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選擇學校線上特刊,限時特惠中!

教改追蹤:老師也該打考績嗎?

推動「教師能力的強化及評鑑」,是家長最殷切的期待。但該怎麼評鑑?由誰評鑑?標準為何?如何消除老師們將教師評鑑視為任人宰割的疑慮?

八月中旬,教育部長鄭瑞城在全國教育局長會議中臨時出題,問各縣市教育首長是否贊成實施教師專業發展評鑑,結果除了一名棄權與一名反對外,共有二十三個縣市教育首長投下贊成票,一面倒的同意。

早在去年五月中,台北市高中、高職、國中、國小四大家長團體就召開座談會催生「專業評鑑及不適任教師處理自治條例」。這場座談會有上百名家長、十多位校長出席,而自治條例竟難得地獲四十名藍綠市議員跨黨派連署,在議會大會提案通過,送台北市教育局研擬草案。

八月《親子天下》創刊號所做的家長調查也明白顯示,推動「教師能力的強化及評鑑」,是家長對新任部長最殷切的期待之一。

在排山倒海的民意壓力下,教師評鑑似乎已箭在弦上。鄭瑞城最近也指示,要將推動教師專業評鑑,納入教育部二○○九年至二○一二年的施政計畫。

但這看似「理所當然」的教師評鑑,能夠改變整體教育環境最重要的「支點」,卻動輒得咎。只要提起話題,就觸動教師團體最敏感的神經,激化教育行政、教師、家長三方長久以來的不信任。

教師要不要被評鑑?該怎麼評鑑?目的是什麼?標準為何?成為家長、教師與教育行政團體三方糾結,爭議不斷理還亂的議題。

激化三方長久以來的不信任

「社會上各行各業都要被評鑑,為何教師不用?就像病人有選擇好醫師的權利,為什麼學生沒有權利選擇好老師?」本身是彰化市開業牙醫,也曾擔任家長會長的沈茂根說。

「要實施教師評鑑?可以,請先同意讓教師組工會,並且在聘約中明確規範老師的工作內容與範圍。否則現在老師除了教學外,還要包山包海處理學校與家長的要求,不順其意,教師評鑑很容易淪為打壓教師的工具,」全國教師會政策部主任詹政道質疑。

「要辦教師評鑑,應該先辦校長評鑑吧!教育行政人員、教育官員會比老師懂教學嗎?只會擺官架子,經營個人關係吧!辦教師評鑑只會讓小老師任人宰割,」一位國中老師在《親子天下》的網站中留言,表達許多教師面對評鑑時最直接的不安。

「誰來評鑑老師?老師自己還是同事?現在校務會議與教評會成員在老師佔絕大多數的情況下,同事表現不好,自己會忍心把同事的成績打低嗎?教師會只知道要爭取權益,到了被要求盡義務時,卻只顧反對!」北部縣市某位教育處長忍不住批判。

試辦評鑑 教師參與意願低

其實教育部自二○○六年就開始推動「試辦中小學教師專業發展評鑑」計畫,但門檻重重:教師採「自願」參加;要參與試辦的第一步,學校必須成立評鑑推動小組,徵詢校內教師意願。自願參與試辦教師必須達到學校編制教師比例的四○%以上,或是試辦教師人數達二十人以上,才可以提出申請。

其次,參與試辦的提案要經過校務會議通過,再經過縣市教育局初審和教育部複審的相關行政流程。

「一般學校教師看到這些繁瑣的行政流程後,幾乎都打退堂鼓,」負責試辦業務的桃園縣龜山鄉自強國小教務主任趙念魯說。

根據教育部國教司統計,計畫試辦的前兩年,參與的國小教師人數比例只從二.三%微幅增加至三.五%。國、高中老師人數更少,佔三%都不到。

教師對參與試辦持觀望態度,參與試辦學校中,超過五成的學校都來自於台北市,許多縣市仍然掛零。

社會上要求透過教師評鑑提升教師素質的呼聲十分殷切。但教師法修法尚未通過,無法賦予「教師評鑑」法源依據。

教育部折衷後,以「試辦」為名,鼓勵教師自由參加,並強調評鑑是著重教師專業的成長,不會用來打考績。但兩年的「試辦」,問題重重,從目標、標準、流程、配套,都還曖昧不清,大部分教師參與的意願不高。多達五十一所的國中小第一年參與試辦後又退出。

以彰化市民生國小為例,去年度雖然參與試辦計畫,但老師們普遍覺得流於形式,今年度又退出。

「什麼是試辦?就是不知道怎麼辦!」彰化市民生國小校長利明盛批評,評鑑的目標不清楚,教學輔導教師的配套又未建立,在缺乏專業老師的指引下,老師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自我評量或評鑑其他教師,導致評鑑流於形式。

其次,部分校長或行政人員為了「衝業績」,與老師缺乏溝通,硬推教師評鑑而引發反彈,更加深教師對評鑑的反感。

桃園縣教育處長張明文指出,有些校長年輕有衝勁,也容易接受新觀念,但是與校內資深教師的互動與溝通不足,又急於表現,以致校長雖然有心參加試辦,但老師們卻無法認同。

正面案例 激勵人心

雖然教育部推動的試辦計畫問題重重,但也有許多正面的案例激勵人心。例如台北市的教師參與試辦比其他縣市踴躍,關鍵就在於,參與評鑑前,台北市早就開始推動「教學輔導教師制度」。

台北市松山區民生國小是同時參加試辦「教學輔導教師」與「教師專業發展評鑑」的學校。獲得教學導師認證的鄧美珠指出,老師常誤認評鑑是一種上對下的意涵,實際上,評鑑應該被定位為自我學習與省思的成長過程,讓老師知道自己教學的優缺點,與他人分享優點,改進自己的缺點。

「教育部應該多向老師宣導強調教師專業成長的重要,去除大家對評鑑的疑慮,」鄧美珠說。也有教師體認專業成長刻不容緩,主動要求參與試辦教師專業發展評鑑。

攸關台灣教育的百年大計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沒有事』的心態,已經不能適用在現今的教育職場,」桃園縣龜山鄉自強國小教務主任趙念魯感嘆,十多年前教師的薪水雖然不高,但受人尊敬。現在教師待遇普遍提升,地位卻愈來愈低落。在全球化的高度競爭壓力下,教師如果不求專業成長,遲早要被淘汰。

趙念魯不諱言,原本他對教師評鑑充滿疑慮,但深入了解試辦計畫後,認為教師評鑑反而是找回教師專業尊嚴的最佳機會。

彰化縣唯一連續兩年參與試辦計畫的溪洲鄉成功國小校長許秀英也說,老師是學校教學的主體,對於推動教師專業發展評鑑,一定要多溝通,傾聽老師們的想法,對老師們的疑慮與困難給予幫助,教師評鑑才會可長可久。

「推動教師專業發展評鑑攸關台灣教育的百年大計,是我所見過教育部推動各種政策中,態度最謹慎的,絕對沒有失敗的本錢,」教育部國教司長楊昌裕,抱著如履薄冰的心情,描述推動教師評鑑的難處。

楊昌裕表示,試辦計畫今年邁入第三年,結束後將進行總檢討,做為下一階段擴大試辦的參考。

至於還要「試辦」多久才會「正式」實施?「必須等教師法修法通過,賦予教師評鑑法源依據。問題是修正草案還卡在立法院,何時會過,我們也不知道,」楊昌裕苦笑地說。

「關鍵是政府能不能說清楚,」台北市立教育大學教學行政與評鑑研究所助理教授丁一顧指出,試辦期程到全面推動的時間表要更明確。現場老師通常不會抗拒教育改革活動,但如果政策不明確,大家還是只會抱著「教改、教改,邊教邊改」的心態觀望。

丁一顧也建議教師評鑑試辦至一定程度後,相關的配套措施,如「教學輔導教師制度」與「教師分級制」,也可一併推動。

目前台灣教師工作是「不同工同酬」,對教學用心的老師,激勵不足,久而久之,容易養成吃大鍋飯的心態。

反觀歐美、日本、新加坡甚至中國大陸目前實施教師分級制度,結合教師評鑑對老師的教學進行分級,對教師就具有很強的激勵因素。

以新加坡為例,中小學教師分為「一般」、「高級」與「特級」三個等級。等級愈高的老師,不但待遇愈好,也愈受敬重,除了巡迴各地學校協助老師改善教學,教育官員也是從這些特級老師中徵選。此舉不但激勵新加坡老師提升教學專業,而教育官員也因有豐富的教學經驗,制訂教育政策也很務實,很少脫離教學現況。

讓孩子有良好的受教權,是當前家長、教師與教育行政人員間歧異的立場下,唯一具備的共識。如何在瀰漫著不信任的氣氛下,「推動教師評鑑」改善孩子的受教品質,是教育部長鄭瑞城無可推託的責任。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