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快看,最完整的兒童性教育指南

方文山:閱讀決定視野高度


方文山:閱讀決定視野高度

shutterstock

我的閱讀種類一向相當駁雜,每一種類型都能帶給我樂趣與收穫。我覺得,閱讀就像飲食,如果「偏食」,只「攝取」某種文類,吃「軟」(感性作品)不吃「硬」(理性作品)的話,你的大腦就很容易「營養不良」。

方文山堪稱是華語流行樂壇最有才氣的作詞人。他與小天王周杰倫合作,譜寫出〈髮如雪〉、〈青花瓷〉、〈上海一九四三〉等許多膾炙人口的歌曲,聯手在歌壇掀起一波「中國風」熱潮。

在坊間眾多以情緒獨白描寫男女情愛的華語流行歌詞中,方文山的作品婉約清麗、引經據典、意境細膩有如電影畫面,顯得獨樹一幟。在題材方面,也比傳統流行歌曲更多變,諸如武術、戰爭、吸血鬼、書法、球類、動物,甚至中藥,都可成為他的歌詞素材。

豐沛的創作力,讓方文山連續八屆入圍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因為作品修辭精緻,歌詞曾多次在兩岸國文考試中入題,〈上海一九四三〉還被選入台北縣中小學韻文讀本補充教材。

方文山少時家境並不好,最高學歷成功工商電子科也不顯赫,但他的文字造詣與選題多元性卻令人驚豔,這都是拜長年閱讀習慣之賜。閱讀不但豐富了他黯淡的年少歲月,更為他打開了通往另一個寬闊世界的門。

- - -

對我來說,閱讀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

當你喜歡某件事物,就會產生自發性吸收的強烈動機。就像對設計有興趣的孩子喜歡蒐集美麗的圖片,喜歡籃球的孩子總離不開球場,我從小就對文字很有「感覺」。雖然家裡從沒有刻意引導,我念的學校讀書風氣也不是很盛,但我就是自然而然的愛上了閱讀。

「白看」詩詞,慢慢琢磨

很多中產以上的家庭,都會刻意栽培孩子閱讀,可能小孩年紀還小,就坐擁幾百冊圖書,父母也會鼓勵小孩用零用錢買書。但我家家境並不寬裕,從小到大我從來不知「零用錢」為何物,家裡當然也不會有什麼「藏書」。小時候,一度還以為「零用錢」是電視連續劇的編劇憑空捏造出來的東西!一個不事生產、沒有收入的小孩,怎麼可能擁有一筆固定開支?應該是編的吧?

如果我想要有「零用錢」,得自己想辦法才行。我的打工經驗很豐富,撿廢鐵絲或飲料鋁罐賣錢、在電子工廠與建築工地做小工、送過報紙、做過廣告派報生、當過高爾夫球場的桿弟。但中小學生到底只有寒暑假可以打工,也賺不了幾個錢,中學以後,打工的錢還會上繳一半貼補家用,能買書的資源自然也不會太多。

就讀中學時期的某一段時間,我經常到舊書店站著「白看」。看的多半是一些唐詩宋詞或新詩詩集,比較少看小說。小說是連貫的故事,很難一口氣在書店讀完,片段片段的讀,難免意猶未盡不過癮。詩詞集就沒有這種問題,即使只有寥寥數行字,也是自成結構的完整作品,可以快快看完幾首,再放在心裡慢慢琢磨。

鍾情席慕蓉詩集和宋詞

那一段時間,我接觸了不少洛夫、夏宇、席慕蓉等人的詩,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席慕蓉,我對她的創作一見鍾情,她的作品影響我很深。我後來寫了一首〈七里香〉,就是為了對她致敬(《七里香》是詩人席慕蓉的代表詩集之一)。

席慕蓉的語言美麗流暢,轉喻淺顯易懂,她的詩中沒有聲嘶力竭的大悲大苦,沒有太深刻、太沉重的國仇家恨,只有婉約嬝娜的淒美愛情。詩裡的生生世世、思念、寂寞與等待,其實跟流行歌曲想表達的意念很類似,對一個十幾歲的慘綠少年來說,是很容易入門的東西。

有人覺得我的歌詞創作極富中國風與畫面感,而且重視押韻容易琅琅上口,我想這是受到古典詩詞的影響。唐詩宋詞有一種優雅的韻緻,而比起格律工整的唐詩,我又更喜歡宋詞。宋詞字句結構比較有變化,而且本來就是搭配旋律傳唱的。〈浪淘沙〉、〈虞美人〉等都是詞牌名。說穿了,其實就是當時的流行歌曲,只是宋詞服務的對象是上流社會的知識分子,而當今流行歌曲服務的對象則是普羅大眾。

宋詞詞人中,我又特別喜愛婉約派的李煜、李清照等,他們都擅於以景喻情,「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這文字多有畫面感啊。

閱讀像飲食,不宜偏食

我作品受這些古典詩詞影響極深,但當年閱讀這些作品的初衷,只是單純被它們的「美」深深吸引,其實並沒有想到這點點滴滴的累積、浸潤、醞釀,日後竟會成為我工作中的養分。

大家看我寫的情歌歌詞,或許以為我只讀那些抒情纏綿、只著墨於兒女私情的軟性作品。但事實上,我在閱讀上是「雜食性動物」,新詩、散文、小說、時事評論、現象觀察、科普書、歷史書、旅遊書、美學書、文物考,我都有涉獵。現在為了寫歌詞,也會刻意去找一些特定領域的書籍來參考,比如說,創作〈青花瓷〉前,我蒐集了許多關於瓷器的資料;創作〈刀馬旦〉時,則認真研究過京劇;要寫〈三年二班〉、〈鬥牛〉時,還特別去買了乒乓球跟籃球的書做為參考。

我的閱讀種類一向相當駁雜,每一種類型都能帶給我樂趣與收穫。我覺得,閱讀就像飲食,如果「偏食」,只「攝取」某種文類,吃「軟」(感性作品)不吃「硬」(理性作品)的話,你的大腦就很容易「營養不良」。不僅思考角度就會被限制,也較難培養客觀、獨立的觀點。

評論性書籍衝擊觀念

我開始閱讀評論性書籍,是緣於龍應台的《野火集》。高中時第一次接觸這本書,內心深受震懾,她針砭起時事,就好像刀劍一樣鋒銳犀利,將許多社會問題的肌理一層一層剖解得清清楚楚。我才明白,原來寫文章不一定只能風花雪月,也能夠以筆代劍、氣勢磅礡。

對我而言,閱讀這類作品,經常是一種「觀念衝擊」。記得當兵的時候,接觸到柏楊寫的《中國人史綱》,這套書從另一個史觀來詮釋中國歷史,跟我們從小被灌輸的那套冠冕堂皇的史觀截然不同。他赤裸裸的呈現「權力」這件事,讓我突然領悟,原來我們所謂的「光輝歷史五千年」、所謂「中國人是天性重視仁義、愛好和平的民族」,或許只是一種官方說法。歷史其實從來沒有停止過殺伐、擄掠與戰爭,只是那一部分在教科書中被隱匿了。

如果我們不廣泛涉獵,我們所認知的世界,或許就只被有意識灌輸的世界,沒有機會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問題。

我對與「文化」或「民族」相關的論述相當有興趣,只要逛書店看到相關書籍,就會買回來,辦公室書架上這些《消逝的德國人》、《民族的世界地圖》、《拉丁文帝國》……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不同民族,理解世界的方式也各異,這也是最迷人的地方,涉獵愈多,我們就愈能了解另一個不同的文化、欣賞另一種美。不會凡事都只能從自己有限的經驗出發,輕易就「排斥異己」。

但任何跟「文化」有關係的事物,只要經過翻譯,就必然會流失一部分的意義,所以我們必須更廣泛的涉獵,當你參考的對象愈多,視野就愈廣,愈能夠彌補可能流失的意義。

有句形容人著述甚多的成語叫做「著作等身」,對於絕大多數的人而言,恐怕不大有機會,但是,「閱讀等身」絕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的,你的閱讀有多少,你的(視野)高度就有多高。

我一直覺得,沒有幾件事能比「閱讀」更划算、投資報酬率更高了。作者將他數年、數十年,甚至畢生的心血濃縮、凝結,寫成一本書,讀者只要花極短的時間就能經歷,縱使不能通盤領略,但多少能留下些許痕跡,還有什麼買賣比這件事更上算?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6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