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親子天下X博客來電子書專門店開幕慶!

一位母親的絕食日記

作者: 潘淑瑛(Web only)
一位母親的絕食日記

潘淑瑛,2000年畢業於港大法律系,1997年曾任港大學生會內務副會長,大學畢業後工做為執業大律師及港大法律系兼職講師(part-time lecturer)。已婚,育有1子。最近為反對港府硬推洗腦國民教育科而參與了絕食行動。

9月1日下午,我一家3口到金鐘政府總部的添馬公園參加由反國教大聯盟舉辦的「公民教育開學禮」集會和音樂會。那天天氣很不穩定,一時悶熱非常,一時下陣大雨,我們坐在草地上,遇到大雨,便3人一起瑟縮在雨傘下,在大會有時一片音樂聲、有時一片參與者發言聲中,靜靜等待一場又一場的大雨散去。

那天我們本來只打算逗留2、3小時,好讓兒子能返家吃晚飯,但參與在集會之中,我和丈夫都好想繼續支持這個正有超過4萬名香港市民一同參與支持的活動,直到完畢為止。多得大會向參與人士免費供應三文治和乾糧等,兒子才能乖乖的陪著我們直到集會結束,那時已是晚上10時多了。

就在集會結束前,大聯盟成員包括家長關注組召集人陳惜姿和學民思潮的召集人黃之鋒同學分別上台發言,他們宣布集會過後,將有10名人士包括大學學者、家長關注組成員、學聯代表和大學生,繼學民思潮3名學生代表之後即時開始絕食,以行動對政府漠視民意、一意孤行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做出反抗。

我抱著倦透的兒子站在台下的人群中聽著準備絕食的人士逐一講述他們決定參與絕食的原因,他們的其中1人是家長關注組的核心成員,也是我和丈夫以前在港大學生會上庒的戰友、我們一直的好朋友黃瑞紅(Linda)。

聽著她的講話——她說政府硬推這套洗腦國民教育,觸及了她做為一個母親的底線,她決定了絕食以示反抗等說話,我的眼淚便無法停止。Linda她真的非常勇敢,她為我們一群家長站出來了,我為她感到很驕傲。台上代表還宣布,假如政府對於市民參與了絕食行動依然置諸不顧,大聯盟會將行動升級,不排除會邀請更多市民加入絕食行列。就在那一刻,我心裡便說:只要他們要人加入,我會立即答應。

我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家長關注組一位成員,她也是我一位相識多年的朋友。聽到我的說話,她拍了我膊頭一下,然後眼睛溼了。

事實上,這場反洗腦國民教育運動,必需倚賴更多市民參與和支持才能成功。早在8月30日,學民思潮發起佔領政府總部,要求政府撤回洗腦國民教育科,實行「不撤科、不撤離」行動,他們3名中學生代表展開絕食,我已被他們無私的付出和勇氣深深感動著。做為一個普通市民、一個媽媽,我對這群同學感到非常愧疚。

做為成年人,我們應當保護年輕人和孩子,但現在年輕人卻為了保護所有香港人的下一代、捍衛他們的思想自由、捍衛香港人的核心價值走到最前,為良心而戰鬥。現在,還有10名社會人士,包括63歲退休教師韓連山、理工大學退休副教授何芝君等參與絕食,我想自己做為一名普遍市民和一名家長,絕不可能袖手旁觀,我要以實際行動向學民思潮的同學、家長關注組、正要為香港孩子的福祉而絕食的人士表達最大的支持和敬意。

那晚集會過後,我有種強烈的感覺︰只要我們這群香港市民繼續團結起來、繼續發聲、繼續為良心而戰,這個城市捍衛的核心價值是一定可以保存下去的。

9月2日,一家3口到政府總部探望Linda和其他絕食人士。由於怕耗掉Linda的能量,不敢跟她談太久,怕打擾她休息,使她更虛弱。雖然絕食行動難免給人感覺是打悲情牌,但我知道得很清楚,他們這群人,並不是以犧牲生命為目的,並不是要以死要脅政府,更不是在演一場煽情的戲。我知道他們來這裡,都打算用自己兩條腿走進絕食區,也用自己兩條腿走出絕食區。有人說他們的絕食行動激進,我卻說他們一點也不激進!

我們的政府拒絕跟我們對話,對7月29日9萬名市民——大部分為帶著小孩子、推著BB車的家長,冒著32度的酷熱天氣上街參與反洗腦大遊行置諸不理,對4萬市民參與了9月1日反洗腦國民教育科集會、表達了要求撤科的訴求置若罔聞。少數市民唯有自發的、以最卑微的方式抗爭,希望喚醒這個背向人民的政府,同時也希望喚起更多市民關注。

我們的政府是裝睡的。面對市民的反對聲音,特首梁振英只見更龜縮。對於社會各界透過無數評論文章細數市民大眾反對政府硬推洗腦國民教育科的理由,梁振英政府竟可說他不知道我們反對什麼。他在電視播放的記者會中假惺惺的表示自己願意跟我們對話,事實這從沒發生。

我們反對政府於新學年硬推國民教育科,是因為政府根本沒有就此真正諮詢過市民意見,政府聲稱沒有推行國民教育科的政治包袱,自立場中立,卻大酒金錢給國民教育服務中心編印出內容偏頗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手冊》做為指示教師如何教授國民教育科的課程指引。這手冊對國家與黨的分別絕口不提,大篇幅唱好大陸一黨專政,指執政集團「進步、無私與團結」,屬社會科學所謂的「理想型」,維護到社會穩定。

手冊從不提及國家領導、政策、法律、政治、社會、經濟的缺失或流弊,這無疑是要對學生進行「洗腦」,培養學生盲目愛國及黨國不分。對西方國家的民主選舉制度,手冊卻評為「政黨惡鬥,令人民當災」,這分明跟市民追求民主和普選的意願相違背。此外,手冊主張「以情出發」,著重為國效力和家國情懷,要求以互動形式彼此激動、孕育真情;但對重要的普世價值如人權、平等、自由、民主、法治,公義卻甚少觸及。

雖然有關當局指國民教育科不設公開試、不打分、不評級,但學生在此科的表現卻需列出在成績表上,學生有沒有參與相關的課外活動(如參加交流團)是會被記錄在案,甚至可能呈上教育局。到今天,我們都不知道教育局蒐集這些紀錄的目的和用途為何。

誠然,了解自己國家的歷史、文化和國情是非常合理的。但我們愛不愛國家,有多愛國家,不需要由老師和透過同儕之間互相品評。要認識國家,她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我們都要知道。認識她的時候,我們還要有獨立思想、批判的思維,這樣才能了解和擁抱國家的整個。

9月3日。我收到通知,晚上可能要加入絕食行列,於是立即在早上收拾了些行裝和趕快教兒子完成幾頁還未做好的暑期作業。那晚我騙他要去工作,著他快去睡覺,他哭著要我留在家中,雖然我非常不捨得他,也得狠下心腸離家出去。

那個晚上,何芝君教授和Linda都相繼停止絕食,離開政府總部——即是我們後來稱為「公民廣場」的地方。我和兩位朋友(1位為人父親和廣告公司老闆阿東和1位社工阿Sean)加入絕食行列。

公民廣場每晚都很熱鬧,每晚都坐滿數萬穿黑衫、要求撤回國民教育科的人。人們來這裡聽「公民夜校」——每晚不同學者主持座談會、來欣賞不同人士表演和唱歌。

每晚的文化活動、互動的分享、討論、喊口號,凝聚著許多顆香港人的心。熱心的市民,絡繹不絕的來探望和聲援絕食人士,不斷慷慨的捐出大量物資支援我們、送出熱湯和食物給義工們和醫護人員、寫信或送鮮花鼓勵我們,甚至有些市民哭著為我們打氣,我的心裡實在感到非常激動。還有學民思潮的同學們,他們自發的去清理現場垃圾、清潔公廁,政府到底有沒有看到這裡有一群非常高素質的公民呢?

絕食期間,許多朋友來探望和鼓勵。雖然這段時間不好受,但深深的感到有許多愛在我和朋友之間、在所有參與這場公民運動的人之間。絕食進入第二天,精神明顯比第一天差了,到下午血糖跌至3.3,即界乎危險警戒線(3.2)的水平。醫護人員要我喝葡萄糖水,可惜我反胃,全部吐了出來,他們便要我試喝補充電解質的運動飲品……好慢好慢、逐少逐少的喝。

於是身邊兩位朋友便充當護理員,把飲品逐少逐少送進我口中,我既感謝她們,又覺得自己沒有用。兩位朋友其中1位,平日較少見,她為了看我,特意向上司請了半天假,見到我的時候,我剛剛吐完,不能跟她說話,之後還要勞煩她為我餵飲料。我對她說:「真不好意思,我現在像個老弱的婆婆。」她聽罷握了我手一下,沒說什麼,但眼睛都溼了。

9月5日晚上11時,我的身體不能維持下去了,我答應過自己,要靠自己雙腳離開這裡。於是我結束了約50小時的絕食,在丈夫和朋友纔扶下,緩慢的離開了絕食區。翌日,我的戰友阿東也結束了他約67小時的絕食,而以名人岑健勳為首的「七十社運老兵團」多位年長人士加入了絕食。之後每天,我都回去公民廣場探望絕食人士,我丈夫還當了幾晚絕食區的當值義工。

9月8日晚上,廣場上聚集了12萬人,是這場運動的高峰。當晚政府宣布小讓步,將國民教育科的3年開展期「死線」取消,承諾現屆政府5年任期內不會將國民教育科強制獨立成科。政府又在9月10日宣布將手冊中「國家範疇」內的「當代國情」及相關評估部分抽起。雖然大聯盟對政府仍沒有答應撤回國民教育科感到憤怒和失望,聯盟決定當晚結束佔領公民廣場行動、結束所有絕食行動,並成立公司,長期跟進國民教育科的問題,繼續爭取全面撤回洗腦國民教育科。

雖然政府做出了上述的小讓步,但魔鬼仍在細節中,因為手冊的「國家範疇」內的餘下3部分︰歷史、人文和自然國情,仍要求學生以「培養國民身份認同感、愛國情懷」做為學習目標,而這3部分的評估機制仍沿用老師觀察、同儕互評的方式來評估學生表現和學習成果,此等學習表現和成果依然要列在成績單上及呈上教育局,所以1日不撤科,我們的憂慮依然存在。

還有,政府指學校可以自行決定是否推出國民教育科,但學校是否能真正享有自決實在成疑,尤其教育局做為本地官立學校的辦學團體,有權要求或施壓要學校執行政府政策。故此,希望每間學校,尤其官立學校,真能堅守他們的校本精神。

佔領行動過後,學聯接力舉辦大專罷課,8千市民一同在酷熱的陽光下聚集在中文大學的百萬大道參與反洗腦國民教育集會,群眾的熱情依然沒有減退。然後,近7百名醫生及一群航空公司的機艙服務員也分別罕有的發聲明聲援這場運動,爭取撤回洗腦國民教育科。

最近,一間接一間的中學校友會,陸續成立了關注小組跟進國民教育科的進展,爭取母校不推行洗腦國民教育科及以政府最終撤回此科為長遠工作目標。所以這場反洗腦國民教育科的公民運動,真的做到了遍地開花。只要我們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崗位繼續堅守、爭取下去,我們就做到「廣場就在你我身邊」,終有一天,我們會爭取到撤回洗腦國民教育科。

您覺得這篇文章...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6則留言/看更多留言

我想留言

  • emily g

    真是很棒的文章,非常值得分享

    2016-03-26 檢舉
  • Vickie Chiou

    很實用的文章!!!!!

    2016-03-03 檢舉
  • Joanna Yu

    讚+分享

    2015-09-15 檢舉
選校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選校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