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親子天下夏令營最後早鳥優惠,2人同行再折扣

【莫里斯.桑達克】「同一主題的不斷變奏」


【莫里斯.桑達克】「同一主題的不斷變奏」

撇開為人作嫁的作品不說,那些自寫自畫的繪本,都堪稱是桑達克「同一主題的不斷變奏」。他一方面耗用一生的經驗在挖掘兒童的內在本質,另一方面則藉著各種表現形式深化他的創作主題,並挑戰繪本的可能。

◎本文摘自:繪本之眼作者:林真美,天下雜誌出版)

一九六五年,桑達克為了向繪本宗師凱迪克致敬,也仿效他的做法,找來兩首童謠,創造了《赫克托.普特克以及當我越過汪洋》(Hector Protector and As I Went Over the Water)這本雖小巧卻趣味滿滿的繪本。即便是無厘頭的童謠,桑達克也巧妙的藉由圖像擴張了內容,而他所要表達的,無非是小孩反抗成人世界時的無奈,和在無奈中經由想像所帶來的解脫。

一九六七年,桑達克面臨自己心臟病發、母親罹癌、愛犬珍妮去世的慘境。為了懷念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珍妮,他完成了《咕嚕咕嚕碰!生命不僅只是這樣》(Higglety Pigglety Pop! Or There Must Be More to Life)一書(圖三)。全書共六十九頁,寫的是衣食無缺的珍妮因為空虛而離家出走,在歷經一些奇幻的際遇之後,她成了鵝媽媽劇團的女演員。桑達克本人非常喜歡這本書,因為故事雖然很超現實,裡面卻充滿了他和珍妮的生活點滴。如果你是桑達克的死忠讀者,那你一定不會對珍妮這隻小狗感到陌生,因為除了這本特別為她創作的書外,珍妮還出現在《親愛的,你該說什麼呢?》(What Do You Say, Dear?,1958)、《親愛的,你要做什麼呢?》(What Do You Do, Dear?,1961)、《一是強尼》(One Was Johnny, 1962)、《雞湯加米粒》(Chicken Soup with Rice, 1962)(圖四)、《野獸國》……等書裡面。

一九七○年,桑達克以《廚房之夜狂想曲》(格林文化,In the Night Kitchen)(圖五)再獲次年的凱迪克銀牌獎。他以類似漫畫的形式,描述男孩米奇在半夜掉進廚房的麵糰裡。之後,所有的情節就像夢境一般,浮游於廚房上空的米奇,幫助廚師做好了蛋糕……。

據桑達克自己說,這是他對童年所看到的一則廣告的「復仇之作」。一九三九年,陽光麵包店(Sunshine Baker)推出了一則廣告詞:「當你睡時,我們正在烤麵包! (We Bake While You Sleep!)」小桑達克曾經為此傷心了好一陣子,因為他好想半夜不睡覺,好溜到麵包店的廚房一探究竟。他只要想到折價券上的三名胖廚師,趁著他熟睡時在廚房做著神奇的事,就覺得這對他是既殘酷又過份的對待。不過,桑達克長大成人了,他想要透過創作,解除這曾經困擾他的童年魔咒。他說:「我要讓他們知道,我已經到了可以半夜不睡覺的年紀,我也已經曉得半夜的廚房,到底發生了什麼事。4」雖然這本書在當時曾引起一些大人的議論,甚至有人反對讓赤身裸體的小孩出現在童書的畫面裡,但桑達克卻表示,這是他個人相當滿意的一部作品。他藉由大量呈現兒時接觸到的各種通俗文化,構成了這部向紐約致敬的繪本。他在裡面找到了兒時的快樂記憶,也相信自己可以透過小孩的身體,傳達出那屬於童年的美好感覺。

一九七○年可以說是桑達克在創作上的一個分水嶺。這一年,他獲得了國際安徒生獎(Hans Christian Andersen Awards)的肯定。另外,他也開始投入動畫、舞台劇的工作,使得這位原本多產的繪本作家,在繪本的創作量上遽減。一九七三年他為格林童話畫插畫,一九八一年則完成了嘔心瀝血之作《在那遙遠的地方》(格林文化,Outside over There)(圖六),並五度得到凱迪克銀牌獎的榮耀。

《在那遙遠的地方》可說是桑達克所有作品中最難懂的一部。桑達克在他所寫的《凱迪克與其他人——書籍與圖畫的評論》(Caldecott & Co.——Notes on Books and Pictures,1988)一書中說:「這是一本關於莫札特和恐怖的書。」由於一邊創作此書,一邊從事《魔笛》歌劇舞台裝置與服裝設計,「莫札特」給了桑達克非常多的創作靈感。所以,他最後將此書獻給了莫札特。他不僅將故事的時間設定在莫札特死前的十年(一七八一年),甚至他還讓莫札特的創作身影,出現在故事接近尾聲的畫面中。

對桑達克而言,這本書是他為莫札特所畫的一幅肖像畫。他希望整本書可以藉由神聖的、世俗的、滑稽的……等各種不同的元素,揉合出莫札特那在莊重中不失詼諧、優美的特性。由於桑達克使用了非常多個人的詮釋,所以關於莫札特在書中的重要性,對作者和讀者而言,恐怕都是只能會意,不能言傳的了。

至於「恐怖」,指的是桑達克將自己童年的一些恐怖經驗融入故事。例如他四歲時,從大人的口中聽聞富家小孩遭到綁架並被撕票的新聞,即便當時懵懵懂懂,但這社會事件卻儼然成了桑達克童年的一大夢魘。另外,擔心與父母分離、對死亡的害怕、暴風雨來襲的怵目驚心,以及對姐姐的敬畏……等等這些兒童時代存留心底的恐怖印象,都一一再現,成了新故事中的一些主要、次要內容。桑達克以長達五年的時間創作此書。他並不諱言,在創作期間自己並不太了解真正想要表達的是什麼。然而,一等創作結束,他便發現,他是藉由重構童年的恐懼,以及藉由書中主角對抗恐懼的歷程,才解除了那潛藏於自己內在的、關於「恐懼」的裝置。所以說,這是一本桑達克本人尋求解脫的作品,當然也是探討童年祕密的一部神秘創作。

一九九三年,桑達克又出版了《我們與傑克和蓋伊都在垃圾堆長大》(We Are All in the Dumps with Jack And Guy),這是桑達克再次向凱迪克致敬的作品。兩首看似無意義的童謠,卻給了桑達克極大的發揮空間。其圖像所指涉的,是一群在洛杉磯黑暗角落求活的流浪兒。在圖像所描繪的故事中,飽受惡徒(大老鼠)欺凌的最弱小小孩,因為月亮的守護,終於被傑克和蓋伊這兩名孩童救回貧民窟。

這本書可以說是桑達克的又一蛻變,也可以說是他對二十世紀的批判總結。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大體已經從兒童的內在深邃走了出來。而這一次,他所要誠實揭露的,是現代兒童的社會處境。那就是,大人們表面上主張本世紀(二十世紀)的兒童已經得到前所未有的照顧,但在浮華榮景的背後,其實還是有很多世紀末的小孩遭到大人的遺棄。對小孩、成人而言,這是何等不堪的情事啊!儘管悲天憫人,桑達克還是刻意不讓大人出現在他的書中,他本著一貫作風,讓孩子藉由想像的力量,為苦難的同伴,找回了救贖。

可見,桑達克所要強調、總結的是:這是一個成人背叛兒童的時代。儘管如此,處於無力狀態的小孩,終會因為其他孩子的力量,得到解救和幸福。桑達克似乎認為,當我們對成人感到無望時,小孩的堅韌與勇氣,才是一切寄望的所在!

自一九九三年之後,桑達克不曾再推出自寫自畫的作品。不過,這位不斷向世人質問「繪本是什麼?」與「兒童是什麼?」的繪本作家,已完成了逾八十本的創作。

撇開為人作嫁的作品不說,那些自寫自畫的繪本,都堪稱是桑達克「同一主題的不斷變奏」。他一方面耗用一生的經驗在挖掘兒童的內在本質,另一方面則藉著各種表現形式深化他的創作主題,並挑戰繪本的可能。雖然桑達克認為自己沒有什麼原創性,只是善於重複使用同一個想法,並給予多樣的變化;但他鍥而不捨的探究和勇於嘗試的精神,仍足以讓所有的繪本追尋者由衷感到敬佩。也因此,時代雜誌曾經給了他「童書界的畢卡索」的封號,更有兒童文學評論家約翰.洛威.湯森(John Rowe Townsend)毫不避諱的稱他是「百餘年來最偉大的繪本作家5」。雖然晚年已經鮮少創作繪本,但如此殊名,對莫里斯.桑達克而言,依然是受之無愧。畢竟在長達四、  五十年的創作生涯中,他在繪本歷史上所留下的鑿痕深度,早已是無人可及的了。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3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