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徐超斌 為部落醫療找希望


徐超斌 為部落醫療找希望

林宥任 攝

2006年時,年僅39歲的徐超斌因腦中風倒下,當週他日夜工作超過80小時。復健半年後,左半邊行動不便的他重回部落,繼續單手行醫。如今,他要透過全民募款在台灣東南最偏僻的角落蓋第一所「穩賠錢」的南迴醫院,服務鄉親。

徐超斌

.5年級生

.曾任台東縣達仁鄉衛生所主任,部落巡診醫師

.獲得2012年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  *  *

家鄉達仁鄉是全台灣最偏僻的地方,醫療資源一向嚴重缺乏,四千四百個人才有一位醫師,而台北市卻每二十六人就有一位醫師。部落中來不及送醫院而死亡的例子不勝枚舉。

我妹妹三歲時,感染痲疹併發肺炎,但醫院太遠,發燒第五天才由爸爸騎摩托車載去台東市的醫院,但已太遲了。妹妹死後葬在我們家的田裡。爸爸原本是部落的有為青年,因為太難過開始酗酒,常常酒醉回家,把姊姊、我和大妹叫醒,叫我們去陪妹妹過夜,因為她一個人在荒郊野外很可憐。那時我七歲,發誓長大要當醫生。

沒上醫學院:考上交大也沒人放鞭炮

從小我被送到台東、高雄念書,大學考上交大控制工程系,自己很喜歡。那個年代,部落有人考上軍校或護校,就全村放鞭炮、擺桌慶祝,但我回去卻靜悄悄,原來族人期待部落能出醫生,以為念交大只能當交通警察。我爸媽也不理我,晚上我倒在床上哭,決定休學重考醫學院。念北醫時,我是校園風雲人物,體育好、功課也不錯、又會彈吉他,教授都鼓勵我不要辜負族人的期待。

公費生必須返鄉服務七年。回部落只有我一個醫生,必須內、外各科都會,還要會看X光、超音波等,至少要能初步處理。在急診室直接面對病人,必須立刻下診斷,雖然壓力很大,但可以讓我的專業快速成長,我成為台南奇美醫院第一個急診專科的住院醫生。人家說內科靠推理能力,外科靠精巧的手,急診靠嗅覺,要用鼻子聞出來有無潛在因素。我喜歡處理急重症,也努力培養我的嗅覺,看病人的臉色、呼吸,有時第六感告訴我哪裡有問題,經過檢查通常都證實我的判斷。我對自己的專業和技術很有自信,自信到「臭屁」但不討人厭的地步。

二○○二年,我從奇美回到達仁鄉衛生所,發現薪水有那麼大的落差,其實也有掙扎。但我是這裡唯一的醫生,為讓族人可以不用「挑時間」生病,我陸續開辦夜間門診、假日門診,還成立大武急救站假日二十四小時急診,也開車到偏遠部落巡迴醫療,每週的車程剛好繞台灣一圈。

超人倒下:失去左手左腳我還有右手右腳

三十九歲前,我自認健康又有技術,只想到病人沒地方看病,卻沒有考慮到自己體力。為了看診,我有時一個月工作四百小時。二○○六年九月十八日的半夜,我在急救站值完班,突然覺得左腳沒有力氣,左手指還可以動,當下自我診斷是腦中風。我從頭到尾很清醒,被送到急診室還跟醫生說要趕快做電腦斷層,果然看到血塊,但不會太大,我心想住院三個月就會好。但當天晚上頭很痛,我知道血壓高到突然爆掉,大量出血就昏迷了,後來腦部開刀才撿回一命。

中風之後,最困難的是信心,我無法接受自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沒法活蹦亂跳,要找回那個過去的自信很困難。半夜一個人的時候,我常後悔兩件事:為什麼我不是真的「超人」,可以超時工作?為什麼上帝不把我帶走?跌到谷底時,也曾想過走了算了,但想到家鄉的人還在等我回來。我剛回來幾年已經大大改善這裡的醫療,好不容易帶給他們希望,好像點起一盞燈,現在又自我消滅的話,對鄉親真是情何以堪?所以我復健半年,就回來繼續工作。

剛回來很掙扎,這裡的護理人員、病人會怎麼看我?我很害怕以前的病人會懷疑我,自己都是個殘障的病人要如何替人看病?但我發現他們真的對我非常死忠,他們感受到我對他們的關心、我的醫術沒有任何改變。我發現他們在我住院期間幫我祈禱,為我掉淚,他們一樣信任我,固定來找我看診。有時不是來看病,只是看我在了就很安心,還堅持要我用剩下的一隻手幫他們開刀(局部麻醉的小刀)。起初我一直注意我失去左手左腳,經過兩年,我開始想,自己還有右手右腳,病人也那麼信任我,還有什麼不滿足?

當了病人之後,我也才體驗到,醫病之間永遠存在不對等的階級關係。醫師開處方、做治療是他例行、賺錢的工作,但對病人來說,任何一個處方和診斷就是改變他生命的關鍵。醫生有沒有體會病人的恐慌和無助?當醫生冷冷的告訴病人:「你得了絕症,只剩下幾個月生命。」病人當然害怕啊,但如果你用溫暖的語氣告訴他:「這段時間我會陪你找到最好的治療方式,跟你站在一起。」也許三個月後病人依舊過世,但至少在他離開人世前,他覺得有醫生的陪伴,一起面對苦難。生病之後我才開始想,醫學除了開發更先進的醫療技術、賺更多錢、更高學術地位之外,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重回人性化的醫療。醫療並非醫病行為而已,還有人和人之間的愛和關懷。

扭轉醫療崩壞:不要「救醜」來「救命」吧!

有人給我「台灣史懷哲」的頭銜,我覺得很沉重,我不是聖人,也很平凡,抽菸喝酒生活習慣不好。但我發現,史懷哲如此受人尊敬,他最有名的地方不在於精湛的醫術,也不在他有驚人的發現,而是他尊重生命的人道關懷。

兩年前,我把達仁鄉衛生所蓋起來,也想重建更多偏遠部落裡的衛生室,需要花很多錢。我的衛生室不是一個醫病的地方,而是老人家聊天的地方。平常他們都在家裡,只有我看診的那個時間知道是跟我見面,候診時互相玩笑問候說:「你怎麼還活著?」

我也看到部落的問題,獨居老人、隔代教養,不能光靠醫療去解決。我把老家房子改建成「方舟教室」,每週一到週五,找年輕人來給部落孩子課後輔導,外加晚餐,現在四間教室總共幫助八十幾個孩子。也找居家服務員去照顧獨居老人、送餐,還強化已經有的老人日照中心。

我常在想,醫療究竟是人權,還是商業行為?如果是人權,南迴地區兩萬多個居民每年繳了兩億元的健保費,卻只享受到五千萬的醫療資源,很不公平!所以我想在南迴線的中心點蓋一間「南迴醫院」。我希望募集一萬個市井小民,每個月捐款一千元,一年募到一億元,就可以請到願意來偏鄉的醫生。如果成功,台灣偏鄉也可以複製這樣的模式,讓年輕醫生有更多選擇,不用擠在大都會的醫院,不用揹業績壓力,可以扭轉目前醫療崩壞的現狀;大家不用去走醫美去「救醜」,而投入「救命」的醫療。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8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