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童書大冒險,體驗童書創作從無到有的奇妙歷程!

桃園北勢國小溫雅惠老師 帶學生拍出一顆溫柔的心


桃園北勢國小溫雅惠老師 帶學生拍出一顆溫柔的心

拍片其實只是媒介。很多學業上找不到成就感的小孩,在拍片中找到表達自己的方式,也找到被需要的價值;學會包容,也學會愛班上的同學。

星期三下午,桃園北勢國小老師溫雅惠帶著三位三年級的學生來到當地的警察局,拍攝影片。幾個孩子認真的跟警察伯伯排演,劇情是小朋友撿到一百元,到警察局報案。

透過實際的影片拍攝,不僅讓學生了解警察的工作,拍攝過後孩子更發現,警察沒有想像中那樣可怕。尤其在孩子用鏡頭對著警察拍攝時,看到了警察也有需要幫忙的地方。這就是帶學生拍影片的好處之一。溫雅惠說,現在很多孩子心中想的只有自己,但透過鏡頭看別人,會有不同的感受,孩子會看到別人的需要、觀察到別人的世界。

帶著學生看電影、拍片,甚或把教科書內容拍成影片給學生看,溫雅惠不僅透過影像輔助教學,更透過影像開啟了學生的心靈視野,找到屬於自己的觀點。

社會課拍里長伯,抽象概念化成真實體驗

今年負責小學三年級社會科課程的溫雅惠,削瘦的她常常靈機一動就扛起攝影機,把抽象難懂的社會科教材,拍成孩子容易理解的影片,最近才剛拍攝爆米香的影片,準備做為上課補充的教材。又因為三年級的孩子沒什麼鄰、里概念,也不清楚里長是誰、做了哪些事,她就去拍里長,還請里長跟孩子聊一聊。除了自己隨時扛起攝影機拍攝,溫雅惠也經常利用週三下午帶幾個孩子一起去拍片。跟著溫雅惠拍片的孩子,大都與她有些特殊的機緣。

例如有一次,溫雅惠拍社區發展協會的志工媽媽時發現,在舞台上跳肚皮舞的,有一位居然是她三年級的學生。「我跟她說:『來來來,我們一起去拍。』她有這樣的經歷,可以做我的後製作,用她的親身經歷說:『這就是我,我正在跳肚皮舞。跳肚皮舞是因為……』」溫雅惠解釋她挑選孩子的方式。

還有一個,是溫雅惠這學期認輔的孩子。這個孩子脾氣比較不好,溫雅惠就帶著他一起拍影片,拍攝的主題就是警察局。溫雅惠請他訪問警察,警察就跟他說:「如果傷害了別人,你會怎麼樣……」

孩子不但參與拍攝,也參與後製。有時就算只是幫忙架腳架,他們也都做得很開心、很認真,往往迫不及待的詢問溫雅惠:「什麼時候再去拍片?什麼時候要剪片?」

溫雅惠說,拍片其實只是媒介,很多學業上找不到成就感的小孩,在拍片中找到了表達自己的方式,也找到了一種被需要的價值。

從小到大都是念後段班,當老師的過程也是歷經波折,多次重考才插班進入新竹師院的美術教育系,溫雅惠笑說:「可能因為我從小不是那麼優質,所以會看到不是那麼優質的小孩,看世界的角度可能不一樣。我常想起自己小時候,去感受進展比較慢的孩子心情是什麼。這樣的孩子佔了三分之二,可是就算卡在那裡,他們也裝作沒事。」

用影片記錄學生點點滴滴

熱愛孩子的溫雅惠,常說自己是學生白天的媽媽,自己更一口氣生了五個小孩,懷孕期間還同時念完師大設計研究所的碩士。

她開始大量運用影像教學,就是因為碩士畢業論文以影像製作為主題。念完回到學校,剛好有一個機會,可以向桃園縣政府爭取一筆影像教學的經費。溫雅惠遞出精心規劃的企劃案,爭取到三十萬的經費,得以買下拍片的器材,也成立了小朋友的影視社團。

溫雅惠希望讓多一些弱勢的孩子有參加社團的機會,還特別找了專業的老師來教導。但可惜最後經費不足,社團不得不解散。帶著點遺憾、失望,溫雅惠心想,這些器材是爭取給孩子的,「所以我要繼續拍!拍孩子的記錄,點點滴滴留下來,就是一個時間的藝術。」

培養正直溫柔的心

就是這麼一個點點滴滴的記錄,催生了「我的同學——來雄」這部紀錄片。紀錄片片尾的一段音樂,是溫雅惠拍來雄時,音樂教室傳來的直笛聲,吹的正是:「愛就是陽光,愛就是小雨,陽光和小雨,離不開我和你……」這首歌,彷彿是這部片子的註解。孩子學會包容,來雄也學會愛班上的同學。

來雄剛上國一的時候,溫雅惠常去大雄那裡探望他。「我想知道老師喜不喜歡他。我寫信給班上每個小孩國一的老師,告訴老師孩子有什麼優點,有什麼地方要多關心、多包涵。我好像媽媽要把孩子送給人家養一樣,會捨不得。」

「我很希望帶出來的孩子很正直,而且心地柔軟,能夠肯定自己,又能接納欣賞同學,這是我唯一能讓他們從教室裡帶走的。」溫雅惠感性的說。

---

來雄的故事

「我的同學——來雄」記錄的是溫雅惠班上學生——來雄的故事。

這部由溫雅惠跟班上學生一起拍攝、製作的影片,不但入圍97年廣播電視小金鐘獎,而且引起熱烈討論,感動許多人。拍這部影片其實不是有意的。溫雅惠平時就常記錄學生的點點滴滴,希望把這些記錄留下來、燒成畢業光碟,送給家長或學生回味。

來雄是溫雅惠擔任五年級導師時,班上一位很特別的孩子。他的父親在苗栗山裡種田,為了上學方便,來雄跟著伯母住在桃園。來雄上課時總是一臉茫然,完全不進入狀況,好像教室裡的客人。

溫雅惠觀察來雄好一段時間,心中一直盤算著要為他做點什麼。

她發現來雄雖然考試常考個位數,但都會認真把考卷寫完(至少會猜完)。有一次考「等比放大圖」,題目很難,連第一名的學生都答錯,來雄卻寫對了!溫雅惠好高興,這題3分,她足足給了來雄30分,而且她發現來雄對畫畫似乎有天分。有一回,溫雅惠帶著自己的4個孩子到班上,坐到4個不同方向,讓學生畫素描。那堂課,大家都畫得慘不忍睹,只有來雄的速寫3分鐘畫得很好。溫雅惠把所有的畫攤開來看,全班一直為來雄拍手。這對來雄是個很好的經驗,他開始把他的畫送給小朋友,別人也會跟他要。因為別人的需要,來雄有了存在的感覺。

冒著讓人批評剝奪來雄受教權的風險,溫雅惠說服家長與學校,爭取到學校資源回收場的一面牆,讓來雄利用上課時間畫。溫雅惠心想:「如果我們對來雄的輔導策略就是不停的給他國語、數學,不停的補救,這對他不是恩典。我想要小小證明一下,這樣做會不會有一些改變。」

既然做了,就要記錄。溫雅惠開始帶著班上學生拍來雄的故事。其中一位拍片的小女孩,經常是班上的第一名,配音的小女孩也是。溫雅惠並不是故意挑第一名的學生去拍,只是剛好他們接觸過拍片,合適去拍。來雄一開始不願被拍,溫雅惠派了來雄的死黨跟他一起畫。幾週下來,來雄在牆上完成一幅大型的海綿寶寶,資源回收場頓時亮麗不少。

影片拍攝好了,溫雅惠帶著學生寫腳本、配音、剪接,常常一邊剪著、剪著,溫雅惠就感動的哭了起來。在影片的結尾,溫雅惠帶著來雄去找開照相館的好朋友大雄。大雄二話不說,答應義務教來雄學影像處理,學習一技之長。來雄話不多,他很喜歡大雄,好奇的跟著操作電腦。

現在,來雄已經是國中的學生,他還是常常放學後就往大雄的照相館報到。大雄不僅教他修片,也教他應對進退,甚至幫他量身高,就像一對父子。

溫雅惠回憶拍來雄這段過程,對班上其他31個孩子也是很好的教材。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4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