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十二年國教》另類教育父子對談:探索基測以外的學習


《十二年國教》另類教育父子對談:探索基測以外的學習

黃建賓攝

如果你家國中的孩子「不好好念書」、廢寢忘食拍電影,你怎麼辦?人文高中校長楊文貴放手讓十五歲的兒子楊逸帆拍《不想考基測》紀錄片,也讓他自己決定要不要考基測…… 這對父子如何看待教育與學習?

十七歲的天空,是教室的天花板;五十五歲的世界,是養家餬口的小天地。但楊文貴與楊逸帆這對父子,總不耐跟這般人生常軌瞎扯。

楊逸帆,十七歲,目前是宜蘭人文無學籍行動高中一年級學生,也是紀錄片導演。他考基測,也拍基測,最近即將完成一部九十分鐘的紀錄片《不想考基測》,以三位國三的學生為主角,記錄他們在基測前後的心境轉折。這部片拍了三年,他從十五歲拍到十七歲,近乎痴狂投入拍攝計畫,從長度六分鐘拍到九十分鐘,從一人拍片擴大至領導十人團隊,從屢獲補助到負債數十萬。目前正忙著進行這部紀錄片的後製、募款、巡迴放映。

去年四月,《不想考基測》獲得國藝會與公共電視的專案補助,楊逸帆十六歲,是十位獲補助者中最年輕的一位。

可以忍受十五歲的孩子「不好好讀書」、廢寢忘食拍電影、自己決定要不要考基測……種種「離經叛道」行為,會是怎樣的爸爸?

楊文貴,五十五歲,人文高中校長。從台北師專畢業後,楊文貴在故鄉基隆任教十二年。他徹底施行愛的教育、鐵的紀律,為了禁止學生在校吃零食,連坐法、教鞭都用上。當時有位學生的阿嬤看不下去,跟楊文貴的母親說:「叫你們文貴不要那麼嚴格啦,我們家開雜貨店擺了些零食,我孫子竟然怕到不敢來阿嬤家。」

之後,楊文貴反省他過往的教學經驗,思索獎懲之外的教法。他花十一年取得博士學位,在大學任教十八年。二○○三年,接任宜蘭公辦民營的人文國小校長。之後陸續推動成立人文國中、人文無學籍行動高中,頗受教育圈好評。

訪談這天,和這對父子碰面時,一頭灰髮的楊文貴笑說:「最近民視正在演連續劇《父與子》,現在來父子對談,很搭配時事呢。」一旁內斂、沉穩的楊逸帆,桌前擺著一本錢穆的《國史大綱》,抬起頭來微笑,定定看著父親。然後他們開始聊教育,一種「考高分、上名校」之外的學習的可能性。

--------------------------------------

Q為什麼想拍這部紀錄片?

楊逸帆(以下簡稱子):拍這部紀錄片,還是跟我身邊的人有關,畢竟基測跟我這年紀的人密切相關。像我堂姊準備考試的模樣:書桌上擺滿課本、參考書、考卷,每天看起來都超疲倦;還有我在人文國中的朋友們,原本參加社團,彈琴、跳舞、唱歌,但到了基測前幾個月,大家都被迫中斷社團活動,埋首書堆。

這些親身接觸的經驗,讓我開始思考,我與我身邊的青少年,整天泡在書堆跟考卷裡,無法發展自己的天賦,難道是國民教育的目標嗎?「國、英、數、社、自」就等於基本學力?

Q你怎麼看待基測?

子:人們看待基測,有兩種主要看法:反對的人,認為基測給學生太多壓力;支持的人,認為這很公平。但我認為,重要的是如何點燃,甚至保持學習的熱情,才是教育的根本。

去年年初,我片子拍攝的三個基測考生,都考完基測,就讀高一。他們在基測前後的心境轉折,被我仔細的記錄下來。不過接著就輪到我自己了。我想,我的拍片計畫自然也不能是逃避基測的藉口,而且沒有實際考一次,又怎能算得上是身歷其境的「學生的角度」呢?

因此我決定去考基測,考前兩個月,我買參考書,報名補習班的考前特訓班,寫各式考卷,覺得很受挫。面對四選一的作答方式,我習慣深思探究的思考,完全打亂作答節奏,題目總是做不完。過了好一陣子,才體認到,考試並不要求你深思,只要你會背誦、適應答題方式,就能考高分。

我慢慢融入備考狀態,也起了好勝心,想證明我的實力。直到考前幾天,才突然發現自己忘了拍片的初衷。我開始問自己,這種考試方式稱得上學習嗎?考完基測後,我分發到台北的永春高中,但讀了一個月後,選擇轉學到人文高中,繼續我的拍片計畫。

Q拍片過程遭遇的困難?

子:我深陷在後製剪輯的泥沼裡,要從拍的兩百多小時裡剪出九十分鐘來,是很大的難關。整個高一上,我都泡在電腦前。學校上課時剪輯,回家後也在剪輯,熬夜成了家常便飯,更有許多次工作到天亮,直接搭車上台北,參加公共電視補助案的進度報告。

但公視要求的是專業水平,他們的評語是:「紀錄片中太多訪談畫面,不具備用影像說故事的能力」。讓我很挫折,後來與我們團隊討論後,認為內容無法符合公視的要求,因此今年初與公視終止補助關係。

楊文貴(以下簡稱父):逸帆為了拍片經費,四處募款。他寫了幾十封信封給企業、基金會,如果對方有意願,他就拿企劃書去提案。最近我才知道兒子為了拍紀錄片,扛了七十萬的債務。我有點嚇到,也很自責,這是我這個做父親的失職,一個十六、七歲的青少年呀!

Q爸爸怎麼看待兒子拍紀錄片這件事?

父:我基本上都不干涉兒子,也不太過問,放手讓逸帆做他想做的事。逸帆高一上常熬夜剪輯,幾乎沒在讀高中,但我擔心的不是課業,而是孩子的身體健康,以及天賦與能力的界線。去年下半年,我看他的拍片計畫愈玩愈大、愈陷愈深,耗損大把時間在剪輯上,沒有具體進展,做父親的我,就決定介入協助。最後我們討論的解決方案是,找專業的剪輯師來幫忙。

Q對於親子間的互動,你認為關鍵時刻才出手介入,但怎麼判斷何時是關鍵時刻?

父:孩子的成長過程中,自我探索是他們的重要課題。做父母的任務,就是鼓勵孩子從事各種活動,讓他們暴露在各種可能性裡頭。但是青少年階段的孩子,常被批評做事三分鐘熱度。但我認為,三分鐘熱度反而是探索世界的必經過程,唯有透過大量嘗試,才能慢慢發展出自己的天賦與自我管理的能力。

此外,父母不可能把孩子交給學校就什麼都不管了;好像你是消費者,學校是負責教孩子的商店。相反的,我心目中的學校與家長的關係,是一種合夥人關係,一同照料孩子的學習與成長歷程。透過這過程,我們對孩子的狀態才會有更細緻的關照,當我們認為孩子的某些行為或決定不妥時,要先釐清自己在擔心什麼,把自己的想法整理清楚後,才不會讓孩子背負過多或不必要的包袱。

拿我與逸帆的相處來說,逸帆就像是輛活力十足的跑車,四處奔馳;我的角色則是不到必要時刻,絕不出手的關鍵煞車皮。

子:我讀國小後,爸爸就鼓勵我自己安排時間、規劃想做的事,一開始我很不習慣,會一直發呆或一直玩。不過後來就上手了,一旦對某件事情有興趣,就一頭栽入;等到實在很誇張,像熬夜、影響生活其他安排時,爸爸才會提醒我。

Q對於未來,逸帆有什麼規劃?爸爸怎麼期待?

父:我就是提供環境讓他盡情探索,發展自己的天賦。所以我才會認為他除了紀錄片之外,還可以摸索其他領域。

他為了拍片,參與很多教改運動,訪問許多教改人士,但我認為「實質介入的能力」才重要。沒有實做的著力點,談那麼多教育的論述,也只是空談罷了。

對於他未來的期望,其實就和我創辦人文高中的理念一樣:一、幫助孩子找到日後能勝任、愉快的工作;二、擁有健康、溫暖的家庭生活;三、自在、多元的生活情趣。

子:我很同意我爸說的,人要有實做的著力點,我也希望自己成為一個解決問題的人。之後我大學想去國外念,可能念商管,因為商管是實際做事的方法。不過也還不確定,都在嘗試跟摸索。

未來兩年的高中學習目標,我打算完整的學習「中國傳統文化」,閱讀中國傳統的文史經典,像《論語》、《道德經》、《大學》、《國史大綱》等作品,以及學習中醫、武術。

像是我最近在讀《論語》,感覺像充足了電。《論語》裡的:「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學校老師的解法常是,學習後要定期複習,是件快樂的事,並拿這種說法來支持考試的重要性。不過,我看了《論語》的不同版本註解,發現學而時「習」之的「習」,有三種解釋,其中一個是「實習」,也就是說,學習之後,還要找機會在生活中實習做出來。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