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成語好難!作文好怕!交給無痛高效的學習法

蔡明忠:孩子讓我學會付出與接納 

我爸的觀念是, 既然是家人,就要在同一條船上,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才叫一家人。

業界都叫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大董」,叫他弟弟蔡明興「二董」,他們有個很傳奇的老爸 ──富邦創辦人蔡萬才,他們並稱為富邦的「鐵三角」。

社會上稱像他們這樣出身的人是「含著金湯匙出生」,那是另一個世界的人。

但是,蔡明忠說,「其實,我們都只是平凡的人。」

回到「家」這個單位,精明幹練的「大董」,只是一個從小就怕父親責罵的兒子,或是一個為了博子女一粲,甘願裝瘋賣傻的多情老爸;呼風喚雨的「總裁」,則只是個愛在心頭口難開的傳統父親;而兄弟共治的「大董」、「二董」,在家的屋簷下,只是「大哥」與「小哥」,偶爾拌嘴吵鬧,但互相依賴了半世紀……

這個家庭的人,除了名字前面有一個顯赫的頭銜以外,他們的樂與憂,其實跟一般升斗小民並無二致。

豪門素來不乏八卦可炒,兄弟鬩牆、父子反目、嫡庶相爭時有所聞,在輪番上演生死鬥的眾多「華麗一族」之間,富邦金控蔡家的親厚無間反而顯得罕見。

「我爸的觀念是,既然是家人,就要在同一條船上,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蔡明忠說,「既然在同一條船上,那麼,『合』的一定比『分』的力量大。」

Q:身為企業家的子女,你的成長過程,跟其他小孩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A:其實,我小時候從不覺得自己是「豪門子弟」欸。我跟一般小孩的成長過程沒什麼差別,既沒有「老臣輔佐」,也沒有「太傅陪讀」,有的只是我爸嚴厲的要求。

我小一讀西門國小,後來因為搬家才轉考到復興小學。四、五十年前,公圳還沒加蓋,忠孝、敦化那一帶並不像現在這樣繁華,到處都是大片農田。每年暑假,我爸媽就會把我們送到清水外公家,每天過著抓蟬、捉泥鰍、灌蟋蟀、射壁虎的田野生活。基本上,我的童年過得有點像是鄉下小孩。

高三以前,我都是搭公車通勤。只有高三那一年才搭私家車上學,但我怕被同學看見不好意思,都請司機停在建中附近的南海路美新處,再自己走到學校。

我們那個年代,媒體沒那麼無孔不入,再說當時家族企業也還沒這麼大,根本沒有同學用「世家子弟」的眼光來看待我。

Q:外界都說總裁(富邦創辦人蔡萬才)教子超嚴,你們父子是如何互動的?

A:我家是非常典型的嚴父慈母家庭,我爸主外,我媽主內。我爸不管在公司還是在家裡,都是絕對不可挑戰的至高權威。他對部屬很嚴,對子女更兇,只要我們做錯事或功課不好,他馬上開罵。有時氣起來,連我媽也一塊罵,因為她沒做好「安內」的責任。

我們家小孩從小就很怕我爸。我大學聯考前,我爸本來「預設」我應該考得很好,還事先放話說:「我兒子『當然』要念台大。」但我卻失常只考上東海企管。放榜那天,我一進家門,看到父親板著臉,他還沒罵人,我就開始嚎啕大哭,可能覺得這樣可以被少罵一點吧?後來,我爸只是說,「那就重考或轉學吧。」比平常溫和很多。

雖然我爸很嚴厲,但他其實是很愛孩子的人。只是那個年代的男人,打死他也說不出「我愛你」這三個字,只會愛之深,責之切。小時候太怕我爸,不了解他的父愛,但年紀愈長,就愈了解爸爸的心情。

十八歲時,我到成功嶺參加集訓,那是我第一次離家這麼久,心裡很想家,當時沒辦法打電話,唯一與家裡的聯繫就是「家書」。第一次接到爸爸寫來的家書時,心裡怦怦跳,他平常對小孩多半是要求或責罵,但信裡則通通是勉勵與叮嚀,看得我淚流不止,信上的字都被眼淚浸糊了。

Q:媽媽呢?感覺她很低調,很少有關於她的新聞,她是一個什麼樣的母親?

A:我媽是個在丈夫背後默默付出的賢妻良母。她對小孩無微不至。我記得念小學時,其他同學多半是帶冷便當到學校,中午再蒸熱來吃。但我媽堅持每天中午下廚做好熱騰騰的便當,午休時再送到學校來。

我小一念的是西門國小,學校不緊盯課業,放牛吃草。可是小二轉到復興小學,同學多半從幼稚園就已經開始學寫字,國字都很強。我還記得轉學考,要我們寫跳舞的舞,拜託,我連ㄅㄆㄇㄈ都還不大熟練,筆畫這麼多的國字,我怎麼可能會寫啊?

上沒幾天課,老師就請我媽到學校來,說我的字實在寫得太差了,一定要多抄寫課文練習寫字。我媽回家以後,自己先認真把課文整整齊齊寫一次,然後拿一張描圖紙墊在上面,叫我用「描紅」的方式學寫。因為小時候練太多次,我現在跟我媽的筆跡幾乎是一模一樣。

可是媽媽自己的筆順其實也不對。以「這」字為例,應該先寫「言」,最後才寫「」字邊,但母親卻習慣先寫「」再寫「言」,所以我也跟著錯下去。一直到了這幾年,我開始學用智慧型手機手寫輸入功能時,才知道自己的筆順跟別人相反。

Q:外界對您的評價普遍是「老成持重、謹小慎微」,您天生就是這種內斂、自律的個性嗎?

A:其實,我不是一開始就很自律。我高中以前讀的是私校,學校管得嚴,反正我們只要按照學校排的考試進度「照表操課」就好,完全是「他律」。上了學風自由的建中以後,學校突然不管我們了,因為習慣「他律」,突然變得不大會自我管理。

上了東海企管以後,離家住校,哇,簡直是自由天堂!我那間寢室的室友都很迷麻將,我學會以後也跟著迷。我們四個經常通宵打麻將,半夜還用毛毯包住麻將洗牌,免得吵到其他寢室同學。

大家只管打牌,不管內務,寢室髒亂無比,用「狗窩」來形容,那還太恭維了!到處都是髒衣服、吃剩的食物,亂扔在角落的潮濕抹布後來還長出碩大的菌類,蟑螂、螞蟻出沒,我還用衣櫥門夾死過老鼠。我們打牌打到昏天暗地,連校慶時教官要帶女舍同學來做宿舍評鑑都忘得一乾二淨。教官敲門時,我們因為前一晚打通宵,全都還在呼呼大睡……真的是有夠糜爛!

雖然玩得很爽,但這種日子過了一學期,我心裡很不安,爸爸還在等我考回台大,不能這樣下去。我閉關苦讀了一個寒、暑假,插班考上台大法律系。不過,我上台大以後,還是常「揪牌咖」打麻將,算是讀了四年的「麻將大學」。

一直到出國以後,我才真正學會「自律」。一方面,因為「小時候」已經玩夠了,另一方面,我真的被外國同學的用功嚇到了。台灣的同學都是嘴上嚷嚷「我都沒念」,然後躲起來「偷念」,沒親眼看到,所以不知道恐怖。但是外國人卻都是不遮掩的用功,你看那些精英們拚命的架勢,真的會怕,如果自己還繼續混,不知道以後會落後人家多少。從那個時候起,我就很努力,而且是愈老愈認真啊。

我現在還跟以前東海時的室友保持聯絡,其實大家畢業以後也都很拚,其中一個現在是外商金融機構的台灣區總經理。他老愛「虧」我,「現在大家都說你嚴謹、老成,天知道你『小時候』是多麼『放蕩』啊!」其實,我也不怕我小孩知道這些過去,年輕人都愛玩,誰不會做一些傻事?重點是,你一定要找到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不能荒唐一輩子。

Q:您跟夫人(富邦文教基金會董事陳藹玲)又是怎樣的一對父母?

A:我想我是個矛盾的父親。因為我爸很嚴厲,絕不可能跟小孩打成一片,我小時候多少有點遺憾。有了孩子以後,我希望自己可以跟孩子親一點。所以,在家總是沒大沒小跟孩子打打鬧鬧,做一些無厘頭的傻事。我女兒常笑她老爸很「幼稚」,連我太太藹玲都說,她好像有五個孩子,四個小的,一個老的。

可是,我從小在打罵教育下長大,內心深處其實又不是很相信「愛的教育」那一套。我太太偏偏是徹底奉行「愛的教育」的媽媽,堅信子女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做父母的必須尊重他。可是我以前覺得,小孩子哪會什麼獨立思考?做父母要有「管教者」的樣子,不能讓小孩太過自由。我兒子女兒小時候跟我頂嘴,或者功課不好,我就會唸藹玲,「你看,這下好了吧?這就是你『愛的教育』的結果。」

不過,我後來愈來愈認同藹玲的堅持。我家的孩子從小就在溫暖、豐富的愛裡長大,秉性都非常純真、善良,對人很有同情心,看他們對小弟的態度就知道。

我家老么翰翰是個特殊的孩子,先天就腦部發育不全,從小體弱多病,進出醫院無數次,養育他的過程真的極盡辛苦。他出生以後,藹玲必須花更多時間心力照料他,其他子女能夠分到的關切,難免會有一點減少,可是哥哥姊姊都很體諒,而且發自真心愛他們這個特別的弟弟。翰翰讓我們全家人學到了很多美好的功課,特別是「付出」與「接納」。對我們家來說,翰翰並不是一個負擔,而是一個祝福。

Q:無論是你家的孩子,或者是你自己跟二董(蔡明興)的手足情感都很深厚,有什麼祕訣嗎?

A:我小時候,爸爸還跟伯伯們一起住,我跟明興從小就親眼目睹上一代因為分家造成的撕裂與衝突。我爸爸也經常跟我們講起商場上各家族的紛爭恩怨,他不希望我們重蹈覆轍,要求我們一定要兄友弟恭。

我這輩子,只有三年沒跟弟弟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其中一年是我去東海住校,另一年是我比他早了一年去美國,還有一年,是他當時根本還沒出生!我們家一共有四個兄弟姊妹,妹妹叫我「大哥」,叫明興「小哥」,我也跟著妹妹叫他「小哥」。我們只差一歲,很難對他擺出長兄如父的架子,我是大哥,他是小哥,大家都屬於「哥級」人物,平起平坐啦。而且小四以後,明興就長得比我高,既然打架打不過他,那只好學著尊重他(笑)。

我們感情雖好,但個性卻差很多。明興做事比較注重「結果」,事情只抓大方向,但我則很重視「過程」,講究細節。雖說這正好可以彼此「互補」,但真正一起共事時,就會有摩擦。

金控成立之前,我們兄弟各自有「地盤」──我管銀行、產物、建設等;蔡明興則管人壽、證券等,分工清楚,當時各自麾下的事業體都在急速擴張,每天都很忙,也沒有多餘心力去管對方的經營方式。但金控成立後,我們要一起共事、一起做決策,我跟明興都很強勢,剛開始常為了公事相持不下。

因為所有重要決策都必須請示爸爸的意見,爸爸這一票舉足輕重。以前我們常搶著要先去說服爸爸,好爭取到關鍵的這一票。不過,我爸也很強勢,意見未必跟我們相同,有時反而變成我跟弟弟聯手起來說服我爸爸。

雖然剛共事時,兄弟常意見相左,但我跟明興都充分體會:合比分的力量大。我們有個默契,關起門來,可以各陳己見;但對外,絕對口徑一致。經過了八年的磨合,我們現在真的是「漸入佳境」,遇到高難度的決策,彼此都有個可靠的商量對象。

常聽人說,兄弟「只能共患難,不能共富貴」,那我們現在兄友弟恭,可能是因為還不夠富貴吧?也許以後富邦變得更大,真的很富貴時,搞不好我跟明興就要面對這個課題了,哈哈。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5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