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謝謝有你,《親子天下》從愛與陪伴出發的10年旅程!

殷允芃:希望,永遠在路上

作者: 何琦瑜(親子天下雜誌 24期)
殷允芃:希望,永遠在路上

天下三十週年前夕,《親子天下》特別「內舉不避親」的專訪《天下》集團的創辦人殷允芃,也是《親子天下》的發行人,談她的成長、她的理想,與她對台灣教育的觀察和期許。

你應該認識《天下雜誌》。

不誇張的說,無論在政治圈、企業界、學術、教育領域,華文地區重要的領導階層,許多領導人是「看天下雜誌長大的」。

大陸領導人鄧小平,曾經號召所有重要官員,一起看《天下雜誌》製作的《一同走過從前》紀錄片,試圖學習並了解台灣如何從戰後的破敗走向經濟奇蹟的歷程。

新加坡的前後任總理李光耀、李顯龍,多次接受《天下》的獨家專訪,也多次在新加坡國慶等重要場合,引述《天下》的報導。

現任GE大中華區副總裁的許朱勝,二十多年前在美國攻讀電機碩士時,第一次看到《天下雜誌》,他「細細品嘗、深深感動,天下雜誌積極、正面報導這塊土地上辛勤耕耘的人們,影響我與一群異鄉作客的遊子,願意回國貢獻,為這塊土地打拚。」直至今日,許朱勝仍是《天下》最忠實的讀者。

在兩岸極有影響力的知識分子、文化人龍應台曾經說,台灣在華文版圖上,出現了幾個別的地方都無法複製的品牌:雲門、誠品,和《天下雜誌》。因為這三者不僅擁有專業,更有「精神的穿透力」,使得品牌能獨特與不墜。

龍應台口中「精神的穿透力」,來自創辦人殷允芃為《天下》設立的願景:對美好公平社會的嚮往與追求,使《天下》有了與眾不同的靈魂。

三十年來,《天下雜誌》早已不僅是「一本雜誌」,集團旗下除了各領域的龍頭雜誌及網站:《康健》、《Cheers》、《親子天下》,以及相關叢書的出版,每天服務超過五十萬的讀者,每年創造近十億的營業額。二○○二年,《天下》進一步成立了「天下雜誌教育基金會」,啟動「希望閱讀」計畫,號召企業夥伴,共同認養全國兩百所偏遠弱勢小學,長期推動閱讀,成為國內閱讀教育的啟蒙者與行動者。

《天下》受尊敬,從來不是因為它商業上的成功,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曾說:「天下雜誌的影響力,遠大於它的發行量。」

有所不為的創辦人

在諸多「豐功偉績」的背後,卻很少人認識《天下》集團的創辦人、背後的掌舵者──殷允芃。她被《亞洲週刊》評選為「亞洲最有影響力的女性」;是台灣第一位拿到有亞洲諾貝爾獎之稱「麥格塞塞獎」的人。麥格塞塞基金會肯定殷允芃領導的《天下雜誌》,「不僅對推動台灣經濟發展,有非常重要的貢獻,也建立了台灣的新聞專業標準」。

這兩年來,她也陸續得到卓越新聞獎的終身成就獎、政大名譽文學博士等,專業領域內桂冠級的肯定。

但她的低調、樸實,與她的影響力卻完全不能搭配。如果用網路搜尋殷允芃,會發現關乎她個人的資料或報導極為有限,在如此喧囂的媒體時代,她甚至稱不上是個「名人」。她拒絕多數的演講活動邀約,即使對方是有財力或權力的單位;反而喜歡跟年輕學生分享自己的經驗,鼓勵年輕的一代勇於追求自己的夢想,為社會做出貢獻。

認識她的親朋好友、部屬同事,大概都不會否認她內向、不喜社交的個性。多數公開場合,她傾聽、觀察多於發言。帶些靦腆的招牌笑容,偶爾會洩漏出這位「亞洲最有影響力的女性」的天真。

即使《天下雜誌》創辦三十年來從來不曾虧損,每一年營收都成長,但殷允芃始終如一的開著國產車、和家人住在二十年不變的公寓大樓裡。曾有一次她開著喜美去總統府開會,當時的總統府辦公室主任蘇志誠事後還特地試探性的詢問:《天下雜誌》的營運狀況還好吧?

被稱為經學宗師的愛新覺羅毓鋆,五年前第一次與殷允芃碰面時,就定位她:「是個有所為,有所不為的人,而後者更令人尊敬。」

對殷允芃來說,金錢,權力和地位,都不是她真正的追求。

在獲利極好的年代,殷允芃優先把錢投資在人才,而不是房地產。她全額補助優秀的記者到日本、英國、美國頂尖學府念書;她大手筆帶整個編輯部到日本、新加坡、中國大陸展開「學習之旅」。她真心相信,一個國家有沒有希望,和媒體的素養有非常大的關係。而媒體的關鍵,就在於人的素質。

在經營艱困的金融風暴期間,來自企業的廣告收入急遽萎縮。許多媒體紛紛棄守防線,大幅倚賴政府的「置入性行銷」收入,將政府宣傳訊息置入為內容,但殷允芃仍堅持:寧願犧牲獲利,也不可以犧牲原則。她在接受卓越新聞終身成就獎的現場,公開在新聞局長前,批評政府帶頭做置入的不可取,是「拿納稅人民的錢,來欺騙人民」。

朋友們偶爾戲稱她是「救國黨主席」,因為她最喜歡的聊天話題經常是:「你覺得台灣的未來該怎麼辦?」和殷允芃出差各國採訪的記者,在看到其他國家的進步與優異處,總會被她認真的問過這個大哉問:「你覺得台灣可以做些什麼?《天下》可以做些什麼?」

殷允芃的「愛國情操」其來有自。她從美國愛荷華大學新聞系畢業後,在《費城詢問報》工作兩年,回到台灣,擔任《紐約時報》和《華爾街日報》的特派員。一九七八年底,中美斷交當日,殷允芃代表美國媒體坐在中美斷交美方談判車隊裡時,面對著車窗外群情激憤的同胞,她不斷問自己:我做個記者,到底立場在哪裡?

「有一些這樣的境遇,讓我變得更為愛國吧!因為很少人會被推到這樣的現場,被逼到強權下看到自己國家的處境。體認到要讓人家尊重,就要自己有能力,自己要站起來,」殷允芃回想當時的心情。

就是在這樣獨特的經歷中,她有了為台灣辦一本雜誌的想法,創辦了《天下雜誌》。用她「積極、前瞻、放眼天下」的一貫立場,做台灣讀者的耳目,影響一代領導精英的成長,與她終極的關心:台灣的未來。

前教育部長鄭瑞城,三十年前就是反對殷允芃創業的好友群之一。他笑稱殷允芃私下的綽號叫「殷使命」,他所認識的殷允芃,始終如一的善良、正派,但是嘴角的微笑也透露出她不信邪的精神,總是不信邪的「選擇一條不同的路」。摯友林懷民也說,很多人都看到殷允芃了不起的「堅持」,但他認為,「堅持」的背後其實是「煎熬」。當所有人寧願選擇輕鬆的路走,要如何堅持自己所選擇相信的價值,不計較利益得失,是非常煎熬的。

殷允芃認為自己的人生態度是積極,但並非樂觀。她不會天真的相信只要做了就一定得到理想的成果;但她相信「無論結果如何,總要努力去做」。正如她自己為天下三十週年下的文案:「希望,永遠在路上」。努力前進,才看得到光。

天下三十週年前夕,《親子天下》特別「內舉不避親」的專訪殷允芃,也是《親子天下》的發行人,談她的成長、她的理想,與她對台灣教育的觀察和期許。

Q:談談你個人的成長背景,在你成長的過程中,有什麼樣的因素影響了你?

一九四九年大撤退時,我母親獨自帶著四個孩子從大陸來台,我父親仍留在大陸負責指揮青島大撤退。我十三歲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我對他的記憶不太多。

我一生最感恩的人是我的母親,她在員林實驗中學當圖書管理員,獨立扶養我們四個小孩長大。她帶回來很多翻譯小說和作品,對我影響很大。譬如《草原上的小木屋》、《愛莉絲夢遊仙境》、《小婦人》等,都是可以讓人感受家庭溫暖,或充滿探索挑戰的書。從小就看這些書,引發我對世界的好奇與想像。

除了閱讀之外,我母親也給我們很大的自由。我父親去世以後,面臨我要考高中、還是考護士或師範呢?因為家裡經濟狀況不好,很多親戚們都好意勸說:「讓允芃去考公費,可以減輕負擔。」但當時我母親說,只要我能夠念書,她一定會支持我,所以我很早就知道要努力。大學畢業要去美國念書,也是母親賣了首飾、借了錢,才湊到一學期的學費。我當時是搭貨輪去美國,出國時全家去送船,不知何時才會再見面。

我母親師範畢業,當過小學老師、幼稚園老師、園長,我覺得她對我們的教育滿成功的。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小時候我們逃難到武漢,每天都在等,大家都不知道下一步逃哪裡去,錢也快要用光了,不能再住旅館,得趕快搬出來。但我母親沒有愁眉苦臉,反而帶著我們四個孩子,以及饅頭和餅,就去附近遊山玩水逛古蹟。我記得那邊有個岳陽樓,還去逛武漢大學……我覺得她很堅毅,是在逆境中還能找樂趣的人。

Q:你個性內向害羞,為什麼會選擇記者這個工作?

我在成大時就一直很想當記者,那時候很天真,覺得當記者就可以去訪問你想訪問的人。事實上當然沒那麼簡單。我大三修過新聞英文課,就請教老師:我很有好奇心,但很害羞,這樣可以做記者嗎?老師說害羞沒關係,新聞也有內勤編輯的工作。所以我後來想到美國念新聞,申請了三個新聞系,都被錄取了。會選愛荷華是因為那時我看到了聶華苓女士寫的文章,說她從圖書館出來,抱了一堆書,走在茫茫的雪地上,天上有月亮、星星。我覺得畫面很美,就選擇了去愛荷華。

其實我一直不相信所謂的生涯規劃。我覺得做自己有興趣的事很重要。選擇做能發揮自己能力的事,而且要有意義。第二重要的就是做一個有用的人。

Q:你曾說過自己年輕時充滿挫敗的經驗,談談這些挫敗的歷程和影響?

第一,我沒有考上大學。高中我念北一女,數學不錯,就念甲組,沒想到大學聯考竟然落榜。受到這個奇恥大辱,我回到員林,每天躲起來看小說。本來計畫和另外一個同學去騎腳踏車環島,但這個計畫因為我母親不同意而作罷。

後來反省落榜的原因,發現我其實不喜歡物理、化學。我對人比較有興趣,國文英文史地對我都很容易,所以重考前三個月我決定改考乙組。輕鬆考上成大外文系。

我在跌了一跤以後,才真正想通了要做自己有興趣的事,就做了大的轉彎。

成大畢業後我到美國念書。我上採訪寫作第一堂課就撞牆。老師的第一個採訪作業是要寫一篇有關越戰的文章,要訪問五個人,不能採訪老師、學生,要到街上去,採訪完了要立刻打字出來。我不知道要問誰,打字又很慢,沒寫多少就下課了。結果得了一個F。很多人勸我放棄新聞轉系,但我覺得還是要試一下,所以就很努力的練習打字。第一學期最痛苦,後來就撐過去了。

Q:你為什麼可以一直那麼積極樂觀?

其實你問我為什麼那麼積極,有時候是向採訪對象學的。我曾經寫過《中國人的光輝及其他》一書,訪問在各行各界裡出頭的中國人。在美國念書時,太多人都說留學生很苦、都住在地下室、一邊剝洋蔥一邊看著月亮哭……大概有這樣的人;但我想應該也有一些還不錯的人,他們如何做到的?所以我就跑去圖書館找,看哪邊有中國人的名字、在哪個行業出頭,找出了名單去採訪。我向《皇冠雜誌》毛遂自薦,確定他們有興趣刊載,就採訪了包括張愛玲、夏志清、貝聿銘、顧維鈞……等人。

其中我最自豪的就是訪問到張愛玲,這是空前絕後的,以後再也沒有人訪問過她。我跟她談了三個多小時,給我很多啟發。例如她說:「作家應該負責任,讓你的作品能讓人了解,要深入淺出。」她也說:「人生是樂不抵苦的,但生下來就要好好活著。」我後來常常想起她的話。

我記得一個華爾街的女銀行家吳棣棠,有段話很激勵我,她說:「你應該儘量努力去做你所能做的事,那麼你不但能得到人們的認可,更重要的是,你也得到一份滿足,因為你知道自己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

我覺得這句話很好,不見得每件事都會成功,但你想要做的事,就儘量努力去做。

Q:談談你創辦《天下雜誌》的歷程?

當初要創辦《天下雜誌》時沒有什麼人贊成,唯一贊成的人是蔣勳,因為他比較羅曼蒂克,覺得什麼都很好;林懷民就反對到底,因為他嘗試過創業的辛苦。

當我決定要做的時候,就是決定了,沒有遲疑,因為台灣沒有這樣的雜誌。當時我在《紐約時報》和《亞洲華爾街日報》擔任特派員,用英文把台灣發生的事寫給外國人看,那個階段幾乎大多數國家都跟我們斷交了。我覺得更重要的應該是,你有沒有什麼東西值得寫給外國人看,總是自己要站起來,很多事情應該要做得更好。所以我乾脆跳下來做。

Q:《天下雜誌》十幾年前以一本財經雜誌,開始做教育特刊,自此開啟對教育領域的關注與影響。這跟當時你參與教改會的衝擊有關,可否談談當時的狀況和你的體悟?

我當時參加教改會,發現教改會大部分的成員都是大學教授和校長,只有少數是企業代表、縣市長代表,我大概算是媒體代表。我發覺,多數成員都在談權力的改革,就是「誰要決定什麼」,大部分的討論和決策都只跟權力有關:校園是不是要自主、民主化,大家是不是有投票權決定誰是校長,以及要不要有標準的教科書……他們是從政治的、權力的角度來看教育。

那時候我覺得很奇怪,講到教育改革,其中非常重要的角色,就是老師。為什麼大家都沒有講到要給老師什麼樣的培育?第二是,談到教育改革,不是說誰有權決定什麼,而是教育的內涵和課程內容到底要做什麼樣的改變?這些都沒有人談。

特別是中、小學的部分。大家都認為中、小學教育很重要,要把多一點資源放在中、小學,可是中、小學教育的內涵到底是什麼?如何培訓老師?都沒有討論。

大部分改革派就說「要破、破、破,把現有僵硬的體制,尤其是被師範體制所掌控的,要打破」。我就發言:「『破』是很重要,可是破了以後,那個『立』是什麼呢?」我幾次站起來講,也沒有人回應。

後來我乾脆自己提了個企劃案,想先了解一下其他國家是怎麼做的。可以先從紐澳開始。因為紐澳是OECD的會員,台灣跟紐澳也同屬APEC會員。剛好那時候澳洲推動的是「能力導向」(competency-based)的教育改革,就是學以致用,不是只有學,學了以後還要用得出來。後來《天下》就做了一個專題﹁紐澳啟示」,接下來變成教育特刊「海闊天空的一代」。因為讀者的反應很好,我們就想以媒體的力量,每年出版一本教育特刊。提供更多國內外的趨勢與資訊,幫助大家凝聚共識。

Q:你長期投入、關注教育領域,你認為理想的基礎教育,應該要做到什麼?

現在很多小孩都是家庭唯一的小孩,從小在家裡是沒有玩伴的,這是一個新的變化。學校應該補強在群體生活方面的教育,包括團隊合作、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幫忙,或者欣賞別人的不同。因為家庭沒有這個環境,做不到了。

人格教育都在小的時候養成,影響很大。做人基本的態度、為人的美德,都必須強調。誠信還是很重要,像見義勇為、關懷……人性比較善良的方面,在基礎教育裡,都應該要表達。

還有「學習如何學」很重要。因為世界變化很快,老師也沒有辦法給所有的答案,所以孩子應該從小就知道要不斷的學習。

另外,就是積極的人生態度,因為未來的很多變化是沒有人知道的。這世界不會總是如你想像的美好,不管怎麼樣的逆境,你都可以站起來,在逆境中找到一些樂趣。不能改變世界,但是可以改變心態。

我覺得樂觀和積極不太一樣。樂觀是相信明天一定會更好;但積極是不知道明天會不會更好,還是要很努力去做。

人生不是投幣機,你投了硬幣進去,就會有一杯可樂出來;我們也不是上帝,但你要積極面對你的人生,不管環境怎麼樣,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

天下30年,讓改變看得見

1981《天下》創刊,台灣第一本專業的新聞財經雜誌誕生。

刊名題字取自國父墨寶「天下為公」,代表對美好社會的嚮往與追求。創刊號,引起廣大迴響,兩天內全部銷售一空,一個月內連續再版三次。

1988蔣經國去世,製作《一同走過從前》專輯與紀錄片

推出「走過從前.回到未來」專輯掌握台灣歷史性的變遷。並製作《一同走過從前》紀錄片,以說故事的方式,將台灣近代史影像化;以大小人物為軸線,說出半世紀來台灣政經社會變遷的故事。

1991發行《發現台灣》歷史特刊

以追溯政經發展為史,探討國家現代化條件為線,從歷史出發,縱橫時空300年,喚醒台灣共同的記憶。

1996製作《海闊天空》教育特刊

全面深度探索教育體系,引介國外趨勢觀念,引起台灣教育界重大迴響。

2001推動「319鄉向前行」

點燃鄉鎮希望,以全球在地的視野,報導台灣319個鄉鎮的人物、景物、產物、歷史和地理。並發行百萬鄉鎮護照,號召全民走訪自己的故鄉。

2002出版「閱讀」專刊,並成立基金會

出版「閱讀」專刊,引爆閱讀趨勢。同年成立「天下雜誌教育基金會」,推動「希望閱讀」計畫,在全台200所偏遠小學推動閱讀。

2006珍視台灣,讓改變看得見

舉辦「珍惜台灣讓改變看得見」巡迴影像展,從歷史軌跡找尋台灣前進的力量。製作「面對中國」專輯,全面探討中國大陸對台灣的影響。

2008創辦《親子天下》

殷允芃小檔案

學歷:成功大學外文系、美國愛荷華大學新聞碩士

經歷:曾任美國《費城詢問報》記者、合眾國際社、《紐約時報》駐台記者,以及《亞洲華爾街日報》特派員;並於1981年創辦《天下雜誌》

榮譽:1976年,獲選十大傑出女青年;1987年,榮獲有亞洲諾貝爾獎美譽的「麥格塞塞獎」;1995年,被《亞洲週刊》評為亞洲最有影響力的女性;2010年,獲頒政治大學名譽文學博士、卓越新聞獎新聞志業終身成就獎。並曾多次獲頒金鼎獎。

作品:《中國人的光輝及其他》、《新起的一代》、《決策者》、《太平洋世紀的主人》、《等待英雄》、《點燈的人》、《發現台灣》(合著)、《敬天愛人》、《素直的心》;並執導《綿延的生命Lucie的人生探索》紀錄片

您覺得這篇文章...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4則留言/看更多留言

我想留言

  • emily g

    好棒的文章,真的很值得分享!

    2016-03-10 檢舉
  • 陳宏彰

    很棒

    2015-09-14 檢舉
  • 徐嘉徽

    天下是優良期刊

    2015-09-09 檢舉
選校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選校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