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童書大冒險,體驗童書創作從無到有的奇妙歷程!

吳俊輝 找嫦娥,看見宇宙的祕密


吳俊輝  找嫦娥,看見宇宙的祕密

林宥任攝

台大物理系教授吳俊輝,在追尋嫦娥的過程中,發現對宇宙的嚮往。研究宇宙,對他來說不只是學術研究,更是找尋人類未來方向的使命。他也深入民間開辦營隊指導製作望遠鏡,幫助年輕或資源有限的人,用最低的成本追求最大的夢想。

吳俊輝

.5年級生

.台大物理系暨天文物理研究所教授

.擔任「阿米巴宇宙望遠鏡計畫」科學家,在夏威夷觀測宇宙的誕生與演化。

*  *  *

剛上國中時,我沒有考上資優班,為了證明自己沒那麼差,因此非常用功。那段時間學業壓力大,為了找到自娛的管道,我開始研究月亮。那時看到《牛頓》雜誌上刊登月球表面的照片,心裡起了疑竇,因為常聽嫦娥奔月的故事,用肉眼看月亮,上面也好像有黑影在晃動,心想那一定是嫦娥或是玉兔,怎麼可能只是一堆坑洞?

為嫦娥自製望遠鏡

為了證明大人是錯的,我決定自製望遠鏡觀察月亮。我知道望遠鏡很貴,家裡不可能買給我,加上自小養成「自己的玩具自己做」的觀念,因此便想DIY。

我母親是人體油畫家張淑美教授,雖然沒辦法指導我做望遠鏡,但卻非常支持我的計畫,總是騎著機車載我到書店及圖書館找資料。後來我用水管、木材、化妝鏡等,自製了兩台望遠鏡。但是,透過DIY的望遠鏡裡所看到的月亮,卻是一片死寂。傷心之餘,我就把望遠鏡收起來,讓它塵封了兩年。

國三那年,曾經轟動一時的哈雷彗星造訪地球。全家陪我上台中中興嶺拍攝,但因為外頭又冷又黑,家人都留在車上睡覺,我便隻身帶著望遠鏡在外面追尋彗星。我拍了兩百多張傳統的底片照片,沖洗出來後,僅有其中兩張清楚的補捉到哈雷彗星。這件事在親友和學校間引起騷動,很多人跑來跟我要照片,這讓我當年找不到嫦娥的陰霾也漸漸散去。

同時間,史蒂芬‧霍金的《時間簡史》出版了,我兩天就看完,但看不懂。小孩子對於愈看不懂的東西就愈崇拜,因此我便立下志願,希望將來可以成為研究宇宙的科學家,更希望可以跟霍金比肩而坐合影留念。

進入了台大物理系後,自以為成了半個物理學家,學業便鬆懈下來,花了很多時間投入學生運動,像是當年的野百合,也當了學生會會長,大家都認為我會從政。但是,在這過程中,也難免一些流言蜚語,讓我覺得愈來愈不快樂。

大四那一年,突然覺得我大學沒有好好念書,很對不起當年的夢想。於是,我思考了未來的三個方向:從政、從商、做學者。因為對命理很感興趣,為了決定出路,我請台大哲學系楊政河教授幫我確認,他一看我的八字、面相,也建議我做學者。所以我選修了物理研究所的課,漸漸又回到念書的路上,也申請到英國的研究所。

無用的研究,為何要做?

碩士畢業後,申請進入劍橋大學的霍金小組博士班時,我非常興奮的昭告天下,但通知完就後悔了。我開始擔心,如果被退學怎麼辦?但就是因為有這種壓力,所以更用功念書。第一次見到霍金,我很緊張、感動,也很擔心聽不懂他喇叭講出來的話。後來逐漸發現,他跟普通人一樣愛說笑、愛聊女人,並不需要神化這些科學家。

回國後,我主要的研究是跟中央研究院合作,在夏威夷的活火山上從事「阿米巴」計畫。我們前後花了新台幣六億多元,目的要偵測來自於宇宙誕生和演化的訊號。

終於,在二○○七年到夏威夷進行第一季的阿米巴宇宙觀測計畫時,某天凌晨我坐在住處一樓客廳,看著小筆電執行龐大的數據資料分析。幾個小時後,螢幕上突然出現了來自一百四十億年前宇宙誕生的訊號,這代表六年多來的心血沒有白費,也代表著計畫的成功,心中盡是百感交集。

由於我們不是造物主,所以宇宙運行的真理永遠不能真相大白。有人質疑,既然不可能真相大白,為何還要花數億元去進行研究?

容我提醒,牛頓在三百多年前,看到蘋果掉下來,於是發明了萬有引力定律和微積分。當時的人笑他,蘋果掉下來,吃掉就好了,為何還要算半天?但是,如果當時牛頓沒有發想出萬有引力,今天就不會有人造衛星和飛行等與重力及力學有關的科技。

同樣的,我們的計畫就是希望對時間、空間能有更徹底的了解。甚至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製造出時光機,穿梭宇宙。因為我們只有一個地球,而地球隨時都受到天災人禍的威脅。如果我們對宇宙有一定的了解,萬一地球發生變化,至少我們還知道要往宇宙的哪個方向去、要怎麼去。

做水管望遠鏡回饋社會

我知道自己大部分的研究成果都是不能應用在生活上的。像是阿米巴的宇宙研究成果,大多數人其實都看不懂。我們那台自製的儀器全世界也僅此一台,根本沒人要買!就算買來也只能看宇宙誕生,沒有其他用處。我的研究成果並無法提升人類的生活品質,也不能讓手機從4G 變5G。但這龐大的研究經費,卻是源自於納稅義務人,讓我心裡覺得虧欠,感覺和大學時期滿腹人文關懷的理念已相去甚遠。

我抱著贖罪的心態從事社會服務和科學推廣,像是舉辦營隊教大家使用水管做天文望眼鏡,成本雖只有數千元,效果卻可媲美外面賣的數萬元望遠鏡。每次辦完營隊,我都會收到學員寫信給我,稱頌自製望遠鏡的效果,還附上他們用水管望遠鏡拍攝的天文照片,這讓我開始覺得,原來我對社會還是有點貢獻的。

台灣很小,我希望能用低成本讓望遠鏡在台灣普及,讓更多人圓夢或受到科學啟發。

         

吳俊輝一圓兒時夢想,赴英國劍橋大學念博士班,師承世界著名物理學家霍金(右圖),也成為研究宇宙的科學家。如今,他致力於推廣科學教育,開辦營隊教大家用水管等低成本材料自製天文望遠鏡,讓更多對天文有興趣的民眾,得以一起圓夢(左圖)(圖片提供│吳俊輝)。

我從人生起伏的過程中所學習到的心得是:人一定要先有夢想,然後固執的堅持它。不要因為別人的肯定或否定,就肯定或否定自己。在成長過程中,要慢慢學會替自己打分數,不要讓考試成績或是外界評價來替自己打分數。

我國中立志當科學家後,就陷入迷思:考試考得好就是被肯定,考不好就是被否定。台灣對於什麼是好學生,長期以來有著唯一的定義,但這是很扭曲的價值觀。

像是一台跑車,什麼零件最重要?絕對不是只有引擎。可是我們的教育好像要人人成為引擎才會被肯定,卻沒有教孩子,成為輪胎或方向盤也都是同等重要的。

做走一直線的烏龜

以前覺得有些科學家很偉大,但真的跟他們認識之後,就發現他們只是比大多數人更知道自己的專長興趣,所以比較早起步,心無旁鶩。就像龜兔賽跑,立定目標走一直線的烏龜,一定是比毫無目標團團轉的兔子走得更遠。

台灣的孩子,很多都是團團轉的兔子。在學校時,一直依循著別人的價值觀前進,等到離開校園不當學生後,便突然失去了方向。我覺得,要訓練孩子的自主思考,應該每天給他至少三小時的自由支配時間,問他想做什麼,讓他們找出自己真正的興趣和方向。

我常給學生玩一個小遊戲。問他們:二十年後你希望別人怎麼稱呼你?是「王董」還是「陳教授」?什麼樣的稱呼會讓你快樂?這大概就是你可以努力的方向。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6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