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如何用 「蒙特梭利」教養法培養孩子?

該用錢誘發讀書動力嗎?


該用錢誘發讀書動力嗎?

求知與做學問該與獎金劃上等號嗎?什麼才是學習的真正目的? 教育資源到底該如何分配,是獎勵保持進步, 或者總是表現優異的孩子呢?

去年九月,我參加國三女兒的親師會。班導師提出兩種鼓舞學生的獎勵方式:一種是由既有班費支出「段考成績進步獎」;另一種則是顧及到成績好的同學不容易拿到進步獎,而設的「成績優異獎」,也就是獎勵模擬考PR值成績在九一以上的同學。後者的獎勵方式,資金來源則由家長另外捐款,老師因此特別詢問家長意見,進行投票表決。

普遍來說,女兒班上的同學都相當「績優」,所以家長們投票結果,並不意外的是多數家長欣然贊成設置績優獎金。而我,大概是少數幾個沒舉手贊成的。

幾天之後,女兒拿了是否願意捐款的單子給我,這問題困擾了我好幾天,要是勾了「否」,好像對班上毫無貢獻;勾「是」的話,卻有違我個人的教育理念。

被女兒催促趕緊填妥單子的週末夜晚,我正好經過她的房間,孩子要我看她寫的聯絡簿,說我一定會以她為榮。我很快讀了她寫在綠色便利貼上的文字。

想不到,她對「捐款」一事的看法,竟與我幾乎一致。她寫道:「老師您詢問我們有關獎勵金,我認為,都可以吧。但是,請一定、一定要先給有進步的人!但對於要以校排,還是以班排的方式,我都沒有意見,只要班上的人開心就好。」

優秀,需要再以金錢激勵嗎?

於是,我們一起坐下來談論我遲遲繳不出單子的原因。我一直覺得,能保持在PR值九一以上的孩子們,真的已經夠「優秀」、夠棒了,全國前段班耶!以基本學習能力來說,只要他們願意持續下去,而且也真懂得學習方法,那讀書、考試之於他們,根本不是問題。反而更該思索,我們是否仍需要再以外在的獎勵形式,去誘發讀書動力?還是使他們更加明瞭,讀書,是為了自己,而不需要再添增任何「鼓舞」的資源?真有額外的資源,是否該給較需要的人?

我和孩子說:「這事讓我思索這麼久,不外乎是你們從小到大,我好像從沒拿獎金做為激勵你們學習、讀書,甚至從事任何活動的鼓舞方式。我從未想過威脅與利誘,可以與求知、做學問劃上等號。而捐款給成績已經夠好的孩子,真的不必要。因為臺灣各地實在有太多太多的孩子,需要你們班上家長捐出的那份金錢,而你們班上絕大多數的同學,說真的,什麼都不缺了啊!」

女兒入睡後,我特別拿了她的聯絡簿給先生看,讓他也了解孩子的想法與這份頗有正義感的心思。當我為老公翻開聯絡簿時,才赫然發現自己急於看完綠色便利貼後就拉著孩子說話,而她所寫下的卻是滿滿的整個欄位。我只不過看了她額外用的便利貼,就開始侃侃而談了。看來,自己還真急躁了些。

花了不少時間與孩子分享自己的觀點,此時乍然看到她先前寫下的言辭,根本就是我後來跟她絮絮叨叨的想法。她竟然還「耐心」的聽我講完,可真讓我有點赧然。曾在北歐生活了六年的她,這段振筆疾書寫下充滿學習反思與關懷的文字,確實讓我感到驕傲。

她寫著:「老師,班上的進步優良獎活動,我真的不知道是『好』?還是『壞』?『好』是因為會鼓勵大家吧。但這樣有點像是班上很多家長對孩子說:『考上前六名才可以有新手機!』、『前十名才能去剪頭髮!』、『PR九○多以上,才可以買鞋!』……

我覺得這樣好怪,你的成績、分數,跟你的頭髮、手機和鞋子等等,到底有什麼關係啊???這樣子好嗎?這樣子對嗎?這樣子是LEARNING (學習)嗎???」

和女兒討論此事後,女兒在簿子裡又加上一段話:「老師,我跟我媽的想法一樣。我媽沒有要捐贈,因為她認為PR值九一以上的孩子,已經夠好了……

老師,在這裡,好像都只有注意到『優秀』的人…… 學校每次上台領獎,都是同樣的人,難道其他的人就不值得『鼓勵』嗎?」

我和先生看過後,發現孩子真的保有北歐教育環境裡所形塑出來的人文思維,不論對於學習的真正目的,或是願意關懷其他更需要幫助的人,以及如何看待已經「夠好」的孩子所該具備的自主學習能力等等。

女兒當時也說,能念到PR值九一以上,其實就已經懂得讀書考試的竅門,根本不需要再用更多的「激勵」了。這就好像她的英文考九十分以上,根本是應該的,不需要再以其他的獎勵來使這個科目更精進。自己擅長的科目,「求好」是最基本的要求了。

誰更需要資源挹注

那個週末夜晚,我從與女兒的談話得到一個靈感。捐款還是有,但絕非錦上添花,而是直接寫明要捐給每天得待在學校上到「第九節」課的所有同學,當做傍晚點心費的一點補助。而我心上的那塊石頭,終於落了地。

最近一年來,有機會造訪台灣許多地方的學校,不僅到過「明星」高中、「明星」大學,也有機會去了不山、不市的中小學,當然也包括中南部的幾所職校。我愈是面對各地的孩子、老師、家長們之際,就愈加明瞭,與所謂的「優秀」孩子對話,有時真會讓大人自以為是的很有成就感!

然而,對於立足點和受教機會、環境多少有些不同的孩子,從他們較坐不住的身影、較無法專注的神情、較需要費力的講述中,我總不由得百般思索,這社會,到底誰才更需要資源挹注啊?

每回想起那些我在台灣各地見到的身影,就會一再思索,我們到底能為他們再做些什麼?

撰寫這篇專欄時,再度與孩子聊了些許看法。大女兒靈光乍現的說:台灣的教育好像一台大卡車,優秀學生很像是拖車頭,拚命的被鼓勵往前衝啊衝,但卡車原本該載運的貨物,就像許多學業成績較差的孩子們,早已被遺棄在不同的公路上。卡車頭根本沒空往後看,只能被催促不停的往前衝刺。

女兒接著又有感而發的想起去年七月的香港行旅,並說:這樣不太好,真像香港這個不太大的地方,卻有極為顯著的貧富差距;好的極好,差的極差,讓人覺得很不均衡,也很不協調。

其實,教育資源的分配,一直是我們教育現場的大問題,好學生的資源,永遠不嫌多,其他孩子的資源,又永遠不夠多。家有優等生的父母們,請一定要讓您「優秀」的孩子,具備同理心與社會關懷,因為那才是在您們百般期許之下的「精英」人才,所最需要具備的基本能力啊。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作家 陳之華

現為自由作家、專欄作者,目前旅居澳洲坎培拉,曾居住於北歐芬蘭六年,也曾居住英國、美國、奈及利亞等國多年。

著有:《沒有資優班:珍視每個孩子的芬蘭教育》、《每個孩子都是第一名》、《成就每一個孩子:從芬蘭到台北,陳之華的教育觀察筆記》、《美力芬蘭,從教育建立美感大國》、《一起看見不同的世界》等書。

+ 追蹤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8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