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童書大冒險,體驗童書創作從無到有的奇妙歷程!

童子賢:尋找人生中「流動的盛宴」

和碩聯合科技董事長 童子賢  如果可能,我希望我的孩子也能找到他們各自生命中「流動的盛宴」。我對這場「盛宴」並沒有具體想像或設定,我能做的,就是不要把他們的青春歲月用考試塞得滿滿的,多留一點空白,讓他們自己去碰撞,就算失敗也是一種學習。

一個成長於花東縱谷的山村小童,長大後,成為一個工程師,恭逢了一個電腦起飛的科技盛世,二十九歲自立門戶創業。十八年後,這家叫做「華碩」的小主機板公司,長成了事業體橫跨全球、員工數超過十萬人的「巨獅」……

從小工程師到科技鉅子,這是和碩聯合科技(二○○七年華碩將品牌、代工分家,由和碩聯合執掌代工事業)董事長童子賢的傳奇人生。他的生涯故事,幾乎可說是一部台灣科技業發展史的縮影。

學的是理工,做的行業也是理工,這樣徹頭徹尾的一個「純種」科技人,卻對藝文、歷史情有獨鍾。他是誠品的最大個人股東,曾贊助過漢唐樂府、光點戲院,並資助保存研究兩蔣日記……今年四月上映的文學家紀錄片《他們在島嶼寫作──文學大師系列影展》的幕後贊助者,也是童子賢。

他做這些,不是為了附庸風雅,也無意博取美名;或許,只是在自己有餘之後,一圓深藏在內心那個年少時代的未竟之夢。

正如巴黎歲月之於海明威,是一場「流動的盛宴」;少年十五二十時,也是童子賢人生中永遠不會忘記的一個片段,在那段時間裡,有書香、有弦歌、有友伴,還有對未知旅程的想像。

---

Q:請談談你的成長經驗?

A:我是一個在花蓮長大的鄉下小孩。青翠的大山、激流的溪河、藍色的海洋,是我對家鄉永恆的印象。

我們那邊的小孩是極少在看電視的,理由不是因為窮到買不起電視機,而是當時花東縱谷很難收到電波訊號,只有住在高處的人家勉強收得到電視訊號。當時,威廉波特少棒打得正火熱,每次有轉播,就看到整條山路上,大夥兒騎著三輪車、鐵牛車、摩托車,扶老攜幼往收得到電視訊號的人家前進。一堆人簇擁在偌大的晒穀場上,聚精會神盯著小小的十幾吋螢幕看球賽。那場面有點滑稽,但又十分溫馨。

那是個以小農小商經濟為主的年代,雖然物質匱乏,但無論是環境、人情都特別美好。到現在,我仍懷念不已。

小時候,從花蓮中學操場就可以看到太平洋,只要跨過一條小柏油道就是海岸;我以前最喜歡躺在沙灘上欣賞海景,活生生的寄居蟹和海星就在身邊爬來爬去。很可惜,現在已經很難看到這種盛況了……

正因為對故鄉的愛,所以我個人非常反對興建蘇花高。

或許有人說,興建蘇花高可以振興花蓮觀光。但我想反問的是:我們會為了讓更多人可以去玉山觀光,而魯莽的開一條高速公路上去嗎?那不會幫助它,只會加速毀了它。我真的萬分不願意看到,因為蘇花高,帶來蝗蟲過境般的所謂「觀光收益」,然後毀掉一片台灣已經所剩不多的淨土。

Q:你以前是個什麼樣的孩子?

A:我活潑的時候很皮。看到書裡說用硫磺、硝石可以做火藥,就偷偷跑到外祖父開的中藥房,弄來一點硫磺、硝石,用砂紙還有滾輪碾藥槽把這些材料研磨成粉,跟一堆小孩子跑到鐵路旁邊點燃這個「土製炸藥」,看到火藥炸開來,真是樂不可支。

不過,只要有書看的時候,我也可以安安靜靜一下午。看書是我小時候最大的娛樂,從漫畫書這種「尪仔冊」到《史記》、《胡適語粹》,我都看得津津有味。可能有人覺得小孩看《史記》太深了,但其實《史記》也都只是一些歷史故事啊,看得懂的就看下去,看不懂的就跳過。閱讀本來就應該是一件快樂,而不是勉強的事。

我那時候尤其著迷東方出版社的【亞森羅蘋】、【福爾摩斯】系列,總是辛辛苦苦攢一、兩個月的零用錢,一本一本的劃撥買回來看。鄉下學校的功課很鬆,我有一大把時間可以看閒書,沒事就找一棵大樹,坐在樹底下,沉溺在自己的小世界裡。對我來說,看書的樂趣,比吃蝸牛餅(一種米色、咖啡色相間的橢圓形傳統餅乾)或棉花糖更有滋味。

Q:你父母的教養哲學為何?對你最主要的影響又是什麼?

A:我爸爸是個很開明、慈祥的人,他已經過世了,我一直很懷念他,我受他影響很深。就拿閱讀來說好了,也是因為我父親的啟發。我父親非常愛看書,他是受日本教育長大的,常從日本訂文學雜誌或《讀者文摘》回來看。在耳濡目染下,我自然也喜歡閱讀。

我家是開小鐘錶行的,家境並不寬裕,但爸爸對於教育從不吝惜,他常說:「只要你想念書,我就是去借錢,也會讓你讀書。」

物質雖然不寬裕,但我父親總是儘可能滿足孩子們的願望。當年威廉波特少棒正熱的時候,他看我們幾個小毛頭也躍躍欲試,想盡辦法擠出一點餘錢,騎兩個小時的摩托車去花蓮市區買球棒和手套,讓我們可以去跟別的小朋友組球隊。

我爸很懂得用「寓教於樂」的方式來教小孩,因為我爸的關係,我一直覺得「學習」是件很好玩的事。

記得阿波羅十一號登陸月球時,我爸特地騎了好遠的摩托車,載我們去找收得到電視訊號的地方,一起見證這歷史的一刻。我們那個年代,還有點民智未開,我家附近有個廟公還嗤之以鼻的說:「啥咪登陸月球?哪有可能?恁不要聽電視黑白講,那攏是美國人演電視騙人的啦!」可是我爸卻千方百計設法弄來一個軍用望遠鏡,買了日文版的天文書籍,帶我們到更郊區的地方去看星星;在滿天星斗中,教我們辨認那是什麼星座。我對天文的初步認識,就是這樣來的。

就連下雨天打雷,我爸也能趁機幫我們上一課。他把小孩召集到廊下,跟我們玩計時遊戲,要我們計算看閃電出現多久以後,才會有打雷的聲音;他用這個遊戲來跟我們解釋:光速是比音速更快的。怕我們不夠了解,還跟我們講古,說他以前打仗時,只要看到火光,就知道大概啥時炮彈會打過來。

現在不是有個很紅的兒童知識節目《百萬小學堂》嗎?對我來說,我爸每天跟我們玩的遊戲、講的故事、讓我們看的書,就是最棒的「百萬小學堂」,知識何必在學校的門牆之內?到處都可以學習、到處都有樂趣。

Q:你對台灣教育有什麼看法?

A:我一直很喜歡陶淵明〈五柳先生傳〉裡的一句話:「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這句話洋溢著一種追求知識的快樂與自由;可惜的是,我們現在的教育裡,最缺乏的就是快樂與自由。

我們中學教育裡所學的東西,一半是知識,但另一半則是「精益求精」的考試技巧。有些東西,其實只要讀一、兩遍就「會意」了,但卻被要求反覆讀十遍、二十遍,目的只是為了在考試上壓倒別人;讀書不但要求「甚解」,而且要「甚解」到走火入魔。

有老師功課出得少一點,竟有家長抱怨他「偷懶」;出題不夠刁鑽,家長則質疑:「這樣怎麼考得出『程度』來?」於是,在家長的虛榮心與學校老師的「業績壓力」下,造就了一大群睡眠不足、對學習倒足胃口的小孩。

家長、師長逼迫小孩,美其名是為了他「未來的競爭力」著想,想要為他「規劃人生」。但是,其實沒有人真正確知未來會怎麼樣,強硬規劃另一個獨立個體的人生,是有點傲慢的;而且,一個被規劃好的「標準人生」,其實是很無趣的,這對孩子並不公平。之前,有個同事幾乎是哽咽的向我傾訴,說他念高中的孩子對他咆哮:「我人生中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你!」你為孩子「規劃」的人生,到頭來反而成為你們彼此的遺憾。

我深信,生命會自己去找出路。如果你真的希望自己的孩子擁有精采的人生,就應該還給他「探索」和「犯錯」的權利,並且讓他找回學習的樂趣。

Q:你自己的求學或學習經驗又是如何?

A:我很幸運,在鄉下長大,從來沒有承受過都市小孩的課業壓力,他們被挪去自習或考試的音樂課、體育課,我們都照上。我讀書也好、學東西也好,從來不是因為有人催逼,而是我自己喜歡。

我國小和國中是軍樂隊的,但我學樂器並不是因為誰希望我學什麼「才藝」。鄉下小孩都是「短笛無腔信口吹」,我們小時候就懂得用燒紅的鐵絲在竹子上穿孔,做成笛子亂吹一通;會參加軍樂隊,也是因為喜歡吹吹打打,鄉裡有什麼喜慶,我們還可以去客串熱鬧一下,很風光的。

國中畢業以後,我選擇念台北工專(台北科技大學前身)。理由其實很單純,台北工專是很好的技職學校,畢業後「出來有人請」(台語),對家裡的負擔也較小。

工專時代是我生命中很寶貴的一段。不只是因為它給我很扎實的專業訓練,更因為那是一段值得一再回味的青春歲月。很多當時的同儕,到現在都還是很要好的朋友。

我們那個年代,念普通高中還是要剪西瓜皮、每天按照學校課表上課、天天考試擠大學窄門;可是五專已經享有選課、參加社團、接觸各樣課外事物的自由。換句話說,我們是被提前「解放」的一群。

其實,我那時候是個有點ㄍㄧㄥ的奇怪少年。看了一堆文學、歷史、經濟學、貨幣銀行學等雜書,腦袋瓜子裡充滿各種「大時代的理想」,雖然沒有嚴肅到「憤青」的地步啦,但可能就有一點點「文青」吧?

那時候不知道怎麼搞的,覺得玩樂有罪惡感,甚至覺得交男女朋友好像也有點「墮落」。我參加的社團,是辦刊物的工專青年社,還有藝文性質的國樂社;人家參加救國團活動,都是去健行縱走什麼的,我則是參加超冷門的「古蹟考察研習營」;同學舉辦郊遊、舞會,我也不會下去瘋、下去跳,只會在旁邊默默微笑,幫大家放唱片。

如今回頭去看那個青澀古怪的自己,當然會覺得很好笑;但,那就是一個尋找自己的「過程」。如果你家裡也有像我一樣怪怪的、有點傻氣的年輕孩子,不要笑他,讓他去,那可能是一個生命體在默默醞釀的過程。

海明威不是有句名言嗎?「巴黎是一場流動的盛宴」,他是這麼形容的:「如果有幸在年輕時到過巴黎,那麼以後不管你到哪去,這段經歷都將永遠跟隨著你。巴黎是一場流動的盛宴。」海明威後來許多作品,都有受到這段巴黎歲月的影響。對我而言,工專生活就是我人生中一場流動的盛宴。

Q:你是「純種」理工人,卻積極贊助諸如「文學家紀錄片」之類的藝文活動,跟你人生中那場「流動的盛宴」可有關係?

A:我想是吧!我在工專國樂社時,一直很羨慕一個琵琶彈得很好的同學。多年後,我見到他,問他:「你現在還彈琵琶嗎?」他大笑說:「我現在為稻粱謀(意指餬口),早就把琵琶放一邊了。」其實,我何嘗不是如此?很多年少情懷,都因為某些「為稻粱謀」的俗務無法再續;不過,年輕時積累的東西,可以放在心裡慢慢咀嚼一輩子。

以贊助拍攝文學家紀錄片來說,我雖然無法完成少年夢,自己做不成余光中、楊牧、鄭愁予,但我至少有機會可以記錄下他們的生命歷程吧?哈哈。

更早以前,我資助研究保存兩蔣日記,有人說我很有遠見,但其實我的想法很單純,只是基於一種「不容青史盡成灰」的初衷;就跟現在贊助拍攝文學家紀錄片一樣,只是覺得那些文本,都是台灣燦爛記憶的一部分,我不希望台灣變成一座失憶的島嶼,如此而已。

Q:做為一個父親,你希望你孩子擁有什麼樣的成長經驗?

A:如果可能,我希望我的孩子也能找到他們各自生命中「流動的盛宴」。

我對這場「盛宴」並沒有具體想像或設定,那是他們必須自己去追尋的。我能做的,就是不要把他們的青春歲月用考試塞得滿滿的,多留一點空白,讓他們自己去碰撞,就算失敗也是一種學習。

我前一陣子看高中籃球聯賽,那個「熱血」的程度,真的讓人十分動容。贏球的隊伍歡欣鼓舞,輸球的隊伍抱頭痛哭,這就是一種「盛宴」不是嗎?我相信不管歡欣鼓舞也好、抱頭痛哭也好,都是最刻骨銘心的青春回憶。這種「功課」,絕非坐在課堂裡考試可以體驗的。

我希望我的孩子,不要只是每天睡眠不足的應付功課,而能夠多讀一點(課外)書、多交些朋友、多看看世界、多一點年少輕狂、多嘗試做一些自己想要的事情。哪怕那些事在他人眼中看起來有點傻氣也沒關係,在很多年以後,是滋養你生命最寶貴的養分。

對我來說,我爸每天跟我們玩的遊戲、講的故事、讓我們看的書,就是最棒的「百萬小學堂」。

如果你希望孩子擁有精采的人生,就該給他探索和犯錯的權利,並讓他找到學習的樂趣。

延伸閱讀

他們在島嶼寫作──文學大師系列電影

林海音、周夢蝶、余光中、鄭愁予、王文興、楊牧

出品公司:目宿媒體公司

上映日期:4月9日~5月6日

放映地點:台北國賓長春戲院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6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