」的教育改革—取消中學畢業初等文評的期末測驗。愛爾蘭將以學校為基礎,用個別化的方式評量學生學習能力和經驗。愛爾蘭教育部部長肯恩(Ruairi Quinn)表示:「許多的國家教育都已證明,沒有畢業會考的學生表現更好。我們期待看到更多『人』,而非『成績』。」

韓國也正在積極改變中小學評量方式,韓國首爾大學教授、基礎教育力專家李景和指出,重視「過程導向」的評量(process-oriented assessment),取代傳統選擇題為主的紙筆測驗,是韓國正在推動的評量改革重點。

  隱形阻力1     太過功利的家長?

其實台灣的「基測」和「學測」考題,很早就跳脫仰賴一綱一本的記憶性資訊,走活用、思考、推理和判斷,能力導向的題型。但翻閱國中小的日常考試,卻仍停留在三、四十年前的僵化形式。不符合現實的標準答案式荒謬考題也時有所聞,為什麼?

在課堂和學校推動評量改革,看似簡單,每一間學校、每一個班級的老師,其實就可以自主決定段考方式,結合自己的教學目標,展開「不一樣的考試」。沒有法令上的捆綁或限制。為什麼極少有學校願意在國、英、數、社、自等主科的段考方式上創新?

學校和老師的第一個理由就是:家長反對。新北市中正國中國文老師賴璞記得,曾有老師在研習時分享,有一次改完考卷故意不打分數,結果當天晚上幾乎接到所有家長的電話詢問:「我小孩考幾分?」「為什麼沒有打分數?」這位老師反問家長:「為什麼不先看看你的孩子錯哪裡?哪邊不會呢?」

彰化縣上學期一所國中數學老師段考希望有新的嘗試,考題只出十分選擇題、九十分非選擇題。結果整個年級都考得很差,造成家長反彈,批評考試「沒有鑑別度」,還投訴到教育部長信箱,教育部去函學校要求老師寫報告。長期擔任基測出題委員的台師大國文系教授鄭圓鈴形容,台灣家長把考試成績視為學習成果的唯一標準,態度「太過功利」。

但《親子天下》這次從北到南的採訪中也發現,不少推動考題革命的學校,當家長看到有水準的題目時,反而會佩服老師的用心。

新北市中和國中校長丁澤民,原本去年就希望在校內推動評量的改革:取消一次共同段考,同時增加每次段考非選擇題比重。但是,校內老師們的第一個擔心也是—家長反對。因此,丁澤民先和家長會長和副會長溝通、接著又和二十多位常務委員談。過年前,又聚集七年級各班的家長代表說明。當全體的家長被問到,是不是期待國中的教學改變?大家都舉手。丁澤民認為,掌握改革的分寸與速度很重要,充分與家長溝通,仍然有改變的機會。

  隱形阻力2    考題工廠影武者─書商

除了家長的功利價值之外,缺乏改變壓力的教師文化、過度仰賴參考書商無微不至的「考題服務」,更是考題僵化的元兇。

一般國中小學校段考的考題,都由同年級的一位老師輪流出題。出題完成後,再由不同的老師審題,審題的主要目的是看考題有無超出範圍?或是正確答案是否有爭議?以中、大型的學校來看,每一年上下學期共六次段考,每一位老師可能每隔兩、三年才會輪到出題一次。「真的很輕鬆,為什麼要每一次自己出題、自己設計評量?出得好會被挑剔,出不好更難抵家長和同事的批評,」新北市江翠國小校長吳昌期直說。

教科書商為了向學校積極推銷書,豐富的「考題光碟」和「考題資料庫」,就是行銷的利器。書商編撰「參考書」當成學生回家複習的題本,提供學校老師「評量卷」做為學生的定期評量之用,也提供「測驗卷」給安親班或家長幫學生回家複習。

教科書商服務細緻,幫老師們準備出題光碟,讓老師們出題時,只要從光碟中直接選題即可。有的老師還能直接請教科書商的業務人員幫忙出考題。一位南部的資深教科書商說,他們不但要幫老師出考題,還要出各種演講題目、演講稿給學生和老師使用,凡是上課用得到的素材,老師都可以叫書商準備。他們反諷說,幫老師出考題還有「三防」原則:「防呆、防懶、防手痠」,出的題目必須讓老師很容易使用,改考卷時不能讓老師手痠、抱怨。

書商編撰家用版「參考書」的題目,與提供給「安親班」的題庫,跟「學校版」評量卷,必須有所區隔。但國中小每課文章不過三百到一千字,要將有限的課文內容碎屍萬段成如此「豐富」的考題資料庫,只能在枝節當中求變。於是乎,「六年級數學考圓面積,你就會看到評量的題目是牛吃草,測驗卷的題目可能一模一樣,改動一點數字,變成羊吃草……」一位新北市國小安親班的主任說。

段考的範圍小,如以五十題選擇題方式命題,在有限的範圍內,要出沒有爭議的客觀題目,很難出整合型、跨章節的題目。「統一命題,又不敢出課外,到最後只能出『拔都』是鐵木真的第幾個兒子?1. 第一,2. 第二,3. 第三,4. 第四。」丁澤民難掩失望。

  改革野火     基層老師啟動變革

然而,不是所有老師都願意買單,被動接受如此僵化的「考題服務」。許多基層老師、行政體系已經逐漸改變,採取積極的行動。

台北市南港國小兩年前推動段考的改革時,資深老師周宏智負責分析學校過去的考題形式。他看到量化的統計,發現到了高年級,段考還是有一半以上的比重在考片斷的字詞,周宏智坦承自己的震驚:「原本覺得自己還不錯的,但是一下子領悟到教書這麼多年原來都沒有進步。」

宜蘭縣從二○○七年起辦理優良考題比賽,剛開始強制每一所學校都必須參加。參加的考題必須是全校真正段考考過的題目。成功國小的教務主任高介仁印象很深刻,參加優良考題競賽時,出題的方式和以前完全不同。以前是從文本找題目,但是比賽時,是在出題前先和老師討論本次段考範圍內的知識,重新思索哪些是希望學生學會的能力,然後才能「創作」考題,「這樣出題需要兩個星期,和同事有很多專業的對話,雖然非常辛苦,但也非常有成就感。」

成功國小五年級的老師盧蒨慧以前是學生口中的考試「殺手」。因為她一直相信,考試就應該要把學生考倒,讓他們知道自己學習的不足。因此專門用心出很多細節又冷僻的題目,必須是非常用功又仔細的學生才可能答對。每次考出來成績分布曲線,高分群非常稀少,低分甚至不及格比率很高。

但是,參加優良考題評選後,在和同事討論的過程中,吸收專家評審的回饋才突然體會:「其實評量有一部分的功能是要肯定學生,讓他們在做答的過程中,覺得自己學得很好,有信心繼續前進。」

國文老師賴璞,這個學期開始,每堂課前會先用自己設計的學習單給學生做一個課文的前測,希望理解學生對於課文預習的掌握,「我這才發現有的以前花很大力氣教的東西,學生其實不用教都會了。他們比我想像中的更棒,我也不吝嗇給高分。也不用浪費時間,可以花力氣教真正不會但是重要的議題。」

「評量的事後檢討分析非常重要,所有的補救教學都從這裡開始,」國小主任許育健說。南港國小每次段考評量結束後都會開檢討會,統計和分析每一班、每一題的通過率。在這樣的會議中,老師可以清楚看到自己班上的學生哪邊錯得多?哪邊比較強?是教法有問題還是學生普遍卡在什麼環節?

教務主任高介仁曾經看到班上十四個人,把座無虛「席」寫成座無虛「習」。深入思考,才理解是因為課本的生詞是「即席」但是考試考「座無虛席」,學生沒有聯想到課本上教過的生詞,所以學生其實沒有真正了解「席」的意義,可能只是死背了課本的生詞,稍一變化就不會了。

在這樣的分析和檢討中,不僅可以清楚看到學習的盲點,其實最有成就感的是老師自己。「到最後會發現,透過評量檢討改善教學,又反映回到學生評量成績的進步。會覺得:『原來我教得這麼好啊!』」宜蘭縣成功國小老師盧蒨慧感受到成就感。

十二年國教成功的關鍵,在於教學的改變;在台灣,影響教學最關鍵的因素就是評量。啟動中、小學的評量改革,會是改善教學最有力量的一步。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9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