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自學家庭父母 陳怡光、魏多麗:夢想教室在我家


自學家庭父母 陳怡光、魏多麗:夢想教室在我家

台灣爸爸求學過程曲折,波蘭媽媽則一路都是資優生,兩人對孩子的教育卻有一致的共識:不要孩子變成只會快速答題的考試機器。他們自己選擇課程教材、自己教,希望培養出能獨立思考、有多元能力的孩子。

這一家人的「三聲道」很特別,語言轉換自然得像開關。孩子和媽媽講波蘭語,和爸爸講中文,爸媽彼此講英文。那,全家四口一起吃晚餐時用哪種語言?健談的爸媽一時想不起來,「看話題內容吧!」在家是「語言弱勢」的爸爸陳怡光笑著說:「唯一聽不懂全部的是我,關掉就好,需要我知道時,他們就會讓我聽懂。」和一般的台灣爸爸不同,陳怡光從不擔心自己在家中的地位因此被忽視。

更特別的是,這一家的兩個孩子從小到現在沒去學校上過一天學,卻學得比一般孩子更多元、更深入、更快樂。

十四歲、自覺「很愛現」的女兒明秀喜歡物理、數學,經常在各種場合報告她的自學專題。她也喜歡滑冰、滑雪和攝影,二○一一年代表台灣到泰國參加花式滑冰比賽,獲得青少年組冠軍。她和好友共同將整個過程製作成短片《滑出自己的夢》。今年一月,她取得加拿大第一級滑雪教練執照,加上目前在雲門舞蹈教室擔任助教的經驗,她可以教初學小朋友滑雪。「拿到什麼電子用品都會玩」的明秀,最近又迷上手機攝影,並和好友寫了企劃案去參加公視的手機拍片徵選。

九歲的兒子明哲則喜歡玩樂高、彈鋼琴、舞蹈和做菜,最拿手的料理是蛋餅、蔥油餅和餅乾,目前「還沒決定以後要當傳教士或廚師」。他不像瑞典的故事人物「長襪皮皮」會羨慕上學的小孩有假可放,因為「我每天都放假啊!」他說。當「學校小孩」還在寫功課時,明哲已經可以去騎腳踏車,而且週末絕對沒有功課。未滿十三歲還不能有自己的臉書,但明哲可以玩學習性的電玩如 JumpStart。

量身訂作的彈性

一般家庭的作息多半跟著學校走,陳怡光家則有自己的課程計畫。位於山區的家,在客廳旁有一間「教室」,裡面放滿各種學習需要的書籍、教具,週一到週五的上午,姊弟倆就在這裡跟著媽媽學習。兩人的學習風格迥異,學習方法也不同。明秀從小專注力強,喜歡追根究柢,可以花五個星期完成一個大型專案作業。她用主題式的方法學習,一週的教材堆疊在桌上,自己選擇當天想學的內容和功課。

明哲卻不能忍受反覆做相同的事,單一主題只能維持一個月,也不喜歡坐著寫字。所以每週的教材由媽媽分配好,放在五個透明文件夾裡,才不會讓他覺得功課多到做不完,有時還加上適合的教學軟體和網站。下午,則安排才藝課(最多一週四次),或參加其他自學孩子的共學活動。

要因材施教的確是個挑戰。曾在英國取得蒙特梭利學前教育證照的媽媽魏多麗(Dorota Chen-Wernik),相信「跟隨孩子的興趣發展(follow the child)」,但「連親姊弟都沒辦法用同一種方法和教材,更何況學校老師要同時面對二、三十個孩子,真的不容易照顧到每個人,」她說剛開始時的確有點辛苦。

但自學提供了量身訂作的彈性和自由。孩子的每一種學習內容和方式,都是魏多麗和陳怡光認真比較、選擇出來的。例如,光是數學就有九種教法,美國、加拿大、台灣都不一樣,最後他們選擇波蘭的教材。史地、科學則用美國的Sonlight教材,因為每個階段都有一個整合的主題,「沒有教科書。孩子要配合去閱讀市面上的百科全書、科普故事或歷史小說,」重視閱讀的魏多麗特別喜愛這種安排。

才藝班也是一家家嘗試、多比多看。台灣都會區的才藝班資源很豐富,但父母「要夠狠,要知道何時該認賠、出場,」陳怡光形容。他們曾經遇到不適合孩子,或跟廣告宣傳不符的才藝課,可是不會因為繳了錢、或鋼琴一定要彈到哪一級,還死纏爛打,強迫孩子繼續上課。但既然要學就要願意練習,明秀小時候就因為只喜歡和教練滑冰、卻不願自己練習,經過討論後決定停掉滑冰活動。

自學沒有標準、規定的學習目標,「對每個領域,家長和孩子都要坐下來討論,要學到哪些基本能力。家長最清楚孩子的學習進度,不需要證明給誰看,」陳怡光說。他和太太隨時討論,碰到問題一定想辦法解決。雖然自學像是前無古人的事,他們卻沒有擔心、挫折過。

自學是自然的共識

基於兩人對學習本質的高度共識,和各自跨國、跨領域的學習經驗,讓他們勇敢而有自信的陪伴孩子自學。陳怡光本身就不是「科舉小孩」,求學路途坎坷純屬「自作孽」。曾因錯過高中報名時間、又不願意重考,於是跑到英國念書;大學又從英國念回台灣;赴美留學本來讀企管碩士,後來又增加國際研究成為雙主修。魏多麗則從小到研究所,除了陪伴爸爸赴美、赴台擔任客座教授,求學過程都是進波蘭的第一志願,而且大學主修是漢學,是「唯二」的應屆畢業生。

讓孩子自學是兩人自然的共識和決定。除了希望他們能學好三種語言,也看到太多孩子因學校考試太多,變成為考試而學習。而且台灣教育三十年如一日,「和我爸爸、爺爺那輩沒有太大差別,那何必浪費時間去上學?」陳怡光觀察,三十年前在這樣制度下訓練出來的人可以生存,但現在已可以看到這樣的學習方式,未來不具競爭力。而且孩子不快樂,以前只是國三學生過得不快樂而已,現在從國一、甚至小學階段孩子就開始不快樂。陳怡光表示:「孩子需要的是長期競爭力,不是短時間內答對幾題選擇題。」學校不能提供更好的教育模式,就由家長自行處理。

十幾年下來,陳怡光和魏多麗已經看到孩子長出了能力,再來就是要讓孩子有機會不斷的去練習他的能力,「我們要搭舞台讓他的能力被看見,至於政府要不要承認,是制度的事,大人要去努力爭取,」陳怡光說。

在自學路上,最初四年陳怡光一家是「自己在家練武功」。因為要教孩子波蘭文和英文,找不到同伴,只有在一年一度的自學申請會場上,見到其他自學家長,好像「牛郎織女」一樣。但國中小自學人數在十四年間成長了三百七十五倍,到現在已有一千五百人,高中職合法自學生也有約一百多人。陳怡光在二○○七年架設自學網站(www.homeschool.tw),在每月的第二個星期二,主辦一些參觀活動,並將訊息張貼在網站上,邀請其他自學家庭參加。起初只有兩、三個家庭加入,現在則是「一吆喝就幾百人,人已經太多,還得分眾,」陳怡光形容。

爭取修法,讓自學制度更友善

魏多麗在孩子的自學路上是第一線的陪伴者,扮演媽媽和老師的角色。陳怡光則負責去改善外在環境的不良條件。他成立「保障教育選擇權聯盟」,整合愈來愈多的自學家長團體爭取修法。目前自學中小學生已不必附籍在中小學下,高中自學生學力認證部分,經過多年的努力陳情,獲得大多數教育立委的支持,五月中旬教育部長蔣偉寧已經承諾提供三種選項。陳怡光說:「我會一直爭取監督下去,孩子長大也要繼續下去。」

陳怡光明白,這個位置、論述過程讓太太不舒服,因為她一直不希望成為受人矚目的焦點。但很多家長嚮往自學,看到陳家一雙子女發展得好,就想知道更多他們自學的細節,甚至問:「可不可以把小孩給你們教?」讓魏多麗自己覺得好像「被用放大鏡觀察」。儘管她和陳怡光都認為,每個家庭自學的理由都不同,她家的方式不見得適合其他家庭,但他們仍不藏私的提供相關資訊和協助,廣於分享經驗,全家甚至出了一本書《我家就是國際學校》,將十幾年來的想法和做法,鉅細靡遺的公開。

自學行之多年,慢慢被接受,已經成為一個不可擋的趨勢。但台灣相關法律還未完善,不能保障不同需求孩子的權利。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文教法律研究所副教授周志宏觀察,過去對自學不友善的制度下,除非家長很精英,否則不可能自學。像陳怡光、魏多麗這樣的精英父母從解決自己孩子問題出發,推動制度合理化,讓未來更多孩子可以做這樣的選擇,是很大的貢獻。

每一個孩子都是特別的,陳怡光家的自學,更讓孩子有機會去表現自己的特質、用自己的方式去解決問題。「他們不需要變成跟別人一樣,」而且有不同的能力去面對未來。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7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