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慶祝正式開課!線上課程8折優惠中

作家爸爸侯文詠心情分享:教育需要一場文化戰爭


作家爸爸侯文詠心情分享:教育需要一場文化戰爭

三十六度C的陽光下,暢銷作家侯文詠在台北敦化北路的林蔭間,努力的跳躍了將近十幾分鐘,只為了讓攝影捕捉住一張他「不乖」的神情。這是他對推廣自己新書的努力,也是他再度對台灣教育宣戰的動作。

三十六度C的陽光下,暢銷作家侯文詠在台北敦化北路的林蔭間,努力的跳躍了將近十幾分鐘,只為了讓攝影捕捉住一張他「不乖」的神情。這是他對推廣自己新書的努力,也是他再度對台灣教育宣戰的動作。

從小說《危險心靈》開始,侯文詠就以犀利的文筆,挑戰台灣教育的種種問題。最近他則以《不乖》這本書,準備掀起一場教育的文化戰爭。侯文詠對教育的關心,不僅出自於作家對社會的觀察、省思,更出自於身為一位父親的深刻感受。

去年夏天,他的兩個兒子各自面臨了台灣兩大升學考試:大學學測與國中基測的關卡。

大學考壞了的大兒子問侯文詠:「你會不會覺得我的人生失敗了?」

高中考差的小兒子,則開始思考著下一步的選擇。

對於考試考差的兩個兒子,侯文詠沒有太多的失望或指責,而是帶領著他們一步步看清眼前可能的路,體認失敗可以教給他們的功課。

陪伴兩個兒子一路經歷台灣教育裡的各種大小考,看盡教育中種種的落後與不合理。向來幽默風趣的侯文詠,卻也流露出嚴肅、憂心的一面。他的新書讀來很輕鬆、有趣,像是給年輕人的勵志書。但侯文詠說,他寫這本書背後的心情,卻是沉重的。

- - -

我的兩個小孩都經歷過基測、學測這些考試,我也陪他們完整的經歷過。我孩子的功課其實沒有很好,但我還是很開心,因為我看到他們其他部分都很好,我也不擔心他們。就算他們高中、大學考壞了、遇到挫折,但如何面對挫折感,家庭很重要,因為人生總有失敗。你可以說,失敗很好啊,這次失敗不代表你會永遠失敗;而且如果人生一定會有失敗,早點失敗一定比晚點失敗好。所以我孩子考壞了,我並沒有特別要去開導他們,我就說:「你們都努力了,再來就是選擇哪條路的問題了。」

成功的路不一定比失敗好。我問他們擺在眼前的路是什麼:可以重考、可以出國念書、可以念已經考上的學校。

他們就去問同學、問朋友,我也找人讓他們問,讓他們可以換一個觀點去看事情。問到最後,他們就自己下決定。老大決定先當完兵再出國念書,老二決定去直接去美國念書。他們也覺得很幸運,因為爸媽可以支持他們出國,如果我們不行支持他們出國,他們也要學會在不行裡面做選擇。

選擇比能力更重要

我的小孩慢慢就發現,他們得好好選。有一天我的老大說:「爸,我忽然間覺得『選擇』這件事情比能力更重要,因為做錯了選擇,你再努力,也只能在你選擇的格局裡。但如果你做對了選擇,就算你不是很努力,將來都有機會再補救。可是學校都沒有告訴我們選擇這件事。」

我覺得台灣教育最大的問題是,它花了小孩子很多的時間,可是它訓練出來的不是孩子未來需要的能力。我也不曉得我們有什麼權力佔據孩子這麼多時間?這已經牽涉到人權的問題了。如果它佔的時間少一點,讓孩子有時間、有自由去做其他的發揮也還好,但現在教育把小孩所有的時間都綁死了。比較大的問題是,我們的教育灌輸的都只是知識,其他的東西都忽略了。可是對將來出社會做一個有競爭力的人,這些知識可能不夠,有百分之七、八十更重要的東西,學校是不教的。

我們可以去思考一下,我們的教育假設是不是錯了?教育假設:「如果你成績好,到最後就是成就最好、賺最多錢、娶最漂亮的太太……」,可是這個假設到最後是錯的。

有一天一個台大醫學生跑來問我:「為什麼我們醫科成績比較高,可是牙科現在比我們賺錢?」我就說:「那你就去念牙科啊?」他說:「可是牙科分數那麼低,我為什麼要去念牙科?」

我覺得他就是活在這個錯誤的假設裡,走不出來。

今天如果我們以一個綜合能力去評估一個人,那些搞社團的,他其實是在多方的在嘗試,訓練他的能力。他可能各種能力看起來都平平,但是那些乖乖念書的人,可能只有一種能力一百分,其他都不及格。可是現在的教育就只看到他一百分的部分,沒看到他其他不及格的部分。所以他為什麼只會想讓自己這部分一百分,其他都不管,因為他在一個錯誤的假設裡面活著。

理想的教育,是橫線排列

要改變台灣教育的問題,其實需要所有人的觀念都改變。如果我們的老師都只是想把孩子教到基測、學測考滿級分,以為這就是教育的目的,那這個教育就是「百戰百勝,其國必亡」。因為一個國家並不需要每個人基測、學測都考滿級分,我們的教育還在一條的直線排列上,大家都在想辦法要教到可以排到這條線最前面的人。

我理想的教育,其實孔子時代就有,是一條橫的線,每個行業都在上面。你教育孩子,就是讓他找到他喜歡的行業,然後想辦法讓他在這行業裡排到前三名、前五名、前十名。這個小孩人生就不一樣,他賺的錢也會比只有在一條線上排的人多很多。

教育的目的不是只有一條直線,然後想辦法把每個人排到最前面;而是拉一條橫線,讓每個人去找到一個對的隊伍,讓他找到他有能力做、而且喜歡做的事情。教育如果可以這樣想,其實有些小孩數學可以不用一百分,化學、物理不用一百分,他們只需要基本知識。

如果教育可以這樣打開,重新再思考,小孩子不會沒有興趣,只要給他們對的東西。要這麼做沒有很難,需要的是觀念的改變。

我剛把我的新書《不乖》張貼到我的facebook的時候,很多人就來開罵,說現在孩子已經夠難教了,還要他們怎麼樣?

我的「不乖」其實不是聽話或不聽話,而是人家給你東西的時候,你要思考一下,你要能獨立思考。不要人家說什麼,你就跟著做,你要先判斷是對的之後,你再去做,然後你要為你做的結果負責,我說的「不乖」是這種精神。

改變觀念,孕育更多典範

要有愈來愈多人去想、愈來愈多人用這樣的觀念去教小孩,然後讓愈來愈多這樣教孩子的老師跟這樣的孩子變成典範,變成多數,我覺得這是一個文化戰爭。大部分的老百姓會慢慢發現,這樣的人比較靈活、比較適應社會、比較成功,就會把孩子往這個方向教育。但現在這樣的典範、例子都還不夠多。

我記得我寫《危險心靈》時,很多學校說這本書不適合學生看。可是後來看的學生愈來愈多,到最後《危險心靈》拍成電視劇,很多人全家一起看,一起哭。彼此在談學校的事情,談的過程中得到一種新的了解。以前家長也覺得這個教育制度不對,小孩也默默忍受這個教育,可是大家都不談。

我現在寫《不乖》這本書,我也想讓很多人來挑戰我,如果有很多討論,我會很開心。我不覺得把老師或學校推翻可以改變多少,我現在做的就是一個文化戰爭。

在觀念上推動一些改變,起碼有一天,可以讓老師、家長知道,他們的一些觀念、方法是錯的。我要做的就是一直寫,讓我提倡的這觀念變成多數,我要做的是一個不流血的寧靜革命。

延伸閱讀

《不乖》  作者∕侯文詠  出版∕皇冠文化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