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親子天下X博客來電子書專門店開幕慶!

鄭瑞城 用心聆聽的改革者

作者: 何琦瑜(親子天下雜誌 1期)

被鄭瑞城教過的學生,都記得這位老師認真風趣的教學風格。他曾經在教枯燥的「新聞法規」課時,帶《花花公子》給學生看,要學生討論什麼是「猥褻品的定義」。他在俄亥俄州讀書時,曾去酒吧打工擔任調酒師,當教授後,常帶學生到家裡或貓空小酌,談天說地。

宣布鄭瑞城為教育部長時,向來喧譁的政治評論界也突然安靜了下來。多數教育圈內人不認識他,只能從他政大校長的經歷、非教育體系的背景,定位他為「不懂中小學教育的黑馬」。

「剛開始大家都在問我:『啊你都沒有中小學背景,』我說是啊,我對中小學那一塊真的是所知有限,但等到進教育部聽到他們簡報之後,才發現我懂得多麼有限,他們說得一點都沒錯,而且語氣應該再加強一點。」談起外界的質疑,滿頭白髮的鄭瑞城,總能語氣謙和,從容幽默的化解。

政大新聞系畢業、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傳播博士。從政大教授、新聞系主任、傳播學院院長,到二○○○年當選政大校長,鄭瑞城的學經歷是個正統的「傳播新聞學者」,跟教育的確沾不上邊。

但熟識他的人,都覺得他是當下極好的教育部長人選。「我覺得教育部長找他當,人對了,只要給他時間,好人,一定會做出好事,」鄭瑞城大學時代的學長、住隔壁宿舍,年輕時就「混」在一起的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鮮少公開讚美政府官員,卻不斷重複對鄭瑞城的人格與視野「非常佩服」。「不過當我知道他要當教育部長時,我的心情是為他感到很不忍,」林懷民笑說。

究竟這位教育圈陌生的教育部長,有什麼能力和本事,處理如此複雜,被社會高度期待的教育改革工程?

深度聆聽,廣納建言

和鄭瑞城接觸過的人,不論陌生或熟悉,大概都對他「深度聆聽」的能力印象深刻。五二○就任前,他就開始一一拜訪請教重要的教育團體、意見領袖,也深入他最不熟悉的國中小現場。請教的對象從基層的工友、教師,到意見領袖與歷任部長。

「對我們提出的建議或期待,他不會輕易做承諾,但願意聽我們說,願意了解狀況,也不會直接否定一件事。這樣的傾聽風格,與過去的部長很不一樣,」全國家長協會聯盟理事長謝國清比較,以前的部長大都很忙,忙到沒有時間或很難好好的聽,而鄭瑞城花了兩、三個小時,多數時間都在認真的聽他們說,並對他們提出不錯的想法,正面回饋。

為了了解教育現場第一線的「真實」,鄭瑞城到各地方開會,必定要求去當地的國中小看看,而且特別要求部裡不要勞師動眾,儘可能半小時前再通知學校或地方政府。

鳳凰颱風來臨前的週末,鄭瑞城去爬山,特別繞去平溪國中,遇到老師,他就和老師聊聊:你們學校的學生最遠從哪裡來?學校目前最大的難題是什麼?老師不知來者何人,很直接對眼前這位親切的「歐吉桑」批評起教育部的攜手計畫。

上任兩個月來,他正式或非正式的探訪了二十幾所國中小:到花蓮太魯閣裡的西寶國小,希望深入了解偏遠小學的存廢問題;也看到颱風災後捲著褲管清理學校的校長,讓他感動莫名。

「我希望親自看到現場,第一線的教師和校長,對教育的使命感,給我很大的力量和感動。第一線真的是經費拮据,但是他們還是好打拚,那種對教育的投入和辛苦,很令人動容,」鄭瑞城如是分享。

溫和卻堅定

總是被稱為「自由派」的鄭瑞城,曾在九○年代初期頭綁白布條,上街頭抗議郝柏村當行政院長、「軍人干政」的任命。他也是論政團體澄社的社員,與澄社共同推動媒體解嚴、制定公共電視法等,對台灣廣電媒體的開放貢獻良多。他篤信民主與開明的價值,相信社會需要不斷改進,但改革可以透過「溫和而不劇烈」的手段完成。曾經有人問他在政大校長任內最失望的是什麼,他幽默卻意有所指的回答:「沒有看到學生在校園示威遊行。」

被鄭瑞城教過的學生,都記得這位老師認真風趣的教學風格。他曾經在教枯燥的「新聞法規」課時,帶《花花公子》給學生看,要學生討論「猥褻品的定義」。他在俄亥俄州讀書時,曾去酒吧打工擔任調酒師。當教授後,常帶學生到家裡或貓空小酌,談天說地。

鄭瑞城對女兒的成長歷程參與甚深,也很重視孩子思考能力的培養。鄭家的親密友人指出,女兒小時候,鄭瑞城會幫忙換尿布、和同是大學教授的太太徐木蘭輪流餵奶。他常常問孩子:「你今天有沒有做什麼有意義的事?」鄭瑞城的女兒台大政治系畢業,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關係中心念研究所,目前人在日本實習。鄭瑞城也常關切的在越洋電話中問:「這次有沒有獲得什麼經驗、和以前有沒有什麼不一樣?」鄭瑞城認為,生命價值的建立最重要,而他最在意的價值,第一是誠實,第二是與人為善,並能為自己負責。

看似溫和低調的鄭瑞城,對有意義的改革行動,立場卻非常堅定。在政大擔任教育行政職期間,完成了許多在過往保守政大校風下看似不可能的改革。

在擔任傳播學院院長期間,當時傳播學院的三個系所:廣電、新聞、廣告有許多重複的課程,有些老師同樣的課教了十幾年,已不符合社會所需。鄭瑞城擔任院長後,推動學程改革,牽動到老師們的利益,有些老師擔心自己所教的課被取消或邊陲化,反應激烈。一位傳院教授形容,當時鄭瑞城非常有耐心,經過一、兩年的討論,開了一百多場大大小小的說明會,廣徵意見、凝聚共識。他在會議裡還被老師拍過桌子、大聲抗議。

政大校園的改造,也是鄭瑞城在政大最容易看見的「政績」。第一階段,他將政大山下的車道,改成人行道和林蔭廣場,讓大家能在其中停留漫遊。第二階段,他引進駐校藝術家,如林懷民、黃春明等,在學校演出或練習。希望在整個校園中注入更多人文與藝術氣息。

在鄭瑞城擔任校長任內,政大遇到最大的危機,是教育部以英文期刊SSCI等論文發表數目評鑑各大學的排名曝光,用理工科系的標準評鑑人文系所,讓政大排名落後的事件。當時鄭瑞城人在歐洲參加歐洲校長會議,他在國外立刻啟動發言人系統,並一再交代,希望不用情緒處理,不以口水戰相互攻訐的方式,而用人文學校應有的格調,與媒體溝通解釋,奠立處理的基調。

這次危機事件成功的引導媒體討論排名背後「輕人文、重理工」的偏執思維,從頭到尾,鄭瑞城沒有一句尖銳或情緒化的謾罵,卻讓教育部長黃榮村開記者會公開向政大道歉。「他不怕挑戰大的困難,而且能兼顧執行與實施的難度,」一位政大教授觀察。

鄭瑞城的大學同學兼室友、現任香港城市大學傳播研究中心主任李金銓形容,鄭瑞城是個「自然領袖」,人多的時候,大家就會徵詢他的意見。他看似低調,卻極有主見。困難的改革,他會充分準備,有耐心跟人磨,最後都是他贏。他會一直溝通,即使意見不同也不會懷恨在心,氣度很大。

不追求業績的教育部長

入主教育部雖然才不到三個月,鄭瑞城有效運用了他善於聆聽、溝通、溫和低調卻堅定的風格,化解了許多看似迫在眉睫的危機。

他將一綱一本和多本的爭議,納入更大格局的升學審議委員會討論,把焦點脫離北市與中央的政治拉扯,回歸專業。九八課綱延後一年實施,教育部行政官員反映,三月底就宣布了行政命令,怎麼能改?有損教育部的威信。

但鄭瑞城仍然決定慢慢來。「不是我不重視教育部的威信,而是優先順序相對於受影響的學生,不是那麼重要,」鄭瑞城說。

學雜費漲不漲價、大陸學歷認證可否一年內實施,都有立委要他質詢當場簽下「凍漲協議書」、「保證書」,鄭瑞城從不妥協的拒絕。

「他不輕易宣示,也不輕易決策。使得他有更多時間聽意見,這是目前看到很大的優點,」全教會理事長吳忠泰說。

面對當前詭譎複雜的教育議題,光靠聆聽不足以成其事,把重大議題延後討論的決策後,也有人開始質疑教育部長是否有「核心價值」和「底線」。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強調,教育部不能一直用先避風頭的方式處理所有問題,最終還是要面對價值的底線,並落實立場。鄭瑞城的「底線」,似乎不是太明朗。

「有很多重要的決策,不管是九年一貫、九八課綱、九五暫綱或者是基測的問題,如果你現在問我應該怎麼改,我大概也可以給你答案,但是我不會這麼做。因為我會先懷疑,我的想法是不是一定對。我一定要把它放到一個場域裡面去做某種試驗,然後讓更多意見來討論、形成某種決策。等到我大概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把握後,我覺得該怎樣做決策,那我一定會做那樣的決策,」鄭瑞城說。

他認為,過去很多教育政策感覺都有點倉促,是從政績型或者業績型的方向做決定。政策也許本身都不錯,但是很多配套措施都還沒有做好的時候就推出,結果讓本來好的政策被負面的東西掩蓋住。

即使是容易討好各方的十二年國教,鄭瑞城也不輕易「出手」。「十二年國教方向上是對的,但是否一定要排個時間點?是不是一定要在我任內完成?我覺得不一定。這並不是說我不會去實現,而是應該準備好了才實現。例如,在實施十二年國教之前,應該先做好高中職學校的精緻化,先完成國高中的課程銜接等……。所以我定位現階段是十二年國教的『先導期』。以前政策都是先決定了偉大的方向,再去想配套措施。但我覺得應該先把配套措施做好,水到渠成,做到某一個成熟的時間點,再去實施,」鄭瑞城解釋。

鄭瑞城不只一次的公開強調,他要把教育回歸專業,脫離意識型態和政治紛擾。他也不希望教育部或任何「個人」,成為社會爭議的中心。

在杜正勝時期的教育部,是新聞媒體嗜血的焦點。鄭瑞城上任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建立發言制度。如果政策還未形成,只是草案或討論的方向,不得接受媒體採訪,避免造成不必要的紛爭,草案一旦通過,就會正式召開記者會完整說明。「他對媒體發布新聞的謹慎,還更勝於杜正勝。」聯合報資深記者張錦弘觀察。

各界的期望

過去十年,教改的喧騰與不穩定,已讓第一線的老師、教育行政和學生家長們,飽受「驚嚇」。鄭瑞城的行事風格,或許正符合現階段大家對安靜與安定的需要。

全教會理事長吳忠泰期許:「基層人需要穩健的作風,才能平復對教育部政策跳躍或偏執的擔心,即使是把方向調回來,也要走中道,即使是要往前走,也要平緩。」

桃園縣教育處長張明文也強調,過去十年教育政策都是「一夕之間」公告,馬上要實施,好像突然從天上掉下來。希望新任教育部長,能給第一線教師和行政能專注本業、安定的環境。

「我覺得鄭瑞城應該是有想法的人,他對台灣邁向公民社會很關切。他是一個願意改變的部長,也想讓教育可以更好。但問題在於他有多少時間?時間如果夠,我覺得他一定可以有所作為,但我真的擔心他沒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而且影響教育的外力因素很複雜,例如政治力,」謝國清提醒鄭瑞城可能的挑戰。

「一旦我領會了,思考清楚了,哪些事情可以快一點,那速度是可以很快的。我現在就是從各種不同的來源、針對不同議題,了解不同的期待,希望思考清楚整個優先順序,」鄭瑞城回應。

要安定又要改革,要快速又要穩當,看似矛盾卻又同時並存的期望,考驗鄭瑞城的智慧。

您覺得這篇文章...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7則留言/看更多留言

我想留言

  • emily g

    好棒的文章,真的很值得分享!

    2016-03-03 檢舉
  • 陳宏彰

    好棒

    2015-09-15 檢舉
  • 黃筱珊

    2015-09-10 檢舉
選校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選校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