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童書大冒險,體驗童書創作從無到有的奇妙歷程!

作家張大春:我只要孩子保有好奇的求知能力


作家張大春:我只要孩子保有好奇的求知能力

周慶輝攝影

到現在還會做考試相關惡夢的張大春,透過國一的兒子、小五的女兒,看清教育敗壞的核心──求勝求贏的價值和面面俱到的偽善。對學校教育的愛深責切,讓他一口答應了《親子天下》記者提出的採訪邀約。

作家張大春對學校教育的愛深責切,從一件事可以看出。《親子天下》記者寄出採訪邀約不到半小時,他就立刻回電答應接受採訪,「因為教育改革太重要了!」

到現在還會做考試相關惡夢的張大春,透過國一的兒子、小五的女兒,看清教育敗壞的核心──求勝求贏的價值和面面俱到的偽善。

他信手拈來兒女學校生活中無效教育的例子,犀利批評。他的兩本「認字」書,其實就是一種家長的自救行動,他甚至有重寫教科書的計畫。無法放心將孩子交給教育體系,他「只能打造一個王國」,收羅自己兩個孩子,在長大前,好好保護他們。這是身為父親最沉痛的心願。

- - -

我們教育敗壞有兩個基本基礎,不去面對這兩個真相,教育沒辦法改。第一個是求勝求贏的價值。不管別人死活,大家只希望考得好,名次高,勝過別人;敗了就完蛋,立刻被淘汰。

第二個是面面俱到的偽善。例如畢業典禮人人都有獎,表面上皆大歡喜,但都是假的,因為有第一名就有倒數第一名。就像林書豪打球,有贏就有輸,這才是一個常態。例如十二年國教講多元入學,也是騙人。科展是誰在做?是老師「串通」有能力的家長,表面上是幫助孩子,事實上是代替孩子。

多年前我參觀過一所以全面性均衡發展為傲的國中,其中一項美勞,是利用全體小朋友蒐集家裡回收的寶特瓶來做各種裝飾,吊在走廊及屋頂、裝飾校園的樹,真的很漂亮很有創意。全校大概用了五萬個寶特瓶,說這是環保不浪費。但學校若不做這事,小朋友回家會拚命蒐集寶特瓶嗎?如果我們不是要這樣廢物利用,就根本不會有這些廢物。這就是失格的教育,帶來一個完全虛假的價值。我們的教育中充斥了這種寶特瓶。

教科書應該要與時俱變

還有一個嚴重的共犯結構:我們的教科書從來就沒有跟上求知行為的改變。教科書應該要與時俱變,隨時注意世界變化,維持活性與彈性。所謂的「電子化」絕不是你今天做一個PDF檔,把課本放到投影片,今年放、明年也放就完成了。編教科書是個專業,絕對需要專門的人才,而不是全部交給底下小編輯來做,由教授掛名審核。

一綱多本表面上看來是從「欽定」或部頒的邏輯解放出來,從一個政府在背後支持和經營的書商,變成好幾個書商。但學生真能獲得更多元、自由的知識或資訊嗎?

我們的小學生課本簡單到斃,資訊量、關聯性之不足,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基本常識是不存在的。因為大部分人相信,孩子頭腦簡單不要學太多,年紀愈大才可以懂得愈複雜的東西。這是個錯誤的迷思!

大學的文字學研究、觀察文字的那套方法能不能教給小孩?可以的!就像是掌握釣竿一樣,但我們的大學老師深怕釣竿太早給小孩,以後到大學要學什麼?但從來沒考慮到,如何更有效率讓學習者掌握豐富求知過程的方法。

什麼叫有效學習?就是給原理原則和關聯性。例如,「春、秦、奏、泰、舂」這些字的字頭在古代造字時原本都不同,後來才同化了。春原本是草頭,下面有屯,屯本來就有植物生發的意思;泰有順利亨通的意思,原來是大,左右兩隻手,下面是水,用手去撈水裡的東西,有種滑溜感;秦是兩隻手拿著稻子在搗。只要教小孩這些字在甲骨文中如何寫,小孩一定可以學,跟畫圖一樣,只要幾個字就了解國字中字形合併的原則,完全不需要去死背就記住了。常用國字三千個,只要教三百字,就全部通了,每個字都這樣教,光文字學,歷史掌故、文化常識、語言講究都到位了。

課本中充斥的修辭學也是一個錯誤。累迭法、漸進法、對比法,我知道也沒用。你不用去名詞解釋什麼叫譬喻、形上學、象徵,那都是拿來賣弄、虛假的知識。我教孩子寫作文,就是不斷講各種故事,不一定哪時會用到,只要他對故事有興趣,就能寫作文。

我兒子有次作文題目是「難忘的滋味」,大家都寫吃的,他故意不寫,他講跟爸爸打籃球的故事。我們打籃球最後都要投個「關門球」,就是遠射,進了才能回家。有次我投進了在等他,他一直到天黑了才終於投進,他就寫這個難忘的經驗。結果老師評語「文筆很好、描述生動,但誤會了題意,」所以只給三級分(滿分六級)。孩子當然很挫折。我不在乎孩子拿三級分,但用這種方式告訴一個孩子難忘的滋味只能講食物,就太過分了。

活人被尿憋死,這樣對嗎?

做為一個評分的老師或機制,不應該讓「活人被尿憋死」,憋尿了不起就尿失禁,但不可能被尿憋死。我們的作文、整個教育都是這樣,一點彈性、變通都沒有。

因為如此,孩子必然從學習中逃走,這是一種無所遁逃於天地間的教育方式。我到現在只要有壓力,就會做跟考試有關的惡夢,走錯考場、考卷沒寫完、考試一直忘記,每年十幾次以上,很恐怖。高三時自己知道考不上大學,想放棄。我爸講了幾句話,他說:「你讀書考試再怎麼樣都無所謂,永遠考不上大學我也養你,」這話很動人,他說:「你不一定要考上學校,你只要『活著』,不要讀書讀死了。」

大概到五月底(七月一日大學聯考)他看我在看小說,就建議我進考場取個經驗,至少明年有個心理準備,我就讀了一個月的書,考上輔大中文。我只填了十三個志願,我爸什麼都沒管。大學我就不一樣了,每學期拿第一名,研究所也考第一名,因為我找到我的路了,找到父親給我所有教養準備的路。

想來真的悲哀,你沒有辦法把小孩交給這個教育體系。在目前的環境下,我只能自己打造一個「王國」,收羅我兩個孩子。不管他們是否被整個社會遺棄,只要他保有好奇求知的能力,而不是生計的能力,讓他們在那個園地裡面覺得自己是最有用、最好的。在他們長大前好好保護他、鼓勵他。



*****

專訪張大春─從容學習 無限滿足

文/張綾玲 採訪整理

張大春,當代華文作家。曾經,他以《少年大頭春的生活週記》與《野孩子》等作品成為暢銷作家,多變的創作風格與縱橫古今的深厚學養,人稱「文學頑童」。年近四十,才與相差十二歲的老婆葉美瑤(現為時報出版副總編輯)攜手共結連理。兒子張容、女兒張宜先後誕生,讓這位大作家有了全新身分——成為父親。

一年多前,他出版了《認得幾個字》一書,表面上寫的是和一雙兒女在「答嘴鼓」中說文解字,然而深蘊其中的卻是他做為一位父親的用心與耐心。怎麼說呢?打從孩子學說話開始,張家便經常一頓晚飯吃上兩個鐘頭,全家四人無話不談、天南地北隨興聊,在如此輕鬆氣氛下,親子情感互動更加緊密踏實,也讓學習得以更加從容。

相較時下許多父母,張大春的許多作為絕對是另類的。他從來不看教養書,也不願輕易服膺於現今國語文教育體系;孩子在學校成績考壞了,他不在意這種一時競爭的失敗,反倒擔心就此打擊孩子繼續學習的樂趣和勇氣;即便連讓孩子學鋼琴、吹長笛、拉小提琴,還有英文、數學家教老師,也完全不為日後升學之算計,只因孩子想學,便主動提供所有機會,若是孩子有點累或不高興,大可不玩。

尤其令人動容的是,這樣一個外表看來桀驁不馴、言辭犀利、豪爽的父親,在前後兩次的訪談裡,每每總能如數家珍,聊起孩子在每個階段的成長變化、學習歷程,細心珍藏孩子所曾書寫、塗鴉過的隻字片語和畫作。

五十一歲的張大春,從初為人父時,時刻懷抱「帶子狼」的心情(編按:日語,意喻一個帶著孩子行走江湖的浪人,隨時擔心孩子受到傷害),到今日反而能以一種抽離、客觀的「格物」精神,審視孩子的種種,「我也是好幾年前,因為反省到自己生活儀式太多,往往會把自己一些不重要的事優先,再想陪孩子,之後才開始改變,重新建立自己的生活文化……,因為孩子的需要常常是很隨機的,千萬不要基於『生活習慣』而無奈的放棄經營親子間的機會,要趁著做父母時來充實自己。只要和孩子情感維繫夠扎實,所有的問題往往可以迎刃而解……」

Q:我想許多人不免好奇張大春的孩子,作文和國語文會不會特別好?

A:曾經有同學笑過張容,說你是作家張大春的小孩,怎麼國語這麼爛?還好後來她轉學了。

我家兩個孩子,他們很不同。妹妹張宜很會講、會編故事,常常我要她在我床前給我說故事催眠,她總能自顧自的講起來;哥哥張容卻不同,他寫作文往往得要我一句句的跟他討論。

例如,有次要寫「我最喜愛的動物」。我跟他討論說,我們家養了很多動物,你想寫什麼?他說,他喜歡很大的動物,於是我給他看一些資料。那是他小學二年級時。他寫什麼呢?「在貓科動物的四十三個物種之中,只有獅子是群居的!我最喜歡獅子,因為當公獅子不用打獵,母獅子去打獵回來讓公獅子吃,所以公獅子很幸福!不過,非洲大草原上的獅子很可憐!原因是,那裡有一種蒼蠅,叫做『采采蠅』,『采采蠅』這種蒼蠅會傳染一種昏睡症,在非洲當地只有斑馬不會被傳染,因為『采采蠅』的眼睛只能分辨黑白,對牠而言,斑馬的黑白條紋是一大片,所以無法盯著斑馬。所以,如果要當非洲的獅子,最好身上能夠長出黑白的條紋。」  

很妙,他離題又回來。你有沒有發現,他寫的完全是知識性的文章,感性薄弱。因為他的興趣就是知識性的。

我跟他講述人生情境與情感時,他完全沒有接收能力,舉凡要做類比或發出些情感時,他就沒辦法,是個比較魔羯座的性格。這和他妹妹完全不一樣。

Q:有些父母在帶孩子的過程會感到焦慮。可否聊聊你自己的經驗與心得?

帶孩子一定會焦慮。但對教養結果或孩子學習績效上的焦慮,我完全沒有。在生孩子前我就想過,除「健康」之外,我對孩子只有兩個簡單期許,第一是要「正直」,第二是要「大方」。

為什麼要「大方」?因為小氣的人就不從容,做事情、看東西就會計較、畏首畏尾。

我們這家族幾代以來,講究的就是「從容」。這種價值感,和現代人講求績效、競爭力是完全相對的。現代人喜歡講優勝劣敗,然而,什麼是敗呢?看事物不是從一時來看。但糟糕的是,成敗多半是透過競爭來展現,是暫時的,且往往就在那一時把人生切斷成兩半來看。所以,我希望孩子要能從容、不斷的學習。愈從容,得到愈多,愈能在學習中得到滿足與樂趣。

清朝詩人龔自珍曾寫過雜感:「忽動慈悲不與爭」,他生平是個有才學之士,官做得不小,坐擁財富,但看到同儕許多人汲汲營營求取功名利祿,自己卻不想為此而擠破頭。這種不爭,正是我所謂的「從容」。

假若父母想讓孩子豁達大度、坦然舒服些,就要想辦法把世俗競爭都丟到一旁。就好比有回,張容數學考了三十幾分,考卷不想拿給我簽名。我說:「哇!你比我當年考的還高出三十幾分啊!」張容聽了,眼睛睜得爆大,不信又跑去問媽媽。想當年,高中時我是真考了零分,那時我父親看著我的考卷,全是空白沒答題,直說:「這好!在哪簽都行!」絲毫沒有斥責之意。我想父親的態度非常重要,當時他能這樣對我,我真是感謝。

張容從上小學以來,從來沒考過全班前十五名。不是不會,而是粗心、懶。他又要跟妹妹玩、玩樂高,有時勤快起來會在紙上畫幾百個士兵……那些是無用之事,絕對妨礙他練琴或念書,但我絕對不阻止他做,也從沒真怪過他為何粗心,因為我自己也粗心啊。孩子的教育是全面性的,要讓他知道該全力以赴,但是要處在一種不怕錯、不為爭鬥、不擔心畏懼的環境下,否則學習起來就不從容。

Q:你看教養書嗎?

不。我從來不看什麼教養書的。若有時間去看,不如拿那時間來跟小孩相處更好。我覺得,人要對自己有個認知,若不可能超越自己而讓孩子變成一個偉大的人,那就儘可能讓自己和孩子在一起時,做到言行合一。與其總是擔心憂慮該如何教養,不如時刻對自己懷抱戒慎恐懼之心,還比較實在些。

Q:有些人會說,親子相處「重質不重量」,你同意嗎?

跟小孩之間,「量」就是「質」。你在他真正需要的時間卻不出現,你再出現就沒有意義了。一定要即時。別想說你能給他很精華的品質,拜託!他才多大腦子,應該以他為標準來定需求。多數孩子需要父母長時間的陪伴,可是一旦他不需要你了,連一分鐘都不要你在他身邊。我們也只能珍惜這段時間,像張容,我想再過不了幾年,他就要飛了。

Q:你在《認得幾個字》書裡,提到每天和孩子吃兩小時的晚飯,全家天南地北的聊。對於自覺沒時間或擔心沒談話內容的父母,你有什麼建議?

從我寫書到出書,很多人都問過類似問題。他們都自以為和我有距離,以為我特別有學問,他們沒學問。事實上我也是一般的父母。在每天和孩子兩個多小時的談話過程裡,我也常會有不知道的事。就好像這幾天對很多注音符號有爭議,蛤蠣要唸成 ㄍㄜ   ㄌˊㄧ,法國則要念成ㄈㄚ  ㄍㄨㄛ。說到語文,別把它當做專業。要是把語文教育當一門課來上,那會非常無聊。我們就趁著每天吃晚飯時互相談天,碰上有疑問時我來解疑;再不然就一起到大辭典前去查。總是一有問題隨時查、不懂就查;查字典、查書、查資料,或是上網。

語言就是兩面,不是約定就是俗成。像有回,張容好奇金玉滿堂的「玉」字來歷,為什麼明明是玉部,但偏旁時卻不加那一點?老師要他回家問爸爸,再講給全班聽,我於是給他講一遍,後來聽說他到學校講得頭頭是道,老師也很高興。我覺得在這過程中,孩子所引發的疑惑,其重要性遠超過我所提供的解答。但孩子需要有工具、足夠的語彙,才能讓他毫無顧忌、不怕被笑被罰,表達出所有的疑惑。聽我這麼說,或許有些父母會想是不是得花很多時間來和孩子談話?我覺得不,真這樣做父母會太累,且用力產生的討論,效果也不見得好。

愈是有心的父母,往往愈容易讓孩子有挫折感,因為你總是不斷追問,你每個問題都讓他受挫,也等於把他的工具給剝奪了。所以我認為,營造出一種你講、我講、互相都講的環境,會比較有意思。

Q:不少父母擔心現在的小孩不讀書,你們怎麼做的?平常都給孩子看些什麼書?

我想不是孩子不讀書,是孩子的父母不讀書。在我家沒這問題。我們全家人,我在看,媽媽在看,哥哥也在看書,妹妹從還不識字也就會自己抱一本書在念,口裡不斷的編故事,等到她看得懂書時就非常仔細的看。所以,閱讀是一種習慣。我們相信自己這麼做,孩子就會照著做。

我從沒有要他們非要看什麼書,他們都自己會看、會挑的。我是覺得,要讓孩子無所不學的去面對各樣知識,將來才會從容。就好像有時在教孩子的過程中,老婆會覺得我講太多了,孩子哪聽得懂?但我認為永遠不要怕孩子不一定能吸收,他們一定都能受惠的。有時你以為他吸收了維他命A,哪知道卻可能是鈣質,也可能讓他因而受用一輩子。中國字教育的「教」,左邊其實是學習的「學」簡化後變成兩個叉叉,而所謂的「教」就是拿一個手、一個鞭子去引導學習。你永遠不知道學習會在哪裡終止。

Q:你如何啟發他們的好奇心?

注意他們的需要,他們的好奇往往從需要而來。譬如:張容從一歲可以動筆畫圖就畫得很仔細。兩歲多,有天他又畫很多平面的四方形高樓,不厭其煩的畫。我說:張容我帶你看個東西。於是,我把那時個頭還小的他抱起來看冰箱的上頭、俯看洗衣機,帶他換一個角度看「立體」四方形,突然,他看懂了,從此以後,他統統畫立體的高樓。像昨天我給他們整理環境,突然在亂七八糟的紙堆裡看到一張爛爛的作業紙上,很仔細的畫了台林寶堅尼的賽車,那種精準,我一眼就能認出是林寶堅尼,真讓我嚇到了。所以,當你發現他們有需求,就無限的滿足他們的需求。在這滿足的過程,他們又會有進一步的好奇。但若沒有滿足他,問題不會解決,他就不會好奇,自然也就不會展現出對其他部分的好奇。還有,一定要假想孩子的問題背後一定還有問題,他只是沒適當工具表達出他真正的問題。如此的用心,就能讓父母去理解,甚至是同情他的孩子。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