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當怪獸家長遇上刺蝟老師⋯⋯親師大戰為何一觸即發?


當怪獸家長遇上刺蝟老師⋯⋯親師大戰為何一觸即發?

插畫│水腦

從對老師畢恭畢敬的年代,到如今,大家都可以挑剔老師的不是, 是老師變了還是家長變了?親師關係為何愈來愈緊張?

「剛當老師的時候,我覺得很幸福,每天都受寵若驚。但這些年來,我每天都愈來愈緊張。

記得有一年我帶三年級,從開學第一天起,早自習就有五、六位家長每天在教室後面站崗,有一回家長告狀到校長室,說老師不應該要求孩子七點四十到校,更不應該要求孩子早自習打掃。

還有一次,開學第二天就被家長投訴,說功課怎麼出這麼多?我把功課減少後,卻又有另個家長告狀,說功課為何出這麼少?

現在的老師,已經不知道拿什麼管學生。有次班上有個學生很皮,把同學從椅子上推下來,害對方受傷,我罰他不准下課,結果第二天,媽媽就來興師問罪。

多年之後,我變得很怕家長,不太敢跟他們說話,看到其他老師也差不多,幾乎都不太敢管學生。家長動不動就告老師,對我們打擊很深……」

教書超過十五年的老師吳麗文(化名),娓娓訴說著她這十幾年來,在台北市這所明星公立小學,從備受尊寵,到現在深受精神折磨的處境。

怪獸家長亂校園

這樣的親師衝突,不是特殊個案。

在一場有關如何「面對怪獸家長」的教師研習會場,老師擠爆現場。研習會上,一位小學老師,描述他每天都會接到某位家長電話,一聊就超過兩小時,「這位家長剛離婚,她把我當做心理諮商對象,我該怎麼辦?」另一位老師很無奈的問道:「有位家長要求來我班上教英文,還說自然課也要去教,因為他覺得自然老師教得不好,我該怎麼辦?」「我們班有過動兒,可是爸媽拒絕帶他就醫怎麼辦?」……這場研習,彷彿是一場給老師的集體治療。

今年教師節,台北市教師會公布了「台北市教師憂鬱傾向調查」,超過三分之一的老師,憂鬱傾向已達到應找醫療單位協助的程度,將近一半(四八%)的教師壓力負荷達到臨界點。而其中「家長的態度」是老師最大的壓力來源。
面對種種類型的怪獸家長,老師要安安心心教書,實在千萬難。

刺蝟老師築防線

對照於過去擁有的福利、尊嚴、光環,現在的老師處於隨時被檢視、被檢討,甚至被敵視的處境中。許多老師不知不覺就產生了受害者情節,嚴重的則變成防衛過度的刺蝟老師,隨時都築起防線,防範家長來襲。

經常入校協助輔導的友緣基金會副執行長黃倫芬就發現,有些老師只要家長一表達意見,就覺得他是怪獸,結果變成每個家長都成為怪獸。

全教會理事長劉欽旭提起,有一次他到某個學校參訪,看到有個老師拿著攝影機一直對著某個學生拍攝。劉欽旭就問那老師:「你在做什麼?」老師說:「他媽媽一直說他兒子很乖,我說她兒子在學校很皮她都不信,我就給他拍下來,他媽媽來了我就放給她看!」

劉欽旭感慨的說:「我不是支持這種行為,但我看到現在使用的通訊工具,真的是讓師生關係起了很大的挑戰。我希望老師、學生跟家長之間能彼此尊重,不要互相拍來拍去,因為很多事情透過影片傳遞,都會被扭曲。」

處理過不少親師衝突的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則發現,當老師過於防衛,反而讓事情愈鬧愈大。「我沒有碰過有家長是要故意去侮辱老師的,就是要一個水落石出,要給孩子一個公道。可是很多老師一來就是要防衛,防衛的方法可能就是抹黑對方、指責對方或是淡化事實。我聽過老師最經典的說法是:『我只是用拳頭輕輕推了他的臉,因為這小孩過動,你是不是該帶他去看醫生吃藥?』……一旦老師只想防衛,淡化、抹黑,就會讓事情變得很難處理,」馮喬蘭說。

鴕鳥校長和稀泥

親師直接對峙,原該負起協調、緩衝、仲裁責任的學校行政領導者──校長,卻經常採取「不作為」的鴕鳥策略,讓親師衝突更加激烈。

「有些校長一接到家長電話,就公開罵老師,也不講是哪個老師,也不去輔導,就說:『你們老師小心一點,不要讓我每天接電話!』校長這種情緒性發言很傷老師,」劉欽旭說。

馮喬蘭也指出,現在很多老師困擾的是,如果他們想要堅持一些教育理念,往往只能單打獨鬥面對家長的壓力,「校長沒有挺他,有時甚至把老師推上火線,自己躲在裡面坐大位。」

黃倫芬則觀察,在校園裡,家長還是覺得學校比較保護老師,校長不太敢處理不適任老師的問題。

一位在北部任教的小學老師就很看不慣他們前任校長的鄉愿作風。學校有位即將退休的老師,經常體罰、羞辱、甚至騷擾學生,已經引起全校老師公憤,但校長就是不處理,只想等這老師退休後,問題自動消失。

一位曾經多次協助校園處理爭議事件的諮商專家指出,有些校長花很多心思放在辦活動、做公關,追求所謂「卓越」的評鑑,結果反而沒把心思放在老師、學生身上。

既不敢阻擋家長的無理取鬧,又不敢積極處理問題老師,一心只想保住位子的校長,成了老師跟家長眼中的縮頭烏龜、鴕鳥校長。

可是,校長也有說不出的苦。一位得過卓越領導獎的校長無奈的說:「校長無法做學校的領導者,第一,我不能決定人事;第二,我不能決定獎酬,我不能說這個老師好,我給他獎金三個月,不能啊!酬賞不是我可以決定的。」

透過遴選機制產生的校長,必須要獲得學校教師會和家長會的支持才能保住校長位子,「想要強勢整頓不適任老師的校長,經常得面對黑函、流言的的中傷,甚至很下流的手段,」一位退休校長難過的說。

校長圈子裡甚至流行著一句順口溜:「校長有三權:赤手空拳、有責無權、委曲求全。」反映出整個校園裡荒謬的權利義務關係。

親師緊張,教育受困

親師關係,看似校園裡的一個「微議題」,但牽動的卻是整個校園的文化、氣氛與教育的品質。

在台北市一場「市長與教師會有約」的會議中,教師會強力要求台北市長郝龍斌處理「一九九九服務專線」對學校造成的干擾,因為這專線已經快要成為「怪獸家長專線」了!「許多家長透過『一九九九專線』投訴老師,只要有人投訴,不管有沒有具名,都要求學校寫報告。老師每天寫這些報告,光處理這些投訴就處理不完,」台北市教師會理事長楊益風無奈的說。

但父母會出來投訴,很多時候也是出於無奈。因為有些老師很難溝通,甚至家長在學校求助無門。馮喬蘭在處理親師衝突的時候就發現:「有些老師有嚴重的被迫害意識,你只要講點什麼,他就覺得是迫害、是剝奪,甚至會採取否認、抹黑的方式來因應家長。」一位曾把孩子轉學的家長就很氣不過的表示:「我們當初曾很用心跟老師溝通,可是我跟老師談這個問題,他卻老是扯到其他事情,完全不想回應我的問題。」

劉欽旭憂心的指出:「現在校園裡第一層善意的溝通管道不見了。很多事情一下子就新聞化、公文化、投訴化、檯面化,到了這種程度,學生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轉班、轉校了,因為在這種情形之下,親師關係已經沒有信賴的基礎了。」

親師關係緊張,甚至影響了老師的士氣與行政團隊的運作。

楊益風吐露他的憂慮:「我自己也是父母,親師關係再這樣緊張下去,結果是讓優秀的老師都不再有熱情,台灣的教育怎麼會有希望?」

一位備受肯定的年輕校長,今年卻打算退休,理由是:「我連老師的考績都沒有權力打,除了非常柔性的領導,完全沒辦法管理老師。一個學校好不好,行政團隊很重要,但現在校長往往帶不動老師。」

親師大戰誰之過?

造成親師大戰的原因,除了親師之間個人溝通能力的問題,也牽扯到許多結構性的因素:

1.校園民主化後,親師角色拿捏的困難

現在老師跟家長的關係,是要以資本主義市場下的消費者、雇主、商家的角度看待?還是過往天地君親師的傳統位階面對?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指出,過往老師是一種「身分」,類似親人,通常是村里間最有權威的、受倚賴的少數知識分子,不太需要跟你談權利義務、幾點鐘下班;但現在愈來愈法治化、民主化的校園,也意味著老師逐漸要交出權力,連記學生大小過都要經過層層程序。老師從一個「身分」,變成一種「職業」,是民主化不得不面對的轉變。

也因此,當老師如同一般職業勞工,開始在意自己的上下班時間、隱私權;在意自己的「有限責任範圍」,不再能包山包海的看顧小孩時,家長對老師的「不夠熱血」卻不能釋懷。

前一陣子吵得沸沸揚揚的、家長團體所擬的「教師工作守則」草案,議定老師晚上十點以前要接家長電話的「規定」,就是一個彼此對於「老師該做什麼」期待的錯置。

2.「消費者意識失控」的父母vs.沒有「專業標準」的教師

權力範圍與地位逐漸縮減的老師,卻遇見史上第一代富裕中產的「直升機父母」,一群「消費者意識失控」的家長,讓親師之間的彼此期望落空、嫌隙更深。

普遍受過高等教育的新一代父母,對少子化下的少數子女教育,有著比以往更高的期待。老師不再能靠「身分」取得自然而然的尊敬和認同,而必須靠著專業「贏得」這一代新中產父母的信任。

「怪獸家長」一詞的起源地日本,專家學者們紛紛出書討論怪獸家長現象,他們認為,這群「消費者意識失控」的家長,把「教育」當成服務業,老師當成商家,學生家長是出錢的大爺消費者。基於「付同樣的錢,就應該得到同樣的商品」的概念,無法忍受自己的孩子接受「低於」其他孩子的待遇。於是,他們經常穿梭在學校,提出不合理的要求,要確保自己得到的是「最好的」。

另一方面,這一代教師卻沒有專業成長與發展的制度,沒有獎優懲劣的評鑑機制。學校老師和行政,沒有辦法用足夠的「專業」來處理家長的「越界」。學校裡好老師無法被激勵,不適任教師的淘汰困難重重。

一位在新北市擔任多年輔導組長的老師坦言:「現在的狀況是,老師到底教得好不好、管得好不好,都很模糊,沒有一個標準,我們需要有一個教師專業標準出來。」

「所以現在老師要做的是去學好專業,而不要再期待、恢復、懷念以前的地位,」廖元豪強調。

談起如何避免親師衝突,台北美國學校教務副總校長莫凱倫(Karen Moreau)說得直接:「教學專業和溝通技巧是老師最重要的基本能力,兩者都具備了,親師溝通才有可能做得好。」她直言,透過優質教學的評鑑與激勵教師成長的制度,才是解決親師大戰的「根本解」。

3.無法處理的「不適任教師」,扼殺親師溝通的信任感

「教師法」中規定可以處理的不適任老師,跟父母心目中認為的不適任老師,標準落差實在很大。目前「教師法」規定,除因觸犯法律案件被判刑的不適任教師,可以將他解聘、不再錄用,其他因教學不力、行為不檢點或精神狀態無法勝任的不適任教師,該如何處理,都有許多模糊地帶。而這些卻都是最常引起親師衝突的導火線。

不適任教師在學校裡由教評會負責審議,教評會的組成,超過一半以上是教師代表,與會的教育行政也多具備教師身分,家長代表只有一席。在這樣的結構下,每每引發「師師相護」的質疑。

廖元豪就批評:「現在把所有的處分通通交給學校內部的教評會,老師出了問題,純粹變成內部處理,幾乎沒有外控機制。大家不信任老師能夠大義滅親,家長只好出來到處亂吵。」

善意、專業、制度之必要

隨著時代快速的變遷,當大部分的老師其實還在摸索自己的專業定位、因應各種新議題所需要的新能力時,少子化時代的父母也更認真投入孩子的教育,對老師的期許更高也更挑剔,而校長則夾在老師與父母之間,尋找著力點與平衡點。

當前的教育生態對父母、老師、校長甚至學生而言,都是一個全新的時代,沒有既定的界限可依循、沒有舊有的遊戲規則可參考;而法律、制度又趕不上時代需求,加上媒體的推波助瀾,讓許多人不自覺的失去了分寸、誤用了自己的權力、傷害了彼此的信任。

要如何化解這場沒有贏家的親師大戰?

親師間開始學習善意的溝通、校長積極建立校內清楚、有效、友善的溝通機制是必要的。

而教師團體在爭取教師權益的同時,也需要花更多的心力建立教師的專業倫理與紀律。

當舊有的福利、保護措施、社會地位逐步被卸除,老師需要以專業贏得他人尊敬與自身福祉。家長不應再期待老師給與孩子無條件的愛,但老師也應該有能力給予學生「專業的愛」。「所謂『專業的愛』,是讓孩子在我們的教學環境裡獲得機會均等、人權平等,當家長看到老師這樣的熱誠,自然也會信任你,」秀朗國小校長潘慶輝指出。

除此之外,法律、制度的修正,給予親師間對等的權力、義務與合理的監督、評鑑,才能有助親師真正成為分工合作的好夥伴。

就如廖元豪所說:「家長要把老師當個專業,老師要把自己做得像個專業,教育當局要創造一套能夠支持專業的制度,而不是讓大家個別去承擔。」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2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