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童書大冒險,體驗童書創作從無到有的奇妙歷程!

借鏡日本:十二年國教的下一步 學習共同體的革命

把教改重點擺在:採計在校成績、設立「特色高中」、學區劃分…… 能幫助學生樂在學習嗎?什麼才是教育的核心精神呢? 早已在日本三千所學校展開的「寧靜革命」,如何讓學生成為學習的主體? 如何讓老師和學校構成「學習圈」,幫助學生享受學習的快樂?

「學力低下、學級崩壞、逃學、霸凌、校園暴力、我們的孩子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現行的學校教育體制是否已不適合現在的孩子?」

這個問題,是日本許多教師、家長、甚至孩子們心中的疑問。一九八○年代,因為學歷社會及考試競爭的影響,學校強調填鴨式教育。過分強調成績,卻讓學生漸漸對學校及班級失去歸屬感。「成績高的就是好學生,那我呢?」「為什麼非要我去上學?」「上課學習一點都不有趣。」這樣的想法在學生心中漸漸發酵,更多學生對學校、教師失去信任,甚至放棄了學習。

「二十一世紀的教育該怎麼進行?二十一世紀的學校及教師該如何引導孩子學習?」

東京大學教育學研究科教授佐藤學,從三十年前開始提出以「學習共同體」(learning community)為目標的教育改革。強調取代傳統的填鴨式教育,地方、家長及教師須通力合作,建立關注到每個孩子學習的「學習共同體」。

佐藤教授認為,傳統學校教師單方面的授課方式,有以下缺點:

一、教師單方面授課,孩子被動的將聽到的全部背起來,學到的只是背誦能力,而非知識本身。

二、傳統式教學,孩子不需與他人接觸或討論。然而,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強調與多種多樣的人共生互助,學習也應該與他人交流,讓孩子視野更寬廣。

三、傳統學習方式,讓孩子因為背誦,累積許多知識,卻無法活用知識。學習應該是透過活動,讓孩子充分運用學到的知識,在失敗時,再一次思考知識的原理,如此才能真正了解知識並能活用。

因此,「學習共同體」的主要目標,並非提高孩子的成績,而是透過引導的教育方式,讓孩子體會學習的快樂;並在探索的學習方式中,培養孩子「思考」及「學習」的能力。也就是說,我們要教孩子如何「學習」。

日本教育界的「寧靜革命」

佐藤教授所主導的「學習共同體」改革,三十年來,已經在日本三千所學校實踐,約一○%的學校參與,掀起了日本基礎教育的變革。在沒有教育主管機關的贊助和支援下,被稱之為民間掀起的「寧靜革命」。

佐藤的影響力也逐漸從日本擴展到亞洲各國:鄰近的韓國於二○○○年導入「學習共同體」,以首爾為中心,並獲得韓國八成教育局長的支持並推行,每年派遣上千人的教師團到日本學校,實地參觀研究。中國於二○○三年導入,以上海為中心,北京、西安都已開始實施。強調學力導向的新加坡,也於二○○五年由教育部主導,推動從上而下的教育改革。

「學習共同體」教育改革的大方向之一,就是建立班級孩子的學習圈。首先,改變班級孩子的座位方式。由一排排面對教師的座位方式,改為「ㄇ」字形的座位,方便孩子隨時互相討論,進行小組學習。上課當中,教師先引導學生思考,帶出學習問題;再透過小組討論,了解學生思考方向,並不時請學生將小組的思考心得與全班分享。一方面訓練孩子清楚表達自己的意見,另一方面讓孩子的思考更深入、廣泛。

透過這樣的模式,班級中的四人小組是一個個學習圈;與全班討論時,班級更成為一個大的學習圈。但值得注意的是,所謂的「小組學習」,並非小組互相競爭,或分工合作,而是每個人在同一起點,一起思考解決問題。

教師在「學習共同體」中,不再是傳達知識的中心,而是知識的「媒介」。佐藤教授指出,傳統的上課方式中,教師在課堂上大部分時間一直「說」,卻忘了「聽」的重要性。教師「聽」的能力,不僅只是聽孩子發表內容或意見,而是透過「聽」的方式,肯定孩子的存在,給予歸屬感。老師也因為能夠「聽」孩子的聲音,觸發自己的思考,讓自己融入孩子的學習領域;更因為適時的「聽」、串聯知識與孩子的意見,使孩子的思考更深刻,激出更大的火花。因此,教師站在學生的同一平面學習,是很重要的一環。

教師們晉升為「學習專門家」

此外,教師們也構成「學習共同體」的另一個學習圈。佐藤教授強調,二十一世紀的教師,除了實踐教育之外,更應提升自己為「研究者」。在觀察自己和他人的上課經驗中,透過不斷的思考、反省及學習,往「學習專門家」的路成長邁進。因此,構成教師們學習圈的第一步,就是將教室的門打開,讓其他教師能進入互相學習。佐藤教授強調,在教室觀察中,真正的專門家,是能夠脫離評論的方式,用「省察」的態度,觀察自己及他人的上課情形。

換言之,觀察者與授課教師是站在同一平面,把觀察的孩子當做自己的學生,一起思考同樣狀況發生時,自己的處理方式。因此,在「學習共同體」中,不僅孩子有成長的機會,教師也能不斷的學習。

學校轉化為公共的教育

任何教育改革中,學校及地方都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佐藤教授認為,現今學校改革最大的困難之一,就是家長和教師間的不信任,及學校和地方間的意見分歧。這樣的不信任,反而造成孩子問題的嚴重化。如何消除家長、教師、學校與地方的分歧,佐藤教授主張,最好的方法,就是打開學校大門,讓地方人士及家長參與學生學習,並在實踐的過程當中,構築家長、學校及地方的「學習共同體」。「學習共同體」的「參加學習」,並非傳統的「教學參觀」,而是讓家長及地方人士,實際進入班級孩子的學習圈。與孩子同一平面,一方面引導孩子思考,一方面從孩子的學習過程中思考學習。

在日本實際進行的狀況中,「參加學習」的型態及參與人士非常多樣化,雖然規劃各有不同,但每個學校都出現同樣結果:家長們在剛參與時,只在乎自己孩子的表現及學習,隨著經驗的累積,漸漸會去關心其他孩子的學習及反應。而孩子們也因為教室裡許多大人的參與,更安心展現挑戰的欲望。在日本「學習共同體」的實踐中,家長及地方人士的「參加學習」,無形中激勵了孩子的學習欲望;也透過實際的參與,改變了學校、家長、及地方的對立關係,使學校教育轉化為「公共的教育」,大家不僅是「學習共同體」的學習圈之一,更有責任及義務為孩子創造更好的學習環境。

實行「學習共同體」的學校,學生到底有什麼樣的改變?

佐藤教授回憶,許多自願參加「學習共同體」教育改革的學校。在加入時,都面臨學習崩壞,學生問題嚴重,甚至逃學的學生人數達全校學生總數十分之一。實行「學習共同體」後,因為上課不再只是背誦及考試,而是透過各種方式探索學習,學生漸漸獲得學習的成就感。許多逃學的孩子漸漸不再抗拒學習,反而認真思考、參與討論,有時表達的意見,甚至比成績好的孩子更深入、更發人省思。也因為家長及地方人士的參與配合,使學校、地方及家庭的關係更緊密,原本嚴重的學生問題也大幅減少。

雖然「學習共同體」的主要目的不是成績,但孩子對學習的興趣及對學校的歸屬感,卻能反映在成績上,許多遠遠在平均之下的學校,一躍而達平均標準;隨著長時間的實踐,更有不少學校,已超越平均標準達到高標。成績並非「學習共同體」的目標,但因孩子學會「學習」的能力,享受「學習」的快樂,成績一躍而上。這樣的成績表現,並非訓練,而是孩子真正懂得、運用知識的結果。

「學習共同體」的學校,每年都會舉辦數次公開研討會,開放學校大門,讓其他學校的教職員進入教室參觀教學情況。許多校長及教師,在看過學生的學習情形後,產生感動及共鳴,紛紛積極的將「學習共同體」導入自己的學校。因為這樣的分享與感動,日本許多學校都由教師或校長發起,導入及執行「學習共同體」。

佐藤老師深信,開發孩子潛能,只朝教材或教學法單方面改善,效果及維持度極有限。唯有地方、學校、教師、家長、學生一起努力,才能有效解決教育問題,進而提升孩子學習潛能。每個孩子都不能被放棄,保障每個孩子的學習,讓孩子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培養學習能力、在探索中開啟學力潛能。佐藤教授,甚至每一位學習共同體的教師們都正在努力學習著。


佐藤學 小檔案

1951年出生,東京大學教育研究科教育學博士。目前為東京大學教育學研究科教授。曾經擔任美國哈佛大學客座教授,更獲得美國教育研究學會(AERA)終身名譽會員。1980年代開始推行「學習共同體」教育改革,走訪全日本各地的幼稚園、小學、中學、高中,與教師在同一平面合作,推動倡導教育改革。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7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