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黃韻玲:就算天塌下來,也有家頂著


黃韻玲:就算天塌下來,也有家頂著

我一直依戀著家族關係:遇到事情,有很多人可以商量;遭逢挫折,也可以從家裡得到很大的力量。

「我的我的小孩,OhMyLittleBaby,啤酒變成的海,一生是個夏天……」

一九八七年夏天,有「音樂精靈」之稱的唱片圈才女黃韻玲,以這首輕快活潑的〈藍色啤酒海〉征服了無數歌迷。當時的她,只有二十二歲,還是純真無憂的花樣年華,「我當時看到楊立德老師寫的歌詞也很納悶,為什麼會想要一個小孩?」

多年之後,她成為一個母親,擁有了一個像歌中所描述的「珊瑚眼睛,珍珠心懷」、「有時候乖,有時候壞」的淘氣兒子亞瑟。雖然,後來的人生路不再無憂無慮,遭逢了許多試煉;但,只要有亞瑟陪伴,就是最大的安慰。

在演藝圈多年,黃韻玲始終給人溫暖、誠懇的印象。

在眾多歌唱節目評審中,「小玲老師」從不走譁眾取寵的毒舌路線;即使曾經陷入財務困境、與音樂才子沈光遠的婚姻路走得不順遂,也不見她在人前有什麼不厚道的言論。

這種待人接物、應對進退的節度,來自於她的「家教」。

家,不只給了黃韻玲一生受用的處世智慧,也是一個最牢固的避風港灣,就像她自己說的:天塌下來,有家頂著,不用怕。

---

Q:談談你的童年,你是在什麼樣的家庭長大的?

A:我在一個大家族中長大,我爸爸有八個兄弟姊妹,一大家子都住在四層樓的透天厝。

家裡人口多,小時候光是吃個午飯,就有二、三十人陣仗,飯都是一桶一桶裝的。一直到我念小一時,我們家才搬出這個大家族,幾個叔叔則都是這幾年才搬出去的。

我阿嬤前兩個月剛過完一百歲生日;我曾祖母十年前才走的,走的時候也已經一百歲。因為家族長輩都很長壽,所以我兒子小的時候,就有幸能享受「五代同堂」的天倫之樂;逢年過節,哇!家裡三、四十個人同聚一堂,真的很熱鬧。

我們家族的情感一直都很緊密,雖然大家後來陸續搬出去了,但每個人還是很「黏」對方。每次回老家相聚完,要回家前,總要一一跟家族成員道別:「阿祖再見、阿公再見、阿嬤再見、四叔再見、四嬸再見、五叔再見、五嬸再見」光是說再見,就要花好幾分鐘。

Q:大家庭的成長背景,對你最主要的影響為何?

A: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價值是「分享」。

我們一大堆堂表兄弟姊妹從小在同一個屋簷下長大,大家玩在一起,很自然就學會要跟別人共享資源。

現在我兒子也跟他堂表兄弟姊妹很熟,我覺得這樣很好,手足關係是「分享」的最佳學習機會。

另外,則是「規矩」。我叔叔是個很講究規矩的人,我們小時候吃飯,筷子拿不好,叔叔手就打下來了;有時候夾菜,夾到小塊的覺得不滿意,就想放回盤裡換塊大的,叔叔也會糾正:「放回去,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吃飯,不要挑來挑去,沒禮貌。」在大家族中生活,應對進退的道理,是一定要學會的。

我們這些晚輩,在成長過程中,不管是交什麼異性朋友、念什麼學校、做什麼工作、嫁娶什麼對象……爸媽永遠都耳提面命:「你們要先問過阿公阿嬤。」以前曾祖母還在時,這些事也都要跟她老人家報告。

我曾祖母是那種「當家主母」型的女性,大小事都會過問,就連過年要準備什麼菜色這種小事,都要經過她「審核」,其他「大事」更不用說了。

不過,我們家族長輩的管教並不是威權式的干預,而是一種很深度的關心;他們只是擔心你會不會變壞、會不會受傷害。壓力嘛,小時候當然有一點,但我一直依戀著這樣的家族關係:遇到事情,有很多人可以商量;遭逢挫折,也可以從家裡得到很大的力量。

它讓我有一種安全感:就算天塌下來了也沒關係,反正大家會一起幫你頂著,不用怕。

Q:你為什麼會走上音樂這條路?對於你的選擇,家人的反應是什麼?

A:音樂一直是我的最愛,尤其是歌曲。我從小就很愛看歌唱節目,連扮家家酒都在演歌唱節目,找同學或妹妹來當評審、主持人、參賽者;人不夠時,我還要一人分飾多角。

早在小學二年級,我就已經立定志向:長大後,我要寫歌給我心愛的歌手鳳飛飛唱。我是認真的,在家裡寫了好多歌。念國中時,我還曾經帶著自己的作品,到她練唱的地方「堵」她,可惜都沒「堵」到。

我報名參加金韻獎,也是為了尋找機會接近鳳飛飛。

金韻獎的參賽資格是十五歲,可是當時我只有十四歲,我跑去跟主辦單位力爭,用力推薦自己的作品。爭取了一個多月,他們同意讓我試試看,結果真的得到優勝,也因此結識了許多音樂圈的重要人脈。

我專科還沒畢業,就開始在唱片公司打工;畢業後,就進滾石當儲備歌手。我的家族並不反對我做跟音樂有關的工作,只是他們原本預想的是當個安分守己的鋼琴老師,沒想到我竟然「拋頭露面」去出唱片當歌星。

我進滾石以後,有一段時間跟我媽的關係很緊張。

儲備歌手在出片前那一年是沒薪水的,加上一般人都認為演藝圈很複雜,我媽覺得這完全不是個「正常」的工作,為了前途問題,我們時常冷戰;而且那段時間,我經常忙完唱片公司的事以後,就跟朋友去跳舞,跳到三更半夜。我媽個性很強,她也不等門,直接把門反鎖起來不讓我進去,我經常就這樣坐在家門口等到天亮。

Q:你跟媽媽以前的互動是怎麼樣的?你後來如何贏回媽媽跟其他親族長輩的認同?

A:我媽媽是個很嚴厲的母親;但是,她又非常、非常疼小孩。叔叔是我第一個鋼琴老師,他覺得我很有天分,建議我媽讓我學音樂,她就設法把學籍遷到台北市敦化國小,讓我念音樂班。

我國小、國中從沒有自己上學過,都是爸媽輪流接送,或許因為保護得太好了,我小時候連獨自去巷口吃麵都有點害怕。

其實,我們家一直都只是小康而已,可是我周遭的同儕卻都以為我家很有錢,因為我爸媽會省吃儉用、加班、標會,去讓我們學各種才藝,除了鋼琴,還學小提琴、低音提琴、芭蕾舞、畫畫等。那時候光一堂鋼琴課的鐘點費就要八百元,可是我媽對小孩很捨得。

我國小六年級時,合唱團要去歐洲巡迴表演,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出國三十幾天的費用是七萬六千元;要知道,民國六十六年的七萬六千元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我回去跟爸媽講了以後,他們竟然決定借錢讓我去,我媽的想法是:「自己苦一點沒關係,要讓孩子多長點見識。」

不只是我,後來我兩個妹妹都陸續加入這個合唱團,我們每個人都跟著合唱團出國巡演了兩次。

一直以來,媽媽對我有很多很多的約束,但也給我很多很多的愛。我對我媽,始終是又敬畏又倚賴的。

我可以理解我媽反對我進演藝圈的理由,都是因為擔心我、為了我好,可是那真的是我發自內心想要做的事情。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來證明自己進唱片圈,並不是貪圖那個「明星頭銜」、也不是在「玩票」;而是認認真真想「做音樂」,我在演藝圈工作,一直勤勤懇懇,也沒發生什麼讓家族擔心的事,才慢慢取得媽媽跟長輩們的認同。

Q:你現在在演藝圈的成績不錯,父母、家族應該都很以你為榮了?

A:其實我回到家,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兒、晚輩而已。

我們家族的觀念是:孩子最重要的不是成就有多輝煌,而是要「誠懇把事情做好」、「明白做人的道理」。

比如說我姑姑,她不是叮嚀我要如何積極爭取曝光,好在演藝圈出人頭地,而是告誡我上了電視說話要有分寸,不可以隨便說長道短;我媽也是,我剛開始主持節目時,她還特地去買一本成語辭典送我,為的是讓我說話「有學問」一點。

我出道沒多久,就因《藍色啤酒海》專輯一炮而紅。少年得志的我,有段時間竟也染上「大頭症」,要出第三張專輯時,我對風格有意見,對照片也有意見,可是專輯出來成績不如預期。

我在那邊怪東怪西的時候,我媽說話了:「啊你專輯的歌是誰寫的?」我說:「我寫的。」我媽又說:「啊專輯封面為什麼會拍成這樣子?」我說:「是我說要這樣拍的。」我媽說:「那你還怪別人?」我只好羞愧的說:「好啦,我知道了啦。」

現在還是一樣,比如說我上午十點有通告,她很早就會把我挖起來:「現在就開始準備,不要拖到最後一分鐘才出門,讓別人等你,你以為你是誰?人家可以隨時換人的!快點起床!」

我媽就是這樣,對我們一直是不假辭色的。她沒有希望她的小孩多「成功」,但她希望我們是「懂事、明事理」的;這也是我對我兒子的期待。

Q:你自己是個什麼樣的母親?

A:我跟亞瑟平常的互動比較像是朋友,沒大沒小,對話很「白癡」。

在亞瑟國中二年級以前,我們母子每天晚上都睡在一起,經常三更半夜還嘻嘻哈哈在聊一些沒營養的話題;經常聊到我媽受不了,跑出來罵人:「你們到底要聊到幾點才睡覺?你已經是大人了,要做榜樣給孩子看!」

可是,我也很清楚,我自己是亞瑟的媽媽,不是玩伴。該嚴格約束他的事情,比如說,他的課業退步或品格出問題,我是絕對不會讓他混過去的。雖然我不像他阿嬤那麼緊迫盯人,但是,我想在亞瑟心中,應該還是比較怕我(生氣)。

Q:你自己不走升學的道路,卻緊盯孩子課業,會不會有點矛盾?

A:我確實不是塊念書的料,數理尤其是我的弱項,亞瑟小學四年級以後的數學,我就一題也看不懂了。

可是我們家亞瑟不同,他遺傳到他爸爸的腦袋(編按:沈光遠畢業於高雄醫學院),從小就喜歡閱讀,在學校成績也名列前茅;他自己也很有競爭心,但小孩子嘛,還是常被惰性牽著走。

以前,我為了課業唸他,他也曾不服氣的頂嘴:「那你來寫啊!你就懂嗎?」我告訴他:「對,媽媽功課很差,那些我全都不懂,媽媽唯一懂的只有音樂,可是媽媽願意為這唯一的優點而拚命努力,這樣才有機會做得很好。既然讀書是你的強項,你是不是也應該認真加強?」這小子好像還真的被我說服了。

其實,平常盯他課業盯最緊的不是我,而是我媽。

我媽是北一女、台大政治系畢業,學歷很漂亮,想當然爾會覺得小孩的學業很重要。只是她對我的爛成績實在無能為力,現在有了一個這麼理想的對象可以回應她的期待,多好啊!她現在把照顧我兒子當做她的生活重心,比我這個媽管得還緊,哈哈。

Q:經歷過婚姻的風暴以後,你們三個人如何重建新的互動模式?你如何讓孩子理解這個改變?

A:其實,我跟沈光遠的關係,在亞瑟小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對亞瑟來說,並沒有什麼「互動模式的改變」,他念幼稚園時還曾納悶問我:「爸爸本來有跟我們住在一起嗎?」

我只想讓他了解,父母親雖然各自選擇了不同的人生方向,但對他的感情是不會改變的。

我們平時還是常提到他爸爸,我從沒想過要把「爸爸」這個角色從亞瑟的生活中抹去。他們現在仍常聯絡,見了面也一樣熱熱絡絡;逢年過節,還是一如往昔到阿公阿嬤家團聚。

你問我會恨他嗎?我很誠實的說「不會」;就算曾有過一些痛苦的情緒,但那從來不是恨。

有時候,我凝視著我的兒子,他的鼻子、他的頭髮、他的神情,都愈來愈像他爸爸,連吃飯的一些動作小細節都如出一轍……就會深刻明白「血濃於水」這句話的意思。畢竟,他是我跟孩子生命中如此重要的一個人。

雖然我們的婚姻關係改變了,但是,我們永遠是「家人」,我無法去恨自己的家人。

每天早上、睡前,我跟我兒子都一起禱告、互相擁抱。我真的覺得自己已經擁有很多,我有可愛的兒子亞瑟、有這麼一大家子愛我的家族、做我自己喜歡的工作就已經值得感恩了,不是嗎?

延伸閱讀:

罕見病兒爸爸 曾國榮:在缺憾中找到幸福
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我為何斷絕孩子的退路
小野談父愛─父親的城堡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8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