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成語好難!作文好怕!交給無痛高效的學習法

紅面棋王周俊勳:放下得失心,找回初衷

十四歲,他拿到職業棋士身分。二十歲後,幾乎打遍天下無敵手。更於二十八歲時,獲得台灣棋士的首座世界冠軍殊榮。然而,站上光榮頂峰後,接著卻是一連串的失敗。他如何戰勝心魔,重新贏得冠軍寶座?

生涯已經累積四十四個冠軍頭銜的九段棋王周俊勳,他的人生讓人想起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裡那局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精采對奕:「珍瓏棋局」。

珍瓏棋局原本是無解的一局困棋,白子必須先擠死自己的一大塊活棋,才能看到出路。

周俊勳打從一出生,右半臉從鼻樑一直延伸到後頸,就布滿醒目的猩紅胎記,成長過程飽受委屈。然而,就是因為臉上的胎記,讓周俊勳童年寂寞,退居到圍棋世界,心無旁騖的精進棋藝,才有機會站在棋界的頂峰。

從七歲開始學棋到現在三十歲,這二十多年來,每天都在勝負與攻防之間搏殺。經歷過幾番起落後,他慢慢明白一件事情:福禍得失原來僅是一線之隔,有割捨,才有機會殺出重圍。

周俊勳的父親周炎山是不折不扣的棋癡,不但自己瘋狂著迷,也逼著眾兒女學圍棋,而且絕不容許玩票心態,只要稍微下不好,就是一陣打罵。周俊勳說,「我三個姊姊都是爸爸訓練圍棋失敗的實驗品。」因為太嚴厲,周俊勳姊姊們學棋的胃口都被搞壞,後來無論父親怎麼催逼都抵死不願再下棋。

一個人的黑白世界

周炎山對周俊勳也同樣疾言厲色,周俊勳只要下棋有失誤,周炎山馬上就開罵,「你豬頭啊?連這麼臭的棋也能下輸?」除了挨罵,還要罰寫「一百個輸棋的理由」,或是罰跑操場,常常一跑就是幾十圈。苦雖苦,但周俊勳並沒有因此放棄學棋,一方面,固然是因為他發自內心熱愛圍棋;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臉上的胎記,讓他選擇遠離人群,專心於棋藝。

五歲時,第一天上幼稚園,班上小朋友看到他就一陣鼓譟:「鬼來了、鬼來了!」讓他非常受傷,哭著回家。因為怕被嘲笑,他非常抗拒上學,一聽到要去幼稚園就大哭。他的父母對於「把兒子生成這樣」一直很內咎,既然周俊勳不願在幼稚園受罪,就讓他留在家裡。

五~六歲這一年,周炎山給了他一套坂田榮男的棋譜,白天大人都不在家,他就獨自默默對著棋盤,一個子、一個子的擺棋譜,雖然完全不懂遊戲規則,他仍覺得津津有味。一個人的圍棋世界雖然冷清寂寞了些,但比起幼稚園那個殘酷的世界,實在安全太多了。「只要給我棋盤,我就可以安安靜靜坐一整天,」周俊勳說。

周炎山也注意到這個孩子跟姊姊們很不一樣,他有定性、坐得住、耐得了獨處,這正是學圍棋最重要的特質之一。加上周俊勳七歲時,也算是業餘好手的周炎山,竟在棋社被一個同樣也是七歲大的小孩(這個孩子即是有「棋聖」頭銜的張栩)擊敗,心有未甘,下定決定要把兒子調教成職業棋士。

前往「神」之領域

在周炎山的心目中,職業棋士就像是「神」一樣,他要兒子也進入這個神之領域。

周家本來是戶殷實人家,但在周俊勳很小的時候就家道中落了,可是周炎山始終無法忘情圍棋,「我爸爸其實沒有特定的『正職』,他的『正職』就是把我培養成職業棋士。」於是,周家的家計便落到媽媽蕭錦美一個人肩上,她原本的教職不夠養家,得靠賣衣服才能撐起這個家。有別於丈夫的恨鐵不成鋼,天性溫和又樂觀的蕭錦美,則始終用慈愛笑顏鼓勵周俊勳。媽媽的溫柔,一直是周俊勳孤獨的學棋歲月中,最重要的支撐力量。

為了達到父親心中的「神之領域」,當其他同齡小孩都成群結黨在跑跳玩耍時,周俊勳必須不斷背棋譜、練習、比賽……跟著父親南征北討,全台灣走透透,到處尋找業餘圍棋高手對奕。問他會不會覺得寂寞,他淡淡的說,「沒關係,反正我那時候也很怕跟人接觸,剛好可以把時間省下來練棋。」

上小學以後,同學仍會對他指指點點,雖然媽媽鼓勵他,「人家戈巴契夫就是因為頭上有胎記,所以才當上了蘇聯總統,你臉上有胎記,長大一定可以變成棋王!」但敏感的周俊勳仍相當在意他人的異樣眼光。小三時,他選擇在家自學,僅去學校考試,把重心完全放在棋藝上。因為母親原本就是小學老師,加上校方也了解周俊勳的狀況,便同意讓他在家自學。上國中以後,他去念了體育班,理由是:「這樣才有正當理由可以請假練習或參加比賽。」

學圍棋以後,周俊勳比較不像小時候那樣自卑,也比較少因外貌問題而困擾。「學棋的孩子通常比較早熟,」周俊勳說,「他們根本不在意你長得怎麼樣,他們比較在意的是棋盤上的勝負。」

培養職業棋士是很花錢的,家境好一點的人家,會把孩子送去圍棋聖地日本深造。但周俊勳家並沒有這樣雄厚的家底,只好把目標轉移到中國大陸。周俊勳十一歲時,父親帶他到成都比賽、拜師,為了這趟修業之旅,蕭錦美咬緊牙關,硬是標了二個會為兒子籌出錢來。

周炎山在當地幫他找了個保姆,陪他比賽完就先行回台灣,把他一個人留在成都繼續受訓,三個月之後才又來陪兒子比賽。小小年紀就被迫離鄉背井在冰天雪地的異鄉獨自生活,好像有點殘忍,但早已習慣孤獨的周俊勳覺得「還好,並不難熬。」反而是父親在身邊的時候壓力較大,如果輸棋,父親就罰他從棋賽場走回租屋處。步程有一小時,一路上針對周俊勳剛剛犯的失誤不斷斥責叨念,「那才真的是很難熬。」

回到初衷,戰勝心魔

除了睡覺吃飯上廁所,周俊勳所有的時間都花在圍棋上,練到「手中無棋,心中有棋」的地步,「就算在坐車或甚至與人交談,我腦海中隨時都浮現一個棋盤,互相對奕著。」

天分加上苦練,周俊勳十四歲就拿到職業棋士身分。剛成為職業棋士的第一年,他的戰績很不好,五十多場比賽中,只贏了六場。不過,他倒是頗能調適,「從業餘到職業,本來就是兩個世界。我站在另一個世界的起點,一開始會輸,其實是正常的。」

他冷靜在每一場戰役中累積自己的經驗與實力,十五歲那一年,開始反敗為勝,成功取得「國手」、「名人」頭銜,從此一路過關斬將,寫下個人三百勝、四百勝最年少紀錄。二○○七年,在LG盃世界棋王賽中贏得冠軍,站上光榮頂峰。

然而,「棋王」這個沉重的頭銜,反而成為周俊勳最大的心魔。二○○九年上半年開始,整整一年,周俊勳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加上那段期間棋界紛紛擾擾,讓他很心煩,「狀況壞得打破過去自己所有的紀錄」。怎麼下都不對勁,不斷輸給一些過去「從沒輸過」的手下敗將,甚至未能進入循環圈就慘遭淘汰,周俊勳慌了,「愈輸,愈不敢下;愈不敢下,就愈輸。」

六月十七日,他在棋王賽確定被淘汰後,黯然回到家裡,仔細思量這一年來腳步踉蹌的原因,終於對自己承認,「我太看重『棋王』這個頭銜了。」二十歲以後,周俊勳幾乎是打遍天下無敵手,「以前,我常覺得贏是『應該的』,每一場我都要贏!」常勝的紀錄讓他的勝負心極重,為了贏,他根本不敢冒險去嘗試創新的技術,習慣用最「安全」的下法來取勝。然而,這反而變成阻擋他進步的障礙,「一個棋士若只是為了『贏』而下棋,他的境界就只能到那裡了。」

他決定放下「棋王」這個重擔,「回到十四歲時,我剛踏入職業棋界的心情。客觀面對每一局棋,沒有絕對不應該輸的人,也沒有絕對不應該輸的棋。」不再為了「贏」,而是為了把棋下好而下棋。

境隨心轉,當他參透了這個道理,放下得失心後,前路豁然開朗,他又找回了下棋的「感覺」,在中日精英賽中,重新贏得冠軍寶座。這個冠軍對他來說彌足珍貴,他不但贏了一局重要的棋賽,也戰勝了自己的心魔。

不只是棋盤上的勝負,小時候恨不得能除之而後快的「紅面」,如今周俊勳也能泰然看待。有人建議他雷射手術可以去除胎記,但他反而覺得無此必要了。

命運也好、輸贏也罷,他已經漸漸無滯於心,自在面對人生了。

---

周俊勳小檔案

現為職業棋士,為台灣1979年成立職業圍棋制度以來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的職業九段棋士。

參賽經歷

●得到棋王賽、名人賽、王座賽、天元賽、東鋼盃等多項職業棋賽冠軍頭銜

●2007年,第十一屆LG盃世界棋王賽冠軍

●2008年,第一屆台灣棋王賽冠軍

●2010年,第三屆中日精英賽冠軍

 

延伸閱讀:

台灣最高段職業女棋士黑嘉嘉:少了父母的期待,更能專心愛圍棋

幾歲適合學圍棋?如何知道孩子對圍棋是否有興趣?

有哪些地方可以學圍棋?

如何選擇合適的圍棋教室?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5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